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禁止吊孝1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二零零五年秋——辽西 公路 10月30日16∶36 辽西化石猫——王景煜,凡是行儿内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造假的手段,即使国外的古生物专家也要打眼。当年著名的辽宁古盗鸟就是他的手笔。 邢劲建议,干脆找到王景煜,然后求他根据图片资料,做两件假的出来,也好蒙混过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二零零五年秋——辽西 公路 10月30日16∶36

辽西化石猫——王景煜,凡是行儿内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造假的手段,即使国外的古生物专家也要打眼。当年著名的辽宁古盗鸟就是他的手笔。

邢劲建议,干脆找到王景煜,然后求他根据图片资料,做两件假的出来,也好蒙混过关。

宋振勋拿不定主意:“我觉得,先报警比较好。这个勾当,毕竟不光彩。可是不这么做,咱们怎么交差?”

邢劲急了:“不光彩也比丢了饭碗强。你说呢,石头?”

他转过脸看着陈羁言,见他正闭着眼,皱着眉抓他的小分头。

“咋办?你拿个主意啊?”邢劲对陈羁言嚷道。

陈羁言过了好半天才说:“谁能找到王景煜?他在哪儿?”

老宋一听,叹口气摇摇头:“石头啊……这真是英雄末路了……”

邢劲见两个人都算默许了,立刻说道:“找到王景煜不难,只要到这边经营化石的地方去打听打听就行。王景煜准跟他们打过交道。”

宋振勋觉得有理,立马开车直奔凌源市奇石市场。

三个人开车在奇石市场转悠到天黑,假货见了不少,却打听不出王景煜究竟住在哪儿。

陈羁言心想:他们肯定是看我们眼生,不便告知。

他瞅见路边的人渐渐收摊子了,眼珠一转,走近一个摊主,刚才他看到这摊位上摆了一块所谓的“满洲龟化石模型”。

辽西奇石市场不比京城,有不少人明目张胆地出售假化石,而且给假化石冠以模型之名,既不属于造假,更不能算买卖化石了,充其量是个工艺品,故此摆上摊子公开出售一点儿风险都没有。

陈羁言蹲在地摊前,瞅着一块儿三叶虫“模型”问:“兄弟,这个小三儿,多少义子?”

那老板一听陈羁言满口行话,上下打量打量他:“兄弟,不是本地人吧?”

“呵呵,从南边儿来。最近京城龙潜得深,咱们这边倒是跳了龙门啊!”

邢劲不像陈羁言没事儿在潘家园逛,根本不懂这些野路子黑话,当时听了个头晕脑涨。

那摊主乐呵呵地说:“您高眼。”

陈羁言摇摇头:“高个屁,就你这铸造的活儿,虫头还有砂眼呢!”说完蹲下身子,跟老板谈起化石造假来。

什么移花接木、上色、刷浆、拼合等化石造假手段,陈羁言说得头头是道。不光摊主,就连邢劲和宋振勋也瞠目结舌,心中暗道:“真没想到,石头居然还懂这些道道儿。”

讲了一会儿,陈羁言一拍胸脯:“要说这做模型,我觉得北京四城儿高手忒多,你这辽西跳龙门的玩意儿,全是跟我们北京进的货吧?”

“啥?跟你们那儿进货?”摊主瞪着眼,颇为不屑,“俺们这可有大师级的。”

陈羁言一撇嘴:“不就是凌源西便门儿的王景煜嘛,我是他师傅。”

摊主一听,嘴撇得更大了:“呵呵,还说是人家师傅呢,连化石猫住哪儿都不知道。”

陈羁言不动声色:“你快拉倒吧,西便门儿,没错!几年前我还去过呢!”

摊主一听这个,弯下腰收拾摊子:“得,我也懒得跟你较真儿。告诉你,以后别瞎说,凌源根本没什么便门儿,人家化石猫在义县王家庄儿住,还人家师傅呢!”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博雅斋 10月30日19∶15

冯磔今天收摊儿晚,这两天由于左六爷帮他跟左邻右舍解释,生意渐渐回来了。

今天来了个挺难缠的富家大小姐,为了选一块儿水晶做项链,从中午十二点一直挑到现在。

老冯打了个哈欠,用毛巾擦了擦橱窗玻璃,准备拉下百叶窗来。

这时候,从东边慌慌张张地走过来一个人,这人拎着个帆布书包,朝各家店铺里左瞧瞧,右看看。转眼来到了老冯的窗根儿前。

刚好赶上左六爷捏着俩山核桃背着手从西边儿的一家店铺出来。这人一看左六爷,赶紧喊住他:“哎!六爷!”

