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水晶花泪2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她趴在地上,颤抖着把碎裂成数瓣的水晶花用手收在一起,将一个个水晶柱拼在一起……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殡仪馆 10月30日08∶12

田放的遗体运回北京,是隔天的早晨。

在大山中发现田放的,是辽西一家博物馆的管理员,叫张宝亭。

郭向丽趴在地上,哭得痛不欲生,那朵碎裂的水晶花,就放在棺盖上。

田放的父母坐在一边的长椅上,为失去这个小儿子哭得痛不欲生。

田放的姐姐田苗走过来,悄悄地对郭向丽说:“郭小姐,您能出来一下吗?我有句话对您说。”

两个人走到殡仪馆外面的花坛边,田苗沉着脸问郭向丽:“我弟弟去摩天岭干什么?作为他的同事和女朋友,我觉得你有义务向我们解释一下。”

郭向丽低着头,眼中满含泪水:“我也不知道,田放他会……”

田苗斜着眼:“我在问你问题,请你回答我。”作为一个律师,田苗此刻体现出了她的睿智和坚持原则的本能。

郭向丽哭着说:“田律师,都怪我们……不该让田放去摩天岭拿化石……”

田苗叹了口气:“郭小姐,说你和郭文鼎教授间接害死了我弟弟,似乎有些残忍。但是据我所知,您父亲曾经在摩天岭受过伤……”她忽然提高嗓门,“既然你们知道那是危险的地方,为什么还要他去?你知不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弟弟。”

郭向丽一边摇头一边后退:“我们不是有意的……真的不是有意的……”

田苗翻着白眼点点头:“好吧,我们田家也不是不通情理,人都死了,说什么也没用。我知道你家困难,才会赖上我弟弟……”

“不是的。”郭向丽听到这话彻底崩溃了,她抓着田苗的手,哭成了泪人,“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我不是看上你家的钱。”

田苗甩开她的手:“哼,这些年,我弟弟给你们郭家搭进去的钱可不是个小数目!现在尽管你们拿不出钱还我们,但也总得想办法给我们个交代。”

郭向丽咬着下嘴唇,泣不成声:“好吧。我明白,你……你们想想要赔偿是吧?多少钱?”

田苗翻着眼珠想了想,从黑挎包里取出一个计算器来,算了一会儿,把屏幕举给郭向丽看:“不多,丧葬费加上精神赔偿,一共五十三万六千七百。给你抹个零儿,五十三万吧!”

郭向丽心里明白,他们把田放卖了,卖给了他深爱着的人。尽管,他已经死了。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医院住院部 10月30日09∶07

郭教授独自一人躺在病房里,口干舌燥。

郭向丽回来了,一言不发地帮着郭教授削苹果。

“向丽,田放的家人怎么说?”

“没说什么……”说完强颜欢笑把一块苹果塞到郭教授嘴里。

但郭教授是一点儿都吃不下……田放……他心爱的学生已经不会再回来了。一切的一切,都是源于摩天岭的那个东西。

郭教授觉得,自己的理论也许不应该被证实,因为上天不喜欢真理。可是他却执著地追求着,以致把自己的学生断送在了摩天岭。

“说实话,田放他们家要多少钱?”郭教授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没……没说什么?”郭向丽怕父亲伤心,没有详细叙述她和田苗的对话。

“不可能。田放是去帮我取化石才会坠崖的,他家里怎么会没有任何要求?你给我说实话!他们提了什么条件?”

郭向丽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冲垮了她心灵最后的防线:“他们……他们要……五十三万……”

没想到郭教授听到这个却很平静,对郭向丽说:“别哭了,不就是五十三万嘛!账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日子还得过的。我想吃点儿西红柿,你帮我去买点儿来。”

郭向丽见父亲突然有了食欲,感到非常意外,点头答应,出门买西红柿去了。

两行泪水,从郭教授的脸上流下。他忍着钻心的疼痛,挣扎着自己坐起来,用唯一能动的右手摸起郭向丽放在床边的手机。

“喂!石头吗?”

