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村 第二章 二

刘才友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size][/URL] 刘公山上,人们还在与饥饿与疾病抗争。救济粮迟迟不至,县委县政府在湖东山区加紧征集来的粮食如同杯水车薪,无济于事。灾民实在太多,原本估计一两个月就能消退的洪水,没见丝毫回退的迹象。怎么办?怎么办?县委县政府在气死风灯下召开的几次扩大再扩大的会议,依然没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吉安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


刘公山上,人们还在与饥饿与疾病抗争。救济粮迟迟不至,县委县政府在湖东山区加紧征集来的粮食如同杯水车薪,几天就消耗净光了。灾民实在太多,原本估计一两个月就能消退的洪水,至今还没见丝毫回退的迹象。怎么办?怎么办?县委县政府在气死风灯下召开的几次扩大再扩大的会议,依然没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吉庆地委行署也没有多少可以用于调拨的粮食支援湖东灾区,因为此次长江发大水,不是湖东一县的事,整个吉庆地区长江两岸村庄都遭受了千年不遇的自然灾害,涉及了好几个县几十万人口,那需要多少粮食啊。安平省的粮仓也不富余,供应城市已经捉襟见肘,——共和国刚刚建立五年,战争状态还没有结束,而从一八四零年以来的烽火硝烟,早已将国家搞得一穷二白。虽然毛主席说过,“我们善于砸烂一个旧世界,也必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但目前百废待兴,百业待振,各个行业各个地方都需要支援。怎么办?怎么办?这个在湖东游击队干过侦察排长的方春来,从来没有向敌人向困难妥协投降的方春来,这一次真是无能为力了。他几乎要给以前的老首长现在的吉庆地委行署第一书记王大业磕头了。他宁愿自己饿死病死,也不忍心看着老百姓饿死病死。

正当他陷于绝望之际,好消息到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他发给以前的老战友老首长刘双英的求援信起了关键的作用。刘双英军长不愧为出身湖东的老革命,虽然身处福建前线,乡土之情依然浓重。闻知家乡遭受千年难遇的洪灾,二话不说,调拨了一些大米面粉高粱衣服棉被之类物资,用船直接运送回乡。这可是雪中送炭,湖东收到的第一批救灾物资啊,无论怎样感激都不过分。

方春来书记看到了希望,荒唐村的老百姓也看到了希望。乡亲们打着锣敲着鼓欢迎着送粮来的解放军。大伙儿好多天都没有这么高兴过了,悲伤的泪水痛苦的泪水没有了,代之而淌的是幸福的泪水感激的泪水。

望着分到手里的粮食,白花花的是大米,黄灿灿的是小米,半新不旧的军装,半旧不新的军被,章彩云激动得哭了。她长这么大,十七年来,还没看见过这么好的米,这么好的被子,她终于拥有了第一件真正意义的上衣。——这可是以前她做过无数次的梦都想要的啊。十七岁,正是爱美的年龄,虽然衣服不太合身,还是男式军装,她却感到无限的幸福。她特意跑到后山一个水洼里,照了又照,把衣服抻了又抻,头发梳了又梳,她两腮彤红,两眼发光。

下午烧饭的时候,她抓一把大米在掌心,看了又看,数了又数,最后还是闭上眼,一狠心,将一小把米全放进锅里,再放进几把树皮,和在一块熬。她要吃一顿真正的米粥了。啊,突然她又想起她的大丫,要是大丫能多挺二十天,就不会死了,想着想着,她的泪水又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

“哎呀,小娘在家吗?”

章彩云想起了夭折的女儿,正在伤心,没有想大嫂胡氏逶迤着走了进来。这位大嫂,说什么好呢,精得很,喜欢算计,时时处处都想占上风,章彩云夫妇太老实了,根本就无法应付她。大丫头过世,她都没进屋看望一下,安慰几声,要是好人,送几粒米过来,大丫头也不致于饿死了。可是,遇着了这样的大嫂,她有什么办法呢。章彩云在刘家做童养媳的时候,大嫂给了她多少罪受,她都忍了。今天她来,脸上笑笑的,准没好事。

果然,胡氏一进窝棚,就自顾自的揭开锅,又是一声“哎呀,我的乖乖隆的咚,熬点菜粥,下了这么多米,真大有!”

章彩云连忙回答:

“我们多少天一粒水米也没沾过牙,今天政府发了救济,才第一次开晕。大嫂来了正好,请客不如遇客,等会米粥熬好了,要不大嫂也来一碗?”

