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八章 第八章 危险的赌注3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怎么会?结核里面包龙蛋……这……太不可思议了吧?”王景煜一脸正色,惊讶加纳闷儿。 陈羁言撇着嘴:“什么结核,一开始我就没承认这是地质结核。白垩纪的地层哪里会有这个颜色的灰岩结核呢?” “那这是怎么回事?”唐筠纲问。 陈羁言解释:“这东西看似寒武纪的结核或者灰岩透镜体,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怎么会?结核里面包龙蛋……这……太不可思议了吧?”王景煜一脸正色,惊讶加纳闷儿。

陈羁言撇着嘴:“什么结核,一开始我就没承认这是地质结核。白垩纪的地层哪里会有这个颜色的灰岩结核呢?”

“那这是怎么回事?”唐筠纲问。

陈羁言解释:“这东西看似寒武纪的结核或者灰岩透镜体,实际上并不是,这一带是白垩纪火山运动的频繁地带。这枚龙蛋是火山喷发后,被岩浆包裹住,经过长期埋藏形成化石的。也就是说,这东西外面包的不是灰岩,而是火山岩浆,或者说是火成岩。所以它不属于地质结核。”

大家听后,连连点头。王景煜奇怪:“小伙子,你是怎么看出这里面包着龙蛋的?”

陈羁言呵呵一笑:“老前辈,想知道?”

“你快说说!”邢劲插嘴。

陈羁言冲他伸手:“交学费!”

“扯淡呢!”邢劲嚷道。

大家嘻嘻哈哈地要散去,陈羁言却拉住沈烈骏的胳膊:“沈老板,您的镇店之宝,还得劳驾您给拉博物馆去,呵呵,我这穷人……”

“得,石头,我今儿栽你手里了,天华水晶簇你说啥时候给吧!”沈烈骏首次跟外人说话超过十个字。

陈羁言想了想:这个沈烈骏从刚才打赌要我弄鹦鹉嘴龙来看,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这号儿人最好少得罪。

“呵呵,沈老板,开玩笑的,我怎么能要你的镇店之宝呢?这样吧,前面太危险了,你们听我一句话,现在结束这次猎石活动就行。记住下次打赌别想着砸人家饭碗啊!”

沈烈骏涨了个大红脸:“行,那我谢谢你。”

陈羁言这话说得冠冕堂皇,听起来是为他们安全着想,实则是保护了摩天岭主峰的化石点儿。

杨梵妮心里急了:刚才看资料记载,神秘化石就在这附近不远的地方,就这么走了,不白来了吗?

可是事已至此,愿赌服输,她心里不由暗暗埋怨沈烈骏的轻率。

“路上当心啊!”陈羁言甩下一句话,蹲下继续寻找,想看看附近是不是有类似的岩浆包裹的龙蛋。

但杨梵妮并没走而是指着陈羁言刚装进背包的龙蛋来了一句:“喂,让我们走可以,包里那个卖给我。”

陈羁言连头都没回:“对不起杨总,不卖!”

“八千块!”杨梵妮叫价了。

陈羁言一皱眉:“你这人怎么这么烦?我说了,这要上交给有关部门做研究的,不卖!”

“一万三!”杨梵妮抱着肩膀继续叫价。

“哎呀!你们赶紧走,这不是赖皮吗!明明输了……”陈羁言嘟嘟囔囔依旧不回头,继续找他的化石。

“一万八!”

沈烈骏红着脸上来,拽着杨梵妮的胳膊小声说:“行啦、行啦,下次再来。”

杨梵妮甩开沈烈骏,继续盯着陈羁言:“两万!”

王景煜清楚,杨梵妮看上的这个龙蛋,绝非寻常。一是这被火山岩浆包裹过的表皮颜色,在世界上实属罕见;二是这东西的化石成因、外观形状、保存情况……任意一点都足以在国际黑市上拍出天价。

陈羁言被杨梵妮嚷得心烦意乱,索性回头站起来:“行啦!十万我也不卖!这是国家的!”

