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八章 第八章 危险的赌注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王景煜冷不防地放了个“二踢脚”的双响炮仗,的确使人惊出一身冷汗。

陈羁言心知肚明,王景煜的炮仗,正是辽西派化石猎人们的“进山动土礼”。

所谓“进山动土礼”并非是封建迷信,有人错误地认为这是在祈求“开锤大吉”。然而,各地域的猎人们,都有独特的一套表示方法来完成这个礼节,其真正的目的,是出于对大自然的敬意。

例如辽西道上的人经常说:“今天挖化石,是在向大自然索取,直到有一天,我也成了化石,归还给自然……”

二零零五年秋——摩天岭 大山深处 10月25日15∶05

“沈老板,没想到你们也好这口儿啊。”陈羁言掏出三根烟,点着了冲山拜一拜,插在石缝里。

沈烈骏同样将三根短粗的檀香点燃,插在地上:“我玩儿了不少年了。”

杨梵妮则站在一边对这一套十分不屑:“你们搞这些封建迷信!挖化石就是挖化石,我看国外的考察队或者化石爱好者,也没像你们这么邪乎。”

时候已经不早了,众人各自选点儿,开始寻找露头,实施采集。

正经的化石猎人进山,除了进山动土礼,还有一些未形成条文的规定。例如:不夺他人之美;不挖光挖绝;不许强迫别人透露收获多少;不夜打,就是太阳落山就得停手;别人占一个点儿挖,其他人不能站在后边看等等。

这些规矩每一个化石猎人都默默地遵守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谁发起的。总之,这是一个非常烦琐而又深入人心的框框,只要你承认自己是化石猎人,就会恪守这些原则。有人说这是“道”,化石猎人的“猎道”。

杨梵妮倒不管什么规矩,就跟在陈羁言身后。陈羁言一皱眉:“我说杨总,懂规矩不懂?”

“您哪那么多事儿啊?我愿意在哪儿站着就在哪儿。”

陈羁言一阵苦笑,心说:“由她去吧。”

宋振勋坐在一边的石头上,远远地看着邢劲大刀阔斧地忙个不亦乐乎。

那边的三位专家还真不是为了采集化石而来,唐筠纲、刘云涛他们取出稀释的化学药剂,仔细地对这一带岩石里的碳酸盐进行就地化验,又对挖到的几块骨骼化石进行了碳十四的检验,仔细做好了每一项记录。

赵瑞成所长,今天亲自取样,抡开地质锤,越挖越奇:“哎!这里的化石保存真是……搞不好,高处会有更具科研价值的化石啊!”说完,他朝不远处摩天岭的主峰望了一眼。

这一个小小的举动,却引起了王景煜三人的注意,齐齐把目光投向主峰。

郭教授所谓的“那个东西”,就在主峰上!王景煜摸出地质罗盘来,一步步走向主峰……他身后不远处的陈羁言,隐隐约约感觉到了点什么……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医院住院部 10月25日15∶48

郭文鼎躺在病床上,呻吟了一声。

郭向丽赶紧跑过去:“爸!您怎么样?”

“哎……”郭教授自打从悬崖上摔下来,每天像这样的叹气不下百次,“向丽啊,我左眼皮一个劲儿地跳,刚才做梦,梦见那东西不见了。”

“爸,您再这么下去可不行,精神头老是不好,身体也会被拖垮的。”郭向丽用热毛巾给郭文鼎擦了一把脸。

“我最近总感觉左眼跳,人老了,难免有些信这信那的。都说左眼跳灾……”

“爸!”郭向丽小嘴一撇,“您老这么大的教授,居然会信那些封建迷信的玩意儿啊!田放啊,明天就去给您拿那东西,您就放心吧,您的学术一定会有结论的。”

“唉,摩天岭岩石松软,风化严重,田放一个人根本没法子上去,我看还是等石头回来再说。”郭教授闭上眼睛,做了几个深呼吸。

“石头、石头……爸您怎么就看中那石头了?您……反正我看不上他。如果他去了,弄不好还会碍手碍脚呢。”郭向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郭教授闭着眼苦笑:“你们啊……总是跟石头过不去。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

“爸!”

“好啦!别让我上火了成不成?”

郭向丽看着父亲有点发火了,赶紧打住:“好啦好啦!不说了还不成吗?我去叫大夫给您换药。”

走出房门,正赶上田放拎着保温桶来送饭。郭向丽赶紧把他拽到一边儿,小声问:“去摩天岭的事儿准备好了吗?”

“嗯!没问题了!装备全部到位了!石头那边……”

“哎!怎么你也石头、石头的,他去了也是给咱添乱,我看,他不成。”郭向丽扭过头去,用手抠墙皮。

田放眯着眼一笑:“好、好、好!我一个人去。”

“谁说让你一个人去啦?你可以找别人搭档嘛。”郭向丽说完望着田放。

“你得看着老师啊!再说,你去那地方……不行不行。”田放知道郭向丽的意思。

郭向丽有点急了:“怎么不行?我也是很出色的化石猎人!我爸那儿,可以先找我表妹来盯一天。再说了,明天是人家生日,你怎么也得满足我一个愿望吧!”

“哦!”田放一拍脑门,“你不说我还忘了。”说着,从挎包里掏出一个苹果大的锦缎盒子来递给郭向丽:“呶,送你的。”

郭向丽打开一看:“哇!水晶花!”

盒子里是由二十几个六棱水晶柱团簇而成的矿物原晶,六棱水晶柱向不同的方向放射生长,构成了花的形状,所以称为水晶花。这是天然的石英结晶簇,整体晶莹剔透,其间夹杂着丝状矿物渗透。有人称这种带有杂质的水晶为“发晶”。

郭向丽喜欢得不得了:“这是送我的?”

田放挠着后脑勺:“呵呵,你的生日礼物。向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送过你像样的东西,这玩意儿,呵呵……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想想能配得上且拥有它的,只有你。”

郭向丽小脸儿通红:“你什么时候学会油嘴滑舌了,别学石头,光会动嘴。”

田放抓住郭向丽的手:“而且,我还要送给你和老师一样礼物,那就是……摩天岭的那个东西!所以,向丽,相信我,我找得到!”

“我是担心你,摩天岭的环境,确实不容乐观。”

“哈哈哈!”田放大笑,“我跟老师学了这么多年,如果连那个都找不回来,还有什么脸说自己是化石猎人?”

“说实话,我也怕你一个人去有危险……”

“相信我,向丽!如果这水晶花突然碎掉了!我就是真正出了事儿!哈哈哈!放心,我向这永不凋零的水晶花保证,一定拿到那东西,而且……”

“呸!呸!呸!”郭向丽佯装生气,“你怎么会出事儿,再说了,水晶花是石英结晶,硬度出奇得高,好好的怎么会碎掉?油嘴滑舌,赶紧把饭送进去吧。”

田放脸涨得通红:“回来后……我就向老师提咱俩的事儿。”

“谁说嫁给你了?”郭向丽的脸也变红了。

二零零五年秋——摩天岭 大山深处 10月25日16∶05

王景煜离主峰越来越近,他脸上逐渐现出兴奋的表情。

陈羁言心说:“坏了!搞不好那主峰上,就有老师找的东西。这三个人,一个是奇石店经理,杨梵妮看起来也不是省油的灯,这脏兮兮的老头儿,单凭刚才看那寒武纪岩层就不是泛泛之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