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外的工资裂痕有多深

大草根 收藏 1 303
导读:体制内外的工资裂痕有多深 最近,公务员要给工资涨20%,引起了热议。在对于公务员加薪问题上,存在两种分歧。一种人认为,公务员也是劳动者,在通胀的情况下,也该涨工资,一种人认为,从当前全国热考公务员,就可以看出公务员的油水有多大,因此,不应再增加公务员的工资,因为他们的福利和隐形收入很多,“工资基本不用”。事实上,这两种因素都是现实的一部分,因为确实很多公务员也只是普通的办事员,他们的生活并不总是很如意,另一方面,毕竟他们工作由政府保障,比较稳定。 很多人感觉,CPI和公务员工资改革有很大关系,

体制内外的工资裂痕有多深


最近,公务员要给工资涨20%,引起了热议。在对于公务员加薪问题上,存在两种分歧。一种人认为,公务员也是劳动者,在通胀的情况下,也该涨工资,一种人认为,从当前全国热考公务员,就可以看出公务员的油水有多大,因此,不应再增加公务员的工资,因为他们的福利和隐形收入很多,“工资基本不用”。事实上,这两种因素都是现实的一部分,因为确实很多公务员也只是普通的办事员,他们的生活并不总是很如意,另一方面,毕竟他们工作由政府保障,比较稳定。


很多人感觉,CPI和公务员工资改革有很大关系,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国家从物价上涨上得到收益,会在公务员分配方面反映出来。每一次物价上升,工资也会上升一点,然后物价又上升,总之是个恶性循环。改革开放以来有3次公务员工资改革,分别是1985年、1993年和2006年。很多专家不承认上涨工资与通胀率有关,这是在睁眼说瞎话。中国的通胀率之高,不用怀疑,当年一角钱都买几个水果糖,如今一角钱掉在地上,很多人都不愿意捡起来。


通胀率不断攀升,致使很多居民存钱都是付利息,钱数量越来越多,但是,每一张却越来越薄,很多储蓄者被迫选择股市或者一些其他所谓的投资,正好中了一些人的圈套,连老本都吃了。在中国股市,流传着穿西服进去,三点式出来的说法。最近,物价上涨,引起了民生成本的上涨,也是反映了一个基本事实:即纸币越来越不保值,很多人埋怨,物价涨工资却纹丝不动。但是,每当看到公务员加薪和高福利时候,人们的怒气就马上上来,原因很简单,现实生活,人人都能看到自己和公务员的差距,特别是“福利”上的差距。


事实上,人们对于公务员上涨工资的质疑,不在于其绝对数额如何,也不在于是否跑赢了CPI,更主要的在于,中国的公务员工资基本上不透明,这是最让人头痛的事情。


近来深圳一家事业单位出风头了,他们员工人均月工资才1000多元,人均年收入却有30万元,让人充分认识到“福利”有多重要!这个“福利”,我们姑且称之为“身份性收入”。


公务员是国家服务人员,工资基本上靠纳税人的缴税发放,如果公务员工资不透明,引起质疑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不透明就可以有内幕可以操作,有猫腻可以舔。这也是为何有那么多的人去考公务员,很多人直接指出,这些人都是想搞权力寻租,利用公权力卡拿要,或者从国家财政分一杯羹。最近几年,年末突击花钱和各种各样的小金库事件,层出不穷,而一些公务员可以超国民待遇,享受各种各样的住房补贴和潜规则定下的住房优先权,以及各种福利好处,比他们的工资还要多,如果再在工作上想点歪主意,额外收入也是能搞到不少的。很多公务员刚上岗,房帖和各种公积金比在其他单位,干多少年的都高,公务员炙手可热,这是在人为制造官民之间的裂痕,也是公众之所以质疑公务员的根本原因。而每次涨工资公务员落实的最积极,私企一般是企业主受到成本的控制,因而涨幅不大,甚至有的民工名义工资,十几年都不涨。


最近,《全球工资报告2010-2011》报告显示,在中国,低学历的本地工人(非农民工)中从事低工资劳动的工人约占64%,而全国本地劳动者中低工资工人的平均比例为28.2%。一个撕裂的伤口,越来越宽。


中国社科院的一份报告也曾直言不讳地指出,“目前很多企业利润的增加在相当程度上是以职工的低收入为代价的”,“利润侵蚀工资”现象突出。


这就出现了一个体制性的裂痕,一部分是体制内的,一部分是体制外的。前者包括各级公务员、事业单位以及各大国企,他们衣食无忧,成为大学生们追逐的重点,引导社会崇拜权力而不是去追逐效率;一份是体制外的,工资基本上没有保障,也谈不上有福利,这两种人群中,后者自然质疑声最大。因此,不承认这些基本事实,就等于推卸责任或者说是懦夫行为,不敢面对现实问题。于是,学者们开始呼吁工资法来规范这种行为,将中国的工资制度法治化,少一些人治的色彩。


在发达国家,工资法的一般原则是,对民营企业只设最低工资标准,但对公务员会设立最高标准,所以不会影响民企的积极性,因为上不封顶,它“利民利国不利官”,以美国为例,公务员工资低于私营部门15%,为此政府不得不给一定补贴,但即使如此,也还是略低。

很多官员很忌讳谈工资阳光化,不过,且不说很多国家的公务员,不及工人的工资,在中国,期待这么高也没用,但有一点应当明确,不管公务员拿了多少钱,至少要有一个透明或者最少也要半透明的状况,才能减少这么多的质疑。


不过,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很多公务员不是官员,与贪官污吏也有很大区别。在反对公务员的情绪中,夹杂着公众对于官员吃喝拿要大搞腐败的反感与痛恨,他们是社会的蛀虫,不仅腐蚀社会,还腐蚀我们的政府权威。2010年抓了很多贪官,就像啄木鸟一样,将这些蛀虫从树木中捉出来,树木才能健康成长。


体制内身份还包括国企和央企身份。很多国企和央企,垄断了优势资源,包括在土地出让、信贷贷款以及市场方面的优势,获得了超额利润,但是这些利润,很少上缴国库,今年才提高到15%,而且还漏掉很多大央企,这些剩余利润流向哪里了?人们不约而同的看到,高管工资年年高,福利不是一般的好,这些本该减少纳税人缴税的资金,不到国库了,很多流到私人腰包,这些不是工资问题能够说明问题的了,大国企的工资和收入,必须透明化,才能让人对这些掌握着“全民所有”性质的资产的经理人和员工,感到放心,否则,管家和公仆们不断偷主人的财富,都无从查起来。


为什么这些明显不公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因为这背后暗藏着一个巨大利益集团,他们是改革的绊脚石,是社会财富的蛀虫,自己不创造任何财富,整天想着利用特殊身份搞私产,利用权力设置障碍,阻碍公平的市场竞争,人家国外都对于垄断防范森严,但是,我们却不断地利用各种借口,不断将身份垄断推向新高潮,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纠正,妄谈工资改革不亚于开国际笑话。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