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四章 第四章 珍品复原3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哦,赵哥啊,我这儿找老冯有点事儿。您看……” 这中年人叫赵凯歌,是潘家园的老玩家了,主要收藏矿物晶体和石器。他见陈羁言说有事儿,赶紧一拉他袖子:“哎,我真有好东西,刚收上来的,你就给瞅一眼,啊!你看平常我也不玩儿化石,这好不容易动了个心眼儿,收了一块儿……” “赵哥,我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哦,赵哥啊,我这儿找老冯有点事儿。您看……”

这中年人叫赵凯歌,是潘家园的老玩家了,主要收藏矿物晶体和石器。他见陈羁言说有事儿,赶紧一拉他袖子:“哎,我真有好东西,刚收上来的,你就给瞅一眼,啊!你看平常我也不玩儿化石,这好不容易动了个心眼儿,收了一块儿……”

“赵哥,我真有事儿。要不这样,您跟着我去老冯店儿里,正好看东西不现天儿。”

“别啊兄弟,万一老冯有什么私事儿呢,我去了这不添乱吗。要不咱们这么着吧,晚上你一人儿也别回家啦,我挨对面儿拉面馆儿等着你,今儿哥哥我出了块血晶,你给瞧瞧,啊!”

陈羁言一听,赶紧摆手:“不成不成。我今儿个可没打算请客啊!”

“瞧你说的,我能让你掏钱啊?等着你啊!你可快点儿来。”赵哥说完就去收拾摊子了。

陈羁言暗笑:“得了!今儿又落着啦!”

谈妥后,陈羁言直奔博雅斋。冯磔早就看见陈羁言来了,赶紧迎出来:“哎!石头儿,里边儿来。”

陈羁言跟着冯磔进了博雅斋,正巧坐在对面读石堂里的杨梵妮看见陈羁言进了博雅斋,心里纳闷儿:“哎?他怎么到这儿来了?”

沈烈骏探着脖子朝对面望望,问杨梵妮:“怎么,你也认识他?”

“见过几面儿,算是认识。哎!听你这口气,这人在这儿还挺有名儿啊!”

沈烈骏站起来,扶着一块树化玉望着对门儿:“你经常在外面跑,不常在潘家园,对他可能不大了解,这人可是玩儿化石的科班儿高手啊!”

“他叫什么名字?”杨梵妮睁大眼睛问。


陈羁言坐在茶几后面,接下冯磔递上的烟,开门见山:“老冯,找我来什么事儿?”

“找你来就是有事儿啊?瞧你这话说的。”冯磔笑眯眯地坐在陈羁言身边儿。

“哎!要是没事儿,那我可就走了啊!”陈羁言假意要走。

老冯赶紧拉住,把他按回了沙发上:“哎,别啊,其实说事儿,也没多大事儿。不瞒你说啊,最近我对古生物化石有了点儿兴趣,但是自己又没见过多少化石,总是怕被坑了。”

“什么?”陈羁言“噌”地站起来,“老冯啊,我跟你说,古生物化石这东西水忒深,你可别蹚进来。”

冯磔笑笑:“没事儿,你等着,我给你看样东西。”说着进了里间屋,不多时捧出一块石板儿来,拿给陈羁言,“兄弟,你帮我看看这个,什么年代?什么鸟?”

陈羁言接过来一看,鼻涕泡都乐出来了:“我说,冯磔,你没开我玩笑吧?这……这么假的东西……你从哪儿换来的?”

这化石板子上,是一个鸟的骨架,姿势很滑稽,而且骨节数量也跟现代鸟类不符,整块化石呈灰黑色。陈羁言一眼就看出,这玩意儿假得太露骨了。

冯磔用手把烟卷儿一捻,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假的?兄弟,要说我冯磔,什么石头没玩儿过,我博雅斋在潘家园儿也算这个!”他一挑大拇指,接着说,“矿物晶体、玉石、灵璧、大化……什么石头到我手里也不打眼。这是鸟的骨头,错不了啊!”

