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间谍:特工在民国很给力 第一卷 第十九章 景林一招显威 子正鹰爪逞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4.html


“安哥,我觉得你做的有点过了”天下会的训练营地里,安贝叼根烟在看着天空愣神,愣神其实不一定是在想事,对于时常神经高度紧张的间谍人员来说,愣神就是种放松,所以当你在生活中看到什么人有愣神的习惯,你可得注意他极可能是哪个国家潜伏过来的间谍。唐忠突然凑过来结束了安贝的愣神。


安贝明白唐忠说的“过了”指的是什么,自那天打败李景林的大弟子郭宪三后,国术馆从全国请来的拳师相继被安贝惨败,把安贝搞得很郁闷,大骂道:“我们中华武术就是这样么?!如果再有人上来不能接过我三招,这国术馆不如改成洋拳馆吧!!我来做教练!!”。


他之所以这样说无非是原本对招募来的武术教练期望太高,没想到安贝一一请教过后,竟都是被他一招贯倒在地,偶有能躲过一击的,顶多也就撑到第三招,这让给这些拳师开出高薪的安贝如何不大发雷霆。


其实,也不能说这些国术师傅一无是处,能够被李景林的那些弟子相中请来的,都还是有点功底的,但安贝忘了件事,在后世他精通拳击、泰拳、跆拳道、柔道、空手道等实战性很强的拳技,尤其是泰拳,每一招几乎就是用来杀人的!又经过间谍机关严酷的格斗训练,在他执行任务中,还有着无数次残酷的以命相搏的实战经验,相比这些平时动口多于动手的传统中国拳师,战斗力自然不止高上一个档次!


“开这么大的价钱,当然是请最厉害的拳师,每月200大洋,可不是请一帮饭桶来误人子弟的!!”安贝冷冷地道,他本来是处于民族自豪感想弘扬国术的,但真没想到真正接触到这个功夫才知道什么叫做纸糊的!现在都有点后悔,花这么多钱搞这样的花架子干什么,如果西洋拳技真的比中国武术要强得多的话,大可以让传统武术成为一种民族文化在博物馆中接受展览,而改练真正能强身健体的西洋竞技!


“嘿,这事急不得,中华人杰地灵,肯定还有很多高手,只是要慢慢耐心寻访罢了”唐忠尴尬道,因为就连自己的师兄郭宪三都栽在安贝手里,安贝是有资格这么说。他原本以为安贝不过一世家子弟,不过有些钱而已,后来见安贝弹手间让青龙帮烟飞灰灭,强大的四帮联盟被迫解体,如今在安贝的经营下他们的天下会实力又腾腾地直往上蹿,不禁对安贝的智谋感到佩服,却不想如今又败了神剑李景林得得意弟子,并接连打倒各方来的有名拳师,这安贝一下又变身成为个武林高手,不禁对他产生了崇拜之心,相信那些跟随安贝的弟兄们也是这般想法。


“老爷,李将军今天到上海了,现正在国术馆里了”这时唐诗雅突然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说道。


“什么,李将军来了,怎么事先不说一声,我也好迎接啊~~”安贝一听愣住了“快叫李为去把车开出来,我们这就去,唐忠,你也去吧,毕竟是你师傅,管家婆,这训练营地的人就交给你管了啊”。

…………….分割线……….

“李将军,恕我没能到火车站亲自迎接之罪”安贝来到国术馆,见到李景林果然正精神抖擞地站在演武厅和一群或老或少的人谈笑风生,赶紧上前拱手道。


“我来时又没通知你,何来之罪啊”李景林不以为然道“倒是你小子这几天连败我徒请来的拳师,倒是很风光嘛”。


“这~~”安贝虽对那些武师的本领很不屑,但却敬重李景林的为人,便欲开口解释道。


“不必说了,你既然这么能打,那不妨跟李某打一场”说完李景林沉着脸道。


安贝刚欲托词拒绝,却见李景林身形一闪,一掌已劈向自己,安贝忙积极闪开。


“安先生,刚才是提醒你我要开始了,下面我可要用全力喽”李景林一掌劈完说道。


就刚才那一掌若不是我反应快,根据袭来的那掌风,非得把我劈成泥人烂掉不可,还不是用全力,如果李景林尽力而战,那会是个什么效果,安贝不禁来了兴趣,心道反正已经开打了,不如来个痛快,也好见识一下这传说中的神剑是否真如其名,当下一个垫步侧踹踹向李景林。


然而当安贝脚踹到位后,却已不见了李景林身影,脖颈还一阵冰凉,低头一看,却是李景林手成刀状搁在了自己咽喉上。


“晚辈甘拜下风”李景林笑着将搁在安贝喉咙上的手收回后,安贝忙拱手道。


“哈哈,其实安老弟的功夫在同龄人中已属俊杰,方才李某并不是有意与你为难,只是听说你这几日连败我爱徒和众多拳师,对国术产生了怀疑,所以我才露上一手给你信心而已”。李景林笑道。


“原来中国功夫这么厉害!我还真是愚钝,竟还产生要在国术馆里教西洋拳的想法”安贝闻听后不由有些惭愧道。


“恩,教西洋拳,这很好啊,我旁边的这位高手就是西洋拳击的教练!”李景林说着指了指旁边站着的一个年轻人。


“你好,我叫朱国富,是第一届国术大赛冠军,深感传统武术里有很多弊病,因此想引进西洋拳的优势,来补足我国术的缺陷!”。一个稍微有点体胖的男子道。


朱国富,可是民国武林一大传奇人物,更说得上是我国的拳击之父,正是他把这个项目引入到我国竞技课程中的。其深得民国可谓武林神话的孙禄堂形意拳真传,与西洋拳击结合,创造出了一套威力无穷的朱氏拳法!曾在上海一拳把一名比他重好几十磅的白俄拳手打下擂台,而名闻上海滩,也是全国第一届武术大赛的国考冠军,偶像啊!!