左六爷眯着眼,趁着微弱的光仔细打量来人:“哦,貉子啊,今儿个又拿什么玩意儿让我砸来了?”

貉子在潘家园是纯粹的商人,只要他觉得值钱,连他爹都敢卖。他最近也闻到点儿味儿,看出化石收藏短期内要火,所以就四处收集化石。只要手上有货,就要请左六爷给把把眼。

左六爷推了推鼻子上的水晶镜片,一指那帆布包:“貉子,里面装的什么破烂儿?”

貉子欠了欠身:“六爷您玩笑啦,我今儿找了您半天儿,感情您老在这儿猫着呢!”

说着,貉子打开帆布包,掏出个扁圆的物件交给左六爷。

六爷皱着眉:“就在这儿看?”

貉子乐了:“嘿嘿,六爷,我性子急,万一是假的,您就地儿摔。”

左六爷拿出矿物显微镜,翻来覆去地看这玩意儿,最后压低声音:“你怕是假的不?”

“呵呵,一火钱收的,假的就假的呗,反正我他妈老打眼。”貉子满不在乎。

左六爷声音更低了:“要是真的呢……”

“啊?”貉子听了睁大眼,“六爷……您没开玩笑吧……”

六爷偷着把东西塞还给貉子:“你小子忒走运……这东西可别卖啊!”

貉子不太懂,觉得一千块钱收的玩意儿,本来没报多大的希望,此刻听六爷说这东西貌似很值钱,赶紧问:“六爷,您说这真是龙蛋吗?”

“何止是龙蛋。”六爷看看左右没人,把声音压得低低的,“这东西你要是敢卖……”他用手比画了一个“八”字,对着貉子的脑袋厾了一下,“枪毙的罪过。”

“哎,六爷,您说我卖这么个破了皮儿的玩意儿,能有多大罪过?”

左六爷一拍大腿:“糊涂,你光看见龙蛋破了皮儿,你没看看蛋里面是什么?”

“蛋里边儿……”貉子举起那蛋化石,在眼前儿仔细看了看:“这蛋里不就是个小骨头架子吗?”

“这叫恐龙胚胎!全世界都没几个……”后面的话,声音更小了。

冯磔在百叶窗后面听着,真想蹿出去看个究竟。

他曾经听陈羁言说过,恐龙胚胎化石无论经济价值还是研究价值,在国际上都是顶尖儿的。曾经有人用三所庄园都换不来这么一个,可见其价值难以估计。如今,貉子这小子居然撞了大运……恐龙胚胎……价值连城……

左六爷晃晃悠悠地走了,貉子捧着恐龙胚胎化石,捂着嘴乐:“成,这下我可发了!乖乖,恐龙胚胎……”

冯磔在博雅斋里,透过窗户看见貉子跟沈烈骏交谈,说的什么虽然听不清,但是从动作和表情上看,绝对是在谈这东西的价格。

沈烈骏拿着计算器,在上面点了几个数,貉子看了摇摇头。

冯磔心说:好你个沈烈骏,你也干这勾当啊……

沈烈骏给了不下十次价儿,貉子一直摇头。最后貉子抢过计算机给了个数儿,沈烈骏一挥手,显然是不行。

貉子骂骂咧咧地出了读石堂,来到街上,打算回家了。

冯磔推开门,悄悄地冲貉子说:“哎,貉子。”

“哟,冯老板!”

“进来!”冯磔回头拉下了百叶窗,待貉子进了屋,他又把卷帘门拉下来关严实了。

“貉子,拿的什么好东西?让哥哥把把眼行不?”

貉子略一迟疑:“哎,你看见啦……”

“呵呵,何止看见了,你刚才过去跟沈烈骏要价儿来着?”老冯递给貉子一根烟。

貉子点上烟,朝着门外一指:“这个沈烈骏,真他妈不识货。左六爷都过了眼的,这小子才出他妈二十万,打发叫花子呢?”

老冯盯着他的帆布包:“拿出来现现天儿吧。没准冯哥我能给你个满意的价钱呢?”

