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三章 第三章 手铐恋人4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大理石胶!”沈烈骏望着杨梵妮的眼睛,“大理石胶不但黏得结实,而且还可以根据原来岩石的颜色用调色膏调色。”

杨梵妮大喜:“哦,这种胶这么好?”

沈烈骏搓搓手:“这种胶黏上以后,你就是再摔一次,也不会从原来黏过的地方裂开,结实得很。调色方面,咱们多实验几次就成。”

杨梵妮点点头:“我开服装公司的,色彩方面我是专家,调色由我来。”

沈烈骏拿起毛刷:“那我现在清理化石,你去石材市场买点大理石胶吧!”

“成,我这就去。”

今天,杨梵妮破天荒地给了沈烈骏好脸色。她走后,沈烈骏心里仿佛开了花一样,本不爱说话的他,居然哼起了小曲儿。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博物馆管理员办公室 10月24日 9∶08

“大理石胶和调色膏建材市场应该有卖的,现在就去买吧。”琴茵迫不及待地想看看陈羁言怎么让这块珍贵的化石还原。

陈羁言点点头,问邢劲:“馆长说什么时候展出?大理石胶需要有干燥、固化的时间。”

邢劲苦着脸:“展览定在明天,今晚必须到位。”

“嗯,时间比较紧迫,我现在就去买调色膏和大理石胶。”陈羁言说完当即拉着琴茵往外跑。邢劲追出来:“我开车跟你去啊!”

陈羁言回头一摆手:“你给我看好办公室,任何人都不许进!”

快到博物馆大门时,陈羁言忽然拉着琴茵躲到一个展柜边的角落里,盯着她的眼睛。

琴茵不知道怎么回事:“干吗?你不是买胶去吗?”

“九点多了,你也该去上班儿了。”陈羁言小声对琴茵说,眼睛却盯着外面参观的游人们,从口袋里掏出一对儿银闪闪的小钥匙来。

“啊!这不是手铐的钥匙?”琴茵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这是昨天晚上我从地下捡的。”说完,陈羁言捅开了自己手腕上的手铐,又把钥匙塞到琴茵手里,“对不起啊,我现在有急事儿,不陪你玩儿了。”

“你!”琴茵的脸从脖子红到了头发根儿,“你吃饱了撑的吧?”

“呵呵,这是对你昨晚不由分说铐上我的惩罚。本来啊,我想跟你玩儿一天,但是现在不行啦,你得感谢那块摔断了的长脊龙化石。”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陈羁言脸上!琴茵转头朝博物馆外面走去。

出门的时候,小袁赶紧打招呼:“嫂子走好啊!”

琴茵勉强一笑,只是这笑比哭还难看。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医院病房 10月24日 9∶45

郭文鼎教授正在床上和郭向丽说话,门一开,田放拎着一篮子水果进来了。

“哎!我不是让你回家休息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郭向丽站起身接下水果。

田放脱下外衣,挂在钉子上,拿起暖壶倒水:“你以为我睡得着啊?”

郭教授很了解自己这个徒弟,知道他心里藏不住事:“田放啊,你过来坐。”

“哎!”田放走到老师床边,搬凳子坐下。

“现在我这个样子,估计再也找不到那个东西了。”郭教授稍稍动了一下头,立刻感觉到脖子疼痛难忍。

郭向丽赶紧把枕头整理了一下:“爸,你会好起来的。”

“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郭文鼎用唯一能动的一只手,握住了田放的手,“昨晚我想了一夜,找化石的事儿啊,还得落在你们身上。”

田放点点头:“您放心,我们会尽力的,您相信我们。”

郭文鼎皱着眉头:“这么多年,在北古所,只有你、向丽和石头一直对我的理论深信不疑。虽然只有你们三个人,但是我非常欣慰。”

田放拿起苹果,一边削皮一边小声嘟囔:“老师,其实,刚才回去以后,我想来想去,昨天对石头确实有点过分了。”

郭向丽一听,低下头摆弄衣角。

郭文鼎脸上露出笑容:“嗯,你们想通了就好。你和石头,自始至终都是我最好的学生,还有向丽,你知道作为一个父亲、一个老师,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门下弟子你争我吵。石头的嘴其实挺厉害的,如果他昨天跟你们动嘴,估计再加上十个田放、十个郭向丽也不是他的对手。”

田放削下一块苹果,用勺子刮成泥,送到老师嘴里。

郭教授吃了果泥接着说:“昨天石头为什么没还嘴?那是因为他心里有我这个老师啊!”

“爸,您别说了,我们知道错了。”郭向丽赶紧辩解。

田放拿出手机一晃:“向丽,我这就给石头打电话。”

郭教授很高兴:“行,叫他来,我一块儿跟你们说说那个东西的埋藏位置。”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石材市场 10月24日 10∶02

陈羁言脸上的巴掌印还没有消除,就已打出租车赶到昌平科技园区水屯桥西的石材市场。

市场里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在转悠,陈羁言找到一家比较大的石料店走了进去。

这店铺老板正趴在柜台上睡回笼觉,陈羁言走过去一拍柜台玻璃:“老板,有大理石胶吗?”

老板睡眼惺忪地爬起来,揉揉嘴角:“要啥?”

“大理石胶,还有调色膏。”

老板拿了胶和调色膏一股脑儿堆在柜台上:“要啥样的,自己挑。”

陈羁言想,要调出三叠纪那种黄灰色岩板,起码需要土黄色、淡灰和淡青三种颜色,但是这里只有淡灰和淡青,没有土黄……

“老板,土黄色的调色膏呢?”

“没有啊,就整了这点儿,一般谁也不要土黄色的,也就没进那样的货。”

陈羁言只好又转悠了好几家,土黄色的调色膏一直没有着落。

忽然电话响了起来,陈羁言掏出来一看,是大师兄田放的号码,赶紧接听:“喂,老大!老师怎么样?”

那边田放一听陈羁言先问老师,冲郭向丽点了点头。随后才说:“老师挺好的,石头啊,昨天我跟向丽和你闹着玩儿,你别当真啊!”

“呵呵,哪能呢?咱哥儿俩还说那个,老师没事我就放心啦。”田放的电话听筒声音跟免提那么大,旁边的郭向丽听得一清二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