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三章 第三章 手铐恋人3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邢劲看看表:“石头,咱们过去吧,嫂子怎么着?转转馆,看看化石?” 陈羁言一拉琴茵:“不用,我们一块儿过去。”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古玩市场读石堂 10月24日 8∶45 杨梵妮和沈烈骏在读石堂后面保险门里的一间大屋中,把龙蛋碎块摊在铺着胶皮的工作台上。 这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邢劲看看表:“石头,咱们过去吧,嫂子怎么着?转转馆,看看化石?”

陈羁言一拉琴茵:“不用,我们一块儿过去。”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古玩市场读石堂 10月24日 8∶45

杨梵妮和沈烈骏在读石堂后面保险门里的一间大屋中,把龙蛋碎块摊在铺着胶皮的工作台上。

这间屋子没有窗户,仅仅靠屋顶一个节能灯管照明。围着工作台四周,放着一人多高的带轮子的铁架。这些架子上放置的各类古生物化石,简直可以开一个小型古生物博物馆。

杨梵妮歪着头望着东墙脚的一块一米见方的石板问沈烈骏:“你这个鱼龙完工了没有?”

沈烈骏摇摇头:“还差一半就刻完了。”

杨梵妮皱着鼻子:“你进度也太慢了,一块鱼龙刻了半个月。”

沈烈骏叹了口气:“没办法,造翻版这事我毕竟比不过辽西王景煜,他那东西以假乱真,摆在博物馆里能懵过专家。我只有在细节上下工夫。”

“不过我觉得,你造翻版算是北京城最下工夫的了。”杨梵妮有意无意的一句夸奖,使沈烈骏说不出地受用。

俩人把龙蛋碎块按照顺序一一摆好,准备黏合。

“黏龙蛋用什么胶最好?”杨梵妮问。

沈烈骏今天破天荒的话多:“显然,普通的黏合剂肯定会穿帮,咱们既然要修,就得做到天衣无缝。”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博物馆馆长办公室 10月24日 8∶47

陈羁言“拉着”琴茵的手,来到馆长办公室。

张博睿馆长今天特意穿了一件藏蓝色的中华立领,大皮鞋擦得锃亮。与皮鞋一样锃亮的脑门加上昨天新染的一头乌黑的自来卷,使人无法相信这位浓眉大眼的馆长今年已经六十一岁了。

张馆长在古生物方面也很有建树,出了不计其数关于古生物进化和化石鉴别的书籍。他本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但是凭着对工作的热忱,申请延长了退休时间。

张博睿远远地就看见陈羁言和琴茵手拉手朝自己办公室走过来,赶紧迎了出去,慈祥地朝他们笑:“石头啊,这位是……赶紧给介绍介绍。”

陈羁言一拍琴茵的脑袋:“呵呵,我女朋友,琴茵。这是张馆长,我的领导。”

张馆长赶紧伸出右手:“啊呀,你看,石头从来也没提起过,真是的……欢迎欢迎!”

琴茵右手铐着伸不出来,一面从脸上挤出笑容,一面伸出左手。

张馆长双手握住琴茵的手,握了握:“来!到里面坐。”又一看俩人拉着手,手上还搭着一件外套,不由得问陈羁言:“哎,俩人感情不错嘛,石头,你还怕小琴跑了啊?”

“哈哈哈,习惯了!”陈羁言打着哈哈,领着琴茵进了馆长办公室。

一进门,陈羁言就看到迎面的老板桌上放着一个两尺见长的宽木头匣子,里面的东西肯定不小。

张馆长跟琴茵客气了几句,转而切到正题:“石头啊,本来你上班没时间限制,今天这么急着让你过来,实在是火烧眉毛啦!”张博睿说话间掀开了木头匣子:“你先看看这个。”

陈羁言凑上去往匣子里一瞅,当即大吃一惊!

