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七章 第七章 初探摩天2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呵呵,这不已经好了嘛。”郭教授笑道。 郭向丽气呼呼地说:“都怪石头,昨天晚上拿来一块假化石,把我爸刺激的。” “什么假化石?”田放不解地问,他实在想不透是什么假化石能令郭教授受到刺激。 “一块半龙半鸟立体的坨儿,王景煜的手法。”郭教授叹了口气,“那东西的围岩,用的是摩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呵呵,这不已经好了嘛。”郭教授笑道。

郭向丽气呼呼地说:“都怪石头,昨天晚上拿来一块假化石,把我爸刺激的。”

“什么假化石?”田放不解地问,他实在想不透是什么假化石能令郭教授受到刺激。

“一块半龙半鸟立体的坨儿,王景煜的手法。”郭教授叹了口气,“那东西的围岩,用的是摩天岭的白垩,所以我觉得那个东西的埋藏地点,很可能有人知道了。否则怎么不去造鹦鹉嘴龙,却偏偏做出这个半龙半鸟的东西呢?”

田放想了想:“嗯,您说这个东西是出自王景煜之手,那么很可能王景煜已经亲自到过摩天岭了。”

郭教授眨眨眼:“是啊,更危险的是,王景煜一直都跟国际走私集团有来往,这个东西如果被他找到,恐怕难逃流落海外的厄运了。”

“看起来,我必须先一步拿到那化石了。”田放暗暗地咬牙。

二零零五年秋——河北 太行山东麓 10月25日13∶56

陈羁言一路向专家们探听来摩天岭的意图。

赵瑞成拿出考察报告单对陈羁言说:“小陈啊,这一带的山里,有大批的古生物化石资源,上到寒武纪下到白垩纪晚期,全部都有化石出露啊。咱们这次考察的目的,就是找出这些有价值的出*,然后设立保护区,使这些化石不至于被盗挖啊!”

陈羁言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敞亮了,感情人家专家不是冲着老师找的化石来的。可是转念一想,如果这地区被保护了,那么再寻找那个东西可就难了,所以必须在这区域被保护之前,赶紧拿到老师梦寐以求的神秘化石。

王景煜和沈烈骏心里也在琢磨:“这个地方有这么多资源,不久就要像凌源一样,划分成保护区,那时候再想挖可就晚了。不行,这次踩点儿回去,得赶紧找批人来翻翻这地儿,多拿的就是赚的。”

翻过两座山梁,地貌开始出现了巨大变化,由先前的二叠纪黄色泥岩,逐渐变化为青灰色的页岩。

唐筠纲和刘云涛对望一眼,会心一笑:“三叠!这里居然有三叠。”

王景煜小声嘟囔:“狗屁。”

就这一声,却刚好被邢劲听见,他望着这个其貌不扬的邋遢汉子一撇嘴:“你有人家专家明白啊?”

可陈羁言却挠着小分头说:“我看也不像三叠,三叠纪目前只有贵州和土耳其有大规模出露。这岩性虽然有点像三叠的石头,但是成岩压力明显不够。”

这句话引起了专家们一阵惊讶,唐筠纲指着向东挑起的一段山崖说:“你看,这石头的颜色和贵州明显很像,搞不好咱有新发现呢。”

邢劲也赶紧冲陈羁言使眼色:“你这人怎么老抬杠啊?专家都说了,你还废话。”

陈羁言瞪了一眼邢劲:“科学要讲求证据,这明明是北方特有的寒武纪页岩!唐老师其实说得有道理,三叠纪岩石确实是这个颜色,但是北方有少数寒武纪岩层的颜色与三叠纪极其相似。很多人造假,就是在这种石头上雕刻出贵州龙,冒充三叠纪的东西。”

王景煜一听,立马对这个吊眼小伙子刮目相看,心说:“老子造假的手段,你小子倒是门儿清。”

刘云涛哈哈哈地干笑了几声:“辨别地质层,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化石啊,大家不如挖一挖,看看里面到底是贵州龙还是寒武纪的三叶虫。”

“挖吧!肯定没三叶虫!”邢劲对专家奉若天神。

杨梵妮和沈烈骏一直听着,心中窃喜:“真没白来,看见专业科班儿较劲儿了,可得好好学学。”

