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 第五章 从军之路 2、告别礼物

子弹2010 收藏 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size][/URL] 2、情难自抑 我回到了傅家以后,继续演着“傅云”的角色,较之从前,我对这不多的日子更加珍惜,尤其是对傅家的每一个人,我想不久就要走了,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吧。 我为奶奶刻了一个龙头拐杖,虽然粗糙,但很结实。 我把小雨点的床垫平了,并用附近一家家具厂不要的边角料,给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


我回到了傅家以后,继续演着“傅云”的角色,较之从前,我对这不多的日子更加珍惜,尤其是对傅家的每一个人,我想不久就要走了,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吧。

我为奶奶刻了一个龙头拐杖,虽然粗糙,但很结实。

我把小雨点的床垫平了,并用附近一家家具厂不要的边角料,给她打了一套合乎她身高的桌椅,又漆上漂亮的颜色,因为她总说床睡觉不舒服,桌子太高。

我老老实实地给傅震龙当儿子,无论是早操还是功课一丝不苟,并叫他“爸爸”。

只有对傅晴,我有点茫然不知所措。从那天开始,傅晴开始躲着我了,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她都很少跟我说话,总是迫不得已才开口,我的功课她也不管了,在她眼中,好象已经完全没我这个人。

以前在傅家最讨厌的恐怕就是傅晴的唠叨,现在她不理我了,我的世界突然空落落的,变成了一片空白。

早晨,没人再来看我的被子叠得整不整齐,衣服领子干不干净;中午,没人再数落我的吃相和喝粥发出难听的声音;晚上,没人来揪我的耳朵骂我是笨蛋,罚我抄写作业五十遍。

是的,这些让我十分反感的管束和责备都不再烦我了,可我的心为什么不但没有感到一丝轻松,反而这么难过呢?而且我的心脏不知出了什么问题,只要一听到门外响起她的脚步声,它就会狂跳不止,一直到那脚步声消失为止。

是因为害怕吗?绝对不是,因为我心里好渴望她能停下来, 说点什么, 或是什么也不说只是进来看看,哪怕看一眼也好。但它从未停下来过,也许它再也不屑为我停留了吧。

我把头埋在书本里,克制着自己想冲出去见她的强烈欲望,可是我知道不管我怎么努力,都已经控制不了这颗心了,它总是悄悄离开我,默默地跟随着她,注视着她。她避开了我,她的样子却反而经常出现在我眼前,不管是醒着还是梦里,都会常常遇见无言望着我的她。而我越是想压抑,这种思念竟更加炽烈。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疯了不成?我揪着自己的头发自问,但却不敢去想答案,还是没有答案的好,就当是自己在发疯吧。

为了打发时间,也为了不再想她,我一有时间就和奶奶、小雨点呆在一起,我怕一个人呆着,更怕没事闲呆着,因为傅晴脚伤了,行动不便,很多家务事都做不了,对奶奶和小雨点的照顾也就不能那么周到了。

于是,在傅家,我不声不响地代替了傅晴的位置,做饭洗衣还有日常打扫,任劳任怨。对于我的付出,傅晴冷眼旁观,不发一言,但奶奶却很心疼,她觉得一个男孩子干家务总是不好,于是几次三番几次三番地对儿子念来念去。

不久,傅家请来一个保姆,她姓李,三十多岁,是一个刚刚从农村随军的干部家属,人很朴实勤快,我们都叫她李婶,有了她的帮助,傅家又恢复了井井有条。

在这期间,那个何书良经常来看她,一来两人就会在傅晴的房间里谈到很晚很晚,虽然他们房间的门是开着的,但每当看他走进去,我的心都会隐隐难受,他总是傍晚时间来,为了避开他,这个时间我便和小雨点一起扶奶奶去散步。

军区大院的后面是一片桦树林,高大挺直的白桦树一个个都有半抱多粗,枝繁叶茂,夏天的时候,翠绿的枝叶在每个人的头顶上撑起一把把大伞,又挡风又挡雨还能遮住烈日,是散步幽会的好地方。现在虽是隆冬,叶子都落了,但天气好的时候仍有不少人在这里活动打拳。

这天,我们刚走上那条桦树林旁的小路,迎面碰到几位老人,他们见了奶奶,寒暄过后便一起打起了太极。我和小雨点坐在旁边看,小雨点忽然对我说:“哥,你是不是惹姐姐生气了?”

