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依梦归故乡(长篇口述连载)

yicongzhu 收藏 58 83821
导读: 依梦归故乡 ----活着的纪念碑 (续) “枪打一口气,缺口对准星,三线瞄一线”,这是他在八路军队伍中训练时学到的打枪要领。 有一次他们打了大胜仗得了几只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父亲战争年代时的留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左为我父亲

依梦归故乡

----活着的纪念碑

(续)

“枪打一口气,缺口对准星,三线瞄一线”,这是他在八路军队伍中训练时学到的打枪要领。

有一次他们打了大胜仗得了几只羊,由于爸爸年龄太小,领着羊上地方放了一阵羊,被派到后方搞生产种菜,那也是归六连管辖的后方,各个连部都有后方,业余时间顺便抽空也学习了文化课知识。

指导员史相礼号召部队大开荒种地种菜,在曹县西北大张集的一个叫羊冒头的小村庄,八路军部队就驻扎在地主家里,一进东门路北有个姓严的中农老大娘很喜欢爸爸,她跟爸爸说了好几次:“你喊我一声干娘,我就给你做身好衣服,要是日本鬼子来了,有地下道,我领着你跑,你就是我们家的儿子!”,可爸爸嘴硬很死板,说什么就是不喊,爸爸和她家的儿子玩得也很好,都是小孩子嘛。严大娘家生活条件挺好,她家的饭要比部队的饭好吃多了,饭做得也香,她一做好饭就喊爸爸去吃,每回都跟她的儿子说:“快叫你哥哥去。”。

连部的文书还跟指导员汇报爸爸,说爸爸老去吃老百姓家的饭,跟老百姓走得得太近乎了,连部指导员史相礼就把爸爸叫去询问是怎么回事,爸爸说那一家姓严的大娘对他可好了,想认他做儿子让她喊干娘他没喊,指导员听了笑着说:“喊个干娘又怕啥,你咋不喊呢?叫你喊你就喊么!军民关系搞好了,日本鬼子要是突然大扫荡了,人家好保护你呀!”,并马上集合部队开会说爸爸做得对:“我们八路军就要跟地方老百姓关系要搞好,就要跟老百姓打成一片才行,我们的军队在后方,八路军就要受老百姓的保护,老百姓要是拥护咱们,那咱们的力量就更壮大了,军民是一家么,要是都那么认真,军民关系搞不好,碰见日本鬼子大扫荡,谁来保护你?”。爸爸受到了表扬,并且还跟文书说:“以后不许凶小鬼!让他在后方搞生产,你们还说他这个那个的,一个小孩子让他跟老百姓玩去呗。”

他们在那住了有一年,八路军部队就搬走了,部队临走时爸爸去见了严大娘,她听说爸爸要跟部队离开了,给爸爸备了那么多干粮,她领着儿子两眼含着泪望着爸爸,她舍不得爸爸和八路军队伍走,一直目送着爸爸走远。后来爸爸一直后悔,临走也没有喊严大娘一声干娘,也成了爸爸一生记忆中的遗憾。

部队再往前走是大张集,再往前是韩集,再往前有个安陵集,他们五分区在安陵集住了好长时间,那里有个大山坡,叫安陵谷堆,上面立着一个碑记,牺牲的八路军战士都埋在了那里,有很多很多,碑上刻着的都是有姓名的八路军战士。

那一年他们的部队攻打曹县东北古轮集,那是汉奸聚集的地方,他们把敌人的岗楼子端掉后刚走不远,日本鬼子就追上来了,阵势很吓人,因为日本鬼子的装备很好,而他们虽然是正规的八路军队伍,但论起武器装备相比要差远了,他们不能正面直接交锋,只能靠打游击削减日本鬼子的势力。日本鬼子气势汹汹的这一追,胆小的呼啦一下拔腿就逃,团长王大顺拿过来步枪“砰砰”两枪喝道:“谁敢跑!打死谁!”,结果把部队截住了,他掩护着爸爸他们从后面撤走了,又回到了老地方曹县东南。曹县从东北角到东南有150-160里路。