“你就是朱国富”安贝激动地上前与之握手,“我自幼习练拳击,没想到在这还可遇到知音”。


“咳咳”这时传来阵咳嗽声,安贝看去,却是个眼睛矍铄的老者。


“既然是国术馆,还是以教国术为重,拳击是洋人的玩意,不宜在我馆教授。”老者说道。


“这位老先生是?”安贝眼睛疑惑地看向李景林。


“噢,这可是名闻武术界的鹰王陈子正哦”李景林大声介绍道。


陈子正,在民国武林中是个很有名气又很有争议的人物,可说是鹰爪功的一代宗师,本身又是中央精武会(就是霍元甲留下来的那个精武门,霍元甲不知道?!鄙视你!!)的总教练,还被武林泰山张之江授予‘国术大师’的称号,但其在第一届全国国术大赛上却没出手,其手下弟子也没一人进入最优榜的,故很多人对其功夫的可靠性有着很大怀疑,因为正是那件国术大赛,很多有名气的却纷纷被淘汰,能够取得名次的基本靠的都不是他们所成名的某门派武术,从打斗的拳脚看倒似后世的散打,很多名次优异的高手也都同时习练过国外的拳击等洋技,故当时中国武术也被很大的贬低;但就陈子正在民间的传说来看,却又非同一般,曾在新加坡打败过美国大力士,又在上海遇一德国大力士摆擂台接连打败无数国人,并辱国人为东亚病夫,陈子正义愤上台比武,没几下就把对方抓住摔下擂台而七窍流血生亡等等,说明其也不是不能打之辈,只是要说是武林泰斗,未免言过其实。


“原来是鹰王”安贝拱手淡淡地道,虽然小视对方的武功,并且深恶他这种闭塞门户的做法,但由于陈子正历史上是个爱国人士,并且日军侵入东三省后,他亲率弟子杀掉过不少日军,所以安贝也是以礼相待,何况其武功至少也是在一流水准。


“听说你也打走了我精武会的很多来做武师的弟子?!”陈子正似乎不愿轻易放过这个棱角太大的毛头小伙,“并且要放言在国术馆里改教洋拳?!”。经过国考,由于民间武术花架子太多,一上擂台根本不中用,所以国术馆便设了很多洋拳为必修课程,如朱国富教的拳击,但反对的人却是不少,最大的阻力就是陈子正他虽主管精武会的事,但却在外界大造习洋拳误国术的舆论。


“师傅,让我们来教训下他,也好知道什么叫做国术”陈子正身边一个长得颇为壮实的男子说道。


“也好也好”谁知陈子正竟不加阻止,而点头许可。


“你是何人?”安贝见又要打架,方才输了李景林一场,不敢大意,也不知道鹰爪功到底是否和传说中的那样强大,便小心问道。


“孙成之”男子拱手道。


孙成之?安贝闻言眉头一皱,第一次全国武术大赛孙成之就是跟着陈子正去的,但名次并不好。


“小心了”孙成之说着一个跨步,手呈鹰爪式便抓了过来。


速度不算慢,安贝一个滑步避过后评价道,并没急着还手,他想耐心地看看这鹰爪手到底是花架子还是硬功夫。


孙成之鹰爪凌厉,所到之处划破空气而响起“噗噗”声,但每每要挨到安贝身边时,却又被安贝轻轻避过,几十个回合下来,孙成之已是满头大汗,但却连安贝的衣角都没挨着一点!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安贝“戏耍”着孙成之玩。


“哼,别打了,丢人现眼!!”陈子正大喝一声,两人不由停手,并看向了他这边。


“孙成之,回家练个十年再来和人家打!!”陈子正说着,手上捏着的茶杯一用力,这精瓷做的杯子立马被捏的粉碎!


安贝看得不由一呆,若让他拳劈砖碎,脚踢树倒,这样的功力他还是有的,但如果仅仅是靠几根手指便能把个瓷杯子捏的粉碎,他决计做不到。


看来这鹰爪功的确是硬功上的绝技,这陈子正能被武术界泰斗授予‘国术大师’的称号也不是浮云。


不过他的弟子确实差劲了些,若是安贝不是存心看鹰爪功的拳路,早一脚把对方蹬翻了,可不久后在国术馆选修鹰爪功的安贝,却见给学员出来演示的孙成之一抓抓在树上,留下个深深地五爪印,这功夫也不是盖的,安贝也没这本事,后来分析了一下,鹰爪功单纯作为一种硬气功,威力确实很强大,但格斗打的毕竟是能走能跳的活人,不是活靶子,就鹰爪功的拳路来说,确实在格斗上没有什么可取之处,难怪一遇到高手就只能落败,而打向大力士这些凭蛮力逞强的家伙凭借自身硬功却是轻而易举,行成如此大的反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