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恐龙胚胎2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陈羁言纳了闷儿了,他怎么可能委托人把化石送到博物馆? 张馆长接着说:“那两块潜龙沿途保护得非常好,品相嘛,也是一等一的。这都是你们的功劳啊!” “哦,应该的,应该的……”陈羁言看张馆长的脸色不像是开玩笑,但是那两块潜龙确实是丢了啊。 “馆长,送化石的人跟您说什么了吗?”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陈羁言纳了闷儿了,他怎么可能委托人把化石送到博物馆?

张馆长接着说:“那两块潜龙沿途保护得非常好,品相嘛,也是一等一的。这都是你们的功劳啊!”

“哦,应该的,应该的……”陈羁言看张馆长的脸色不像是开玩笑,但是那两块潜龙确实是丢了啊。

“馆长,送化石的人跟您说什么了吗?”陈羁言试探性地问!

张馆长想了想:“那女孩倒没说什么啊,她只是说郭教授去世了,你奔这儿来了。然后我就寻思着,也过来帮你尽一份心意。”

“哎哟,馆长啊,您真是我的好领导啊!您这样的领导,现在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了!”

“行了,少拍马屁,以后好好干活就行!”

“是,谢谢馆长,您这是……到哪儿去?”

“哦。我到前面转转,明天出殡还需要一些人手,我去安排安排。”

一切烦心事儿一夜之间居然都风平浪静了。

张馆长出门奔了前面,陈羁言心里琢磨:“不对啊,张博睿馆长这回怎么对我老师的事这么用心?难道就是因为我在博物馆干得好吗?不对,这其中可能另有缘由。”

那两块潜龙化石,究竟是谁送来的呢?

张馆长忽然又回来了,冲陈羁言喊:“石头,邢劲跟老宋呢?他们怎么没来帮忙,也没到馆里报到啊?”

“哦,他俩昨晚盯了一宿,我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了。”陈羁言赶紧帮着打了个马虎眼。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复兴门街头 11月6日17∶34

在郭教授下葬后的第四天,陈羁言接到了冯磔的电话。俩人吵架后僵持了这么多天,终于还是冯磔妥协了。

“石头,你小子这么长时间不打电话,死哪里去了?”

“你奶奶个熊猫!”陈羁言咬上烟卷,心想:“这几天真走运啊,正发愁怎么跟冯磔握手言和呢,结果他先打电话过来了。”

“你小子舍得给我打电话啦?”

冯磔说:“听说你去了趟辽西,拽啊,带回点啥宝贝来?”

“嗨,别提啦!两条潜龙失而复得啊!”

“呵呵……”冯磔笑道,“说得挺惊悚的,还失而复得呢!哎,晚上出来陪哥们儿待会儿不?”

“行啊,你说地儿吧。”

“反正你也不喜欢喝酒,咱俩就在潘家园烤点儿羊肉串儿,对了,给你看个好东西。”

“成,我立马儿就过去。”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博雅斋 11月6日18∶11

陈羁言抄着口袋,奔老冯的博雅斋走去。

老冯在屋里早就把恐龙胚胎化石放在托盘里,又盖上了一块黄绸子。他端详半天,觉得不好,又把黄绸子揭开一点儿,露出龙蛋的一个边,以便让陈羁言自己发现。

陈羁言刚进门,就看见茶几上放着的东西,老冯摇头晃脑地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点烟。

“来啦。”冯磔故意把打火机扔在托盘边上。

陈羁言心里一个劲儿地乐,看来桌上这东西就是冯磔要炫耀的。

“这阵子买卖不错吧。”他装作没看到桌上的东西,坐在老冯身边,“来根儿烟抽。”

“自己拿吧。”老冯故意把红塔山扔在托盘儿边上,以便引起陈羁言对黄绸子下面东西的兴趣。

陈羁言却故意说:“算啦!我又不想抽了。”说完他靠在沙发背上。

冯磔看出他在故意开玩笑了:“哎,我说你真没看见假没看见啊!”

陈羁言憋不住了,笑了起来:“早看见了!”说完他欠身掀起黄绸子。

老冯也笑了:“呵呵,没别的,就想吓你一跳。”

“哎呀!”陈羁言真吓了一跳,“老冯,这……这玩意儿你从哪儿搞来的?”

“怎么样,真惊着了吧。”老冯见吓着了陈羁言,很满意,“从貉子那儿收来的。”

陈羁言皱着眉小心托起这枚露着胚胎的龙蛋,仔细端详,一边掏出矿物显微镜观看生物结构,一边啧啧称奇:“天哪,恐龙胚胎……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啊!”

他摆弄了大约半个小时,把化石放回了盘子里,收起矿物显微镜:“老冯啊,这东西扎手啊。你多少钱从貉子手里搞来的?”

冯磔看陈羁言脸色不对,赶紧问:“怎么,这化石有什么问题吗?假的?”

陈羁言摇摇头:“要是假的还真没啥大事儿,这化石是真的。”

化石的真假,早在冯磔的意料之中,毕竟左六爷上过手的。可他不明白陈羁言究竟什么意思:“真的……还有什么问题?”

陈羁言望了望门外,回头低声对老冯说:“你,赶紧把这个退给貉子去。”

“为什么?”老冯不解,他还想指望这个发财呢,“这东西可是个宝贝啊!”

陈羁言都有点儿急了:“冯磔,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这东西买卖不得!”

“怎么买卖不得?”老冯瞪眼了,“石头,你什么意思?现在是商品经济,有买的就得有卖的。我这博雅斋还指望着这玩意儿翻身呢!”

“你以为卖了这个就翻身了?这是特级化石!国家法令是禁止的。”陈羁言盯着冯磔的眼睛。

“屁话!”老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抓起恐龙胚胎化石把玩着,“国家法令还不让贪污受贿呢,不照样有人贪污?”