此刻陈羁言正在辽西博物馆里和李舒岩商量运潜龙的事情。

“老师,是我,您怎么样?”

郭文鼎嘴唇颤抖着,本想告诉他田放已经走了,可是却始终说不出口,最后只好说:“石头,老师我……害了你们。”

“怎么啦?老师!您……”陈羁言望了一眼面前的李舒岩,道了声抱歉,然后推门到走廊里打电话,“老师,您怎么说这话?”

郭文鼎忍着疼,对陈羁言说:“你现在别说话,听我说。”

“好的,老师!学生听着呢。”

“向丽她不懂事,你以后要让着她点儿……”

“嗯。”

“那东西的埋藏地点,就在摩天岭主峰通天坨西面的岩壁上,距离地面五百多米的断崖顶端。但是……算啦,就当没有那东西。记住了吗?”

“记住了,老师!”陈羁言警惕地望了望李舒岩的房门,“老师,您今天很奇怪!怎么,说话的腔调儿不对啊?向丽呢?”

郭教授缓缓地说:“向丽出去了。”

“那,田放呢?他没去照顾您啊?”

“呵呵呵……”郭文鼎苦笑着,“我对不起田放,他……永远不会再来了。”

陈羁言以为田放也得罪了郭向丽,被气走了:“哦,那我回去跟他好好说说,田放的脾气我清楚。”

“不必啦……”郭教授平静地说:“石头,你记住,科学就是整理事实,以便从中得出普遍的规律或结论……乐观是希望的明灯,它指引着你从危险峡谷中走向坦途,使你得到新的生命、新的希望,支持着你的理想永不泯灭。你永远是我最好的学生。”

“老师!您今天怎么啦?为什么……”

电话另一头挂断了,陈羁言抓着脑袋一头雾水。

郭教授挂断电话,抄起一旁的水果刀,咬着牙对着自己腕子上的动脉割了下去……这一割,或许能使郭教授愧疚的心,得到一丝丝安慰……

二零零五年秋——凌源 某博物馆门前 10月30日10∶37

李舒岩本打算留众人多玩儿两天,但是陈羁言记挂着老师,打算立刻返程。

两块极品凌源潜龙,严严实实地用泡沫包装好后,放在越野车后座上,由邢劲抱着。

“给张馆长带好啊!”李舒岩脸上开着花儿,目送越野车一路向南。

陈羁言众人走后,李舒岩给张宝亭打电话:“你在哪儿?”

“我在北京。”

“你拿到那东西了?”李舒岩最关心这个问题。

张宝亭不慌不忙地说:“没,我在摩天岭遇到个坠崖的人,把他送回了北京。”

“什么?”李舒岩一听这个就来了火儿,“我让你去打猎!不是让你去学雷锋!你马上给我回摩天岭!听见没?不拿到东西,别回来见我!”

“馆长……”张宝亭的声音听起来很为难:“有个崖壁,我上不去,风化太厉害!我爬上去了,也会跟我拉回北京的那个人一个下场。”

“那人是干什么的?”李舒岩问。

“我看他带着工作证,叫田放,是北京北古所的。”

“田放……他是郭文鼎的大徒弟啊。既然田放去了,我想那东西十有八九就在崖上。”李舒岩皱着眉头,半晌才说:“行啦,滚回来吧!回来说说那山崖怎么个难上法儿,给你找点对口儿的装备。”

二零零五年秋——凌源 某博物馆门前 10月30日13∶07

一辆墨绿色越野车在公路上飞驰,车上坐着陈羁言、宋振勋和邢劲。车后座上放的就是那两块包得严严实实的潜龙板子。

路越走越偏僻,突然前面公路上横着两辆汽车,把本来不宽的柏油路塞满。宋振勋停下车,见是两辆车相撞了,问题不大,只是保险杠擦伤,但是那两拨人却斗得很凶。

“撞车了!”陈羁言皱着眉探出头去。

“这年头儿,路窄车多,不撞才怪。”邢劲撇着嘴说。

前面的人群争执了很久,丝毫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宋振勋推车门下车去,打算劝说劝说。

“哎,兄弟,你们看,这车又没多大事儿,劳驾您先把路让开成吗?我们这儿有公事儿。”宋振勋说得很客气。

一个瘦高个儿的司机正和一个红头发的时髦女孩一起骂着对面的人,看见宋振勋过来,瘦高个儿眯着眼,用下巴指着宋振勋:“我说你算那根葱啊?别仗着开个越野车就耍牛X啊!”

