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六十三节 奇怪的战争(1)

拆哪儿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第六十三节 奇怪的战争(1) 上海 虹口 虹中花园,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外围,一五六旅第五团丁荣光团长正盯着还在向外喷吐着火舌的碉堡,思索着对策。一名传命兵跑步过来小声说道:“团座,奉旅座命令,暂停向日军进攻。” “嗯?”丁荣光回过头来,一把扯下帽子,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六十三节 奇怪的战争(1)

上海 虹口

虹中花园,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外围,一五六旅第五团丁荣光团长正盯着还在向外喷吐着火舌的碉堡,思索着对策。一名传命兵跑步过来小声说道:“团座,奉旅座命令,暂停向日军进攻。”

“嗯?”丁荣光回过头来,一把扯下帽子,望着传令兵。在丁荣光犀利的目光下,传令兵有些不知所措。丁荣光一把抢过了传令兵手中的命令,看了一眼,抬手在传令兵手上一拍:“小兔崽子,什么时候命令老子停止进攻了?这不明明写着停止向租界外围的鬼子进攻,以免枪炮伤及租界吗?现在老子又不是在打租界外围的鬼子,老子打的是鬼子的老巢!”反命令往怀里一揣,又踢了传令兵屁股一脚,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高喊道:“熊彪!”

一营长熊彪喘着气跑过来,气还没喘匀。丁荣光看着两手空空的熊彪,气不打一处出,吼道:“娘的,叫你拉的炮呢?”熊彪嗫嚅着说:“团座,那些洋鬼子死活不让咱的炮借道拉过来,还说万一日本人知道了又引起外交纠纷,现在正绕着道儿呢。”

“这帮王八蛋。等咱绕着远道儿把炮拉过来,黄花菜都凉啦!”丁荣光恨恨地拍了拍大腿。

“团座,要不,您让我带一营再冲一次?”熊彪撸起了袖子说道。

望着开阔的地面上那些横七竖八的阵亡士兵,丁荣光又踢了熊彪一脚,“有你这么打仗的吗?这小鬼子像乌龟一样缩在壳里,这得咱多少兄弟的命才能填得平?得动动脑子。”

正当丁荣光为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外的永备工事发愁的时候,二营长黄康又跑步过来了, “报告团座,复旦大学的学生队到了我二营的阵地上!死活不肯走!”丁荣光一听就火了,“娘的,这不乱套了吗?打仗是这些学生娃干的事吗?这个国家今后还指着他们呢?走!”

二营阵地上,一些学生打扮的年轻人,正在帮着伤兵包扎,清理伤口。突然一个扎两条辫子的女生痛哭起来,一个在她怀里的年轻士兵停止了抽搐,渐渐地一动不动了。士兵们默默地从她手中接过了余温尚存的战友,女生还是僵持在那里不动,学生装上已经沾满了鲜血和泥土。

“干什么呢?都给我回去!回去!这里是你们呆的地方么?”丁荣光远远地就吼叫起来。一名男生迎上前去,望着这位脸色被硝烟熏得分不清黑白的长官,说道:“长官,这里是我们的国土,我们有权力为我们的国土战斗!”

“放屁!你们的作用,是等将来我们赶走了鬼子后,来建设咱们的国家!拿你们上战场,是拿国家的未来的开玩笑!娘的,卫兵!都给我送回去,一个都不准留下来!注意安全,这些学生的命,比咱金贵!要是有个啥,你们得用身子去挡在他们前面!因为,他们,是咱国家的希望!听到了没有?”

“是!”士兵们整齐地回答道。然后架起这些学生后撤。学生还在挣扎着反抗,士兵说,“同学,我们团长说得对,你们这些文化人,是咱中国今后的希望。咱总得为咱国家留下点种子,是不是?”

望着正在撤离的学生队,丁荣光的眼里有一些晶莹的东西在涌动。连这些白面书生,甚至娇滴滴的大姑娘都不怕死,这个国家,不会亡!正当丁荣光准备组织进攻的时候,命令下来了。

骄横的日军,完全没有料到中国军队的勇猛。在遭到了迎头痛击后,甚至连上海派遣军总部都被中国军队围困,情势岌岌可危,国联这个工具再一次被这个卑劣的民族所利用。在英美等国的调停下,临时停火协定达成了。丁荣光望着刚刚传到手中的命令,长叹一声。

南京

一身戎装的蒋介石再次踏上了总统府的台阶,回身望了望,若有所感。随从们都跟着停下了脚步,望着神情复杂的蒋介石。蒋介石扫视了一眼众人,再次抬腿走进了总统府的大门。虽然蒋介石已经第二次下野,不再是总统了,但总统府还是一直空着,汪精卫除了在这里面办公之外,里面的一切陈设都没有改变。

会议室内,汪精卫宣布了决定,请蒋介石再次主持全国军事。在台下掌声中,蒋介石缓缓站起身子,朝众人挥了挥手。行政院长孙科登上了主席台,掌声才渐渐停歇。

“诸位,南京与上海近在咫尺,日人炮舰随时可溯江而上,威胁我首都。因此,我建议,将首都临时迁往河南洛阳。洛阳亦是古都,地处中原腹地,日人必鞭长莫及。请各位投票决定,是否将洛阳作为战时陪都。”

孙科一语才毕,台下哗然一片,只有蒋介石微笑不语。坐在旁边的张静江问道:“未知你意下如何?”蒋介石笑而未答,只是十分含糊的摇了摇头。

蒋介石官邸,陈诚望着平静的蒋介石,心中充满了疑惑,最手终于忍不住问道:“校长,不知你对政府决定迁都一事,怎样看待?”蒋介石笑了笑,说道:“乌合之众,鼠目寸光。”又看了看陈诚不解的表情,接着说道:“你以为日本人现在真的是要打上海,打南京吗?他们现在的目标,是东北,他们在华的兵力,根本不足以发起一场具规模的战役。可笑汪某人啊。他们要出丑,就由得他们去吧。”

一九三二年一月三十日。正是中国农历腊月二十三,传统送灶神上天的小年,然而首都南京却一片混乱。争相出城的汽车,马车,甚至人力车挤在一起,混乱不堪。政府要员们携家带口地,仿佛逃难一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混杂的人群中,几个人相视一笑,转身走进了一条小巷子,“吉野君,请你向野村司令官发报吧,支那人正在向洛阳迁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