杨梵妮不慌不忙:“十万都不卖啊,好!十五万!”

“我晕!”陈羁言一翻白眼,回头继续蹲在地上挖掘。

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杨梵妮不断地在陈羁言身后吵吵嚷嚷:“哎!石头,太阳就要下山啦!不夜打,可别坏了规矩。我说你到底卖不卖?二十三万。”

“杨总!杨梵妮同志!你不希望我叫你‘杨烦你’吧?我都说了,多少钱也不卖!”

“二十五万!”

这时候赵瑞成对大家喊:“同志们!考察结束了!收队啦!”

大伙儿把考察报告、部分化石标本收敛好,准备回程。

“前辈……”沈烈骏轻声对王景煜说:“咱们这回白来了。”

王景煜随手捡了两块这一带典型的岩石,交给沈烈骏:“帮我拿着,回去咱就有货了。”

杨梵妮紧紧跟在陈羁言身后:“二十七万……二十八万……”

“哎呀,你别烦我了!”陈羁言径直朝前走。

“三十万!”杨梵妮阴魂不散。

“说多少次了!不卖!”陈羁言都快急了。

“五十万!”

“多少?”陈羁言忽然停下脚步,“杨总,您再说一次。”

“五十万,怎么样?”

“你容我考虑考虑……”陈羁言抓着小分头,好半天一跺脚,“五十三万!”

杨梵妮点点头:“好!回到车里我就给你写支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但是,这东西我刚挖出来,你总得让我新鲜新鲜,玩儿一会儿。”

“行,你什么时候给我?”

陈羁言想了想:“一进北京市,龙蛋就是你的了。”

这一番话,被三位专家和邢劲听了个真。赵瑞成连连摇头,刘云涛和唐筠纲耳语:“小陈这个同志没有原则啊,回去要好好跟张馆长说说。”

邢劲这下可解恨了,琢磨着回京后在“圣上”面前如何“参陈羁言一本”。

陈羁言坐在车上,手里拿着龙蛋,去摸腰间的那个银色三叶虫放大镜。可是却左右找不见了,想是落在什么地方了。陈羁言心里这个憋屈啊,这个东西可值好几十块钱呢……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城外公路 10月25日20∶45

近来京城周边走私猖獗,外地来的犯罪分子常常避开城内警察,在城外进行非法交易。

缉私大队副队长琴茵,奉上级指示,带领干警们在城外公路边执勤。

远处一辆墨绿色越野车开过来,随后一辆红色越野快速超过了这辆车,挡在车前。

墨绿色越野连同后面的银白色越野车一起停下,顺在路边。

杨梵妮推开车门走下来,手里拿着支票本走近墨绿色越野车高喊:“陈羁言!下车!”

陈羁言从背包里掏出龙蛋,左手拿着下车来到杨梵妮面前。

杨梵妮提起笔来就要写支票,陈羁言一摆手:“先等等。”

“怎么啦?说好的啊,到了北京城,五十三万,你的!龙蛋,我的!”

陈羁言把龙蛋托在手里,望了它好久。杨梵妮当他想最后看这龙蛋一眼,也没阻拦。

“杨总,你说这龙蛋,我是冒着丢饭碗的危险……要说这东西……”

“行了!不就是想加价吗?五十七万!”杨梵妮此时已经忘记了手上毒蝎蜇伤的疼,一心想拿下陈羁言手里的龙蛋。

这一切,早已经被不远处的便衣缉私警们看在眼里,琴茵靠着车门仰起头,把眼睛闭上,皱起眉头:“陈羁言啊……陈羁言……枉我好心开着警车送你去考察,没想到你是为了干这个营生。”

“琴姐,现在抓捕吗?”身边一个便衣问琴茵,并且掏出手铐,做好了抓捕的准备。

琴茵想上前抓捕,可不知为什么挪不动脚步。她心里失望、气氛、失落全部纠结在一起。

“琴姐……”

“收队!”

