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三章 第三章 手铐恋人1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地铁1号线 10月24日 7∶45 深秋凛凛的寒风,被挡在地铁站外面。陈羁言和琴茵跟着人群挤到售票口。琴茵没好气地望着抠门儿的陈羁言:“我是人民警察,可不会逃票啊!” 陈羁言买了一张票,塞给琴茵:“你不用逃,我逃。反正咱俩拴着呢,你进去了,我也就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地铁1号线 10月24日 7∶45

深秋凛凛的寒风,被挡在地铁站外面。陈羁言和琴茵跟着人群挤到售票口。琴茵没好气地望着抠门儿的陈羁言:“我是人民警察,可不会逃票啊!”

陈羁言买了一张票,塞给琴茵:“你不用逃,我逃。反正咱俩拴着呢,你进去了,我也就进去了。”

琴茵眼睛睁得老大:“天哪,我要穿着警服,准把你逮起来。”

“你现在已经把我逮起来了,一会儿到你单位拿钥匙,大伙儿全都知道你把我逮起来了,我就……”

“得、得!打住!我怕你了!”

俩人“手拉手”走到地铁入口,琴茵把票一递,指着陈羁言冲站务员说了句:“我可不认识他啊!”

陈羁言剑眉一挑,坏笑着从衣兜套出月票来,哼着小曲。

地铁站务员笑了:“小两口闹气?”

琴茵红着脸喊:“哎!我跟他可没关系啊……”

“嗨!前面的走不走。”后面的乘客催促了,琴茵只好作罢,拖着陈羁言进了月台。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古玩市场博雅斋 10月24日 7∶51

冯磔望着地上摔得稀烂的恐龙蛋化石,又抬起头讶然望着左六爷:“六爷,您说这个蛋……这个蛋是假的?”

左六爷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小骆赶紧拉住左六爷:“哎呀,老爷子,我这个蛋是不是假的啊?”

左六爷回头,眯着眼:“小伙子,你这宝贝啊,我买下啦,怎么处置,都算我左庚午的对不?”

小骆点点头:“是啊。可是真假您老给个话儿呀!”

左六爷拍拍小骆:“这不挺明显的吗?小兄弟,咱们要去伪存真啊。”

“哦,假的啊……”小骆从兜里掏出那200块钱,塞给左六爷,“老爷子,我服了气啦,既然是假的,您老摔得好!您这钱,我不能要。”

左六爷笑着推回小骆的手:“不,我说过,东西我买了,怎么处理,是我的事儿。别说二百,就是两万,假的我也照砸。”

冯磔一听,暗挑大拇指:这左六爷在潘家园的威望,真不是盖的。

左六爷朝冯磔一作揖:“冯老弟,地上这点儿渣滓……”

“哎哟六爷,您瞅,见外了不是,我收拾,您甭管啦。今儿个能亲眼看见六爷这一摔,也算是我冯磔的眼福。”

左六爷和小骆走后,冯磔用扫把收拾了地上的恐龙蛋碎块,一股脑倒在门口的台阶旁边,等着收垃圾的拿走。

老冯刚进屋,对门读石堂的沈烈骏扒着玻璃门问:“老冯,门口是啥?”

“六爷砸碎的假龙蛋。”冯磔把扫把靠在门后,捧起小茶壶,放上一撮铁观音。

沈烈骏点点头,指着那堆渣滓:“不要啦?”

冯磔开玩笑地一摆手:“呵呵,你喜欢就扫走。”

沈烈骏二话不说,抄起冯磔的簸箕,拖了那堆碎块回了对面的读石堂。

老冯一瞅乐了:“吆喝!你还真要了呀!我说,这是假的!你财迷到家了啊?要它干吗?”

沈烈骏一向少言寡语,冯磔偶尔跟他开个玩笑,他也就是“嘿嘿”两声了事,故此,冯磔没事就拿他打哈哈。

不一会儿,沈烈骏回来还簸箕。冯磔揪住他的领带:“小沈,你到底要那假龙蛋干什么?”

沈烈骏没办法,扒拉掉老冯的手,开玩笑地咕噜了一句:“黏上玩儿。”

“哈哈哈!”冯磔笑得前仰后合,“你也会开玩笑啦?就算你黏上,回头左六爷还不照样到你店里打假去啊?”

沈烈骏干笑两声:“你管不着。”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医院病房 10月24日 8∶05

田放走进郭教授的病房,把拎着的油条、豆浆放在桌子上,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向丽,赶紧趁热吃。”

郭向丽看田放眼圈发黑,有些心疼:“你守了一夜,回去睡一会儿吧!”

