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五章 第五章 神秘物种2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左六爷望着博雅斋的房檐,用手划拉了一把花白的头发:“要说读石堂,我还真没必要进去。六爷在这潘家园的乐呵,你以为光是找石头玩儿?那你可错了,咱为的就是打假,不让玩家们挨懵。这读石堂,压根儿就没假货,我进去干吗?” “吆喝,要说您三天两头奔我这儿,合着我全是假货啊?”冯磔开了个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左六爷望着博雅斋的房檐,用手划拉了一把花白的头发:“要说读石堂,我还真没必要进去。六爷在这潘家园的乐呵,你以为光是找石头玩儿?那你可错了,咱为的就是打假,不让玩家们挨懵。这读石堂,压根儿就没假货,我进去干吗?”

“吆喝,要说您三天两头奔我这儿,合着我全是假货啊?”冯磔开了个玩笑。

左六爷拍了拍老冯胳膊乐了:“哈哈哈,咱们爷儿俩啊,这是交情。”

老冯咧着嘴:“呵呵,那倒是啊。六爷您来我这玩儿,可是赏脸,要说您啊,别人家请都请不进去呢!”

“对了!”左六爷忽然想起一件事儿,“有没有一个河南人到你店里来过?这小子专卖假货,傍黑让我撞见,扭派出所去了。”

“哟,河南人?我没见过,呵呵。”老冯当然不愿意让人知道他买了假货,怕这样对他名声大有影响。

“嗯,最近造假的忒多,提防着点儿。得,不早啦,我得回去喝两盅去咯。”

“六爷您慢走啊!”

冯磔觉得专门以打假为乐的左六爷是冲着自己来的,心里扑通扑通的。

左六爷走后,冯磔赶紧跑屋里拿了把锤子,把那块所谓的“鸟化石”砸了个稀烂,然后把碎渣全给埋花盆里了。

“这下总行了吧。”老冯长出了一口气。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古玩市场对面面馆 10月24日 19∶11

“不行!这哪行啊?”陈羁言依旧笑得很灿烂。

“啊?”赵哥汗都下来了,“兄弟,都十二万五了。”

“再涨,十二万五算个屁?想发财不?涨!”陈羁言一条腿蹬着凳子,胳膊拄着桌子,一根烟卷已经烧到了屁股。

赵哥脑袋见汗了,越来越觉得不对头:“石头,你,你别耍我啊,我看你这架势,也不像诚心买我东西的啊。呵呵,别闹着玩了,我这就付饭钱去,咱该干嘛干嘛去。”

陈羁言“噌”地站起来,一拉赵凯歌胳膊:“别啊赵哥,我可是跟您说真格的呢。二十五万?不行,接着涨。”

赵凯歌看看表,也不早了,如果跟他这么折腾下去,什么时候算个头儿啊。这砍价,往下好砍,可是往上涨……那可就没边儿了,涨到明天这个时候也没个数啊!

再说了,陈羁言单身一人儿在北京,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赵凯歌可是上有老下有小,每天擦黑不着家,老婆就得给脸色,他跟陈羁言根本耗不起。

“得啦,石头,你也别跟这儿消遣我了,这东西我不卖了,你请便。”说完,他拎着包儿就要往外走。

陈羁言在他背后依旧哈哈哈地笑,掏出随身的手机,冲里边儿喊:“都听见了吧?二十五万都不卖。”

“你给谁打电话?”赵凯歌觉得事儿不对,赶紧拎着包跑回来了。

“没给谁打,赵哥,您走您的。货是您的,钱是我的,买卖自由,您不卖我还不买了呢,免得坏了名声。”说完继续对着电话唠叨,“现在这东西可炒到二十五万了,您看我能收队了?”

这时候,面馆里西墙角几个长相凶悍的外地人,齐齐把眼光抛向赵凯歌拎着的皮包。他们这举动,赵凯歌也看在眼里。

老赵心里有点瘆得慌,赶紧跑过去,拉住陈羁言的胳膊:“我说你打电话就打电话吧,这么大声嚷嚷干吗?”说完没好气地瞅了瞅那几个盯着自己皮包的外地人。

陈羁言嘿嘿一笑:“您走您的吧,我嚷嚷碍着您什么事儿了。”

这时候,那几个外地人交头接耳,冲赵凯歌的皮包指指点点起来。

这下老赵可毛啦!心说这东西现在扎手了,这陈羁言毕竟年轻,不知道潘家园一带最近有一伙儿外地人专门抢东西。现在他张口二十五万,闭口二十五万,不惹事才怪。不如,随便赚俩子儿,把这扎手的玩意儿扔给陈羁言算了。

“兄弟!你别嚷嚷了,我也不财迷了,这石头,三千五给你,行不行?”老赵贴近陈羁言的耳朵,话音略带恳求。

“别,哥哥还得靠它发财呢,再说我现在也不想买了。”陈羁言一脸苦相,“刚想起来,身上就带着两千块钱,这还是借的单位的,改天咱再谈吧,啊!”

