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恐龙胚胎3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杨梵妮一挑大拇指:“说得好,还有呢?” 陈羁言继续说:“第二种是把不完整的带核恐龙蛋进行拼凑,比如两个仅留一半而大小又相近的恐龙蛋可以拼成一个完整的蛋化石,这叫拼接。第三种,材料是野外地层里经常看到的含碳酸钙的钙质结核,在破裂的结核中间,还能看到一些不同颜色的色晕圈,棒槌们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杨梵妮一挑大拇指:“说得好,还有呢?”

陈羁言继续说:“第二种是把不完整的带核恐龙蛋进行拼凑,比如两个仅留一半而大小又相近的恐龙蛋可以拼成一个完整的蛋化石,这叫拼接。第三种,材料是野外地层里经常看到的含碳酸钙的钙质结核,在破裂的结核中间,还能看到一些不同颜色的色晕圈,棒槌们误以为是蛋黄儿之类留下的痕迹,不过,这种石蛋给人的感觉是没有蛋皮仅剩蛋核的恐龙蛋,这叫替身。”

杨梵妮点点头:“够门儿清啊,还有一种呢?”

陈羁言接着说:“第四种就是翻模,用石粉拌上树脂铸造呗。”

杨梵妮撇嘴一笑:“其实还有一种,叫内雕,你没研究过?”

陈羁言和老冯都是一愣!什么叫内雕?

杨梵妮指着老冯手里的恐龙胚胎化石说:“要说这恐龙蛋确实不错,南雄的真龙蛋贴皮儿,也值点钱,可里面的胚胎……呵呵,就不好说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老冯手有点哆嗦了。

杨梵妮不紧不慢地说:“辽西高手会在贴皮蛋里面的石头上,雕刻出一个胚胎。如果是普通做假的贩子,一定会雕刻好了胚胎,再贴上皮儿。但是那样太假,蛋壳和蛋里面填充的石头之间会有缝隙,难以贴合紧密,这一点儿稍微会看的就能一眼认出。”

陈羁言说:“我确实没看出蛋壳和里面岩石的缝隙。”

杨梵妮冲他一笑:“你当然没法看出来,因为这块东西,是先把碎蛋拼起来,才灌进石浆的,然后等石浆固化,用雕刻工具从龙蛋破口探进去雕刻的,这就叫内雕。”

“可是……可是里面的质地和纹理也太自然了……雕刻的我怎么会看不出来?起码有刀痕吧?”陈羁言依旧不相信自己会看走眼。

杨梵妮拿起恐龙胚胎化石,在陈羁言眼巴前儿一晃:“你知道用喷砂机去掉雕刻纹理吗?”

陈羁言听杨梵妮这么说,顿时睁大眼睛望着她手里的化石,手心见汗了。

冯磔有点耐不住性子了:“我说,杨小姐,咱可不是来闹着玩儿的啊!你说这是假的,可得有证据啊!”

杨梵妮正色道:“我没开玩笑,因为辽西造假的路子我摸得比你们清楚。”话刚说完,她猛地把龙蛋举起来,打算往地上摔!

冯磔差点没把心脏吐出来,赶紧跑过去抓住杨梵妮的胳膊:“哎!别!”

杨梵妮看着老冯:“我得给你看证据啊!”

老冯急了:“看证据摔它干吗?”

杨梵妮又望着陈羁言:“你说,胚胎化石的真品,断面会是什么样子?”

陈羁言想了想:“断面上,骨骼和围岩的岩性肯定不一样,假的会是同一种石头。”

杨梵妮点点头,对冯磔说:“冯老板,我摔了这个,如果是真的,那么我给你五百万,其实我知道你也没销路,干脆跟我打个赌。”

冯磔望着陈羁言,意思想听听他的意见。

哪知陈羁言回过脸去,不管这事儿。

老冯认定化石是真的,琢磨半天,觉得这样也行,反正自己也一时找不到销路,不如就这样卖给这女的。

他赶紧拿出纸笔,要杨梵妮立字据。

杨梵妮却掏出支票来,真签了五百万拍在桌上。老冯见状,心中大喜,用手去拿。

杨梵妮一把抓住他的手:“冯老板,还没摔呢,刚才说了,如果化石是真的,钱,您的。可如果不是真的呢?”

老冯呵呵一笑:“不是真的,我自然不耍赖,您该干嘛干嘛去,没事儿。”

陈羁言看见老冯的手在抖,脸上也有些发红,觉得事情有点儿不对,赶紧上来拉住杨梵妮:“杨总,算了,别摔了!老冯!咱不赌!赶紧拿走你这蛋。”

冯磔这时候看见支票还真铁了心:“干吗不赌?到嘴的肉干吗不吃?杨小姐,摔!”

“那你签字!”杨梵妮反过来开玩笑似地对冯磔说。

老冯倒也痛快,随手写了个条子拍在支票上:“摔!”

陈羁言吼道:“老冯!你他妈疯啦!不能……”

杨梵妮没等陈羁言说话,抬手就摔!

“咔啦!”化石碎成几瓣儿。

老冯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走过去拿起一块儿碎片,仔细端详。

陈羁言赶紧也凑过去看,这一看不要紧,他脑子里“嗡——”的一声,身子险些栽倒。

这石头断面上,骨架的岩性和围岩……是一致的,甚至还夹杂着一些本不该出现在龙蛋中的物质。这是造假者浇注贴皮蛋内部的时候,不留神落进的一个曲别针。

杨梵妮指着这个包裹在所谓围岩里的曲别针笑了:“天哪!白垩纪居然会有曲别针!这母恐龙下蛋之前到哪儿叼来的曲别针啊?”

陈羁言赶紧呵斥杨梵妮:“杨梵妮!你别说了!”

冯磔忽然捂着心口,脸色通红,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破碎的龙蛋,身体开始摇晃。

“老冯!”陈羁言想上去扶住他,但还没等他跑过去,冯磔已经“咕咚”栽倒在地。

杨梵妮吓坏了:“啊!他……”

“他心脏有毛病!”陈羁言咬着牙冲杨梵妮说,“快!还不快叫救护车!”

杨梵妮也吓坏了:“我……我不是故意的啊……”

“快去叫车!”陈羁言带着哭腔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