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八章 第八章 危险的赌注2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那东西……绝对不能让他们寻了去…… 刚巧这时候,陈羁言手上的小铲子,“咔”的一声,仿佛掘到了什么东西。他赶紧小心翼翼地把表层尘土以及周围的围岩清理干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出现在手底下的小坑里。 “啊呀!好东西啊!”陈羁言故意冲着王景煜大喊大叫。 这一嗓子,叫得响亮而夸张!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那东西……绝对不能让他们寻了去……

刚巧这时候,陈羁言手上的小铲子,“咔”的一声,仿佛掘到了什么东西。他赶紧小心翼翼地把表层尘土以及周围的围岩清理干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出现在手底下的小坑里。

“啊呀!好东西啊!”陈羁言故意冲着王景煜大喊大叫。

这一嗓子,叫得响亮而夸张!在场的人全都吓了一跳!

王景煜也被这一嗓子惊着了,出于化石圈儿里的习惯,谁都想看看别人挖了啥好东西,然后跟自己的比较一下。他一步步地走回来,大老远就喊:“咋啦兄弟?挖着啥宝贝啦?”

陈羁言一笑:“哈哈!没啥,一个蛋。”

王景煜一愣:“蛋?给咱瞅瞅行不?”

陈羁言心说:“老子巴不得你看呢,只要跟你磨蹭到天黑,根据化石猎人“不夜打”的规矩,你们就得收手。”

这时候,邢劲、三位专家、沈烈骏一听陈羁言让看,全都朝这边跑来了。

这个所谓的蛋的外形:椭圆状,外形略微有些扁,灰黄色的表皮有些剥蚀,而且有一些局部矿物渗透。

王景煜一看这个东西,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唉呀妈呀!你说这是啥?”

就连三位专家也大为不解:怎么……从刚才的种种迹象来看,这陈羁言明显是个高手。怎么会把这个东西当成龙蛋?

邢劲咧着嘴,指着那东西笑:“哈哈哈!石头,你居然把地质结核当龙蛋!你这什么水准嘛!”

“你懂个屁!”陈羁言推开邢劲,望着王景煜,“您认为呢?”

王景煜摇摇头:“看不懂。”

他又问沈烈骏:“沈老板,你认为呢?”

沈烈骏也摇摇头,表示“看不懂”。

陈羁言把那东西刨出来,拿在手里举着对王景煜说:“既然你们都看不懂,那我就砸了它,看看这个到底是不是化石。”

王景煜龇牙咧嘴,左看右看陈羁言手里的东西也看不出是化石:“小伙子,你还是赶紧扔了吧,地质结核怎么可能是龙蛋?更不是化石啊!”

杨梵妮也说:“刚才还以为你挺厉害的,看起来也就这样,这地质结核你竟然看不出来啊?”

陈羁言冲着杨梵妮斩钉截铁地说:“我说它就是化石!”

三位专家在一边连连摇头。

沈烈骏想:在泥盆纪或者寒武纪的结核里,通常可以砸出鱼或者三叶虫,石炭纪和二叠纪的石核里也有蕨类植物的遗迹。然而在侏罗纪和白垩纪的结核里,难道可以包裹着恐龙吗?

邢劲轻轻一拽陈羁言:“哎,我说你别现眼啦,你还想在白垩纪的结核里砸出结核鱼啊?”

“不!绝对不是鱼,这就是恐龙蛋!”陈羁言瞪着眼挨个问在场的人,“你敢打赌吗?你敢……你敢不敢?沈老板。”

“哈哈哈。”杨梵妮笑弯了腰,“我相信在场的,包括我这个舅舅,沈烈骏,都敢打赌。”

“那好!咱们赌什么?”唐筠纲是孩子脾气,喜欢打赌斗牌之类的乐儿。

陈羁言抓抓脑袋:“不跟你们赌,赢了也没意思。”然后一指沈烈骏,我要跟沈老板赌。”

“好!输给我什么?”沈烈骏一句废话都没有。

陈羁言摇晃着脑袋:“随你挑!”

“好!你的鹦鹉嘴龙。”沈烈骏知道陈羁言最近在修复一具鹦鹉嘴龙化石,归博物馆所有,品相和大小绝对超过馆藏级别。

这个条件开出,在场的人全都讶然!以为沈烈骏在劝告陈羁言知难而退。哪知道陈羁言倒是一点头:“成!”

邢劲可急了:“你开什么玩笑?吃错药啦?”

陈羁言不理他那个茬儿:“沈老板,你输给我什么?”

