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回忆,,在朝鲜运朝币

这个吗 收藏 6 1291

抗美援朝期间在朝鲜押运朝币现钞

1953年春,在朝鲜的国土上,战火还在燃烧着。上级派我去朝鲜咸兴市银行,提运一大卡车的“财二种”(注:这是战争条件下使用的代号,即朝鲜币。人民币为“财一种”)。我志愿军后勤三分部供给处财务科,驻扎在朝鲜黄海道的首府沙里院的南边,一个叫乌克里的小山沟中。这里距朝鲜西海岸不很远,而去提款的咸兴市,是朝鲜偏东北的咸镜南道的首府,为东朝鲜湾的滨海城市。从地图上看,相距只有几百公里,但是,由于战争的破坏,许多公路都是坑坑洼洼的,加上为避开白天行车沿途敌机的轰炸、扫射,只好在夜间行车,因此,往返的路途上充满着艰险和波折。

做好提款、运钞的准备

这次去朝鲜银行提款,与我同行的有一位朝语翻译,还有四位警卫战士。这几位战士,他们不仅身强体壮,而且机智勇敢,经验丰富,一个人对付两、三个敌人不会有问题。我们的运钞车,是当时志愿军装备的两种主要车型(嘎斯51、吉斯150)中较适宜的一种,即一辆吉斯150大卡车,它载重量五吨以上,因这种车型,虽然体形大一些,且起动、转弯等操作均不很灵便,但它扭力大,对较差道路的适应能力强一些,不容易陷到泥坑中出不来,同时,再带上防滑链,它的单车出行能力即是最理想的。卡车由一位司机和一位助手驾驶。

我们这一行八人,战斗力较强。除我与翻译各带一枝手枪,警卫战士每人均佩带着当时最先进的冲锋枪,属于一级警备。之所以要这么戒备森严,首先是这次提运的巨款要装满一大卡车,装满现钞的款袋上边,需留出四位警卫战士的座位,即人坐在款袋上边,当车上山下山颠簸时,能保证安全。其次,是由于在当时的战争条件下,南韩李承晚的部队撤退时,留下了不少潜伏人员,寻机进行袭扰破坏活动。他们一般都潜伏在山林中,袭击、抢劫公路沿线过往的单行的军车、物资、零散人员等,因此,我们在运钞车的行进中,除了要避开敌人飞机在重要路段的空袭外,还要随时警惕盘山公路侧面的矮树丛中,可能窜出的流散匪徒的袭击。因此,这次提款、运钞任务是非常艰巨的。必须做好精心准备,并要一路高度警惕,以应付可能出现的不测。

朝鲜银行大力配合

当我们到达咸兴市银行后,银行的工作人员非常热情地接待我们,并迅速办理好了发款手续。他们尽量满足志愿军部队的需要,在总款额不变的前提下,各种不同面值的钞票,恰当搭配,这样既便于部队使用,又便于装车运输。如果提款中的大面额的钞票多了,总款额的体积小了,便于装车,警卫战士乘车较安全,但将大面额的百元钞(这是当时朝鲜在用的最大面值的钞票)发到部队后,使用很不方便;反之,如果小面额的款数太多时,则会把运钞车装得太满,警卫战士则不易安全乘车了。因此,我们与朝鲜银行的人员根据运钞车的容积,计算出不同票面钞票数额各装多少款袋,再按款袋数量算出总体积,而后与车箱容积相吻合。这样,既便于安全运输,又方便部队使用。

上校帮我们渡过大同江

返回时为了安全,我们选择了走公路干线,从咸兴市向平壤市方向行进。这样虽多走一些路,但是沿途山路较少,途中潜伏零散匪徒的机会也少一些。同时,干线的路较好走,虽路程延长一些,但车速可以加快,行车时间不会延长。

车行至大同江,我们发现桥被敌机炸坏了,只能乘摆渡船过江。岸边要渡江的人和车很多,我们到达江边后,按说也应与朝鲜的车辆、人员一起排队,但这样会增加不安全因素。正在犯难时,正好遇到一位朝鲜人民军上校乘坐的一辆吉普车。他一看我们的车是一级警备,就判断我们车上装的不是一般物资,所以他当机立断,热情主动地与摆渡现场的管理人员磋商后,马上通知我们的车跟在他的吉普车后登船。我当时很感激这位上校,这不仅赢得了时间,更重要的是有利于巨款的安全。这件事虽然不大,但它却显示出中、朝两军与两国人民的深厚友谊。当我们的运钞车跟随人民军上校的吉普车上船后,我一边与上校握手,一边用朝鲜语说了句:“扣马司米搭!(谢谢)”上校用中国话说:“不用谢!”

