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五章 第五章 神秘物种3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你看它两个前肢已经形成了翼,后肢又这么细,说它是鸟吧,又不是鸟,说它是恐龙,也不像。” “可它的结构、骨骼质地,确实不像做出来的啊!” 左六爷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年轻人,时代在进步,各种非常规手段层出不穷啊!” 陈羁言心想:“大概左六爷不知道老师郭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你看它两个前肢已经形成了翼,后肢又这么细,说它是鸟吧,又不是鸟,说它是恐龙,也不像。”

“可它的结构、骨骼质地,确实不像做出来的啊!”

左六爷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年轻人,时代在进步,各种非常规手段层出不穷啊!”

陈羁言心想:“大概左六爷不知道老师郭文鼎多年致力研究的课题,以为没有任何记载的物种都是假化石。算了,我还是把化石拿给老师看看吧。这么明显的生物结构,又怎么会是假化石呢?”

两个人谈了点别的话题,时候不早了,陈羁言掏了十块钱付账,被左六爷抢了先。

爷儿俩临别前,左六爷对陈羁言说:“石头啊,记住,所有造假的人里,辽西王景煜的东西,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化石造假,现在已经不仅限于雕刻、铸模、上色、压骨之类的了,有机会研究研究‘拼接’,王景煜最擅长这个。”

陈羁言点头应承,抱着化石溜溜达达奔医院去了。

医院离左六爷家也就两站地,陈羁言正好省了车钱。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医院住院处 10月24日21∶15

陈羁言并没在乎左六爷的鉴定。如果是假的,那么为什么骨骼的结构和质地如此真实?这就是老师郭文鼎多少年来致力寻找的那个,足以证明恐龙与鸟之间进化关系的关键性环节。同样也是科学家们打开鸟类起源这道神秘之门的钥匙!

郭文鼎听到住院处走廊里“橐橐”的皮鞋声。从走路的节奏和力度,已经辨别出这是宝贝徒弟石头来了。

郭向丽推门出来,见果真是陈羁言。

“石头,你问了吗?”

“问什么?”陈羁言脑子里全是这化石。

“研究所的专家们去摩天岭干什么?”

“哦,这个啊。下午馆长不在,不过明天我要跟他们进山。”陈羁言进屋把黑提包放在地上,迫不及待地拎出了化石坨儿。

郭向丽脸色有点难看了:“哎,我说你这事儿怎么办的?去摩天岭有什么用?难道你还能阻止专家团的计划?”

陈羁言摇摇头:“这个我也说不好,总之,今晚老师最好告诉我哪个地点,明天我也好跟专家们周旋,尽量避开有那个东西的地层。”

郭文鼎把脸一沉:“向丽,你这孩子……石头,其实那个东西谁找到并不重要,关键是可以证实咱们的理论。”

“老师,您看这个可以证实您的理论吗?”陈羁言非常兴奋地把化石捧到老师面前。

郭教授叫郭向丽打开房间的大灯,把床摇起来。陈羁言把自己的便携式显微镜递给郭文鼎。

谁知,郭教授一看这化石,先是大吃一惊,随后面部开始抽搐。

陈羁言以为老师太兴奋了:“老师,这东西怎么样?”

郭向丽也凑过去,伸着脖子看:“哎!这物种还真没见过!”

谁知郭教授忽然发疯似的叫起来:“给我拿走!”喊罢,还一把将化石从陈羁言的手里扒到地上。

陈羁言和郭向丽吓了一大跳,历来沉稳的郭教授看到这个怎么会有如此亢奋的反映?两个人吓得愣住了!

郭文鼎红着眼,几乎失去了理智,单手颤抖并指着陈羁言问:“这东西,是谁让你拿来的?”

“老师……我……我买来的。”陈羁言觉得不对劲儿了。

郭文鼎喘着粗气,望着地上的化石:“古盗鸟!害人的古盗鸟啊!”

“老师,怎么会?您要冷静,古盗鸟我怎么会不认得?可这是坨儿啊!”陈羁言极力辩解,“这些骨骼绝对不是做出来的,是真的啊,等我拿回去化验碳十四的成分,年代就可以断定……”

陈羁言还没说完,郭教授手里的杯子就飞过来了:“谁告诉你,古盗鸟只有板子?你知不知道有一种新的造假,叫做拼接!别说坨儿,就是架子都能给你拼出来。咳!咳!”郭文鼎又开始咳嗽。

拼接?左六爷刚才在分手时也提到了这个,哎呀!难道老爷子是暗地里点我啊,这下可糗了。

“难道这化石真的是拼接的?为什么我没有看出来呢?”陈羁言一下子感觉全身没了力气,脸上发热,手脚冒汗。

郭教授由于剧烈运动,引起全身的伤处剧烈疼痛,这时候五官都快扭到一起了,但他依旧挣扎着说:“王景煜……王景煜的拼接……别说你,就连博物馆和研究所都能蒙过去!古盗鸟……现在又变成这模样出现啦!”

郭教授头上的汗珠滴滴答答地往下淌,由于刚才的亢奋有些体力透支。

郭向丽看在眼里,怒了:“石头!你今天晚上是抱着这个来气我爸的吧?”