唐筠纲和刘云涛拿着工具和地质锤乐呵呵地来到青灰色岩壁前,费了好大劲儿,才把钢钎捅进页岩的缝隙里。这一溜儿页岩层和层之间贴合得不算紧密,只是中间夹了薄薄的一层泥土,可是想撬起来却也十分费力。

两个人鼓捣了半天,也没掀开一层。唐筠纲有点急了,对赵瑞成说:“赵所!能不能批准使用小雷管儿。”

赵瑞成点点头:“用两个吧。”

唐筠纲取了两个炮仗大的小雷管,插进页岩缝隙,示意大家离远点儿躲到百米开外,然后拉长引线用仪器引爆。

随着两声闷响,一股青烟冉冉上升。众人跑过去看那页岩,仅仅炸出柚子大小的一个洞来。

“赵所,力度不够啊,谁知道这里的岩石结合得这么紧密……”

王景煜笑起来:“你们这么小的雷管,哪能炸开这样的岩石哦!”

赵瑞成有点累了,打着哈哈说:“算啦,大家都累了,就在这儿休息休息,至于这岩石是什么年代的,咱也没带着那么多专用工具,暂且就当是三叠吧。”

陈羁言抓抓脑袋,想起刚才村子里有农资经销部和木料厂,眼珠一转,对宋振勋说:“宋押司,麻烦你点儿事儿行不?”

老宋很爽快:“说啊!”

“你回村子一趟,搞点锯末,再买一袋子硝铵化肥来。另外,煤油也要几升。”

大家一听,这是要干吗?要化肥……难道想在这儿种地不成?

宋振勋去了,大家盘着腿坐在岩石上午休。

杨梵妮自己找了个干净地方,铺上防潮垫,躺下休息。沈烈骏凑过来打算坐在一起,杨梵妮一皱眉:“去!一边儿去。陪我那个恶心人的舅舅去。”

沈烈骏耷拉着脑袋跑到王景煜跟前,正赶上王景煜脱鞋凉脚,四周全是汗酸味儿。

深秋的午后,四处弥漫着蒿草香,回响着寒虫们慵懒的鸣叫。

杨梵妮闭着眼,静静地听着山谷中的淙淙水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野外特有的清新芳香空气,心旷神怡。

她习惯了都市中夹杂着铜臭气味的喧嚣,一旦投进自然的怀抱,仿佛自己也变得纯净了。

蒿草的气味渐浓,这气味只有在暮秋时节其他有气味的草枯萎后,才会散发出来。

杨梵妮觉得这种蒿草的孤芳,非常像她自己,她裹在陈羁言的夹克里渐渐地睡去。忽然,一股刺鼻的气味打破了她纯净的睡前遐想。

睁开眼,一条破牛仔裤,牛仔裤下面是一双深蓝色的臭袜子,一只手正在那袜子上的破洞里抠来抠去。

“啊!”杨梵妮跳起来,见王景煜正龇牙冲着她笑,“呵呵,那边凉,借你的防潮垫坐坐,中不?”

杨梵妮看那袜子已经踩在防潮垫上,连忙摆手:“给你吧,我不要了。”说完撅着嘴走到靠近石崖边的乱石堆,顺手揪了几把干草坐下来,又把随身听取出来打开,将耳机戴上。

陈羁言正在和赵瑞成所长轻声探讨这一带的地形,看见杨梵妮走到乱石堆,赶紧提醒:“杨总啊,那个地方经常有毒虫,你最好别在那儿。”

杨梵妮听着音乐,根本没理会他,一边儿听音乐,一边儿随手抓起身边的石头,扔向远处。

沈烈骏知道她跟不修边幅的王景煜赌气,跑过来蹲在她身边小声说:“忍一忍,啊,咱俩户外经验不足,得靠这位老前辈带一带。”

杨梵妮戴着耳机,只看到沈烈骏嘴在动,不知他在说什么。她赶紧用左手摘下耳机,右手把刚打算扔出去的石头慢慢放回原地:“你说什么?啊——”

杨梵妮忽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众人急忙扭过头去看杨梵妮,只见她右手上趴着一只两寸长的灰黄色大蝎子!蝎子受了惊吓,撅起尾部的毒钩给了她一下子。