“啊?可是琴姐……”

“收队!耳朵聋啦?”

“这……是!”便衣们招呼所有人员上车走了。

夜风依然很凉,吹得人心也一起凉。天上明亮而纯洁的星星被城市的灯光掩盖。

“五十九万!”杨梵妮还在加价。

陈羁言死死攥着龙蛋:“对不起杨总,这东西,我不卖了。”说完他转身上车,“宋押司,开车!”

“哎!你这人怎么不讲信誉?你下来!”杨梵妮自然非常不满。

墨绿色越野车一溜烟绝尘而去,只剩下杨梵妮留在原地呆呆地出神:陈羁言……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西便门居民区 10月25日22∶37

陈羁言回到家里,把龙蛋放在桌子上把玩,爱不释手。

这个龙蛋,根本看不出是哪一种龙所产,搞不好就是老师一直寻找的那个东西的后代呢。要说今天没有琴茵,恐怕自己还真的赶不上考察了……

陈羁言忽然蹦起来,从地上的塑料袋里寻了两块品相不错的三叶虫,拿进工作间稍微清理休整了一下,找来一个扁平的木头盒,盒子底部铺上黄缎子,把两块三叶虫码在上面。

盖上盒盖,陈羁言捧着它推门出屋。

隔壁琴茵的门紧闭着,“笃笃”他轻轻叩了两下门。

“谁啊?”里面搭话了。

“是我,石头,今天真的很谢谢你……如果不是你……”

琴茵的门,忽然“呼”地一下拉开了!

“如果不是我,恐怕你做不了那么大的交易吧?”琴茵瞪着眼,把运动服狠狠地扔在他脸上!然后“咣”地一声关上了门。

“琴茵!你什么意思?我……我怎么啦?”陈羁言一头雾水。

“呼”的门又开了,一双登山鞋扔了出来:“你怎么了你自己清楚!”

“咣——”琴茵又死死地关上了门。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海棠别墅区 10月25日22∶57

杨梵妮回到住所,坐在沙发上,想起今天的事情,越来越气。

保姆已经放好了洗澡水,过来招呼杨梵妮:“小姐,洗澡吧。”

杨梵妮忽然抄起水晶茶几上一个纯银的烛台,对着大背投电视砸了过去,“哗啦”一下电视屏幕被砸了个稀巴烂。杨梵妮又发疯似的掀翻了茶几,保姆早已预备好的热带水果散落一地。

“小姐……我去给您铺床,您累了,应该好好休息。”保姆知道杨梵妮今儿气不顺,赶紧找借口躲到楼上去了。

杨梵妮脱掉冲锋衣外套,扔在美人榻上,迈过打翻的茶几,拽下墙上挂的镶满宝石的装饰剑,对着屋角的一个七八米长的大鱼缸劈了下去!

鱼缸碎裂,一百多条名贵观赏鱼在地上蹦跳。杨梵妮抬起脚一条条把它们踩死,又把装饰剑扔向客厅门口一个拉奥孔的石膏像。

心里舒坦了一些后,她上楼走进浴室,刚刚踏进放满花瓣的大浴池,电话响起来。

“梵妮。”

“大老板!”杨梵妮顿时态度恭敬起来。

“今天的事情,小沈都跟我说了。”电话那头就是杨梵妮的幕后老板。

“都是沈烈骏跟人打赌,才耽误了。”杨梵妮诉苦。

“嗯,这我知道,可是你也不该对王景煜前辈那个态度。”大老板的言语中有些责怪杨梵妮。

“老板,你派那么个人跟着我们干吗,真搞不懂他有什么用处。”杨梵妮躺在浴池里,用手划着水。

“王景煜的厉害之处,不是你们一时能体会的。好啦,跟你说一件正经事。陈羁言你认识了吧?”

“哦,那个家伙……”

“呵呵,你知道他什么来头?”大老板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