爸爸在连部被调到团部还伺候过俘虏过来的日本人呢,其中两个日本男人,两个日本女人,还有他们的翻译官都在一个屋里住着,爸爸说他们一点也不讲究,都在一个大床上睡觉。爸爸接到命令后让他给俘虏的日本人端个饭,倒个水,扫个地,一时他很不情愿很不高兴,经过做思想工作,一想到这也是任务,也就勉强的答应了。

1944年春天爸爸又被调回团部学吹号当司号员,一直到1949年过长江进军大西南。

人们都说战争年代培养个号兵很不容易,非得经过三个冬天和三个夏天才能练出来,一到冬天天冷,号凉吹不响,一到夏天湿漉漉的嘴一吹就滑到一边去了,他们每天天不亮早早的就得起来练习吹号,冬天哪来风就脸迎着风朝哪吹,刮北风脸朝北,刮南风脸朝南,需要反复不停的练习才能练出来。

营长王随山把爸爸叫去:“我的手表你拿去吧,你按几点几点吹号。”。才过两天爸爸就把手表还给了营长,爸爸一吹号营长就看看手表,时间跟他说的差不多,他疑惑地问爸爸:“你把表还给我了,你的号咋吹的?你吹号的时间怎么还忖得那么准呢?”

爸爸说:“太阳落下的阴凉到哪我就在哪楔个小木头橛子作记号。”,营长笑了:“你还真有点子呀!”。

八路军的号角是五音律,和苏联一样,是从苏联那边传过来的,哒哒哒哩嘀,哒哒哒嘀哩,

起床号:哒哒哩哒,哒哩哒哒

开饭号:哒哒哒哒哒哒哩哒哒哒哩嘀嘀嘀哒哒哒哩哒哒(大致是这样,父亲说得太快了我记不住)

冲锋号:嘀嗒嗒嘀嘀 嘀嗒嗒嘀嘀

国民党冲锋号是:哒哒哒哒哒哩 嘀嗒嗒嗒嗒

他们作为小号兵必须也要学会吹敌我两边的号音,以便在战争中遇到突发事件灵活运用。

吹号员在战争当中起的作用也不小,也是很危险的工作,吹号员吹号时离连长的距离最少15米,离营长最少25-30米,不能靠得太近,只要号角一响,就暴露了说明至少有一个连的兵力在那。因为团长身边带的是号长,营长身边带的是号目,一个连长配备一个号员。

吹号员号角一吹响,马上就会跟着一个迫击炮朝吹号员轰炸过来,所以军号吹完以后吹号员马上要躲到到隐蔽的地方。有好几次爸爸吹完号后,赶紧躲到大树后,树都被机枪穿得一个窟窿一个窟窿的,躲到山坡后,身上被炸得浑身都是土。

有很多吹号员都牺牲了,其中号员邓子贵在打平汉战役中牺牲,还有司号班长下营打曹县时牺牲了,最小的赵子端打淮海战役时太勇敢了,缴获了敌人的一挺机枪后坐在机枪上面嗷嗷叫,结果被敌人射来的炮弹打中牺牲了。

1944年的时候,他还和爸爸生气打架谁也不搭理谁,号长叫他俩脸对着脸抬着一根小棍,并严厉地批评他俩:“你们俩什么时候说话,什么时候才能下去,要不然就罚站!”,他俩脸对着脸,你瞪我,我瞪你,谁也不说话,一直到了吃饭的时候号长喊他俩吃饭他俩才下去,他俩仍然是不吭不哈,一个比一个犟。有一天爸爸突然感冒发烧有病了,吃不下去饭,善良的小赵子端是又倒水又喂药围着爸爸团团转,白天黑夜的还伺候爸爸呢,从那以后他俩才说话成了好朋友。

说起赵子端还是从国民党的部队俘虏过来的小兵,他在国民党那边就是小吹号员,他的年龄比爸爸还小一岁,也是一个孤儿,他的裤子整天湿呼呼的,他每天起得晚,一到吹号时他就憋不住尿,老是尿裤子。

赵子端的死对爸爸打击很大,让他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营长也很痛心,爸爸他们一打仗,营长就下令把他们留下,不准他们随随便便冲上前去,因为战争年代培养训练一个司号员很不容易,几年才能训练出来一个,而且司号员还必须得从小孩里挑选,已经牺牲了不少了。他们小号员刚一学会就要单独下连队跟着部队去作战,随时都被打死的例子屡见不鲜,刚学出来的号员转而又成了老号员,成了司号班长,再一个个地去教新来的小号员,我爸就是。

