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让物价飞,别让血汗工钱飞”“史上最潮讨薪民工”

广州市海珠区云桂大街嘉宏阁前面,来自湖南和四川的十余位民工号称“史上最潮讨薪民工”,举着“让子弹飞,让物价飞,别让血汗工钱飞”的牌子来讨薪。


“让子弹飞,让物价飞,别让血汗工钱飞”“史上最潮讨薪民工”

贺岁电影大片《让子弹飞》如秋风扫落叶,全国火爆放映的同时,连工友讨薪都套用了片名。9日上午10时许,广州市海珠区云桂大街嘉宏阁前面,来自湖南和四川的十余位民工号称“史上最潮讨薪民工”,举着“让子弹飞,让物价飞,别让血汗工钱飞”的牌子来声讨老赖,以此引起政府和媒体注意,希望能够如愿讨回工钱回家过年。


“老赖”变卖被查封房产


寒风中,几名举着声讨牌子的工人冻得瑟瑟发抖。来自潮州的包工头林韦良说,他已经垫付了一部分工钱,但是开发商赖着不给工钱,他只有带着工人来找开发商要钱,他称这些民工一到年底就来找他要工钱。受最近热映电影《让子弹飞》的启发,他在情急之下想出了这个“史上最潮讨薪民工”的标语。


林韦良说,官司打赢了,法院查封了嘉宏阁,但大胆的“老赖”却把查封房产变卖,法院的判决书成了一纸空文。记者在广东省高院的判决书看到,1999年,林韦良带领潮阳七建的施工队与广州金居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金居公司”)签订施工合同,约定将广州市海珠区云桂大街某楼盘发包给潮阳七建承包施工。2003年初,工程基本完工,金居公司以建筑质量、工程进度和发票等问题而拒绝支付工程尾款。


于是,潮阳七建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为由将金居公司告上法庭。随后广州市中院查封了金居公司涉案房产。


经过几年的诉讼,广东省高院于2006年6月终审此案后判处金居公司向潮阳七建支付工程款266万元及违约金。但是,金居公司却一直未能履行法院的判决。


市房管局承认工作疏忽


记者根据广州市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局开具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获悉,金居公司在广州市中院查封后,将“嘉宏阁”的房产进行了转让。


广州市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局事后承认,由于金居公司隐瞒了真实情况,自身在对涉案的预售合同进行备案登记时存在工作疏忽,导致已被法院查封的房产办理了预售登记。2008年3月,广州市国土资源与房管局撤销了“嘉宏阁”的部分商铺的合同备案登记。而法院以“涉及纠纷”为由,一直未能将查封的房产进行拍卖。


■延伸阅读


控股人父母买走被查封房产


昨日上午,记者按照包工头提供的联系方式,致电拖欠工钱的代理人邓先生,他称双方纠纷已经解决,否认了拖欠工钱的事实。林韦良说,邓先生完全就是在撒谎。广州市信访局交办给广州市中院的重点信访案件交办函也证实了邓先生是在撒谎。


根据公开信息,记者发现,广州市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局于2009年公布了全市324家不配合业主办理房产证的开发商,金居公司在黑名单之列。林韦良提供的一份广州市公安局出具的证明显示,“嘉宏阁”的实际购买人是金居公司的实际控股人许某的父母和姐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