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三章 第三章 手铐恋人5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田放接着说:“你现在忙吗?” “不算忙,在外面买东西呢。有事儿吗?” 郭向丽抓过电话,冲田放挤挤眼:“喂,石头啊,现在住院押金我们还没凑齐……” 田放知道郭向丽还在试探陈羁言,赶紧抢电话:“向丽,你别这样。” 郭向丽拨开田放的手,继续说:“石头,听清楚了吗?” 陈羁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田放接着说:“你现在忙吗?”

“不算忙,在外面买东西呢。有事儿吗?”

郭向丽抓过电话,冲田放挤挤眼:“喂,石头啊,现在住院押金我们还没凑齐……”

田放知道郭向丽还在试探陈羁言,赶紧抢电话:“向丽,你别这样。”

郭向丽拨开田放的手,继续说:“石头,听清楚了吗?”

陈羁言一心买调色膏,心里正犯急,只好如实说:“现在我过不去啊。我这儿忙着呢!”

“什么事那么急?”郭向丽的脸色已经变了。

陈羁言要顾及邢劲和馆长,不能把长脊龙化石被摔的事情说出去,故此回答很含糊:“反正是很急的事情。”

郭向丽咬着牙冲话筒喊:“行,那你就忙吧!”

说完“啪”的一声就把电话挂了,回头对田放说:“听见了吧?人家一说掏钱就有事儿,问他什么事儿,人家说‘反正很急’。昨晚他拿钱也就是忽悠咱,这人性,哼!”

陈羁言看那边挂了电话,心说坏了,弄不好又误会了!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得先买调色膏才行啊!

待修待展的化石,死活买不到调色膏。老师等钱用、郭向丽的误会、琴茵那一巴掌,使他实在有点火烧屁股的感觉。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石材市场 10月24日 10∶15

转悠到最后一家店,陈羁言心说:“如果这里还没有土黄色的调色膏,那可就坏了。”

正想着,听店里一个女子正跟老板说话:“对,就那个调色膏,土黄色的,整箱我都要了!这东西可不好买,我这一通转悠啊!”

陈羁言一听,立马儿就蹿进去了:“老板!我也要调色膏!土黄的!”

“吆喝!”那女子猛一甩卷发,回过头来,摘掉鼻梁上的红边镶钻茶色大墨镜,紫色睫毛下面的大眼睛眨了眨:“哟,我说这是谁啊?”

陈羁言一看这女的,觉得眼熟:“哎!你……你是……”

“赔我倒车镜!”杨梵妮的记性显然比陈羁言强。

陈羁言忽然一捂胳膊,龇牙咧嘴:“哎,行,我赔你车。但你得先跟我上医院瞧我的胳膊去!告儿你,一条胳膊总比你一破倒车镜值钱。”

“行了,别装了!我也不让你赔车,你也别给我装了啊,扯平。”杨梵妮说完回头扔给老板几张票子,“调色膏给我搬到车上去。”




店老板摇摇头:“对不起,小姐,我不负责送货。”

“给你钱不就完了吗?”杨梵妮非常不满,“这是五百块钱,剩下的别找了,就当你工钱啦!”

陈羁言在边上一听,赶紧道:“老板,土黄色的调色膏我要一小盒儿。”

老板“扑哧”一下乐了:“我说今儿怎么了这是?我积压一年的土黄调色膏今儿个倒成抢手货啦?对不住您了,这位小姐全要了。”

杨梵妮挥手催促老板:“快点,给我搬到车上去。”

陈羁言按住杨梵妮的手:“您先等等……”然后换了一副非常友善的脸色,“嘿嘿,要说咱俩,也算熟人,啊,您那一箱子调色膏,打算干什么使?”

“你管我呢?”杨梵妮斜了他一眼。

陈羁言抓着脑袋,咂咂嘴:“我看你挺有档次的,你知道土黄色调色膏为啥不好买吗?”

“你说说。”杨梵妮翻着眼,重新戴上墨镜,靠着柜台仰着头。

陈羁言嘿嘿一笑:“土黄色调色膏肯定是黏结土黄色大理石的。您这身份,哎,就冲您那宝马车,这派头,用土黄色大理石装修,您不怕别人说您土鳖啊?”

“我愿意,你管得着吗?”杨梵妮回身又扔给老板一张红票,“别废话,赶紧给我装车。”

“等等……等等。”陈羁言抢过那票子塞回杨梵妮手里,“咱也别废话了,打开天窗说亮话,让给我一小盒儿,我急用。”

杨梵妮“哼”了一声:“你要?成,一千块钱一盒儿。”

“我呸!”陈羁言眼都红了,“你杀人啊?一千块钱我能买几大箱了!你成心不卖我是吧?”

杨梵妮一指老板:“钱我付了,现在东西是我的,买不买你随便。”

陈羁言心里这个急啊!今天买不成调色膏,就修不了化石,也就意味着无法在展览前让化石复原。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古玩市场读石堂 10月24日 10∶28

沈烈骏清理完化石碎块,坐在大厅等杨梵妮买大理石胶和调色膏回来。等了半天不见人影,心想反正周一没啥买卖,干脆叼着雪茄烟,溜溜达达奔了地摊区,正好看见左六爷迎面走过来。

俩人互相点了点头,沈烈骏掏出一盒中华,递上去:“您喜欢这个,来,点上。”

左六爷叼上烟,沈烈骏赶紧给点上,顺便帮着六爷掸了掸衣服上的土。

“发现好东西了没?”沈烈骏问。

六爷吐了口烟,一指大棚西边:“没啥好玩意儿。小沈子,走,跟着六爷我转转去不?”

沈烈骏求之不得,赶紧点头,一声不吭,跟在六爷身后一路走过去,来到大棚西大胡子老刘的摊位前。

“老刘,今儿有啥宝贝没?”左六爷蹲下身,拿起一块琥珀对着太阳照照,太阳光透过琥珀,变得黄澄澄地映在六爷的水晶眼镜片上。

“嘿嘿,六爷,您今儿个别又是憋着想砸我东西吧?”

一边摆摊儿的一个小子新来,不大懂规矩,随口说:“哎,把你那龙蛋拿出来给他瞅瞅呗?”

左六爷和沈烈骏一听,心里一颤。倒不是为了刘大胡子的龙蛋,而是为这小伙子,哪能这么大张旗鼓地嚷嚷?

这下倒好,四周的摊主,连同花大姐一块把目光投到这边。

老刘没好气地瞪了那小子一眼:“下回你丫的别跟我一块儿摆啊!真他妈菜鸟。”

那小伙子感觉自己可能坏了这里的某一项规矩,赶紧一吐舌头。

“有?把把眼。”沈烈骏说话简单明了,除了杨梵妮,他跟别人说话向来能说俩字儿,绝对不用仨字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