1945年春天的一个晚上,他们的部队正在沙河寺落脚休息,站岗的士兵借着月光猛然看见麦窠堆里有明晃晃的日本鬼子钢盔正在一点点的向前晃动,正一骨碌一骨碌往前爬呢,站岗的士兵赶紧“啪啪”打了两枪信号弹,正休息的八路军听到枪响马上爬起来紧急集合,顾不上穿衣服,警务连一个连都拉上去了,就开始跟日本鬼子干上了,双方激烈交锋,打了一个晚上,日本鬼子火力太猛,不到天亮时号长吹号请求一营马上过来支援,不过来支援根本不行,因为只有一个连的兵力,一营听到号响后马上就过来了,才把日本鬼子和汉奸打退了赶了出去,好多粮食、车辆和东西全都被八路军截了下来,日本鬼子和汉奸抢的老百姓的东西多得很,都被八路军各村归各村还给了老百姓。

原来是有个叫张兴泰的汉奸为日本鬼子效劳,专门向日本鬼子报告他们八路军的行踪,有几次都上了八路军的当,看到八路军他们穿的都是便衣,就报告日本鬼子说发现了土八路。后来听说日本鬼子气急败坏的打汉奸:“他妈的,八个丫路,你说什么的是土八路,是大大的八路!大大的厉害!凶啊!”。

我爸从他一开始参军打仗加入的杨得志管辖的五分区二十团就是刘伯承将军的抗日嫡系部队,号称刘邓大军,是正规的八路军,后来在淮海战役时他们的的部队番号改编为16军46师138团。

当年军队里老百姓当中流行着一句顺口溜:参加十九团不能活三月,参加二十团多数活半年。说明他们二十团仗打得很勇猛也很厉害,十九团更威猛,过去日本鬼子大扫荡那几天下着雪,十九团就反穿着羊皮袄在雪窝里趴着,等日本鬼子靠近后,他们一下子就从雪堆里跳出来跟日本鬼子干上了,在1943年时十九团调到延安保卫毛泽东去了。

那一仗从天不亮一直又打到天黑并一直追击快到了菏泽,八路军队伍才回来,菏泽就是过去说的曹州府,老百姓抓住他们的手感动地说“多亏你们20团来了啊,要不然我们的日子没法过了又要遭殃了,要不然我们一年的收成又完了。“

也是那年春天,他们在曹县东南清谷集大堤以北大堤南面南五乡住着,在那一带打游击,保护当地的老百姓,不叫国民党杂牌队伍抢夺老百姓的东西和粮食,他们深得民心,受到老百姓的拥护和爱戴,老百姓还专门写了台词编了台戏《双头马》慰劳他们呢,他们正听着听着,就引来了不少敌人,部队赶紧向上级汇报,好家伙,八路军骑兵团马上就过来了,老百姓喊着:“黑马团,白马团,挎着刀,来回砍,来回杀,骑着马一溜烟。”,骑兵团来回打着圈子转找敌人,敌人被击退了全都打跑了。过来增援的骑兵团的马挑的全是黑色的和白色的,各组成黑马团和白马团两个骑兵连。

二十团五连的副连长那时也在南五乡的高老庄,他奉命给大部队催粮,副连长是陕北人,他跟开明的地主关系处得很好,都交上朋友了,有一天碰巧国民党突然也上这个村来了,副连长赶紧就躲在门后面端着枪抵着门,准备恶战一场。这地主是个开明人士,拥护八路军给八路军办事,跟过来的汉奸走狗说:“这地方没有八路军。”,坏蛋汉奸一听就走了,副连长免了大难一场脱险了,地主先后拿了不少钱塞给副连长,暗中支持帮助八路军抗日,副连长英勇善战,能团结地方的百姓和开明人士,后来提拔为副营长。

爸爸他们的八路军队伍在那住了几个月,打了一阵子游击,后来就归大部队回团里去了。

(连载二)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1/1/14 19:04:33 被yicongzhu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0楼cjmf

