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六章 第六章 刑狱之灾3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沈烈骏恭敬地说了个“请”字儿,王景煜拎着背包,跟着出门上了车。 杨梵妮怕王景煜身上的味儿,一上车就把香水插在了通风口。 王景煜摇头晃脑地问:“小沈啊,上次我去摩天岭整回的那块白垩岩,还记得不?” “嗯。您不是做了个假龙鸟吗?” “没错。”王景煜掏出个烟袋锅,按了一锅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沈烈骏恭敬地说了个“请”字儿,王景煜拎着背包,跟着出门上了车。

杨梵妮怕王景煜身上的味儿,一上车就把香水插在了通风口。

王景煜摇头晃脑地问:“小沈啊,上次我去摩天岭整回的那块白垩岩,还记得不?”

“嗯。您不是做了个假龙鸟吗?”

“没错。”王景煜掏出个烟袋锅,按了一锅烟。

杨梵妮从后视镜看见了,知道这关东烟火力猛,赶紧按下车窗户。

王景煜抽了两口,忽然哈哈哈地狂笑。

杨梵妮心想:这家伙怎么神神叨叨的?

王景煜拍着沈烈骏的肩膀:“老子这次回来,那个做好的假龙也整回来了,顺手找了个地摊子,三火钱扔了。”

“哟!要说您老的东西,在道儿上可是挺要价儿的,怎么三火钱儿就扔了?”杨梵妮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话茬。

“你懂个啥?”王景煜吐了一大口烟,“老子这是先探探市,让这块玩意儿先在海里逛逛,完事儿价钱逛高了,那时候……”

王景煜不往下说,杨梵妮跟沈烈骏也知道。这东西跟拍卖一样,手里有多个货,先出手一件,等这件东西经过几次拍卖或者炒作身价倍增了以后,自然是没人再敢出大价钱买。那么这个货,就只能收在博物馆或者更大的收藏机构手里,是绝对流落不到民间了。

然后其他的同类商品再逐渐面世,以比先前那件略低的价格走批量,从而糊弄更多的藏家,牟取暴利,这就叫“投石问路”。

“您卖给谁了?”沈烈骏问。

“呵呵呵呵……”王景煜又是一阵狂笑,“那就得看谁倒霉了。”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缉私大队 10月25 日9∶37

“我怎么这么倒霉!”陈羁言哭丧着脸,蹲在地上,心里又气又急。

雷阳忽然推门进来了,坐在凳子上,手里拿着一个本子摆弄着:“嫌疑犯陈羁言,你说要去考察?我看……是去盗挖吧?”

“我说领导,琴茵她这是跟我赌气呢。我真是良民!”

“那就给你博物馆打电话啊!”雷阳瞪着陈羁言。

“不行!领导,电话打不得,你们总得尊重点个人隐私吧。”陈羁言心想反正考察也去不成了,干脆跟他耗着。

雷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什么,你还隐私?”

陈羁言耷拉着脑袋小声嘟囔:“你要是打了电话,我就没法在博物馆抬头了。”

警察自然不明白这里面的道道,不过也没逼着他打电话。

“等等吧,等琴队来了,看你小子还说什么。先回答我的问题,你们约定什么时候去盗挖?”雷阳继续摆弄着本子。

陈羁言没好气地说:“哎!你就认定我们是盗挖了是吧?”

“回答问题!我现在是审问!”雷阳正颜厉色。

“好嘞!”陈羁言苦笑,“我们约定今天一早就去,集合点在博物馆门前。”

“同伙儿!”

“哎……我、博物馆另一个管理员邢劲、司机宋振勋还有南京研究所的几个同犯,你满意了吧?”

雷阳点点头:“盗挖地点。”

“奶奶个熊猫!”陈羁言小声嘟囔后,冲雷阳一皱鼻子,“摩天岭!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暂时这样吧。”雷阳合上本子出去了。

“我靠!”陈羁言狠狠地踹了一脚墙。

“损坏公物要赔偿!”雷阳在外屋喊。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博物馆门前 10月25日 9∶43

邢劲靠在柱子上,和张博睿馆长面面相觑。

宋振勋看了看表,一声不吭。

他们身边,两胖一瘦三个身着冲锋衣的中年人,正是南京研究所的三位专家。

黄脸分头的胖子,是副所长赵瑞成,赵所长在化石岩石学领域颇有建树,许多大学的古生物教材都是他带头编撰的;白脸留背头的瘦高个,是研究院的古生物专家刘云涛,他曾经针对鸟类起源发表过许多论文,在国际上引起过不小的轰动;另外一个年轻一些的小胡子叫唐筠纲,很多国内首次发现的古生物化石都出自他的锤下。

刘云涛有些等不及了,和唐筠纲耳语了一阵,对赵瑞成说:“赵所,您看这也不早了……”

赵瑞成看看表,走到张博睿近前:“老张啊,那位陈管理员什么时候能到啊?”

