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 第二卷 野战医院奇遇 第二十四节 军官俱乐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7.html


(一)


凇沪会战的两大败因,一是11月5日拂晓之前没有在金山卫安排兵力防御,后来的战史是这样记载的,日军于11月5日拂晓趁大雾大潮,11万人分乘运输船155艘,编成三个登陆运输队,在金山卫东西长约15里的地方,偷袭登陆。

第二是本身上海守军是准备后撤到第二防线,结果未能组织起有序撤退,致使演变成了几十万军队的大溃退,假如说金山卫能够阻挡日军多三天,或者在松口能够阻挡日军多三天,只要三天时间,至少可以使50多万大军变的井然有序,他们不是不能打,不是不愿意打啊!

因为登陆后无人阻挡,日军攻击迅猛,11号即占领上海,然后19号占领苏州,一个月之后......

彭小文一想就痛苦,那些东西,提起来就想杀人,那都是耻辱,都是仇恨!

人还是不知道未来的好,当你知道明天有什么悲惨的血淋淋的让你痛苦的事情就要发生,而你却束手无策的时候,那种滋味是种彻头彻尾的煎熬。

也许正是因为知道这些,彭小文内心才有更多的责任感,既然宝山保卫战自己能够小小地阻拦一下日军,造成了鬼子大量的伤亡,那么对未来为什么不能有提供更大的帮助呢?

假如中国军队能够提前在杭州湾沿线布防,使得日军不是那么快在金山卫展开和突破,凇沪战线不会那么快崩溃,那么如何才能让老蒋相信日军会从金山卫登陆呢?

假如中国军队不是撤退变成溃退,而是有序进入第二道防线,那么日军不会那么快象赶鸭子似的打到南京,可是就连拿破仑都说过组织一次大的撤退难于组织一次大的进攻,有怎么样的办法才能让这个撤退变的有序?


(二)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上天就是这么安排的,他给了宁丹妹妹一件避弹衣,然后又在肖柏的丹田之中种下了一颗九转还魂之丹药,不管刀伤枪伤中毒,一不会影响体力二不会影响智商,哪象自己又是感染又是发烧又是昏迷,而且上天还给了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身份,现在前线炮火连天,彭小文心急如焚,可是目前除了养着一身的伤口,就是应付一身的麻烦。

当然也有好事,彭小文已经让孔二小姐找几个兵工厂和印刷厂的技术人员过来医院,他已经开始动手画“阔剑地雷”的图纸,总共只有16个部件,让5个工厂分别制作,由孔二小姐统一指定人员接收组装,为什么要那么麻烦,你想想中国抗战期间出了多少汉奸你就明白了。

然后弄全英文的包装和说明书,做个假报关,通过彭小文的老爸提议,让孔二小姐的老爸买单。

记住我讲的那几个参数,C4炸药原料没有,我靠,C41899年都已经发明了,你们还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其实做起来很简单,就是,就是那就先TNT吧!老子想到了,好象二战时候小日本也不是大量装备C4炸药的,凡是日本人没有的,暂时不能让太多中国人知道,这话怎么有点别扭,哎,彭小文牙都是痒痒的。

至于四大家族那肯定是不可能当汉奸的,至少不会被日本人奸,即使他们把这些装备奸给美国奸给英国哪怕奸给德国,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对日本人不利就行。我管不住你们奸不奸,我只防备日本人,总该可以了吧!

阔剑地雷在越战中立下传奇功勋的,是两个排被越共一个团包围,这两个排的霉菌就靠着每人两个阔剑坚守阵地,苦苦支撑到援军的直升飞机赶到,居然绝大多数人生还!

尤其是彭小文这次为什么这么提防,因为他分解的图纸不是二战后期德国试验的简易阔剑,而是直接用了后来最成熟的M18A1,连互联网游戏里都经常用到的那一款。

想想它的参数都兴奋,定向方向有效杀伤50米,后方安全距离16米,有效破片700枚,散布角度60度,连炸药全重只有1.58公斤。

样品月底我出院之前就要见到,我算着如果快的话,我9月底就能出院,即使有什么小问题比如感染复发什么的,也就10月初,从实验到国防部确认到组织工兵学习再到工兵携带装备跟随战士到达前线边打边教,11月4号之前,给我至少留20天时间,10月14号给我第一批货,价格你随便谈,赚的你占大头哪怕不给我都成,但是一定要保证我的时间,10月14号送到上海,有多少要多少,他要真有本事给我做一万个价格翻十倍,我靠,要是凇沪战场上折腾出来一万颗阔剑地雷,金山卫才十一万小鬼子哪解渴啊!

真能做一万个,价格真翻十倍?

你就翻一万倍他也不可能做到,能做个2000来个够我急用,我已经谢天谢地了。


(三)


昆山的野战医院算是后方医院了,这里基本都是重伤员,整个医院分成特护区、一般监护区和恢复区,每个区又分成军官区和士兵区。

所谓军官区是针对校级以上高级军官的,上尉连长以下的基层军官都在士兵区,彭小文当然是在高级军官区,虽然他从前线抬下来的时候还是穿着他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的少尉军服。

彭小文进到医院的第十一天,医生终于同意他从特护区转到一般监护区。进医院的第十一天也不过是苏醒的第四天,彭小文已经可以做一些简单的恢复性训练了,连医生都认为他现在的恢复速度简直是奇迹。恢复区的高级军官区有一个小的礼堂,养伤的军官可以到这里来休息一下,快走的问下刚来不久的,外面到底是什么战况,大家都叫这个小礼堂“军官俱乐部”。

彭小文进入医院是9月7号,第11天,是九一八啊!

彭小文是第一次走进这个俱乐部,他想知道,当代人是怎样看待九一八的,不过让他比较惊诧的是,俱乐部里并没有举办什么国耻纪念活动,哦哦,是啊,老蒋签的不抵抗命令,从上到下耻的不能再耻了,还耻什么啊!

几个青年军官正在讨论有关兰彻斯特的问题,彭小文觉得有点意思,就拉了把椅子在一旁听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