老宋一皱眉:“兄弟,你这怎么说话呢?”

“我们怎么说话啦?”红头发女孩叉着腰走过来,大眼睛瞪着宋振勋,“你干吗?我们凭什么让?”

老宋苦笑道:“哎!你们先别急,我是说你们这样堵着,大家都过不去,能不能先动动地方?”

谁知另一边的矮胖子却暴跳如雷:“你说啥?动地方?老子动了地方他们就耍赖!不会掉头,瞎他妈拐,老子保险杠先赔来。”

宋振勋本是来劝解的,没想到两拨人全针对起他来。

陈羁言见状跳下车,打算帮老宋劝解。

这时候,后面又上来一辆面包车,跳下两个人说是保险公司前来理赔的,并且让邢劲,陈羁言当场作证人。

陈羁言和邢劲只好跟着这两个人来到撞车现场。

保险公司的人,十分啰唆地记录了一番,也不去问那撞车的,反而问了陈羁言三人许多问题。

邢劲有点烦了:“哎,我说,是我们撞车还是他们撞车啊?”

终于,纠纷解决了,保险公司的车开走了,那两拨儿人也让开道路。

宋振勋回到车上,骂骂咧咧的:“奶奶的,这什么事儿嘛!劝架劝了一肚子气。”

邢劲坐在后面,晃着脑袋:“叫我说啊,以后闲事儿少管。”

陈羁言越想刚才的事儿越别扭……突然,他全身一颤:“我靠!坏啦!”

邢劲拍着他座椅后背儿:“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潜龙化石!”陈羁言从副驾驶座上一头扑向后面。

“哎!你悠着点儿!”邢劲捧着潜龙的泡沫包装,“不在这儿吗?”

陈羁言抢过来,从腰间掏出小折刀来。

邢劲惊着了:“石头你干吗?你怎么能私自拆……”

“一切后果,我来负责!”陈羁言眼都红了。

他把折刀捅进包装,把外面的胶带划开,然后双手颤抖着掰开泡沫塑料。

这下,三个人可傻眼了:包装里面的化石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两块大理石板。

化石是上车前,陈羁言亲自看着打包的,那么东西一定是刚才被人掉包了。

“坏了!”邢劲一拍脑袋,“宋押司!快,回去追上那个保险公司的车!”

老宋这才纳过闷儿来,一打方向盘,踩油门拉手刹车!车子在公路上轱辘擦着地一百八十度转弯,掉头向后飞驰!

“停车!”陈羁言一声喊。

“干吗停车?”邢劲话里带刺儿,“难道你跟他们是一伙儿的?”

“费油!”陈羁言把脑袋靠在车窗上,“现在回去顶个屁用,那伙人早跑没影儿了!”

“那怎么办?”宋振勋望着两位化石管理员,他是司机,只要开好他的车就是了,但是在这茫茫的大辽西,被盗的化石想重新找回来,概率是“零”。

三人沉默了半天,邢劲一拍手:“嗨!我看啊,很好解决嘛!不就是凌源潜龙吗?咱在辽西打野盘儿的手里,花个万儿八千的买两块来不就妥了?”

“不妥啊……”陈羁言真的上火了,“那两块潜龙你以为是草头儿货吗?博物馆级的潜龙,别说万儿八千,就是十万百万也难弄到手。”

邢劲皱着鼻子:“是啊,再说了,这俩潜龙的图像信息,咱们馆已经备案了,随便搞两个去,姿势也不对啊!”

“他奶奶的!”宋振勋一拍方向盘,“这可咋办?回去怎么交代啊?”

又沉默了一会儿,邢劲忽然眼睛一亮:“我有个主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