“不碍事的,在研究所咱们不是经常熬夜吗?”田放盛了一碗豆浆递给郭向丽,又盛了一碗给郭文鼎教授凉着。

郭文鼎已经醒来,轻轻咳嗽了一声。

“老师,你感觉怎么样?”田放赶紧涮毛巾,郭向丽接下来给父亲擦脸。

“田放啊,你熬了一夜啦,回去休息吧。”这是郭文鼎醒来的第一句话。

田放不肯走,郭向丽硬把他挤出来。

田放站在走廊上,把声音压得极低:“向丽,我伺候未来的老丈人天经地义啊,你怎么能赶我出来啊!”

郭向丽一笑:“谁是你未来老丈人啊?我是说你先回去休息休息,晚上还得轮班,这里有我就够了。”

“那成!”田放掏出口袋里的亚麻布擦了擦眼镜片,重新架上,“说好了,今天晚上你回家休息,我盯着。”

“行,赶紧回去睡觉,打的走,别开车啊!”

郭向丽把田放送到电梯口,转身回来。

阳光从窗外射进来,照在郭教授的脸上。郭向丽赶紧跑过去把窗帘拉起一半遮住阳光。

“向丽啊……”郭教授叹口气闭上眼,“昨晚你们对石头有点过分啦!”

郭向丽捧起刚才田放凉的那碗豆浆,用小勺子喂着郭文鼎:“爸,你总说石头这好那好,我可觉得他有问题啊!”

“他能有什么问题?”郭文鼎苦笑,“就因为他打听了一下我要找的那东西?你们就说人家心存鬼胎?”

“哎!爸,您说对了!”郭向丽用手把辫子撩在脑后,“当年,我们都在您门下学古生物,后来我和田放留在了北古所,研究您的课题。他呢?去了比北古所工资高一倍的博物馆。就凭这个,这人就要不得。”

郭教授摆摆手:“我看你们是想得太多了,石头去博物馆上班,目的是攒钱给咱们提供研究资金,他有他的想法。”

“天哪,他给咱们提供研究资金?拉倒吧!所里不给提供经费,爸您动的是我的嫁妆……”郭向丽意识到不能再说下去了,当即住口,“爸,您先喝点豆浆吧!”

郭教授剧烈咳嗽了几声,郭向丽知道父亲上火了,赶紧撒娇似地逗他开心:“哎呀,爸,您别往心里去,我是闹着玩呢。我给您扮个小猫,您看……喵……”

郭教授哭笑不得:“你这丫头,我就纳闷儿了,田放喜欢你哪点啊……”

“爸,我俩的事,您老就别管了。”郭向丽端起豆浆,继续喂郭文鼎喝,“田放可是您亲传的,各项技术和学术在北古所都是拔尖的。这次他要去帮您老拿那个东西,只要地点不让石头知道,他就顺利多了。石头的野外技术和采集方法一大半都是野路子,您要是真想让他跟着去,俩人肯定打嘴架。”

郭教授喝了一口豆浆,咂咂嘴:“不过……我看那个地方倒是石头的野路子更适合。”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古玩市场 10月24日 8∶32

沈烈骏托着一堆龙蛋的碎块回到读石堂。

他取出一张大包装纸,把碎块摊在纸上,细细地用放大镜看遍每一块碎片。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们重新按照拼合顺序放在一起。

这时候门一响,伴着香气飘进一个人来。

沈烈骏抬头见是杨梵妮,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Fanny!”

“干吗呀这是?看见我怎么这么激动啊?”杨梵妮斜了他一眼,走到水晶簇旁边,把身上的裘皮领羊绒风衣脱了挎在手上,掏出细长的烟来点燃,冲着水晶簇吐了一个烟圈:“老板,那块驰龙幼体我已经跟柬埔寨人交易成功,义子已经打到咱们账上了。”

“Fanny!”沈烈骏走到杨梵妮身后,接下她的风衣。

“哎呀,干吗?有什么话直说!”杨梵妮一向不喜欢少言寡语的沈烈骏,有时候就连正眼也不愿意瞧他一眼。

沈烈骏从西裤兜里掏出一块手帕,擦擦手,指着茶几上的龙蛋碎块:“我想让你帮我黏这个。”

杨梵妮捋了一下卷发,走近茶几,用手拽着短裙蹲下看那些龙蛋碎片:“哎?你从哪儿搞了这么个玩意儿?”

沈烈骏冲着对门博雅斋一努嘴。

“他们干吗要摔?”杨梵妮从皮包里掏出便携式显微镜,取了一块碎片放在显微镜下仔细看。

沈烈骏凑近杨梵妮道:“不是冯磔摔的。而且,这东西不摔,怎么能到了咱们手里。”

杨梵妮会意地点了点头:“以你的手艺,这东西要黏上,可不止万儿八千的啊。好,我帮你!”

沈烈骏面露喜色:“好,可是别在大厅里弄,咱里面黏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