明代的封驳制及其现代价值

圣德神功文武皇帝 收藏 2 856
导读:封驳,是指有关人员封还皇帝失宜的诏命及驳正臣下有违误的奏章。这种做法自西汉就已产生,至隋朝趋于成熟,到了唐朝已经基本定型,以后各朝有一些小的完善。笔者在此仅谈一谈明朝的封驳制及其对当代的借鉴意义。 在明朝有权实施封驳的是六科。六科是吏、户、礼、兵、刑、工六科的简称,六科设官有都给事中、左右给事中和给事中等。除了科印一般由都给事中掌管外(所以都给事中又称掌科),都给事中与左右给事中以及给事中的关系,既非长贰,也非堂属,遇事都可以单独上疏,后者无须请示都给事中,他们之间也可以互相纠劾。六科为独立机构,

封驳,是指有关人员封还皇帝失宜的诏命及驳正臣下有违误的奏章。这种做法自西汉就已产生,至隋朝趋于成熟,到了唐朝已经基本定型,以后各朝有一些小的完善。笔者在此仅谈一谈明朝的封驳制及其对当代的借鉴意义。


在明朝有权实施封驳的是六科。六科是吏、户、礼、兵、刑、工六科的简称,六科设官有都给事中、左右给事中和给事中等。除了科印一般由都给事中掌管外(所以都给事中又称掌科),都给事中与左右给事中以及给事中的关系,既非长贰,也非堂属,遇事都可以单独上疏,后者无须请示都给事中,他们之间也可以互相纠劾。六科为独立机构,直属天子。


六科所享有的封驳权,包括对皇帝制敕的封驳以及对六部的封驳两方面,具体来说是指,以皇帝名义发出的制敕,给事中要对其进行核查,审查有无不妥之处,如发现不当时,可以封还并奏报;无误则抄发到六部执行,即“诏旨必由六科,诸司始得奉行,若有未当,许封还执奏”。凡六部奏请施行之事,均经给事中审查,认为不当,即可驳回。有时,问题尚未达到驳回的程度,六科给事中便用“科参”的形式,让旨章通过,但六部等政府部门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必须注意“科参”,并按“科参”指示执行。


对六科封驳权的行使有两项限制,一为时间上的限制,万历年间规定,对过往章旨均须在五天内作出批决,崇祯帝时期又改为十天。二为内容的限制,对于文字的错误,不得封驳。


在君主专制的封建社会里,皇帝的谕旨、诏令就是法律,封驳是在皇帝诏敕下行和百官章奏上行未发布以前进行驳正和封还,因此,六科给事中行使封驳权从监察学上可以定性为一种对立法和决策的监督,是一种事先预防性的监督。对比我国现行的有关法律制度,可以发现明朝的封驳制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我国现行的立法监督(广义上的)主要是一种事后监督。如全国人大改变或撤销全国人大常委会不适当的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撤销国务院制定的同宪法、法律相抵触的行政法规、决定和命令,撤销省、自治区、直辖市国家权力机关制定的同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地方性法规和决议等。这种事后监督的缺点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有关立法一旦生效就会有新的法律关系产生,事后监督导致的结果——有关法律被废止或修改,新的法律关系如何处理就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并且重新立法的成本是巨大的。从这种意义上说,实行类似封驳制的事前监督是可取的。


六部奏请施行之事,均需经六科给事中审查,认为不当,即可驳回。有时,问题尚未达到驳回的程度,六科给事中便用“科参”的形式,让旨章通过,但六部等政府部门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必须注意“科参”,并按“科参”指示执行。这可以视为对行政权的一种控制。我国现行的行政诉讼法规定对于抽象行政行为提起的诉讼,法院不予受理,这就使受抽象行政行为侵害的公民失去了诉讼这一极为有力的事后救济机制,因此对抽象行政行为的事前监督就显得更加重要。六科行使封驳权对于防止行政权的滥用起到了很大作用,笔者认为在作出抽象行政行为时可以借鉴“封驳”的这种做法,以使抽象行政行为的作出更为慎重,也可以将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的可能性减到最小。立法以及抽象行政行为都是针对不特定的对象做出的,如果有不当之处其负面影响将是深远的,所以由有关机关对这些行为在其发生效力之前进行审查是非常必要的。


六百年前的封驳制向我们再一次显示了先人的政治智慧,我们在言必称希腊的同时,是否可以试着挖掘一下我们的“本土资源”呢?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