“你这是强词夺理。”陈羁言叉着腰对老冯说,“你明天赶紧找个部门捐献了。”

“什么?”老冯真急了,“这东西我花了两千火钱!你让我捐了?”

陈羁言一听更急了:“什么?两千火钱?二百万啊!冯磔,我……我以为你捡漏儿捡来的,怎么……怎么照着实价儿来啊?”

老冯叹口气,沉默了半晌,才说:“哎,石头,你看看这阵子,我店里的买卖……你再看看对面儿的读石堂。我再不干一把大的,翻年儿还有没有博雅斋,恐怕是个未知数了。”

“我怕你因为这个,变成负数。未知数总比变成负数强。”陈羁言喊得嗓子有点干,端起茶壶对着嘴儿喝了两口,也冷静下来,坐在冯磔身边,“我也不跟你嚷了……这玩意儿你花了全部家当吧?”

“是啊……”老冯递给陈羁言一根烟,“兄弟,我这回可是背水一战啊!”

“好在我没看出假来,这些年……你喝酒喝得心脏不大好,如果这一票你玩儿砸了,我怕你受不了。”

“这我清楚,可是现在没别的办法了。”老冯捧着恐龙胚胎化石,仿佛捧着自己脆弱的心脏,“好兄弟,就算我求你,别管我的事儿了。我只做这一票,只要博雅斋闯过这次难关,以后我再也不做这买卖了。”

陈羁言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一头儿是自己坚持的原则,另一头是自己的兄弟。难道就这样看着博雅斋垮掉……

陈羁言待了一会儿,想走了。因为自己最要好的兄弟,马上就会做出一件违背自己原则的事情。

而他也暗暗决定,如果老冯真的卖了化石,那么以后就不再是他兄弟。

“咱们去吃羊肉串吧。”冯磔把化石放回托盘,准备穿外衣。

“不必了。”陈羁言起身走到门口,“我为我的兄弟痛心。”

老冯觉得心里非常别扭。

他清楚陈羁言的性格,一向以抠门儿著称的陈羁言,一旦放弃了蹭吃蹭喝的机会,那说明他不再把这个人当成朋友。

“石头,我们还是不是兄弟?”冯磔最后一次问,

“或许吧。”陈羁言头也不回,推门走了出去。

忽然,伴着香味儿,从对面读石堂飘过来一个卷发的女子。

陈羁言定睛一看,原来是她。

来者正是杨梵妮。她对陈羁言莞尔一笑:“这么巧,你在这儿玩儿啊?”

陈羁言点点头:“你在对面干什么?卖石头?”

杨梵妮一指读石堂:“那是我朋友开的,我经常过来玩儿。”

忽然,杨梵妮望见了桌子上的托盘,对冯磔说:“冯老板是吧,你们玩儿什么好东西呢?”

冯磔跟杨梵妮不大熟,但是知道她常到读石堂去:“哦,没什么好东西。”说着打算收起托盘儿。

杨梵妮走过去拦下:“哎,我轻易不来你这博雅斋,看见我就要藏东西啊?”

陈羁言知道这位杨总不简单,更知道她和造假大师王景煜关系特殊,赶紧上去一拉杨梵妮的胳膊:“哎,杨总,真没什么。”

杨梵妮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那个盘子:“你们越不让我看,我还越想看。这样吧,看一眼一千块钱。”

陈羁言气乐了,这位可真是财大气粗,什么都想用钱解决。

冯磔其实有心炫耀,只是挨着陈羁言不敢太露骨:“哦,杨小姐是吧,其实……这东西那边沈老板已经看过了。你真想看,就看看吧!”

杨梵妮露着虎牙点点头:“嗯,还是冯老板敞亮。行,要真是好东西啊,我还真想买。千儿八百万的,我不在乎。”

老冯一听,好啊,感情这是位财神奶奶啊!他赶紧掀开黄绸子,露出恐龙胚胎化石来。

陈羁言无奈地摇摇头:“我先走了。”说完推门就要走。

“你先别走。”杨梵妮拉住陈羁言,“我一会儿有事儿问你。”

陈羁言站在门前望着外面昏昏的暮色:“对不起,我还有事儿。”其实他是不愿意看见这化石被当成商品赤裸裸的交易。

杨梵妮趴在他耳边悄悄地说:“你难道不纳闷儿,那两条潜龙怎么到博物馆的吗?”

陈羁言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回头惊讶地望着杨梵妮:“怎么,是你给送回博物馆的?”

杨梵妮不答,捂着嘴“咯咯咯”地笑了一阵:“我先看冯老板的东西。”

冯磔早已把化石举给杨梵妮了,她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好半天,一撇嘴:“哎呀,假的。”

“什么!”老冯当她开玩笑,“您会看不会?这怎么可能是假的?”

陈羁言皱着鼻子在一边不出声。

杨梵妮说:“你怎么知道是真的?”

老冯一指陈羁言:“他,博物馆的管理员,还有左六爷全都掌了眼的,还假得了?”

杨梵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光:“他俩说地球是方的,你信吗?”

老冯一下被噎住了,可是绝对不相信潘家园两大高手会走了眼。

陈羁言终于发话了:“杨总,我想听听你的高见。”

杨梵妮抱着肩来回踱着步子,高跟儿鞋踏在大理石地板上“咯咯”作响:“我问你,龙蛋造假手段你清楚吗?”

“大体有四种。”

“哪四种?”杨梵妮问。

陈羁言靠在墙上,有气无力地说:“第一种,取材于河床中的鹅卵石,一般这些石头经长年的流水冲刷、滚动都会变得比较圆滑,然后在上面黏合一些已经破碎脱落下来的恐龙蛋皮。这叫贴皮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