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九章 第九章 打假专家3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唉?是你?” “啊!是你?” 两个人齐齐地惊呼,那女的正是杨梵妮。 “我……你没事吧?”杨梵妮一边捡起摔碎的灵璧石,一边跟陈羁言打招呼。 “手上的伤好点儿了吗?”陈羁言无意中的一句话,却使得杨梵妮大大的受用。她一下愣在了那里……这么多年,她虽然享受着众星捧月般的生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唉?是你?”

“啊!是你?”

两个人齐齐地惊呼,那女的正是杨梵妮。

“我……你没事吧?”杨梵妮一边捡起摔碎的灵璧石,一边跟陈羁言打招呼。

“手上的伤好点儿了吗?”陈羁言无意中的一句话,却使得杨梵妮大大的受用。她一下愣在了那里……这么多年,她虽然享受着众星捧月般的生活,但是身边却没有人对她这样的关心过。那些人,全是盯着她的钞票,想起昨天进山的情景,杨梵妮的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喂!你没事吧?怎么犯傻啊?”陈羁言打破了杨梵妮的沉思。

“哦!呵呵,没什么。”杨梵妮索性不去收拾那石头了,绕过陈羁言朝潘家园外走去。

“哎!我说你这人,挺好的石头……不要啦?”陈羁言把木盒子放在地上,捡起碎成几块的灵璧石放在盒子上,托着往博雅斋走。

他抱着盒子托着石头,径直奔博雅斋去了。

再说琴茵,从读石堂回来生了一肚子气,领着缉私警们沿着路南转悠了几家店,开始沿着路北往回溜达,挨家排查。

刚走到一个拐角处,迎面一个穿中山装的老头,背着手晃晃悠悠地迎着琴茵走过来。

老头儿一瞅警察们带着个犯人在这一片儿转悠,觉得很纳闷儿,上去打听:“我说同志,他这是怎么了?”

琴茵看这老爷子长得挺精神,便一五一十地讲了讲他们来的目的。

老爷子眯着眼想了想:“哦,刚才我路过博雅斋啊,看见里面好像在摆弄化石,是谁我没看清楚。”

“谢谢您举报,老先生,请问您贵姓。”雷阳上前一步,“如果举报属实,我们会奖励您的。”

“呵呵,奖励就算了,我叫左庚午,最看不惯化石造假和非法买卖。”

“哎呀,您就是一直义务打假的左六爷啊,失敬失敬。”琴茵对左六爷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赶紧上去握手。

“呵呵,不敢当。”六爷眯着眼睛望了望不远处的博雅斋,“不过……我也只是怀疑啊。店主冯磔这孩子,我一向挺喜欢他的,不相信他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如果我猜得对,还请求你们给他宽大处理和立功赎罪的机会。”

“我们一定会的,只要他配合我们工作。”

左六爷叹了口气,摇着头走了。

“走!”琴茵一挥手,“博雅斋。”

转眼间到了博雅斋,琴茵朝着对面的读石堂里瞪了一眼。

店里杨梵妮已经走了,那个“余老板”正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抠他的臭脚。

“您好,欢迎光临!”博雅斋门口挂的毛绒小兔子感应到有人登门。

琴茵进了博雅斋,一眼就望见屋里沙发上坐着的陈羁言。

他跟冯磔俩人,正小心地捧着一块黄色的化石板子跷着二郎腿评头论足。

琴茵心里这个气啊:“好啊,你小子怎么这么不争气?偏偏让我撞上!再说了,这样明目张胆的,真是胆儿肥啊!”

冯磔正聚精会神地抚摸着孔子鸟化石,以为进来的是顾客呢:“您好,要点什么随便看看吧。”

陈羁言背对着门,也当是客人,所以没在意,对冯磔解释:“圣贤孔子鸟是热河生物群第一个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轰动的中生代鸟类化石。最初发现它,是在1993年,后来到了1995年啊,才正式命名为圣贤孔子鸟。这东西在国外黑市上,已经超过黄金的价格了。”

冯磔摸着孔子鸟的骨骼:“哎呀,真是难以置信,这小小的东西会有那么高的经济价值。可是这种鸟生活在一亿多年前,孔子离现在才两千多年,这鸟跟孔子有关系吗?为什么要取这么古怪的名字?”

陈羁言一笑:“这东西的生活年代为距今一亿两千多万年前的早白垩纪,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具有角质喙而没有牙齿的鸟类。因为它最早在中国发现,而且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所以啊,就用中国古代最负盛名的思想家孔子来命名。孔子鸟其实有好多种,而‘圣贤’这两个字儿,就是表明这种鸟的珍贵。”

“乖乖,一亿多年前啊!这东西真是个值钱的宝贝,那么不说国外,就说这东西在国内能卖多少钱?”

陈羁言摇摇头:“我们国家是禁止买卖化石的。而且这化石属于我国保护化石,私自交易是要进大牢的。”

“哟喝!你这不挺明白的吗?”琴茵站在他身后发话了。

陈羁言回头看见琴茵,吃了一惊!

冯磔抬头看着这一屋子警察,心里也是纳闷儿:“怎么了这是?你们……”

此时,那化石贩子立功心切,一指陈羁言:“没错!就是他,他跟我交易化石来着。”

琴茵看着桌上的孔子鸟化石,用手一指:“陈羁言,这回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琴茵,你听我说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啊!”陈羁言赶紧从沙发上蹦起来,“这化石,是我从博物馆借出来的。”

“好!好!好!”琴茵点点头,“算是从博物馆借出来的行了吧?”

“本来就是嘛!”陈羁言撅着嘴。

“借出来的……然后再借给他是吧?”琴茵一指冯磔,“他再借给你钱,借来借去,他有了化石,你有了钱对吧?”

