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恐龙胚胎1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郭文鼎教授住所 11月1日08∶05

郭向丽一个人在灵棚里守了一夜。她望着冷清的灵棚,心中悲痛万分。

忽然,院子外面停下了一辆白色的中华。

郭向丽赶紧跑出四合院儿。

少顷,车里走出二十来个穿着素净、胸前戴白花的男男女女。他们从越野车和面包车里抬出几个由菊花和百合组成的落地花篮,这些花篮上挽联的落款,有的写着“博物馆馆长张博睿敬赠”,还有一个,居然写着“学生陈羁言恭送老师一路走好”。

这些人来到灵棚,为首的一个学者模样的人冲着郭文鼎教授的照片,喊了一句:“博物馆全体员工,给郭文鼎教授送行啦!”

二十多个人,齐刷刷地向着郭教授的照片四鞠躬。然后走过来跟郭向丽一一握手。

郭向丽认出为首的正是博物馆馆长张博睿,眼泪一下子流出来,跪在地上磕头道:“张馆长,谢谢您……孝女,还礼啦!”

张博睿赶紧搀扶:“你是向丽吧,呵呵,常听陈羁言谈起来。这次他去辽西执行任务,还没回来,我们替他来吊唁。”

郭向丽闻听此言泣不成声,她除了感动之外,对陈羁言充满愧疚。原来他真的去了辽西,而自己却一直认为他在撒谎。想起以前种种,她觉得自己确实没脸去见陈羁言了。

张博睿对身后一个瘦高个儿女孩说:“小袁,你和李鹤轩去帮着把灵棚重新布置一下。郭教授在咱古生物界德高望重,他的葬礼,你们要给我搞得风风光光的!别给我省钱。”

李鹤轩跟小袁去布置了,郭向丽有些不好意思:“张馆长,您看这多不好……”

张博睿摇摇头:“向丽啊,郭教授这颗学术巨星的陨落,实在是古生物界的损失啊!他的鸟类进化理论,我一直很钦佩。”

“张伯伯,您说……您相信我父亲的学说。”郭向丽激动不已。

“深信不疑。石头曾经也提起过,要通过博物馆把郭教授的学说进行推广、普及。而且我在石头的启发下,也打算做一个专题展览呢……”张博睿说。

郭向丽简直没法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了:“张伯伯,我……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感谢您。”

“这个可谈不上,陈羁言同志是我们博物馆的技术尖子,他的老师不幸逝世,我们也替他痛心。所以,能为郭教授出点力,也是应该的。其实要感谢,还是去谢谢陈羁言同志吧。”

郭向丽低下了头:“他……昨天我……误会他了。”

“嗯,我知道他昨天到的,回来了也不到馆里报个到。”张博睿说。

郭向丽一想坏了,陈羁言从辽西回来原来还没去报到,那么现在他的上层领导会不会要问他的罪……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西便门居民区 11月1日08∶27

深秋清晨的空气,显得很清新。

陈羁言头疼得很,朦胧中感觉这屋顶不像是自己家。

身上盖的这蚕丝被更不是自己的,他的棉被上全是恐龙图案,绝不是粉色的凯蒂猫。

忽然,他发现琴茵守在身边,正趴在床边睡觉。

陈羁言悄悄起身,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琴茵的睡裙,再看阳台挂着自己的衣服,当即晃醒了琴茵。

“喂!醒醒!这怎么回事儿?”

琴茵睡眼惺忪地抬起头:“嗯……怎么?”

“我怎么在你家?而且我这衣服……”陈羁言很窘。

琴茵对陈羁言讲述了他昨晚醉酒错进家门的英雄事迹。陈羁言听后闹了个大红脸:“你……那你怎么能给我穿你这女式的睡裙?我一大老爷们儿……”

“你衣服全吐脏了,我难道让你光着啊?”琴茵瞪着眼喊。

陈羁言发现自己睡裙里面只穿着内衣内裤:“那……你……你怎么给我换的衣服?”

琴茵叉着腰:“该怎么换就怎么换呗!”

“哎呀!”陈羁言赶紧拉上被子将自己盖住,“我说你……你怎么能随便脱我衣服?”

“废话,我不脱怎么洗你的脏衣服。”

“我不用你洗!”陈羁言披着被子跳下床,光着脚趿着鞋满屋子找自家的钥匙,“再说了,你可以拿我钥匙进门去找衣服啊,怎么弄了这身衣服给我穿。”

琴茵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嘻嘻,我随便进你屋儿,那叫私闯民宅,警察不会那么做。”

“奶奶个熊猫!难道警察就可以随便给人穿女装吗?”陈羁言终于在外屋茶几上找到了他的钱包兼钥匙包。

琴茵似乎很解恨地说:“哼,我没给你穿上丝袜和高跟儿鞋你就知足吧,上镜子那边儿看看去。”

这时候他才发觉嘴上有点发黏,好像刚喝过油一样,而他的小分头也用啫喱打得很顺,紧紧地贴在头皮上。

陈羁言心里有些不祥的预感,赶紧几步跑到洗漱间的镜子前。

这一照,他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

镜子里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大美女,长长的睫毛,细细的眉毛,淡蓝色的眼影还点缀着亮粉,嘴上淡粉色的唇膏使妆容看起来异常可爱。

原来琴茵昨晚趁陈羁言酒醉昏睡,悄悄搞了个恶作剧。

“琴茵!你丫太缺德了!”陈羁言赶紧打开水龙头打算洗脸。

可陈羁言真的很倒霉,刚好赶上今儿个停水。

“我靠!”陈羁言把手里的毛巾重重扔在洗漱台上,气呼呼地回到客厅,指着琴茵的鼻子,“你……你太过分啦!”

