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六章 第六章 刑狱之灾2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陈羁言指着墙上的警察照片里一个杏眼的女警官:“琴茵!”

这下可真把警察们惊着了:“哎我说,你说瞎话一点儿也不眨巴眼,这是我们缉私队副大队长。”

陈羁言心想:原来琴茵还是他们上司,这下子事儿就好办了。

“你们赶紧给琴茵打电话,她能证明我是干什么的。”陈羁言得意地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你们打电话把免提打开啊,大伙儿都听听。”

警察将信将疑地拨通了琴茵的电话,可那头,却始终无人接听。

陈羁言纳闷儿:“怎么?她没接电话?”陈羁言看看墙上的挂表,有点冒汗了。

琴茵为什么没接电话?她现在还在自家门口蹲着,又困又冷,饥饿难耐,听见屋里急促的电话铃只能干瞪眼。

警察挂断了电话:“很不凑巧,琴茵没接电话。”

“那你们再打啊!我跟她特熟。”陈羁言看着墙上的挂钟,秒针每走一格儿,他的心就紧张一分。博物馆的野外任务可以顺便捞到的小化石,他一天一百五十块钱的补助……

警察们又拨了电话,琴茵依旧不接。

陈羁言可真急了,时间就是金钱啊:“领导,你们看这样行吗?我今天博物馆有紧急任务,你们先给我放了,回头琴茵来了你们再问她不就得了。”

“不行,不行,如果你是清白的,我们也要等琴茵队长亲自作证。”雷阳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就在这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雷阳一把抓起电话:“喂,哦!琴姐啊!”

陈羁言看可算联络上了琴茵,赶紧催促雷阳打开免提。

“到底什么事?你们抓了什么化石贩子?”电话免提喇叭里传来琴茵的声音。

陈羁言长出了一口气,自己终于要获得自由啦!

雷阳一边望着陈羁言一边对着电话讲述了一遍事情经过。

“哦,他叫什么名字?你们再说一遍。”琴茵问。

“琴茵!是我啊!”陈羁言耐不住性子了,赶紧跑过去趴在电话上,连珠炮似的求援,“我是石头啊。陈羁言,你的邻居。昨天咱还在一块儿呢。你快给你手下解释解释,我是博物馆的化石管理员啊!你还去过我单位呢,对不?你看,我们马上要出去考察,晚了就赶不上了,姑奶奶你快点吧!”

“考察?”哪知琴茵沉默了几秒钟,对雷阳说,“好,我明白啦。”

陈羁言赶紧抢着说:“是啊,明白了就赶紧让他们放了我吧,琴茵啊,这都几点了!不快点我就赶不上考察啦!你快点告诉他们,我是博物馆的,放了我!啊!”

哪知道琴茵一句话,让陈羁言从脑门儿凉到了脚后跟,差点儿没栽那儿。

“雷阳啊,陈羁言这个人我了解,你们给我好好地看严了,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千万别给放了!”

得,雷阳和南队长上来一把按住陈羁言:“我看你小子现在还有什么话说。走!上屋里蹲着去!”

“哎!我……”陈羁言像吃了苦瓜一样,咧嘴冲着电话喊:“琴茵!你怎么不实事求是啊!”

电话里琴茵很平静:“哟呵,开着免提呢?雷阳,我现在麻烦了,又把钥匙锁屋里了,赶紧叫南队开车来接我,要不我上不了班。”

陈羁言一听这个,喊得更凶了:“琴茵!你又被锁了?你活该!”

雷阳一扯他手上的铐子:“少废话!里边儿蹲着去!”然后把手铐另一头打开铐在床头上。

二零零五年秋——京南 丰台北路 10月25日9 ∶17

杨梵妮开着越野车,顺道接了沈烈骏一路直奔107国道。

沈烈骏手机短信响,掏出来看看,忽然说:“Fanny,大老板指示,先去宾馆接一个人。”

“谁?”

“一位高手。”

杨梵妮拿出一块口香糖扔进嘴里:“还藏着掖着的,什么高手?”

沈烈骏神秘一笑:“化石猎人。”

“……”杨梵妮一怔,“大老板雇用的?分明是不相信咱们的手艺嘛。”

沈烈骏双手抱头,躺在靠椅背上:“不是雇用,是合作。而且他不拿化石。”

“咯咯……咯咯……”杨梵妮笑得差点撞了车,“不拿化石?鬼才信呢。化石猎人不拿化石,那他去给咱们当保姆啊?”

杨梵妮按照沈烈骏指的路,来到丰台一家宾馆。俩人下了车,走进宾馆,敲响了501室的门。

里面一个东北口音的男子招呼:“门没插,进来吧。”

杨梵妮跟着沈烈骏推门进去,一股臭脚味儿呛得她一皱眉。

床上盘腿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这人穿戴不怎么讲究,一身过时的牛仔装邋里邋遢,地上胡乱扔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乱草似的头发,跟他的络腮胡子一样是半灰半黑的颜色。此人脸膛黝黑,眉间广尺,一对三角眼要依靠塌鼻梁上架着的黑方框眼镜辨别事物。

他见沈烈骏和杨梵妮进来,头也不抬,自顾用水果刀抠索着手里的半个苹果。

“前辈,睡得好吗?”沈烈骏见了别人,又开始少言寡语了。

那人干裂的嘴唇微微一动:“还凑合吧。”

沈烈骏一指杨梵妮:“这是Fanny。”

杨梵妮出于礼貌,上前一步伸出左手:“杨梵妮,您老怎么称呼?”

这人抬起头看了看杨梵妮,一句话不说,继续抠索手里的苹果。

杨梵妮尴尬地打消了握手的念头,心说不握手也罢,这人跟叫花子似的,就那对臭脚,谁稀罕答理他。

杨梵妮刚要缩回手去,那男的猛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把一个凉嗖嗖的东西塞到她手里。

“啊!你干什么?这是什么东西?”杨梵妮赶紧把手里的物件扔在地上。可就在那东西落地的一刹那,杨梵妮惊讶地看到,那是一只淡黄色的摩洛哥三叶虫!

这三叶虫精致无比,头鞍、尾甲、颊刺无不透露着这三亿年前古生物的特别之处。尤其是这虫的颜色,她从来没见过这种颜色的化石。这个人是从哪里弄来的?

就在杨梵妮讶然惊叹的时候,那人从地上捡起三叶虫扔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多好的苹果,扔地上浪费了。”这时候他手里的那一半苹果,已经逐渐显露出菊石的形态。

杨梵妮傻了!这么精美的三叶虫居然是这个人用苹果雕刻出来的!

沈烈骏呵呵一笑,向杨梵妮介绍:“这就是辽西王景煜。”

杨梵妮更吃惊了,眼前这个臭脚邋遢汉子,就是传说中的“辽西化石王”!他造出的假化石连科学家都打眼,真是人不可貌相。

王景煜不慌不忙地把手里的苹果雕刻成菊石,扔进嘴里,一摆手:“咱们走!看看摩天岭的地层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