额老爹,二野12军李德生的部下,16岁当兵,可惜当时已经打完鬼子了,参军后,一直和国军干仗。

因为年纪小,人没枪高,所以被派当营部当司号员,连枪都没发,就发了把号。

可老爹不服气,打仗的时候弄了只步枪,跑到前面去打敌人,当时仗打的很艰苦,敌人反复冲锋,老爹他们部队伤亡很大,因为要掩护师机关,又不能撤。

老爹跑到前面趴在战壕里看,当敌人冲锋时,别的战士开始射击,老爹却不赶随便打,因为他一共只搞到3发子弹。正看的时候,发现远处有亮光一闪一闪的,老爹年纪虽小,可眼尖的很,他一看那就是个当官的,我问过他凭什么断定那是个官,老爹说,我是司号员,经常见团营的首长,他们有带手表的,在做动员时,经常挥手鼓劲,阳光一照,总是一闪一闪的,所以断定那个一闪一闪的一定是一个手表在督战。

老爹一参军就当司号,基本没摸过枪,可老爹天生就是打枪的料,当时一枪就把那个手表给干趴了。敌人的攻势也一下就散了。老爹根本没有战场意识,一看把手表打躺了,窜出战壕就撵着敌人就望前撩,当时战场乱,敌人也没注意身后还有人撵,可把老爹这边的首长给气坏了,大叫你给我回来。

老爹根本就没听见,他眼里当时只有那块手表。看见有敌人去抬手表,老爹也不客气,顺手就把那2个抬手表的给打躺下了。敌人跑的快,手表也没人管了,老爹冲到他身边,爬到就摘手表,还顺便把手上的金戒指,兜里的一只钢笔都顺了过来。

这是敌人也反应过来,开始朝老爹打枪,老爹的营长也下令进行火力压制,并派人接应老爹,因为老爹是个司号,是部队的宝贝疙瘩。老爹根本就没在乎,把手表挂在脖子上督战用冲锋枪摘下来,还顺手把手表的一双皮鞋给脱了,撒腿就往回跑。人命大,没办法,接应他的人还没爬出多远,老爹脖子上挂着冲锋枪,胳膊上挂着那杆步枪,手里拎着一双皮鞋西里哗啦的跑回了自己的阵地。

战斗结束后,老爹被关了禁闭,手表被带在了团长的手腕上,金戒指也上缴了,冲锋枪也发给了警卫排,那双皮鞋,被团里奖给了营长,老爹最后留下的只有那杆钢笔,可当时老爹一个字都不会写,还有那只步枪,营长也没往回收,就让老爹抗着去关禁闭。

后来营长说:你小子怎么那么财迷啊,抢手表,摘戒指也就罢了,子弹都快打到屁股了,你还不忘脱人家的皮鞋?

3天禁闭关了2天就被放了出来,因为团长来了。老爹这英勇的行为成了全团的笑柄,老爹年纪小,委屈的痛哭不已,眼泪流的那是花花的。

团长擦着老爹的眼泪说,没看出来,你小子枪打的还挺准,就3发子弹干了3个敌人。还离那么远就一枪把军官干了,擒贼先擒王啊,你怎么知道敌人当官在那个地方?

老爹指着团长手上的手表说,看见团长做动员时,手表在阳光下一闪一闪,所以看见阵地那边也一闪一闪的,就知道一定是个不小的官。团长一听,吐了一下舌头。

团长递过一只驳壳枪,说你们营长报告没见你练过射击,怎么能打的那么准啊。那只步枪和你比太长了,你扛着费劲,给你只短家伙,你要能在10发内打着那边的石头,我就把这枪奖给你。团长在不远的大石头上放了鹅卵石,老爹不含糊,在第五发上就打飞了鹅卵石,老爹说驳壳枪不好使,要是步枪,放的在远点,也能打着。

团长说话算数,当时就把驳壳枪奖给了老爹,还给他背上牛皮的子弹带,四梭子子弹。同时把一三等功的奖章别在了老爹的胸前。那是老爹平生第一次立功。

枪是发给了老爹,人可也给带走了,从此,老爹成了团长的警卫员。

2楼zy1973


本文内容于 2011/1/12 16:39:21 被小编N编辑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