沈烈骏也不含糊:“你看上我读石堂什么了?随便。”

陈羁言想了想:“嗯,就要你西墙放的那块大水晶簇!敢不敢赌?”

沈烈骏倒也犯了含糊,他店里的水晶簇,内芯是掏空改造过的,平时他和杨梵妮站在水晶簇前面,通过隐形摄像头向从不露面的大老板展示货物,以获得指示。这东西要是没了,可是大大的不方便,而且内置摄像头被常在潘家园的玩家发现了,可能会引出不少麻烦。

“怎么样?沈老板,敢不敢啊?”

沈烈骏心说:“行啊,反正你准输。鹦鹉嘴龙我看你怎么给我弄来,偷博物馆的东西,这是自砸饭碗啊。”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医院住院部 10月25日16∶32

田放坐在郭教授身边,用热毛巾帮老师擦了脸。

“田放,摩天岭的地质资料熟悉得怎么样了?”郭教授问。

“他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明天就可以出发。”郭向丽抢着说。

郭教授咬了咬牙,压住了换药后伤处的疼痛:“田放啊,你要保证你的安全,我不希望你像我一样。”

田放举起胳膊晃了晃:“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闯过,老师你就放心吧。野外对于我来说,根本不存在任何危险。”

“嗯,我还要问你几个问题,才放心你去。”郭教授稍稍动了一下脖子,“首先,面对风蚀软化的岩石,你怎么上崖?”

田放满怀信心:“这个嘛,双岩钉保险,并且采用‘之’字形路线攀岩。这样既避免了单颗岩钉脱落坠崖的危险,‘之’字形路线,又可以利用现有岩石结构做落脚点。”

“嗯……”郭教授表示满意,他当时上山崖就是没有考虑这一点,没有采取相应的对策才会摔成这样。

郭文鼎感觉自己真的老了,同时又为年轻一代的崛起感到高兴。

“田放,我再问你,如果你取到了那东西,怎么下崖?”

田放一下子噎住了!他还真没考虑过取了那东西,怎么下去。因为所有岩钉在上山崖的时候就已经受了力,二次踩踏就意味着脱落的危险。

郭教授见田放发愣,就知道他没辙:“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尤其在摩天岭几乎垂直的崖壁上更不容易。”

“老师……我……”田放窘在那儿了。

郭教授一笑:“其实,下崖也容易,把SRT索的固定顶端,引出三个快扣,分别挂在三个岩钉上,这样就提高了三倍保险系数。但是必须注意,你上崖发现那东西之后,必须先固定SRT索。这样即便脚下有危险,也会有SRT的绳索牵住你。”

田放恍然大悟:“啊呀!好啊!老师,那我这两天准备准备,后天就走!”

“那就回去休息吧,养好体力,后天一切注意安全。”

郭向丽送田放出了医院大门,低着头说:“别忘了水晶花的承诺。”


二零零五年秋——摩天岭 大山深处 10月25日16∶57

石蛋放在一块坚硬的岩石上,陈羁言一手举着地质锤,另一只手抓着小分头,信心十足:“各位,那我现在就开砸了,如果这不是龙蛋,我石头愿意把博物馆的鹦鹉嘴龙化石送给沈老板,至于怎么弄,大家别管。哎!如果,这东西是龙蛋,那沈老板输给我他的镇店之宝,天华水晶簇!”

杨梵妮皱着眉:“你到底砸不砸?都快一个小时了。”

王景煜摇摇头,转身继续奔主峰走:“呵呵,嚷嚷半天,也不敢砸,瞎耽误工夫,我还是自己转转去。”

陈羁言一看这架势,心说:差不多了,绝对不能让他们走近主峰。

想罢高声喊叫:“落锤啦!那位老先生别走,当个证人啊!”

王景煜果然站住走了回来。

陈羁言手起锤落,敲在石蛋上,大家的心全提了起来。

“咔”的一声,石蛋表面一层薄皮崩开,露出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枚鹅蛋大小、长扁圆的蛋,表面有无数细小的疣状斑点。刚刚砸开外皮的化石表面,呈深棕色略带黑色斑点,但是随着与空气的接触,表面颜色越来越黯淡。

陈羁言把它抓起来,举到沈烈骏面前:“沈老板,这是什么?”

这时候,别说沈烈骏,就连王景煜和三位专家都傻了。

“说啊,沈老板,这是什么啊?”陈羁言笑眯眯地问。

沈烈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龙蛋……”

“呵呵呵!”陈羁言大笑起来,声音回荡在山谷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