貉子考虑了一会儿,一拍大腿:“行,冯哥你知道,兄弟玩石头纯属为了混碗饭,你开价合适,我就出手。”

貉子从包里拿出那个恐龙胚胎化石来,放到老冯手上。

这东西一上手,冯磔有点儿激动。他觉得破裂的蛋壳里那个蜷缩着的小骨架越来越模糊,变成了大把大把的钞票,这些钞票又变成了名车豪宅……

“冯哥,刚才您也看见了,左六爷的鉴定,绝对不会是假的。其实这玩意儿在我手里搁着也就是块儿破石头,但是到了你们手里……呵呵,您给价儿可得凭良心啊!”

冯磔点点头,把计算器递给貉子:“你来开价儿。”

貉子嬉皮笑脸地接过计算器,按了个数:“呵呵,冯老板,那我就不客气啦!”

冯磔一看这数儿,把计算器放下:“貉子,你小子穷疯了吧?五千火钱?你当我是开银行的啊?诚心卖吗你?”

“冯老板,不是我不诚心卖,是您不诚心买啊!”貉子拿起恐龙胚胎化石,“您看看,这叫恐龙胚胎,这东西全世界都没几个。反正放着又不会发毛儿,回见了。”说着就往外走。

老冯心想,这化石左六爷看过,应该没有假。如果我转手卖出去,肯定不止五百万。弄好了,我还用得着每天披星戴月地跑潘家园?

想罢他一咬牙:“貉子,你等等!”

老冯抄起计算器,在上面按了个二百万递给貉子:“我现在只能搞到这些钱。”冯磔打算用自己在六里桥儿的房子,来博这个价值连城的恐龙胚胎。

貉子摇摇头:“冯老板,这价钱……”

“行了!两千火钱够你花了。我的价格是对面读石堂沈烈骏的十倍。你碰别人,谁能给你出这个价儿?”

貉子只好不情愿地问:“那……你什么时候给我飞现?”

老冯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帆布包:“后天!后天我给你飞现。”

貉子把帆布包抢回去:“那……后天我再给您货。”

老冯从兜里掏出左六爷给他顶房租的钱拍在貉子手里:“给你,订金!你可不能再给别人看这东西了。”

二零零五年秋——辽西义县 小王家庄 10月30日20∶22

这条路没有路灯。

宋振勋开着越野车在坑洼不平的路面上一路颠簸。路旁的白桦树被越野车逐一甩在车后,车灯把它们每一棵都从黑暗中唤出,旋即又重新抛弃在黑暗里。

不久,前面出现了一片砖瓦房和木屋交杂的村落。

村子不算大,却有几家有钱人,从他们门前停放的高档小轿车就可以看得出。

邢劲到小卖部打听王景煜的住处,果然,他就住在村北最后一家。可是当邢劲问起这个王景煜是否会制作“化石模型”时,小卖部老板却摇头说不清楚。

村北最后一家,是一个很宽大的院子。高高的墙头上遗留着经年的干草,两道红色铁门已经锈迹斑驳。

陈羁言扒着门缝朝院里望,正屋隐隐有昏黄色的灯光透出来。

“咣咣!”邢劲一边砸门一边喊:“请问是王先生的家吗?”

门里没有任何动静。邢劲加大了力量,使劲儿一砸,门开了。

“门没有插着,屋里有灯,家里有人。”宋振勋锁上车和陈羁言、邢劲站在大门口。

“王先生,在家吗?”陈羁言朝里面喊。

终于,屋子里有人咳嗽一声:“咳!你们找谁?”

“请问这是王先生的家吗?”邢劲问。

屋里人喊:“这村里的都姓王,你找哪个王先生?”

宋振勋说:“我们找王景煜先生,请问……”

“进来吧……”屋里的人点亮了正屋的大灯。

陈羁言三个人推门进屋,一股酸臭味儿迎面而来。邢劲觉得这味道熟悉,却记不起在哪里闻过。

正屋迎面是个火炕,一个人正趿着鞋坐在炕沿上捧着一大碗稀粥咕嘟咕嘟地喝。

“是你!”陈羁言认出这个曾经跟他们一起进山的男人。原来他就是辽西化石猫!

王景煜看到陈羁言一众,也是吃了一惊,他用袖子抹了抹嘴上的粥:“呵呵,你们咋找到这儿来了?”

陈羁言惊叹:“原来……原来你就是王景煜!”

王景煜把粥碗放在炕桌上:“呵呵,俺很有名气吗?”他站起身来,围着陈羁言转了好几圈,才咂着嘴说:“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呵呵,硝铵化肥炸药……结核龙蛋……挺能干呀!”