张博睿咂咂嘴:“这个……”

邢劲早就不耐烦了,对张馆长说:“馆长,您看都这点儿了,让三位专家这么等,多不好啊,我看石头估计是忘了。干脆咱走吧,我就不信了,没他这臭鸡蛋,还做不了槽子糕啦?”

唐筠纲走上两步,对张馆长一笑:“陈先生是不是记错了时间?”

张博睿听出这话里的意思,赶紧回以一笑:“呵呵,唐老师,我看这样吧,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出发。小陈来了,我再派车送他去和你们会合。”然后他对宋振勋喊,“小宋啊,走吧!走107国道,路上开车稳着点儿。”言外之意就是说,小宋,你给我开慢点儿,万一石头来了,也好从107国道追你们。

就这样,邢劲和宋振勋上了墨绿色的越野车。三位专家上了自己的银灰色帕杰罗,唐筠纲兼任司机。

九点四十七分,考察队正式出发。

张博睿望着远去的两辆车,唉声叹气:“石头啊,你怎么这么不给我争气啊!”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缉私大队 10月25日9∶50

陈羁言像是霜打的茄子,蹲在地上一声不吭。就在这时候,外间屋门一响,雷阳说话了:“哟!今儿个您怎么穿这么一身儿啊?”

“别跟我这儿贫,陈羁言呢?”说话的正是琴茵。

陈羁言心想:“好啊,你来了就好,反正老子也误了时间,今儿上午就跟你这儿泡着了,反正到点儿也得给我饭吃,省一顿是一顿吧。”

琴茵小声跟雷阳说了一会儿话,雷阳出去了,琴茵推门来到里屋。陈羁言铐在床头上看着琴茵也不说话。

琴茵坐在凳子上,望了他好半天,小声说:“你这回口袋里没手铐钥匙了吧?”

陈羁言撅着嘴:“哼,反正落你手里了,随便吧。”

琴茵也不说话,把一串钥匙在他面前一晃,起身打开手铐,对雷阳喊:“带走!”

雷阳和琴茵押着陈羁言上了警车,把他往后面一推,俩警察坐进前面驾驶室,琴茵拉上安全带:“开车!要快!”

雷阳点点头,一脚踩向油门,车就蹿了出去。

陈羁言心想:得啦,这是要去法院定罪啊!这人民警察真的就这么糊涂?再一想:不对啊,琴茵总犯不上公报私仇吧……

他正胡思乱想,雷阳把手机递给他:“现在你敢给博物馆打电话了吧?赶紧问问,考察队走的哪条路?”

“啊?”陈羁言蒙了,这是要干吗?

“赶紧打呀!你不是还想考察去吗?”琴茵实在憋不住了,咯咯地笑了起来。

“哎!”陈羁言明白了,感情这警车是送他去追考察队啊!陈羁言望着琴茵,“你……你……”他本想说点感激的话,但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只好改成,“你怎么穿这么一身?”

“没办法,钥匙又关在屋里了,得等你回去给我取出来啊。”琴茵靠在座椅上打了个哈欠,“昨晚不是为了等你,还你这一身皮,就不会关在外头啦。”

“你傻呀?怎么出门总不带钥匙?我看在外面冻一夜也是活该。”陈羁言一边打电话一边习惯性地挖苦琴茵。

琴茵小嘴一扁:“雷阳!掉头,去法院!”

“哎!别,琴姐!不!琴姑奶奶!我错了成不?咱……喂,馆长啊,我石头……嗨!别提了,回去再跟您说,糗大了……考察队奔哪儿去的……107国道!哎,好嘞!”

他把电话还给雷阳:“领导,您发发慈悲,107国道!还有,把这铐子给我打开。”

琴茵还在喊:“开什么开,法院!”

“别!姑奶奶您消消气儿,回来我就给您取钥匙去!”

雷阳笑得快喘不过气了,心说:“这哪儿是街坊啊,整个一对儿冤家。还别说,平时真看不见琴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儿。”

想罢他打开警灯:“二位,坐稳,提速了!”

二零零五年秋——京南 107国道杨梵妮车内 10月25日10∶37

杨梵妮开车带着王景煜和沈烈骏一路飞奔摩天岭。

王景煜坐在后座,脱了鞋,用手抠他的脚丫子。

沈烈骏坐在他旁边,出于礼貌也不敢捂鼻子。

杨梵妮实在受不了,没好气地嘟囔:“哎!小沈,这附近有养牛场吧?”

“没。”沈烈骏没反应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