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35章 棘手人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从目前形势来看,一些焦点聚集到何金刚的身上,是那天晚上和他哥哥最后通话的人,陈旭光反映晚上他有事找他哥哥说,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事情,喝完酒以后到底是去了哪里?他是否住在单位?有必要对他的情况进行调查。

郑万江和孙耀章二人来到物资局,接待他们的是物资局办公室主任,他叫齐永昌,中等身材,说话态度特别和气,他见郑万江他们要了解何金刚的情况,以为何金刚出了什么事。告诉郑万江何金刚昨天就出车了,去给山东一个单位送货,估计得后天上午回来,郑万江听说何金刚今天不回来,看了一眼孙耀章说:“我们想找你们局长谈谈?”

“他是不是又犯了什么案子,这样的人物极其危险,依我的意思,早想把他开了,省的总给我们找麻烦,他这样的人不好管,迟早会惹出事来。” 齐永昌说。

“我说你哪那么些废话,赶紧去看看你们局长在不在,现在的官就是事大,找他还得用人通报,门槛就那么难进,也不嫌累得慌。”孙耀章不耐烦地说。

“我们只是来调查他的一些情况,有的问题有待于进一步核实。”郑万江说。

“好,我这就去给你们看看去,不知他在不在家,你们在办公室等会儿?” 齐永昌说。同时不满地看了孙耀章一眼,这个人怎么这样说话,看来他的脾气不小,但他们是公安局的,这样的人不好惹。

过了一会儿齐永昌回来了,他告诉郑万江二人,葛局长正好在家,请他们去他的办公室去谈,说着他领着郑万江二人来到局长办公室,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见他们进来马上站起来,齐永昌赶紧上前介绍道:“这是我们物资局葛局长。”

“你们好,我叫葛茂。”说着他跟郑万江和孙耀章握了握手。

“我叫郑万江,是公安局刑警大队的,这是我的同事叫孙耀章,是来了解何金刚的一些情况。”郑万江主动自我介绍道。

“原来你就是刑警大队郑队长,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我早就听说过你,就是没有见过面。你在电视里讲的关于如何搞好社会治安和关于如何防止青少年犯罪若干问题讲话,说得真是太好了,很符合当前实际情况,值得借鉴,这对我们有着极大的教育意义。”葛茂赞赏地说。

“您是太夸奖了,我只不过是根据我的一点自身体会结合目前社会治安具体情况而说说我的一点看法而已,讲得很是不好。”郑万江谦逊地说。

“好就是好,不好我也不会说好的,这对有效防止青少年犯罪起着重大作用,这是个社会普遍问题,现在青少年犯罪率特别高,各方面都应该关心这个问题,这样会减少犯罪。”葛茂说。

“关于何金刚的事情你们不是调查过了吗?他是不是犯了什么事?”齐永昌问。

“我们是无事不登三宝店,这次有个案子可能牵扯到你们这,经我们多方调查,何金刚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已发现他的疑点,希望你们大力协助和配合。”郑万江说。

“绝对没有问题,只要我们能做到一定尽最大力量,你说吧?需要什么帮助,我们一定做到,这也是我们的义务。”葛茂痛快地回答说。

“葛局长,我们能不能单独谈谈?”郑万江看到门口已经围了好几个人说,估计是有事情找局长。

因为他的办公室是玻璃墙,可以清楚地看清他们谈话,郑万江此时还不想把事情扩大,因为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无法证明何金刚和案子有牵连,目前只是怀疑,一旦事情被泄露出去,会引起不良的影响,说不定有人会给他通风报信,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好,我这里说话是有些不方便,干什么人们都看得到,走,我带你们去接待室。”

葛茂带他们来到另外一间接待室,随手将房门关好,“咱们就在这说罢,没有人会知道。”葛茂说。

郑万江将案情的简要经过和对何金刚的怀疑,及何金强的存款被支取情况对葛局长诉说了。

“会有这样的事?这个小子是有些毛病,不过他的胆子也真是太大了,简直是不要命了,这可是掉脑袋的事。”葛茂一听不由站了起来。

“根据我们调查结果,种种迹象表明,何金刚有着极大的犯罪嫌疑,不过我们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他就是凶手,我们准备对他实行24小时布控,发现可疑情况立即采取措施,这样才有利于我们尽快破案,希望你们协助。”郑万江说。

“没有问题,我们在这段时间里尽量不安排他外出,另外你们可以派名同志来,以助手或学徒的身份监视他,这样不会引起他的注意。”葛茂说。郑万江完全表示同意。

葛茂通知调度室询问何金刚的行车情况,他是局长不可能直接过问司机的情况,如果他真是凶手,这会引起何金刚的猜疑,通过调度室这很正常。

过了一会儿,调度室告诉他,何金刚的车后天上午八点左右可以回到单位,郑万江询问了何金刚的平时表现情况。

何金刚这个人在单位是个棘手人物,平时吃喝嫖赌,什么都干,在社会上打架斗殴无所不做,单位影响极坏,工作拖拉,没有一点责任心,对他没有利的工作绝对不干。单位的同事们都不爱和他交往,他有个绰号叫万人烦,只要他和你套近乎,不是借钱就是让你干些你不愿意干的事情。单位不少同志他都借过钱,但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有些同志找过局领导,也找他谈过话,劝他收敛一点,他还有些蛮横不讲理,说他是极讲信用的人,借的钱他都还了,借钱的人又没有证据,只好哑巴吃黄连自认倒霉。

他的收支也很不平衡,和那些狐朋狗友经常大吃大喝,喝醉酒撒酒疯是常有的事,交通违章现象时有发生,交警罚款他是最多的一个,你找他谈话说得轻些他跟你瞎对付,说重了他跟你大嚷大叫,跟你胡搅蛮缠,甚至威胁你,单位几次想辞退他,省得总是跟他操心费力,但是他父亲何佳奇总是来来单位找领导说情,哀求不要辞退何金刚,现在的人找份工作不容易,并且找到县里有关领导要求给与照顾,必定他是一名老同志,这一点局领导不得不考虑。

“我们也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多次教育他帮助他,有些时候工作表现还可以,行为做派有所收敛,但时间一长又旧病复发,依旧我行我素和社会上那些知名人士勾搭在一起。上个月,他在外地一家饭店喝酒,酒后撒疯把饭店给砸了,结果被派出所抓了进去,还是保卫科长把他给领了回来。”葛茂说。

“他和保卫科长陈旭光关系不错?”郑万江问。

“是的,何金刚他在单位虽然没有人缘,可和陈旭东的关系还算不错,两人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陈旭光这个人干工作还可以,从没有出现过什么差错,他这也是出于工作上考虑,何金刚是个出了名的刺头,一般人不爱惹他,陈旭光是保卫科长,出了事你们公安局会找他,我们还得想办法把他保释出来,他犯的又不够判刑的罪,总不能看着他往火坑里跳,一般都是陈旭光把他带回来,现在有些事情就是这样,那些人有时又特别的讲义气,对他有一点好会记住你一辈子。”葛茂说。

“我们想到他的宿舍去看看,目前来看,他有着极大的嫌疑,这是搜查证。”郑万江说。

“完全可以,我带你们去,要是没有问题最好,真要是有问题,我这个局长对上也不好交待,现在的年轻人不好管,说不定哪天会给你惹出点事来,让你防不胜防。”葛茂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