琴茵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这是对你捉弄我的惩罚。”

陈羁言拿了自己的钥匙摔门出了琴茵家,径直奔自己门口走过去。

正在这时,楼梯上有人惊讶地叫了一声:“啊!石头,你怎么……”

陈羁言正上火,听着这个十分耳熟的声音,他回头看,只见郭向丽正站在楼梯上。

“向丽……你……”陈羁言浓妆艳抹,身着睡裙,尴尬地站在自家门前。

“你怎么还……还有这个爱好?”郭向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向丽,你听我解释,是我隔壁的……”

他话没说完,郭向丽背过脸去:“我不想看你这个样子。”

“是!我也不愿意这个样子,可是……”陈羁言赶紧用钥匙捅开了自己的门,“你先进来,再说。”

郭向丽背着脸,皱着眉头:“明天是我爸爸下葬的日子,你来吧。”

“哦!”陈羁言做梦也没想到郭向丽居然允许自己去参加葬礼了,心里很高兴,“那么,向丽你等等,我这就换衣服去你那儿。”

“嗯,忘了告诉你,刚才张博睿馆长过去了,替你送了花篮……我好像,说错话了。”

“哦,馆长替我送花篮去了……”陈羁言不由地对张馆长万分感激。

郭向丽吞吞吐吐地说:“你去辽西……回来……昨天到我那儿去,张馆长知道了……”

“啊?”陈羁言差点没蹦起来,但是他转念一想,反正潜龙丢了,早晚都要挨训,干脆把心一横,“没事儿,向丽。他还在吗?”

“在的。”

“好,我马上过去,你等等啊。”陈羁言说完进门去换衣服。

郭向丽跟着进来问:“你喜欢这个多久了?”

陈羁言一边在马桶储水池里洗脸,一边说:“咱们一块儿上学,你还不知道?我从小就喜欢。”

郭向丽尴尬地坐在沙发上:“那你一定有许多女孩儿的衣服咯?”

陈羁言一听,赶紧解释:“哎,我以为你问的是古生物呢。我这身打扮真是隔壁女孩儿恶搞的。”

“哦,隔壁女孩干吗要恶搞你?放心吧,你不用找理由,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郭向丽认定陈羁言有变态倾向。

陈羁言心里这个哭啊:“琴茵,你等着……”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郭教授住所 11月1日10∶34

今天郭教授的灵棚已经搭在了胡同外面, 与昨天大不相同,非常有气势。两旁花篮林立,音响里哀乐声声。博物馆的职员们里里外外的进出显得非常热闹。

陈羁言和郭向丽下了出租车,径直奔向灵棚。

陈羁言和同事们一一打了招呼道谢,规规矩矩地在老师三十七寸的大照片前面鞠躬。

一边的李鹤轩把一大把纸钱扔进灵前的火盆里:“郭教授,您的弟子陈羁言……来了。”

“鹤轩。”陈羁言上去抓住李鹤轩的手,“兄弟,我替我老师,跟你道谢了。辛苦,辛苦!”

李鹤轩小声问:“石头,你什么时候到的北京?”

陈羁言如实道来:“昨天,这不上赶着跟我老师这儿办事儿嘛。”

“石头,馆长在院子里呢。”小袁拍了拍陈羁言的肩膀。

陈羁言急忙跑进四合院,见张博睿正气呼呼地坐在桌子边运气。

“馆长,我代表我老师门下所有弟子谢谢您。”陈羁言恭敬地给张馆长鞠躬。

“啪!”张博睿拍了拍桌子,“太不像话啦!”

陈羁言早就料到这结果,倒也很镇定:“是,馆长,学生知错。”

“你不知错!”张馆长站起身来,指着陈羁言的鼻子尖,“石头啊石头,你怎么回事啊?”

陈羁言心说,馆长这要问罪了,干脆我连丢了潜龙的罪过一块儿担了吧:“馆长,您消消气,这事儿是我不对。”

张馆长重新坐下:“知道就好!我得好好说说你,郭教授是你老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老人家走了,你要寸步不离才对!这倒好,扔下人家向丽,自己跑回家睡大觉去!有这样的吗?”

嗯?陈羁言这才明白,感情张馆长并没追究自己回京没去报到的事情。当下,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赶紧给馆长斟茶:“是,您说得对。”

张馆长继续说:“再有,这回你去辽西押运潜龙……”

陈羁言手一哆嗦,茶壶盖“咣当”掉在了桌子上,张馆长要切入正题了……

“事情办得不错!”张馆长的话大大出乎陈羁言的预料。

“什么事情办得错?”陈羁言不解地问。

张馆长一笑:“按理说,你从辽西回来没有到馆里报到,是违反了员工规定,应该处分。但是郭教授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第一站先来这里,还是可以理解的。再一个,你知道委托其他人把化石先送到馆里,这说明你的工作态度还是很好的。所以呢,年底我打算给你个优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