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6.html


“谢谢您了。”在和司机打过招呼后,井圆在全日油株式会社大厦前下了车。

抬头望去,高达二百余米的银灰色全日油大厦,在太阳光的熠熠照射下,就像一把武士刀直刺蓝天。数百个身穿西服,佩戴着这个产业识别胸卡的男女正在这栋楼中,为着自己的生存和更好的生活,按部就班的忙碌着。

井圆拍了几下自己的西服,右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领带结,头扭动了几下,让自己看起来更为得体一些。从上衣的下方右手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挂着黄色吊绳的卡片,将它套入了自己的脖颈中。全日油株式会社海外发展部特别课,井圆课长。这是他在胸卡上的部门名称和自己的职别。

一切看来都都准备无误了,井圆抬步走上了通向大厦入口的台阶。脸上的肌肉紧绷,走路的动作让人一眼就看出,这并不是一个长时间在都市生活中的人。与其格格不入的,还有他那虽然经过了梳理,却依然发茬丛生的板寸发型头。当然,这并不能怨他。一个多月来,海上平台的紧张工作,让他没有时间去调理自己的外观。接到会社本部的急招,一下了飞机,他便被专车送到了这里,连衣服都是在车上匆匆换就的。

虽然和井圆比肩或者擦肩而过的都是这个跨国企业的工作人员,可谁也不认识这个粗壮的男子。在向井圆投去几缕奇怪的目光后,人们不会在意这样的同事,继续走自己的路,忙自己的事去了。

“您好,我是井圆。是社长让我来的。”在时尚、简洁、宽大的接待前厅中,井圆对着一位接待小姐礼貌的鞠了一躬,说着自己的来意。

接待员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回了礼后,立刻回道,“哦,是这样啊,请稍等。”随即在电脑上查询了起来。不过几秒钟,她就找到了所要的信息。立刻给接待台前的井圆行了一个更大的鞠躬礼,连连说着,“原来是井圆课长。请走那部专用电梯,社长先生正在等候着课长先生。”

井圆也同样回了礼,顺着接待员手指的方向,走向了那部涂装着红日白底门饰的电梯。这是只有会长和几个屈指可数的董事才能享有的一种待遇,它将载着井圆直接到达永夜所在的办公室楼层。

接待员始终脸带笑意,目送着特别课课长。然后,和身边的同事交流了一下眼神,彼此都感到一丝奇怪,但都是在心里一闪而已,便又投入到新的接待工作中去。

刚走到电梯门口,电梯门便自动开启了,长相娇柔、穿着端庄的电梯小姐走了出来,微笑着对井圆弯着腰,恭请他进入里面。

电梯里,井圆并没有和美丽的电梯操控员搭讪,或者多看她几眼。相反,他在礼貌的致谢欠身后,便一直站在桥厢中间,注视着不断变化的楼层数字。而电梯小姐偷偷看他的眼神,和所有看到井圆的员工一样,都隐着一点好奇。

要知道,像全日油这样的巨型企业,其领导人就像一个国家元首一般,高高在上,神秘而不可测。并不是每个员工都有幸见到这位发给自己薪水的老板。甚至那些已经做到了部长级的高级管理人员,也是难得一见自己的老板。更别说这个看起来三十岁不到,只有课长职衔的年轻男子。

更何况,这个男子胸卡上的部门也令人费解。许多在这个企业从事了多年工作的老员工,就是在行政部事务课那些职员,对企业各个子公司,各个部门了如指掌的人,也对这个所谓的海外发展部特别课,感到莫名其妙。

井圆当然知道人们的好奇,他可不会在意。他知道,这个特别课正是因为他的到来而组建,而这个部门将直接服务于社长,包括它的人事、资金和具体运作。当然,他也没有因为自己有此殊荣而表现出沾沾自喜。只是如同以往那般,不苟言笑的等待电梯送他去到永夜的办公室。

“您好,井圆君。社长正在等您。”给井圆开门的正是新社长永夜的私人特别助理希崎小姐。

“您好,希崎小姐。”井圆微微一欠身,便走进了永夜的办公室。一个穿着精致西服,看起来同样别扭的年轻男子,正站在波西尼亚地毯上,背着手望着落地大窗外。听见了身后的动静,他回转身来,看到了井圆,微微一笑。

井圆立刻深深的鞠了一个躬,“您好,社长。井圆奉命来到。”

“嗯,井圆君一路辛苦了。”永夜一副领导者的姿态,没有回礼,只是浅浅的笑着,以应有的礼貌回了一句话。办公室的门,被希崎无声的关上了,也隔断了室外办公隔断和小房间中探头探脑的眼光、竖着的耳朵。

两个男人还在彼此注视着,但彼此交流的眼神中,那种上下级的尊卑感却越来越少,弥漫开来的是一种类似于兄弟之间的问候。两个都不擅长微笑的男人,慢慢展开了自己的笑颜。

“哈哈,井圆君。你回来太好了。”永夜突如其来的一拳,打向井圆的胸口,笑语随拳而出。

一个习惯性的躲闪,让永夜的拳击落了空,井圆也笑着侧跳了一步,却并没有还击。但又是一个立正,向着永夜敬了一个自卫队军礼,“报告中佐。海上自卫队特种作业小队,井圆向您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