陈羁言实在冤枉:“不是,它,我哪儿知道这是假化石……”

“你怎么不知道?啊?你怎么会不知道?”郭向丽一边快速地把父亲的床头摇下去,一边红着脸跟陈羁言喊,“你堂堂博物馆管理员,竟然认不出假化石?你就是故意的!”

“我不是故意的!向丽你听我说!”

“说什么?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你非得看着我爸死了你才高兴是吧?赶紧抱着你这宝贝,给我滚!”郭向丽真急了,抢步上前,把化石往陈羁言怀里一扔,拉开房门,“滚!”

“向丽,你听我解释啊。这东西我真没看出假来。你看这骨骼结构……”

郭向丽狠狠地踹了他小腿一脚:“不管是真的假的,我爸现在要休息,你马上给我走人!”

这倒好,本来想让老师高兴,谁知道老师一眼就看出假来了。

郭文鼎由于古盗鸟事件,埋没了他的理论,也是由于这件事,他才踏上化石猎人的道路,去寻找真正的鸟类进化起源的“钥匙”。如果不去找那东西,他现在也不会躺在病床上,再加上重症和重伤病人本就容易精神亢奋,如今看到这新一代的古盗鸟,自然顿起憎恨之心,处于极度亢奋状态。

陈羁言走后,郭教授过了好久才平静下来。

郭向丽赶紧给父亲消气:“爸,都是石头不好,您别生气了。”

郭文鼎老泪纵横:“害人的古盗鸟啊……我刚才确实有点失控,这其实跟石头没关系,我很后悔。”

“怎么没关系?就是石头闹得!”郭向丽咬定不放口。

“怪不得石头……这东西如果解体后,每一块骨头都是真化石,这也是王景煜的可怕之处。”郭教授咬牙继续说:“从岩石来看,这就是摩天岭的石头,王景煜用了两只真正的辽西小盗龙和圣贤孔子鸟拼凑出来这个,又镶嵌在白垩里面。”

“哦,还是您的眼厉害!那刚才您发那么大火,可真不值得啊!”郭向丽用手抚摸父亲的胸口。

“我上火的原因,不只是这个假化石。真正的原因,我是怕辽西王景煜,已经知道了我寻找的那个东西就在摩天岭!所以,我心里急啊!”

郭向丽睁大眼睛:“那怎么可能?资料只有咱们手里有啊!”

郭教授想摇头,无奈脖子打着封闭,只把唯一能动的一只手摇了摇:“不是还有一份苏联考察队的资料吗?我怀疑已经有人找到了。王景煜恰好也听到了消息,趁着这个机会,按照描述做了这个假东西,至于这东西是怎么流到石头手里,我就猜不透了。或许,他们知道石头是我学生,故意下了套儿……”

“爸,我看您有点想多了。您怎么断定那东西一定是王景煜做的?”

郭教授呵呵地苦笑,嗓音有点沙哑:“王景煜,我太了解他了……他可不简单。他曾经也是一名出色的古生物学者,可是为了钱,走了歪路。他造的假,当今能看出来的,也只有包括我在内的那么两三个人。”

郭向丽咬着下嘴唇:“看起来,田放那边要抓紧准备了。这化石如果流入黑市,结果会怎么样?”

郭教授半天没搭话,她低头看,原来他已经昏厥过去了。

“爸……爸!啊!大夫!”

郭向丽尖叫着跑出病房喊值班大夫。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宣武门大街 10月24日21∶53

陈羁言觉得手里的石头有几千斤重。

拼接……王景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左六爷的话,反复萦绕在他耳边。

这是自他入行以来,第一次打眼。一个小时以前,他还为耍了赵凯歌,低价买下石头高兴,而现在这高兴的心情早被郭教授的失望以及郭向丽的误解搅得烟消云散。

他耍了赵凯歌吗?或许现在,他应该跟赵凯歌一起同仇敌忾,痛恨造假的人。因为一向自认为精明的他,同样被耍了,而且被耍的程度,比赵凯歌还要深。

悔不该,没有听出左六爷话里有话;悔不该,自作聪明,傻乎乎地把这假东西捧到医院;悔不该……

路旁的美发厅还没有关门,门口的音响里,放着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怀旧金曲:“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陈羁言是怀旧的人,搁在平时,准儿跟着唱了起来。但是今儿个,他觉得这歌词好像在嘲讽他。

“同志,您好,皮包里拎的是什么?”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

“一块红布……”陈羁言栽了跟头,魂儿早没了,“啊,不!没什么。”

他定了定神,这才发现身边已经站了一个巡夜的警察。

警察上下打量他,看得他直发毛,越是发毛,手里的假化石越抱得紧。

这下可了不得了,警察是干什么吃的?尤其对这类心神不宁的人那是相当敏感:“同志,最近有一伙儿走私古生物化石的犯罪嫌疑人流窜到京,请配合我们,例行检查一下。”说完规规矩矩地敬了个礼。

“你不是片儿警吗?”陈羁言问,“片儿警不管这个吧。”

“少废话,打开书包。”

得,陈羁言知道这回又麻烦了。

面对警察,“遵纪守法”的陈羁言把包放在地上,拉开了拉链儿。也不知道是夜风太凉还是什么原因,他的手哆嗦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