“且且且,说什么呢。我只是过来瞧瞧,我又不是讨饭的,谁稀罕你一碗树皮粥?”说着,在窝棚转了一圈,扫视了屋内一下,又转了口气说,“不瞒小娘说,我今天来是有事的。爹爹风火发了,站不起来,做不动事,整天睡着要死要活的。你也知道,你大哥是烂忠厚没用的人,我也没法跟他商量。你看看,爹爹奶奶都让我们养着,外人不知道的,还嚼舌头根子,说我不给老小孝敬的机会。”

章彩云听了一愣,说:

“我们又没有分家,只是发大水,不方便住一起,才另搭窝棚住着。外人能说什么闲话呢。”

“我怎么知道?现在的人,就喜欢没事找事。你说吧,干脆一点,是要老头子还是要老婆子,我做大嫂的占大义一点,任你挑。”

章彩云见到胡氏要学霸王硬上弓,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便没好气了,将了一句,说:

“弟兄分养也行,本来吧,赡养父母天经地义。但刚才领救济粮的时候,为啥把爹爹奶奶的口粮全领了?要分养,口粮也要分我一半。”

胡氏一听这话,脸上立刻堆满了乌云,气愤得破口大骂,并且将陈谷子烂芝麻全部抖搂出来。说什么老小小时候是被老大养大的,现在大了,能独立了,忘记了恩情了。想当年,老大背着老小讨饭,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狗又咬了多少口,骨头又跌断了几次。就是你章彩云,五岁就被父母遗弃了,没爹养没娘疼,要不是老刘家仁义,收留了你,现在骨头都不知烂到哪里了。还有什么日子过?老头子什么时候问过家?其实你夫妻俩都是老大养大的。

一边咒骂,一边数落,一边抹泪,一边蹦跶,两只还不停地拍屁股,好像谁惹了她似的。

章彩云站在一旁看着,不知所措。这位大嫂,从来就不是省油的灯,占了便宜还卖乖,不占便宜便睡不着觉。本来,老大刘翼行长老小刘翼德十岁,老大大儿子刘心国比翼德小不了多少,他家人口多,劳力多,又有手艺,每年的收成都好,在农村算是富足的了。然而,胡氏还是很贪心,坚持不分家,每年无偿地占有老小夫妻的劳动工分,还把他们当作牛马一样使唤。



此时,刘翼德正守候在水边,望着水面,正痴痴地出神。他们夫妻俩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六个月,还没有来得及喊声爸爸妈妈,便被活活地饿死了。痛苦和伤悲已经将他烤成了木头,一夜之间,老了十岁。当初,孩子的出世,给了他多么巨大的欢乐啊。他刘翼德,身长不到一米五,罗锅背,罗圈腿,却也有后了。也跟平常人一样,有老婆,有娃娃了,他并不比别人差。可是,女儿没了,一下子说没就没了,看不见,找不着,抓不到,他刚刚拥有的一点自信,便像一座大山一样,瞬间就崩溃了。是啊,他还是比别人差,因为他养不活自己的女儿。是他无能,哪天,他要是从洪水中抓住了那尾红鲤鱼儿,立刻回家,熬上一碗鲜鱼汤给女儿喝,便能救女儿一命。可是,他怎么就抓不住呢?老天啦!他欲喊无声,他欲哭无泪,他真恨不得一拳头擂死自己。

怎么?竟然鬼使神差的,他又看见了那尾红鲤鱼儿,它依然在阳光中跳跃,那么青春,那么美丽,那么潇洒,它的身边好像仍然漂着一具尸体。

刘翼德气得发疯,他一纵身,跳白茫茫的洪水中,他想要了红鲤鱼的小命。这条妖精似的鱼,害得他好苦啊。说什么,他也不能放过它。

他几次扑水,很快就游到了那具尸体旁,然后,他踩着水,停下来,想静静地等待那条红鲤鱼再一次的跳跃。

然而,他失望了,好半天,水面上风平浪静,红鲤鱼好象知道大难临头,突然就销声匿迹了,逃得没有踪影了。

他只好往回游,一转身,看到那具尸体,是个老人,头发胡须全白了,身上却完好无损,没有被鱼咬水冲的痕迹,面容特别安详,仿佛死亡是一种幸福,一种快乐。他一怔,这人好像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突然他大叫一声,“老祖宗,是你么?”哪敢怠慢,连忙抱着老祖宗向岸上游去。

“老祖宗找着了!刘老先生找着了!”

这个消息比风传的还要快,一霎眼,刘公山上,荒唐村的村民都知道了。大家纷纷地朝刘家沼淇地跑来,想看一看刘老先生最后的风采,想跟百岁老人作最后的告别。

刘身勤被村民恭恭敬敬地放在祭台上,在他的头旁点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神灯,众多村民跪在地上,呜呜啼哭。

最奇怪的是,刘老先生明明是刚才被刘翼德从水中捞上来,头发上却没有一滴水珠,全身也很干燥,好像他本来就躺在那里,享受着清风的问候,阳光的祝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