我心里一惊,嘴上却不动声色地“啊”了一声。

“我就说嘛,姐怎么不管你了,你可别高兴,她不管你,那就说明她是真的很生你的气,不是跟你闹着玩的。”小雨点用一种很担心的表情对我说。

我叹了口气,低头不语。

“你怎么惹着她了,你骂她了?和她动手了?”小雨点好奇地追问。

我笑了,“比这更糟,我骗了她。”

“原来是这样,没错,姐最讨厌人说谎的。”小雨点点点头,又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没听明白。

“让姐原谅你啊,难道你们要一辈子谁也不理谁吗?”

“恐怕她真的一辈子也不会理我了。”我自言自语地说。

“哥,你也别这么担心。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姐理你。”小雨点神秘地对我说。

“你?”我不信。

“附耳过来。”我还在迟疑,但小雨点已经不客气地扯住我的耳朵,如此这般地对我说了一番。

我听得直皱眉头,她说完了,信心十足地对我道:“就这么办,准成。”

“这……能行吗?”我可没她那么有信心。

“我敢保证,这样一定可以让她理你,只要她理你了,哪怕骂你两句,也比这么憋着强。”小雨点一脸肯定地对我说。

老实说,我一定是想听傅晴的声音想昏了头,才会听了小雨点这个馊主意,结果,自然是又闯祸了。

一连三天,我早上都没叠被,衣服鞋子也都弄得脏兮兮的,废纸果皮乱丢,跟我初到傅家时一模一样。

第一天第二天,傅晴装作没看见,第三天,她终于忍不住了。

这天吃饭的时候,小雨点冲我眨眨眼睛,我会意,故意将一块鸡骨头吐在地上,结果,傅晴“啪”地一摔筷子站了起来。

“狗改不了吃屎,你这么想吐,到外面去吐,我们还要吃饭呢。”

她这么一骂,我心里还挺高兴,心想这招果然灵,正要开口道歉,谁料李婶却在旁边搭上了话,“哎哟,啧啧,哪家的妹仔好对哥哥这么讲话的,十个男人九个都不讲究,收拾一下就干净了嘛。”

这李婶是四川人,心直口快,然而她这么说,却正触到了傅晴的痛处。

她怒道:“谁是他妹妹,他才不配当我哥呢。”

本来傅震龙和奶奶没想理我们之间的别扭,但听了傅晴这句话,两人却都生气了,于是他们不约而同地也把筷子一放,一起瞪着傅睛。

傅震龙道:“小晴,你刚才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不配做你哥?没大没小,他不是你哥是谁?还不跟你哥道歉。”

“不……不用了,没事,是我不对,我捡起来就是了。”我一看事态变得有点严重了,急忙认错。

没想到奶奶又开口了,“小晴,我知道你在这个家当老大当惯了,你妈走得早,你爸又忙,没时间管你们,但是你不能拿管你妹妹的态度来对待你哥啊,说实在话,前一阵子我看你对你哥的态度就有点过份,但总算是为了他好,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是不管你嘴上怎么对他,在心里你一定要记着,他是你哥哥,将来有一天,我和你爸都老了,没了,你哥的家就是你的娘家,你的依靠,你们可是亲兄妹啊。”

奶奶的话让我无地自容,我低着头,不敢去看傅晴的目光,心里更后悔自己干嘛要没事找事。

“他不配,就是不配,自私自利,自己怎么痛快怎么来,一点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我听出傅晴是一语双关,但傅震龙不知道,只听他大喝一声,“你再胡说?”

傅晴肯定是气急了,也喊起来,“他这种哥我就是不稀罕。”

只听“啪”的一声,我万万没想到,为了我这个冒牌货,傅震龙居然打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我呆了,傅晴也呆了,小雨点更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等我明白过来,我再也忍不住,站起来不顾一切地道:“你干嘛打她?你知道不知道,其实我是……”我正要和盘端出,傅晴却冲我大喊一声,“你闭嘴,都是因为你, 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她说完流着泪跑上楼去了,我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懊悔莫及,我就要走了,万万没想到给她的最后礼物竟是“伤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