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杂谈:死神那么近

huntery 收藏 37 5589

今年不知道怎么的,接连传来警察兄弟牺牲的消息,从黄山的张宁海,到泰安的兄弟,今天又听说镇江丹徒的四个兄弟在出差的时候被刹车失灵的客车撞上,牺牲了。


刚进警校,在入警誓词里面就有不怕牺牲的字样。之前在无数的电影电视中也看到过警察牺牲的场景,从未真正被触动,不知道心理学怎么解释,其实和新兵打仗一个道理,大家都知道打仗会有人死亡,但是都相信那个倒霉的人不是我,直到真正身边有人死亡。才开始了真正的恐惧,并伴随终身。(《兄弟连》的原著大家可以看下,绝不像电视拍的那么潇洒)


警察是和平年代最危险的职业,毫无疑问。讲讲我熟悉警察牺牲的事情把。


我刚工作的那年,我们一个师弟实习的时候牺牲了,那是个武疯子,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突然发飙,师弟猝不及防,其实我知道的警校的时候,大家都是生龙活虎得,哪有那么容易被欺负的。师弟和我住在一栋楼上,肯定是照过面的。


几年后,县区的一个兄弟牺牲了,他开车出警,被一辆酒后驾驶的红旗轿车从后面撞上,这就叫飞来横祸,防不胜防了。


我两个师兄酒后驾车出了事故,走了,那时没有五条禁令,喝酒是家常便饭。可怜的他们的孩子,做人要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


我自己也几次接近死亡。


在南京实习的时候,有次押解个毒贩去看守所,派出所的昌河车的门坏了,关不起来,但是任务不可能延迟,我和同学小陈负责押解,小陈很瘦,我不放心他在外侧,于是我坐在车门那边,半路上,吸毒者突发狂,口吐白沫,胡乱挣扎,我险些被挤下车,车外都是疾驰而过的汽车,我双手抓住他,勉强用腿斜顶着车外侧,才没有掉下车,那时车很多,也无法停车,就这样熬到了看守所,路其实不长,但是感觉过了很久很久。


工作的第二年,协助外地警方抓个逃犯,那是城郊结合部,住的四合院,门叫不开,外地的是几个老警,推说爬不上墙,我那时血气方刚,一跃而过,在警校有个项目叫百米障碍,最后一关是一堵2米高的墙,我可以不用脚蹬就跃过去。居民外墙当然挡不住我,我刚跃进去,里面的人拿着钢叉就出来了,这时其他人都还在门外,而我手无寸铁。这是我的严重失误,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类型的逃犯,是否有攻击性,也不清楚屋内情况,到底有几人,关键的还有一点,同伴支援不上,只能孤军作战,有后果都无法挽回了,这是严重的错误,甚至可能是致命的错误,虽然结局有点喜剧效果,我们找错了人,真正的逃犯是和这户人家同名同姓的一个人。


又过了几年,也是追逃犯,只知道名字,不知道他的具体特征,到了这户人家,男主人说,我弟弟打工去了,不在。我们当然不相信,要搜查各个房间,我走在最前面,我也算老手了。知道要贴住人,可是房间黑,我去开灯,不由得离人远了几步,说时迟,那时快,灯亮的瞬间,看到那个男主人拿起桌上的斧子,就要砍过来,我怔了一下,反应不及,幸亏被身后的老朱冲过来,夺下斧子,才逃过一劫,当然了,这个人就是我们要找的逃犯,他演技还真好,拿斧子前真看不出什么破绽。


做警察真的经常和死神擦肩而过,有时幸免纯属侥幸。你应该可以理解为什么国际上警察的收入远远高于一般公务员,不是白给的。


我们那届的800个师兄弟,十年过去了,已经有三人走了,其中一位就是江苏丹徒那位詹苏丹。


战友们安息。

2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