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六章 第六章 刑狱之灾1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缉私大队 10月24日 22∶30 陈羁言今年似乎跟警察有特殊的缘分。 蓝白相间的大楼里,两个民警摆弄着化石坨儿,陈羁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思维飞速地旋转。 “我是博物馆的。”陈羁言一指那化石,“这东西绝不是走私。” “化石贩子被逮住都说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缉私大队 10月24日 22∶30

陈羁言今年似乎跟警察有特殊的缘分。

蓝白相间的大楼里,两个民警摆弄着化石坨儿,陈羁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思维飞速地旋转。

“我是博物馆的。”陈羁言一指那化石,“这东西绝不是走私。”

“化石贩子被逮住都说自己是某某博物馆的。再说了,半夜三更抱着化石在大街上走,难道也是博物馆的差事?”一个尖脸儿警察坐在办公桌另一端,打开杯子喝了口浓茶。

“我真是博物馆的。”陈羁言有些懊恼自己没带工作证。

尖脸儿警察盯着陈羁言的眼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说吧,同伙儿都有谁?交易多少了?”

陈羁言一撇嘴:“我说领导,我不刚说了吗?我是博物馆的管理员。您让我交代同伙儿,我只能告诉您,张博睿、李鹤轩、邢劲……”

尖脸儿警察对身边抱着本儿的警察一努嘴:“雷阳,记上。张博睿……这名字怎么这么熟?”

那个叫雷阳的警察想了想:“博物馆馆长确实叫张博睿。”

陈羁言立马儿精神了:“你看,我没说瞎话吧。”

尖脸警察皱着眉:“叫张博睿的多了,继续交代!”

陈羁言撇撇嘴:“得,你们还真认准我是走私贩啦?我真是博物馆的,说瞎话的是孙子!胡说八道我天打雷劈!”

雷阳一瞧,这“犯罪嫌疑人”还真是块难啃的骨头,转头对尖脸警察说:“南队,先让他蹲蹲吧。”

那南队长点点头:“行,把他带里屋床边铐上去。”

“哎!别!我明天还得考察去呢!”陈羁言这个儿冤枉啊,“你们把我跟这儿铐一宿算什么?你们讲不讲理啊?警察就能乱抓人啊?你们必须给我公开道歉!”

雷阳打了个哈欠,一拧他胳膊就往里屋拽:“来吧,缉私大队条件不大好,你将就着吧啊!明天早晨我们给博物馆打电话,到时候就能确定是送你去法院还是给您赔礼道歉。”

陈羁言一听,心里可真发毛了:“这化石跟博物馆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啊,再说了,馆里如果知道自己买假货打了眼,那以后还怎么抬头做人啊!”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西便门居民区 10月24日 22∶45

琴茵下班回家后,一直等着陈羁言回来。因为她还穿着陈羁言的运动服,虽然这人很讨厌,但衣服还是要还的。

眼瞅着墙上的凯蒂猫挂钟已经快十一点了,隔壁的门还是没有响。

琴茵披上衣服,抱着运动服来到隔壁门前。陈羁言的屋门紧闭,琴茵敲了几下门,没有回应。她只好抱着衣服再次回到自己屋里,坐在沙发上一边发愣一边想着早上的事情。

想着想着,她“扑哧”一下笑了,可是没过一会儿,又咬着牙,重重地朝那叠起的运动服狠狠捶了几拳。

忽然楼道里有“咚咚”的脚步声。琴茵一激灵跳了起来,抱着衣服冲到了门后。

那脚步声上楼来了,却丝毫没有停下,而是继续上了三楼。

琴茵回到沙发上,又对着运动服捶了几拳,然后躺下抱着布熊睡了。

半夜里,琴茵又隐约听到了楼道里有脚步响,她赶紧穿着睡衣抱着陈羁言的运动服跑出门,迷迷糊糊中顺手把自己的房门带上了。

当她看清是三楼开超市的街坊夜归时,很失望地准备推门进屋,这一推,琴茵可傻了!钥匙落在屋里了!

夜风瑟瑟,穿透琴茵身上的睡衣。她只好再把陈羁言的运动服穿上,抱着肩可怜巴巴地蹲在地上。

“好冷。陈羁言,你就是不在家也要耍我是吧?”

琴茵这一嗓子,惊亮了整个楼道里的声控灯。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博物馆门前 10月25日 8∶02


今天早上,张博睿馆长来得很早。因为南京的三位古生物专家,马上就要来会合了。对摩天岭一带的考察将从今天开始。

这次博物馆的随行人员,除了陈羁言和邢劲,还有负责驾驶越野车的司机宋振勋。

老宋长得宽肩窄背,今年三十七岁,曾经在驾校担任教练,驾驶技术精湛。由于平时主要负责押运化石和协助野外考察,陈羁言和李鹤轩给他起了个外号——“宋押司”。

张博睿看了看手表,已经八点多了,陈羁言还没有出现,赶紧给他拨了电话。

“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电话里的声音令馆长很不满意。

“这个石头,怎么回事?”张博睿在大理石台阶上踱来踱去。

“兴许他在路上。”宋振勋抱着肩膀,木头一样地站在罗马柱前,眼睛望着马路。

邢劲撇撇嘴:“这个石头,不至于抠门到这个程度吧,打个车都舍不得。”

宋振勋瞪了一眼邢劲:“你不抠?买根冰棍儿都砍价,自己的烟从来没让别人抽过。”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Fanny 服装公司门前 10月25日 8∶15

Fanny 服装公司的办公楼是一栋非常个性的大楼,在马甸儿一带的建筑里格外扎眼。且不说它几十层的出众身高,单单阳面的淡蓝色玻璃与白色墙上装饰的欧式雕塑,就足够证明这栋大楼建造者的品位了。

公司停车场的保安们早就远远地站在阳伞下面,等待着杨总下车的一幕为大家带来的视觉享受。

红色的宝马轿车停在她专用的停车场,杨梵妮穿着一身户外运动装打开车门下来。这与她平时到公司的职业女性打扮截然不同,

“杨总好!”几个保安齐齐地向杨梵妮打招呼。

杨梵妮冲他们点点头:“早上好。小张,你去我办公室,让徐秘书把我的登山杖拿来,还有地质锤,快点啊。”

小张非常乐意为总经理效劳,一溜烟儿奔公司大楼跑了进去。不一会儿便气喘吁吁地拿着登山杖和地质锤回来了。

杨梵妮把这些东西全部扔进旁边一辆红色越野车的后座,回头问保安:“昨天给我加油了吗?”

小张答道:“加好了,而且车况也检查了一下。”

杨梵妮很满意,上车发动车走了。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缉私大队 10月25 日8 ∶26

“我说,你们不能打。”

陈羁言按住了警察拿起电话的手。

警察雷阳皱着眉:“为什么不能打?你不是说你是博物馆的吗?我打个电话核实,你又不让。”

南警官问:“我说你到底是不是博物馆的?”

“是!”

“那干吗不让我们打电话?”

陈羁言忽然看见墙上挂着的警察工作照,心中这个乐啊,赶紧精神一振:“你们不能给我单位打电话。我……我找个人证明我是博物馆的行不?”

雷阳把大盖帽摘下划了划头发,又把帽子扣在脑袋上:“你想找谁?同伙是不?”

“不是,就是你们这儿的警察。”

“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