“化石跟奇石那是两码事儿,根本就是两条船上的东西!你这石头哪儿来的?”陈羁言问。

在奇石界,有玩玉石的,有玩儿晶体的,也有玩儿宝石琥珀的,门类很丰富,各有一套。

唯独古生物化石,需要很专业的古生物知识,而且国家法令中,一些化石是受保护的,不可以进行交流或收藏。故此,一般玩家不了解这些,是断然不敢碰的。

冯磔玩石头这么多年,对其他门类了如指掌,可唯独化石,可以说根本就是个棒槌。

原来,下午冯磔正在店里给石头抹油,进来个河南人,张口就问,收化石不。冯磔好奇,就让这人拿出来看看。

河南人拿出这板子来,冯磔由于不大懂,也没敢开价。可是这河南人,口若悬河地说了一通古生物化石的价值。冯磔又想起上次左六爷说的,一个恐龙蛋就能卖六万,他一时忍不住动心了……

况且这骨架确实有点儿意思,越看越觉得河南人说得有理。冯磔最后砍来砍去,花了两千块钱买了下来,自以为捡了个大便宜,就想让陈羁言给看看是什么年代的,哪一种鸟。

此时听陈羁言说是假的,有点儿接受不了。

陈羁言歪着脑袋问冯磔:“我说老冯,你知道鸟化石是什么样子的吗?”

冯磔一指那板子:“不就这样的吗?”

陈羁言把化石板子往茶几上一扔:“得,我也不跟你矫情,我回头给你拿个真鸟化石来,让你看看。”

冯磔知道陈羁言专业,当下像泄了气的皮球,直愣愣地望着那个滑稽的鸟骨架:“你是博物馆的,你说是假的我这肯定真不了。两千块钱,要说也不算啥,可是我这事儿传出去,潘家园最大的奇石店老板打了眼,嘿嘿……”

“你当时怎么没找左六爷给把把眼啊?”陈羁言想起了德高望重的打假专家左庚午。

“当时不是没来得及吗?我也是急着赚钱,你看看对面读石堂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我这儿呢,一天见不着一个人来,我急啊!”冯磔苦着脸说。

“那你也不能跳到这个圈子里来啊!”陈羁言皱着眉,“也罢,你真想玩儿化石?回头我给你拿几本儿书来,但是你记住,鸟化石是国家保护的,就是真的也不能买!”

“成,你就好好教教我,起码我不能再上当了不是?”冯磔现在越瞧那鸟化石越别扭。

“那就这么着。赵哥等着我说点事儿,我先过去下。”

冯磔一脸郁闷,点点头:“行!本来说请你出去喝点儿,有事儿的话,我就不留你了,记着给我拿点书,再有,弄个真鸟化石让我开开眼,行吧?”

陈羁言想想,家里正好有一块儿刚维修完成的圣贤孔子鸟,还没来得及拿回博物馆去,正好顺道拿给他看看,兄弟挨了骗,他自己也不好受。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古玩市场对面面馆 10月24日 18∶17

陈羁言离开了冯磔的店,走出潘家园,过马路来到那家常去的河南人开的拉面馆。

一进门,店老板就招呼:“来啦?里边坐吧。”

陈羁言“嗯”了一声径直奔里面的赵凯歌去了。今天面馆人不多,除了赵凯歌坐的最里面的桌子,就是西墙边四五个穿着很扎眼的汉子在一起拼酒,这几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人。

“哎哟,兄弟来啦,快过来!”赵凯歌高声对老板喊,“快点儿,再拉一碗。”

陈羁言一股脑儿吃完了面,擦了擦嘴:“赵哥,你那宝贝,偷着拿出来现现天儿吧。”

赵哥左右看看,从地上的大提包里拖出一块生日蛋糕大小的石头来。

陈羁言一看这东西,脑子里“嗡”的一声!坏啦!这莫非就是老师找的那玩意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