匣子里是一块切割得四四方方的灰黄色石板,板子上爬着一个长相小而奇特的爬行动物骨架,颇近似于蜥蜴,只是它后背长有两行看起来像羽毛的东西。这些类似羽毛的东西展开呈飞翔状,使得这只蜥蜴显得十分古怪。

“长脊龙!”陈羁言脱口而出,“我说,这谁做的恶作剧啊?这种东西的化石标本,全世界只有一块啊!”

“不是恶作剧!”张馆长用手抹了一把脸,“这是真的。”

“不是?长脊龙自打1996年在土耳其发现一块以来,还没人见过第二块化石呢,这玩意儿哪来的?”陈羁言显然不相信这长脊龙不是伪造的假货。

张馆长拿出转借文件:“这就是土耳其发现的那块长脊龙化石,是咱们借来展览的。你看……”

张博睿说着,伸手拿起化石板子的一端。陈羁言这才发现,这块长脊龙化石已经从中拦腰折断了。

“这怎么回事?”琴茵插嘴问,“是谁摔了?”

张博睿馆长苦笑:“这事蹊跷啊。化石板子在运达这边的时候,就是碎裂的,我打电话跟那边核实,人家说运出来的时候是完好无损的。”

“谁负责押运的?”陈羁言盯着化石板子断裂的层面,知道这回事关重大,搞不好是国际问题。

张馆长一指外面:“是邢劲负责的。他说,在交接运输途中他根本没从防震盒子里拿出来过。而且一路平坦,飞机上也是他亲自跟随,不会出茬子。”

陈羁言点点头:“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您叫我来的意思,是修理它吧?”

“不!”张馆长压低声音,“如果说要修理,邢劲完全可以做,现在我的意思是,让它复原。”

陈羁言拉着琴茵,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过了半晌才说:“行!但是我只能尽力而为。”

“好!”张馆长拍着陈羁言的肩膀,“全靠你啦!这样,我安排邢劲给你打下手。”

陈羁言和琴茵回到办公室,邢劲捧着长脊龙的盒子随后进来了,他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冲陈羁言一咧嘴:“辛苦了,石头。”

陈羁言忽然一把将邢劲脖子掐住,按在墙上,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你小子给我说实话,押运途中出了什么事?”

琴茵赶紧劝道:“有事好好说啊!”

“没事啊,是那边博物馆想讹人……”邢劲显得很委屈。

“扯淡!我看那岩石板断裂的痕迹,明显是新伤,你小子给我说实话!是不是半道上拿出来摆弄来着?”陈羁言手上加了把力气。

邢劲知道陈羁言的本事,几亿年前摔碎的石头,他都能看着裂纹说出断裂的原因,判断个八九不离十,只好说了实话:“哎呀,我说,你先放手!”

“说!”陈羁言把他按到椅子上。

邢劲点了一根烟,吸了两口才揉着脖子坦白:“我在回京的时候,忍不住拿出来摆弄,装回去的时候,手一哆嗦,就掉地上了。”

“我说你的手怎么那么欠啊?”陈羁言红着眼睛,“你知道不知道这玩意儿多娇贵?啊?一厘米不到的岩板!你敢拿出来摆弄?胆子也忒大了?你以为这是三叶虫?”

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没用了。邢劲央求道:“石头,咱哥儿俩交情……”

“别说了!”陈羁言一摆手,“这事儿还有谁知道?”

邢劲赶紧说:“就你、我,还有嫂子知道。”他叫嫂子的时候,声音格外甜。

“别嚷嚷了,馆长那边我给你兜着。”陈羁言望着桌上的板子,嘬着牙花子,“要说给它黏上容易,如果说复原……就必须恢复原貌,而且让人看不出曾经摔过……”

琴茵头一次看见陈羁言这么一本正经,觉得跟刚才的嬉皮笑脸简直不是一个人。

“有办法吗?”她问。“行不行啊,石头?”刑劲也问。

“普通的树脂胶肯定不行,按照咱们一般的规矩修理,也不成。”陈羁言一只手抓着小分头,“除非用那种胶……只是博物馆里没有。”

“是什么胶?”邢劲和琴茵一起问。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古玩市场读石堂 10月24日 8∶57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