这下可不得了了!杨梵妮急忙甩掉蝎子,但手背还是一阵胀痛,酸麻感从被蜇处逐渐扩散!她脸色苍白,嘴唇发青,头上的汗珠滴滴答答地往下掉,较之刚才追车时冒的汗多了一倍。

沈烈骏别看玩儿化石在行,野外生存急救可不大在行。只好回头对着王景煜喊:“王先生!王先生!”,可惜那位早就缩着脚躺在防潮垫上会周公了,那还有闲心顾及他们。

杨梵妮的脸越来越白,嘴唇开始抽动,手背上肿起一大块来。

就在这时候,陈羁言和三位专家冲到她跟前,唐筠纲抽出捆扎带,紧紧勒住杨梵妮的上臂。陈羁言二话不说,抓起杨梵妮的手,用嘴一口一口地帮她吸出毒血。

邢劲站在一边说风凉话:“你看,刚才人家都说了,别在这儿待着,你不听……”

“你丫少废话!去四周看看,有没有野薄荷和大青叶。”陈羁言沉着脸呵斥邢劲。

“切!至于嘛,重色轻友。”邢劲嘴里嘟囔,可是不敢不听陈羁言的话,慢慢悠悠地找药去了。

刘云涛问:“这四周能找到大青叶吗?”

陈羁言一边继续嘬毒血,一边解释:“一般有毒虫的地方,不出百米肯定有解它毒性的草药。”

赵瑞成所长一愣:“户外急救书上没写着这个啊?哪儿看来的?”

陈羁言一笑:“武侠小说。”

看起来武侠小说并不是胡编乱造,邢劲很快就捧了一大堆野薄荷和大青叶回来了。

眼看陈羁言吸出的血,由黑到紫,由紫变红,杨梵妮轻轻“哼”了一声,脸色渐渐现出红润。

陈羁言把一大把大青叶和野薄荷,撸掉根,胡乱抽打抽打泥土,扔进嘴里嚼了一会儿,吐出来敷在杨梵妮手背上。

没一会儿,杨梵妮觉得好受多了,望着他低声问:“你不嫌脏啊,连洗都不洗,就这么嚼……”

陈羁言呸了一声:“人命关天,还穷讲究个屁。”

王景煜已然醒来,走到这边看着陈羁言为杨梵妮治疗,干笑两声:“哈哈,薄荷叶、大青叶,这法子对路,不过加上蛇毒会更好。”

沈烈骏心说:刚才你睡得那么死,现在来指指点点,你倒是拿出蛇毒来啊。

大家见杨梵妮没事了,都纷纷劝她不要怕,也就各自休息去了。

陈羁言转身刚要走,杨梵妮突然拉住他。

“干什么?”陈羁言回头问。

杨梵妮望着他的眼睛,樱唇微启,轻轻问了一声:“多少钱?”

“扯淡呢!”陈羁言万万想不到她会问出这么一句,一把甩开她,跑一边儿继续跟赵瑞成探讨学问去了。

杨梵妮愣在那儿了,很奇怪:“到手的钱,他为什么不赚?”

过了一会儿,宋振勋背着一个大口袋回来了,大家急忙围过去。

老宋擦了把汗,笑呵呵地先从口袋里拿出口香糖、话梅之类的分给大家,还扔了几个给杨梵妮和沈烈骏。随后,拎出一个三升的塑料桶递给陈羁言:“就这点儿煤油了,这年头村里都通了电,点煤油灯的就少了。”

“这就够了。”陈羁言接下煤油桶,“化肥呢?”

老宋拎出一小袋儿化肥:“这是人家小卖店老乡用剩下的,送给咱的。我觉得不好意思,就买了点儿他店里的东西。”说完指了指大家正在吃的那些零嘴儿。

口袋底部,是半袋锯末,老宋一股脑儿倒在地上。

邢劲将话梅核吐在一边,蹲下扒拉着锯末问:“石头,你要这些到底干什么?”

陈羁言一指方才唐筠纲用雷管炸的那片页岩:“为的是搞开那些页岩,瞅瞅到底是什么地质年代。”

三位专家都问:“这些东西怎么搞开岩石呢?”

陈羁言神秘地一笑:“您瞧好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