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二章 第二章 密云山道4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成啊,六爷您说了算。反正我不懂这个,正好跟您学学。” 小伙子有些犹豫:“这……还要到你的地方去?” 旁边摊主赶紧一拉这小伙子:“兄弟,你知道这是谁啊?这是冯老板,这是左六爷,都是咱潘家园儿奇石界的天儿。你还怕人家暗算你啊!” 小伙子咬着牙一点头:“成,我拿东西去。”说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成啊,六爷您说了算。反正我不懂这个,正好跟您学学。”

小伙子有些犹豫:“这……还要到你的地方去?”

旁边摊主赶紧一拉这小伙子:“兄弟,你知道这是谁啊?这是冯老板,这是左六爷,都是咱潘家园儿奇石界的天儿。你还怕人家暗算你啊!”

小伙子咬着牙一点头:“成,我拿东西去。”说完绕过摊子,从大纸箱里捧出一个黄缎子锦盒来。这盒子有书本大小,二十厘米高。他两手紧紧抱着,回头嘱咐旁边的摊主:“哥哥,你帮我看住摊子啊!”

“得嘞,你去吧,这点儿破石头没人当宝贝。”

小伙子跟着左六爷和冯磔来到博雅斋,一进门就被琳琅满目的奇石和矿物晶体震住了:“好家伙,冯老板,跟你比起来,我那些玩意儿真是他妈铺街的料啊!”

冯磔淡然一笑:“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是些破烂儿。”

左六爷拿出个玉石烟嘴儿,从衣兜里掏出一盒中华来,一根递给小伙子,一根递给冯磔。然后,自己在玉石烟嘴儿上插了一根,望着那盒子:“兄弟,现在店里没人,打开咱开开眼吧。”

刚巧对面的读石堂也拉开了卷帘门,店长沈烈骏见对面有货主,也伸着脖子想看看究竟。

左六爷刚好瞅见,冲外面一挥手:“小子!懂规矩不?看什么看?”

沈烈骏赶紧缩回头去,冲左六爷笑着点点头。

小伙子把锦盒放在冯磔的木雕茶几上,轻轻地打开盖子。

冯磔冲盒子一指:“六爷,您老先过眼。”

左六爷也不客气,伸手抓起盒子里的物件。

小伙子赶紧用手在这东西下面护着,生怕六爷年老,一个把持不住,东西掉在地上摔了。

其实说让左六爷先过眼,冯磔早就看见盒子里那个圆滚滚的灰黄色石头蛋蛋。这石头有小孩脑袋大小,椭圆状,表皮已经龟裂,下方连着两指厚的围岩作为底托。

“恐龙蛋!”冯磔一看这东西,心里先喜后忧。

喜的是,这小伙子手里还真有好东西;忧虑的是,这货主一直很小心,恐怕他已经知道了这玩意儿的大体价格了。这么一来,想收个棒槌货,恐怕就有点难度了。

左六爷眯着眼,捧着龙蛋左看右看。小伙子则望着左六爷的手,生怕他有个闪失。而冯磔却望着左六爷的脸,期待老爷子的说法。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复兴门外大街 10月24日 7∶18

琴茵无奈地跟着陈羁言“手拉手”走在街上,深秋的寒风迎面割着俩人的脸,刺辣辣的疼。

“怎么不打个车?”琴茵朝唯一自由的手哈了哈气。

陈羁言斜了她一眼:“打车?你掏钱啊?”

“我要是装着钱,早就打车了!”琴茵撅起了嘴。

陈羁言也用他唯一自由的手,抓了抓小分头:“早晨走走,有利于身体健康。”

“哎!我说你到底着急不着急?博物馆不是叫你快点去吗?你这慢慢悠悠的,估计九点也到不了。”

“放心,博物馆知道我有遛早儿的习惯,时间富余着呢!咱到军博对面坐地铁,来得及。”

琴茵一听,当下急了:“我说你遛狗呢?军博,天哪!”

俩人一路顶着晨风,踩着环卫工人来不及清理的落叶,慢慢地朝军博地铁站走去。

好不容易蹭到军博地铁站,琴茵望着卖煎饼果子的,咽了口唾沫:“喂,陈羁言,我饿了。”

陈羁言瞥了她一眼:“饿了?我办公室有压缩饼干。坚持一会儿啊,这玩意儿,用开水一泡,嘿,那叫一个香啊!”

“我说你算爷们儿吗?”琴茵不等陈羁言说完,撅着嘴奔地铁站跑了。

“哎,你别光顾着自个儿,这两个人呢!”陈羁言被她拽得不得不跟着跑。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古玩市场博雅斋 10月24日 7∶30

冯磔和拿龙蛋的小伙子,一个盯着左六爷的手,一个盯着左六爷的脸,屏住呼吸谁也不敢吭声。

左六爷端详了半晌,托着龙蛋问小伙子:“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小伙子打算用手接下龙蛋:“哦,叫我小骆就行。”

左六爷把手里的龙蛋往边上一撤:“小骆你等等,我问你,这龙蛋你卖多少钱?”

小骆赶紧报价:“这东西啊,我也新入行说不准,这么着,您给个实在价……”

冯磔赶紧打住:“哎,兄弟,行里的规矩啊,我是第三人,虽然我不懂化石,可是您和六爷谈价,我不听。”说完递给小骆一个计算器。

小骆接过计算器,迫不及待地按了一个二、两个零,交给了左六爷。

左六爷哈哈大笑:“兄弟啊,你挺实在啊。你知道龙蛋的行价是多少吗?”

小骆摇摇头,左六爷伸手摆了个六。

小骆一听,脸都白了:“六百?”

左六爷捧着龙蛋,摇摇头:“不对,六万!”

冯磔一听纳闷儿了,左六爷这是想干什么啊?虽然我不知道小骆给你按了什么价钱,但是您老要是想捡棒槌货,别跟人家亮行价啊,莫非这货主要得忒高了?

老冯正胡思乱想,左六爷把计算器扔过来,冯磔接下来一看,汗毛眼都开了:“什么?二百?这……”

小骆傻到那儿了,他只知道这东西不让卖,想不到恐龙蛋这么值钱。但是现在已经跟人家报价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只好眼看着左六爷掏了两张红票扔给自己。

冯磔心里这个嫉妒啊,心说:“这下六爷可捡了个大便宜啦,我怎么就没这福分呢!”

没等小骆和冯磔从懊悔和羡慕中回过神儿来,左六爷忽然把龙蛋高高举起来,照着地上摔了下去!

只听“哗啦”一声恐龙蛋摔了个粉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