赵凯歌一跺脚:“得!算我倒霉,两千,你的!”说完把提包放在桌子上,偷眼望了望西墙根儿的几个人。

“赵哥,两千都给了您,我可没法子打车回家啦。”陈羁言依旧苦着脸。

“哎!”赵哥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往桌子上一拍:“拿着,打车走。”一边儿暗自嘀咕:今儿个陈羁言能不能回家都是问题。

两千块钱,不多,薄薄的一打儿拍在赵凯歌手上。老赵点都不点,转身低着头出了面馆,蹿上装古董的面包车,一溜烟儿跑了。

陈羁言抱着那黑提包,乐呵呵地望着西墙根儿那几个人。此时,那几个人也不怀好意地望着他,有一个人,脸上还有一道疤。

陈羁言一拍提包,举起电话高声喊:“喂,给我叫中队……嗯,对,东西已经收缴了,我穿的便衣,他没看出来……叫其他人收队吧……没事儿,我带着枪呢,回局里等着我,下一步咱就开始部署整治潘家园一带外地来的抢劫团伙。”

西墙那几个人一听这话,全都激灵一下,互相使了个眼色,拍下饭钱灰溜溜地跑了。

陈羁言看着这几个人窜上了两辆出租车,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把根本没开的手机装进了衣兜。

面馆老板走过来好奇地问:“哎,感情你是便衣啊!没看出来。”

陈羁言也不答话,拎起黑提包就往外跑。他心想:“万一刚才那伙子人琢磨过味儿来,可就坏了。”

他慌里慌张地刚一出面馆的门,斜着过来一人,“咣唧”一下和陈羁言撞了个正着。

“哎,你这人怎么走路的……”陈羁言刚要埋怨,却发觉自己撞了个老头儿,不由得心里一翻个儿,这年头宁可撞汽车也不能撞老头儿老太太,弄不好会搞得你倾家荡产。

他再仔细一看,潘家园德高望重的左六爷正坐在地上。

左六爷跟陈羁言在潘家园都是化石鉴定的高手,俩人打陈羁言上大学时就认识,现在有空也一块玩儿。陈羁言的所谓野路子,多半儿都是左六爷所授。所以,左六爷可以说是陈羁言的半个师傅。

陈羁言赶紧上前搀扶:“哎哟,六爷,您还没回家呢?摔着没?”

“呵呵,不碍事,身子骨还硬朗。”六爷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

“真对不住,您看我这走得急,没看见您过来。”

“不碍事,不碍事。”六爷通情达理,并没有埋怨陈羁言的意思,“石头,这么晚了还没回家?”

“嗯,我随便转转。”陈羁言赶**出烟来。

“得,您老要是没什么事儿,咱爷俩找个地方喝点?”陈羁言撞到了左六爷,有点过意不去。

左六爷也不客气:“成啊,这阵子你忙,也没抽空在一块唠唠嗑。”

陈羁言怕那帮小子回来,故意找了个距潘家园远点儿的饭馆,位置就在左六爷家附近。

爷儿俩找了个干净地儿坐下,服务员递上菜单来。

陈羁言心想:今儿晚上两顿儿了,点菜得悠着点儿。

左六爷岂不清楚他这半个徒弟的抠劲儿,赶紧说:“咱俩一人一份儿炒饼,二两酒,都不饿,唠嗑为主。”

陈羁言一听正中下怀:“成。”

左六爷早就看见陈羁言的黑提包,吃得差不多了问:“石头啊,里面装的什么宝贝?能现天儿不?”

陈羁言心说:“还现天儿呢,连贼都知道了。”

“这个啊,呵呵,您看看也不打紧。”陈羁言看看这饭馆虽然是饭口,却没人吃饭,就放心大胆地把提包拎上了桌子。

左六爷把碗筷扒拉到一边儿,拉开拉链取出化石坨儿来,用高倍便携式显微镜看了看,舔了舔嘴唇:“用你的方法,化验过碳十四了吗?”

“刚到手,没检验过。怎么,有问题吗?”陈羁言欠身问。

左六爷摇摇头:“看不懂。”

陈羁言一听,脑袋“嗡”的一下!在奇石、古董鉴定行儿里,这一句“看不懂”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六爷!您是说这石头……”陈羁言绝不相信自己会打了眼。

左六爷却抢先说:“石头啊,你是科班出身,按理说一般的遛子货打你眼前儿一过,就看个八九不离十了。这个物件儿,你说它是什么?”

陈羁言摇摇头:“说实话,六爷,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我,这是个从来没被发现过的物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