中校的避让使我们顺利通过卡脖子路段

当车走到平壤以南约二十公里处时,遇到一段被敌机炸坏尚未完全修复的路段。为开通道路,只能先抢修好一段一车道的临时路段,错车时得有一方先进入回避岛,等对面来车过去后,再从回避岛退出来方可上路。我们的运钞车走到此处,正遇上这样的堵车。

一位朝鲜人民军中校开一辆吉普车由南向北直奔平壤市方向行进。走到窄路的南端,遇上由北向南的一辆志愿军的装满军需物资的大卡车,这时,两辆车中,须有一辆车先进入回避岛避让。朝鲜人民军中校立正站在吉普车旁,用不太熟练的中国话说:“我是朝鲜人民军中校,请你让车!”开大卡车的志愿军司机不大高兴地立正站在卡车旁回答说:“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上校’,请你让车!”那时,志愿军尚未授军衔,所以很难判定这个司机是什么军衔。不过,朝鲜人民军中校,一看志愿军卡车司机是个毛头小子,知道他是随口说的军衔,感到这司机是个调皮鬼。又见他车上确实装着满满一车军用物资,可能也后悔不应该让重车给小车让路,因此,就笑眯眯地将车开进回避岛,让志愿军的拉军需物资的卡车先过去。我们的运钞车也跟在运军需物资的卡车后边,通过窄路段。当我们这两辆卡车走上大路后,车停下来检查一下车辆,仔细一看,这位司机是汽车团的小刘,因他给我们单位执行过运钞任务,所以认识他。我对他开玩笑说:“好小子,你竟敢冒充志愿军上校!”小刘还振振有词地说:“这位人民军中校也不够意思,咱这大卡车上拉了满满一车物资,开进路基很软的回避岛,坑坑洼洼的,不仅可能把车陷进去,弄不好就得翻车。他开个小吉普,轻便又灵巧,开进开出回避岛非常方便,还让我们给他让车!”我说:“那你也不该冒充志愿军上校呀。”他向我央求道:“你可别告诉我们连长呀!”我说:“不会的,不过你以后可得注意点。”小刘所在单位的驻地,在我们单位驻地的南边,正好让他与我们同行,有利于运钞车的安全。

“防空哨”功不可没

“防空哨”是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一大创举。即在白天运输易受到敌人飞机攻击的情况下,采取夜间运输。夜间运输中,汽车发动机的响声,掩盖了由远而近的敌人飞机发动机的声音,因此,敌机可在夜间寻找我运输车辆的车灯,作为攻击目标。为了用枪声告知正在行驶中的志愿军运输车辆,立即采取防空措施,即关闭车灯或靠路边停车,等敌机过去后再继续行进。在朝鲜的主要公路运输线上,设置“防空哨”,向我军夜行的运输车辆报警,使敌机变成了瞎子,再找不到攻击目标。整个志愿军的夜间运输,就是靠“防空哨”沿途用枪声报警,保障运输安全。

当我们这两辆车快到平壤南边的沙里院时,已是凌晨3点多钟。突然,敌机临空,这时各个“防空哨”的枪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来了。我们两辆车正好走在两个“防空哨”中间,枪声传到车上时,声音相对小一点,加之两辆车不仅均为装满物资的重车(重车的发动机声音,比空车或轻载车响声大得多),且是响声沉闷而音量较大的吉斯150车,不像当时在用的嘎斯51汽车,它轻快,声音小,当时我们传唱的一首歌中有一句歌词是“飞吧!飞吧!英雄的小嘎斯!”可我们现在这辆吉斯汽车,发动机就像拉着重船的纤夫似的吭唷、吭唷地,响声大而沉闷,掩盖了“防空哨”的报警枪声。所以,直到敌机距我们的车不很远时,还是车上的警卫战士先听到了“防空哨”的枪声,才立即关闭了汽车大灯,靠路边停下来。不一会儿,两架敌机从我们的头顶上呼啸而过,大家舒了一口气,一位战士感叹了一声:“真悬哪!”我们担心敌机再返回来,所以,开着小车灯慢慢往前蹭。

当车蹭到前边的防空哨旁时,为了让车上人下车活动一下身体,也为了让敌机走远一些我们再走,就将车停下来。防空哨位的小同志埋怨我们说:“我见你们的车灯一直亮着,我就着急了,我使劲地连着放了十几枪,你们才关闭车灯。”我愧疚而诚恳地对小同志说:“非常感谢你,你使我们躲过了一劫!”防空哨的小同志,觉得搞的“技术革新”发挥出了功效很高兴,就现场表演了一番。他将一枝装好子弹的步枪,枪口朝上,绑在一条板凳腿上,用一条绳子的一头,绑住发射子弹的枪扳机,绳子的另一头拴一个环套在脚上,这样人坐在凳子上,只要脚向下一踩,枪中的子弹即发射报警。我问小同志:“你为什么这么放枪呢,有些新同志想打个实弹都没有机会。”他把手指伸出来给我看,只见他左手食指红肿,右手食指上还有些破溃。他说:“每个晚上都要放几十枪、上百枪,为了不误事,才想出了这个办法。”当时我想:我们的“防空哨”位上的战士太辛苦了,因为他们的辛勤工作,使敌机变成了瞎子,找不到攻击目标,从而保证了我志愿军军事运输畅通无阻。因此“防空哨”不仅对我们这次运钞出了力,对整个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也是功不可没!

经过两天多的长途行车,运钞车终于安全回到了我部驻地。从而满足了抗美援朝西线部队(当时我部负责供应西线部队)的朝鲜币需要。我这个当时还不满十八周岁的年轻干部,能与分属于四个具体单位的翻译、警卫战士、司机、助手等同心协力,克服路途中的各种困难,圆满地完成任务,这是与“团结一心,打败美帝野心狼”的万众一心的大环境分不开的。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