陈羁言感觉琴茵的话头不对:“唉,我怎么听着,你话里有话啊?”

“少废话!什么话里有话?刚才你也说了,这化石属于我国保护化石,私自交易是要进大牢的!雷阳!带走!”

琴茵令下,雷阳过来就给两个人铐上了。

“唉!你们凭什么抓人!”冯磔冤枉大了,“我没交易化石啊!”

琴茵不由分说,把这两个人推推搡搡地弄上了警车,而那块孔子鸟化石,也作为赃物一起带回了队里。

上了车,琴茵回头小声对陈羁言说:“告儿你,我昨天在城边看见你跟那个叫杨梵妮的交易恐龙蛋,那时候就该抓你!”

“嗨,你别瞎说啊!谁交易龙蛋来着?我压根儿就没想卖给她……”

“得了吧,有话队里说去。”琴茵转过头,再也不理会陈羁言。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公安局缉私大队 10月27日08∶38

陈羁言和冯磔在缉私大队圈了一夜,整宿没睡,眼皮一个劲儿地打架。

昨天他俩在大队的班房,磨破了嘴皮子跟警察解释,无奈那山旺的化石贩子死死咬住,就是陈羁言跟他交易的。

陈羁言这个气啊,冲着外间屋喊:“我说,拿把刀来!老子要自杀!”

外屋的雷阳回头喊:“行啦,陈羁言,这是你二进宫了,给你同伙介绍介绍蹲班房的经验,老实点,寻死觅活的不管用。”

“那你把琴茵给我叫来!”陈羁言嗓子都快喊哑了。

“唉!琴队还没上班呢,一会儿吧。”

陈羁言这个气啊:“哦,她晚上回去睡觉,我俩在这儿熬着,这叫什么事儿啊?我说你们给博物馆打个电话问问不就结了?”

雷阳走过来扒着窗户盯着陈羁言:“这会儿你又要给博物馆打电话了?上次你进来怎么死活不让我们打啊?”

这时候外间屋门一开,南大队长进来了,把雷阳喊到外面,趴在他耳朵上低声说:“刚才跟张博睿馆长联系了一下,他的化石的确是借出来给他朋友看的。一会儿放了他们吧!”

“啊?”雷阳傻了,“真是借出来的!这么说,又冤枉陈羁言啦!”

“这回又加了个冯磔。听潘家园的群众说啊,这俩小子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赶紧给他们放了。”

雷阳撅着嘴:“要放你去放。冯磔我不知道,这个陈羁言我可是知道,就这么放了他,这小子指不定闹成什么样呢!”

“那怎么办啊?”南队也有点怵。如果陈羁言真的犯了事儿,那怎么处置都合乎情理,但是对于无罪的人,如何安抚。

“干脆,打开屋门,让他俩跑了算了。”雷阳推门进屋,来到班房,把两个人手铐给打开了。

“干吗这是?”冯磔不知道警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让你们休息休息。”雷阳说完转身出屋,不再锁门。

陈羁言活动活动手腕:“这回不铐着了……门还开着?”

“这是要干吗?”冯磔偷偷推开屋门,朝外面望了一眼,“唉!石头,外面一个人也没有,不如咱俩跑了吧。”

陈羁言也探头看看,一拉冯磔:“我告诉你,越这样越不能跑,你知道什么叫欲擒故纵吗?你这一跑啊,弄不好给定个罪上加罪。咱俩啊,回去睡觉去。”

“行,听你的。等咱们清白了,我要找他们政委,我要投诉他们!”冯磔跟着陈羁言回到班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雷阳和南队长在隔壁一听,差点没哭了。

“现今之计,等琴队来吧。”雷阳叹了口气,跑另外一间屋子喝水去了。

终于,楼道里传来“咔咔”的高跟儿鞋声,琴茵来了。

她刚上楼就大声喊:“雷阳!把陈羁言给我带出来,我接着过堂!”

雷阳一听,赶快推开门,叫琴茵先上屋里来。

“唉!你不看着犯人,跑那屋儿干吗?南队呢?”

“哎哟,琴姐,你先上这屋儿,我跟你说,南队也在这儿猫着呢!”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博雅斋 10月27日08∶45

一大早儿,潘家园的玩家们就对着博雅斋指指点点。

“冯老板给警察带走了,我估摸着肯定有事儿。”

“弄不好,博雅斋的东西全不是正路来的吧?那明儿个咱可别去博雅斋买东西了,搞不好买到赃物啊!”

“对啊,咱以后还是去读石堂吧,那店面跟博雅斋差不多,起码那儿没假货。”

“你怎么知道没假货?”

“唉!读石堂连左六爷都不进去,肯定真玩意儿多。”

沈烈骏正在门口归置东西,一听这些话,心里这个乐啊!

“咳!咳!”几声咳嗽,左六爷背着手走过来,沈烈骏笑呵呵地冲着六爷点点头,“六爷,您今儿真早啊!”

谁知左六爷一指沈烈骏:“你小子也看博雅斋的热闹呢是不是?”

沈烈骏放下手里的活儿,掏出烟来递给左六爷:“瞧您这话儿说的,我跟冯磔的关系,您还不清楚,我哪能看人家笑话呢?”

左六爷推开他的手:“小子,你跟冯磔那是面和心不和,我还不知道?我告诉你,你的店要是敢买卖化石,六爷照样给你送号儿里去。”

四周的闲人们一听,纷纷挑起大拇指。

左六爷一挥手:“行啦,都散吧,以后小冯出来,生意还指望大家多照应。小沈啊,你回头能帮一把,也就帮一把吧,大伙儿都不容易。”

沈烈骏赔着笑脸儿:“听六爷的。”

六爷在人们称赞声中,背着手奔大棚那边去了,不知道今天又有多少假货会被六爷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