陈羁言一摆手:“那算不得什么,王先生,要说咱们也不算生人了吧。”

王景煜点点头:“不错,不过……你们找我老王有何贵干啊?”

邢劲上前一步:“王先生,都说您老人家做翻版化石是数一数二的,我们有一件事儿想求您。”

邢劲对王景煜道出了丢失潜龙化石的经过,又拿出照片来给他看,请求他仿造两个出来。

王景煜坐在炕上,一边抠脚丫子一边听邢劲把话说完。

过了好久,王景煜抠完脚,伸伸懒腰说:“这个不难。”

陈羁言一听:有门儿,但不知道这家伙会开出什么条件。

果不其然,王景煜靠在脏兮兮的被子上,歪着脑袋看着陈羁言:“圈子里都知道,我王景煜做东西都是凭兴趣,从来没有人给我指定做过什么。如果硬生生地让我照着一个东西做翻版,那得让我有点儿奔头。”

“行!”宋振勋知道他要开价儿了,“你说吧,多少钱?”

“钱这东西……说实话,是个好东西,可是我钱太多了……不稀罕。”王景煜继续抠他的脚了,酸臭味已经刺激得三个人嗅觉神经紊乱了。

“不要钱?那你想要什么?”陈羁言问。

王景煜突然一骨碌爬起来,跪在炕上死死盯着陈羁言的眼睛:“我要摩天岭那块儿可以证实鸟类起源的神秘化石!”

陈羁言的脑袋“嗡”的一下:“怎么他也盯上了摩天岭上那个东西?这化石是证明老师毕生研究结果的关键环节啊!原本以为这个秘密只有老师和他们三个学生知道,而现在看来,这个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就连辽西造假的化石猫,都对那个东西虎视眈眈……”

“什么神秘化石?我不清楚。”陈羁言故意假装不知。

“不!”王景煜光着脚跳下炕来,死死抓着陈羁言的胳膊,“你清楚!你是郭文鼎的学生,你不清楚,谁清楚?”

“邢劲、宋押司,我们走。”陈羁言甩开了王景煜的手,扭头往外走。

邢劲急了:“哎,石头,他要什么化石,你给他不就完了嘛!”

“放你娘的屁!”陈羁言已经红着脸走到了门口。

王景煜在屋里故意念叨:“郭文鼎的学生啊!饭碗、义气!选一个吧!”

陈羁言不搭话,钻进车里对宋振勋说:“宋押司!开车!回北京!出了天大的娄子!我陈羁言一个人顶着!”

邢劲赶紧说:“石头,这可是你说的啊,回到馆里,你可不许卖了我……”

“邢劲!你丫的给我闭嘴!”老宋不知道陈羁言为什么这么激动,但他隐隐觉得那块化石,对石头和他老师来说很重要。他已经决定,跟陈羁言一起承担这次责任。

陈羁言心里很乱,他决定回北京先去老师那里,告诉他那东西已经被人盯上了。

他们走后,王景煜回到屋里,喊了一句:“出来吧,走啦!”

杨梵妮一挑帘子来到正屋,用手捂着鼻子对王景煜说:“你刚才提的条件是大老板的意思?”

王景煜诡异地一笑:“怎么会?完全是我自己的意思。”

杨梵妮抱着肩,来回踱着步子:“大老板要的东西,你也敢盯上……小心大老板断了你的路子。”

“这年头,能者上。”王景煜继续抠他的臭脚,“哎,俺说你啊,这么有钱还跟着倒腾化石,你图个啥?”

杨梵妮望着外面的夜色:“我玩化石,纯属是求个刺激。我的钱,花不清……但是花多少钱也买不来刺激,就连大老板也别想管住我。”

王景煜“嘿嘿”笑了两声:“你就吹吧,这回你到辽西,还不是大老板派你来的?”

杨梵妮“哼”了一声,脸上充满了不屑。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医院住院部 10月31日10∶57

几个小时的车程,让陈羁言、宋振勋和邢劲三个人都感到很疲惫。他们商量先回家休息一天,然后再一起去博物馆领罪。

陈羁言心乱如麻,第一件事,自然是先去找老师郭文鼎。

他顾不上回家,满头大汗一路跑向医院。

可是到了医院,老师的床位早已住上了别人。

陈羁言心说:“难道老师转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