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二章 第二章 密云山道3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电话是博物馆馆长张博睿打来的,要他一会儿赶紧上博物馆来,有要紧的事情。

陈羁言放下电话,望着手上的铐子,一脸无可奈何。

琴茵虽然不知道馆长找陈羁言什么事儿,但是从电话里可以听出,事情很急,可是一时手铐打不开,却也是个麻烦事儿。

陈羁言看看手机:“看起来你得先跟我去一趟博物馆了。”

琴茵大惊:“那怎么成,你见过俩人铐一起在大街上走的吗?”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古物市场博雅斋 10月24日 6∶53

博雅斋的屋顶,刚受到上天恩赐,得到第一缕阳光,卷帘门就迫不及待地拉开了。

店主冯磔打开玻璃门,迎来了清晨的新鲜空气。

冯磔用手划拉划拉昨天剃的板寸,伸了个懒腰。忽然,玻璃门边上挂着的布绒玩具兔子,轻声细语地叫起来:“您好!欢迎光临!”

冯磔回头,见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推开玻璃门走进来。

这人头发花白却梳理整齐往后背着,大方脸,宽宽的脑门倍儿亮,狮子鼻,大嘴叉,一对元宝耳朵上挂着一副金丝边水晶石花镜。

老头儿一身笔挺的呢子中山装,左上衣兜里插着一支钢笔,脚上的三尖头皮鞋略微有些尘土。

“哎呦!左六爷!”冯磔认出这就是潘家园有名的奇石玩家左庚午。由于在京城玩石头的人里排行第六,所以大家都叫他左六爷。

提起左六爷,潘家园凡是做石头买卖的,都把他奉为祖宗。两个赶早占摊位的摊主,见左六爷进了博雅斋,开始交头接耳。

“我说哥哥,这老头儿真精神啊!”

“哎,您新来摆摊的?连左六爷都不认识!”

“哦!”

“这老头儿平日里没事就在各大奇石店转悠,见了谁也不说话,但是一旦碰上谁有假货,立马当着客户的面揭穿。而且这位爷,对古生物化石倍儿有研究,不管什么样的糙货,只要从他老人家眼前一过,准显形儿!”

这时候,冯磔已经把左六爷让到沙发上,递上烟卷:“六爷,您老今天这么早!”

左庚午干咳了两声,接下烟卷:“老冯啊,你今儿个开门儿也挺早啊,是不是想着一会儿去地摊上,拾掇点棒槌货啊?”

潘家园时常有一些到集散市场摆摊的临时摊贩,这些人一般是拿乡下捡的或者家里闲置的东西来卖。由于他们自己也不大懂收藏,故此即便有好东西,要价也不会很高。一些奇石店老板,常常光顾他们,以求淘到便宜而且收藏价值高的东西,然后放到自己店里“恢复原价”。这就叫棒槌货。

冯磔一面打着火机,给左六爷上火儿,一面赔着笑脸:“六爷,您这话说得!我博雅斋在潘家园儿搞奇石这么多年了,还能学他们欺负新入道的吗?”

六爷抽着烟,靠着沙发背,哈哈大笑:“老冯啊,别装啦,走!咱爷儿俩啊,一块儿溜达溜达去。”

冯磔其实还真想去看看棒槌货,听闻此言心中一喜:“好家伙!跟着他一块儿转悠,得长多少知识啊!”

“得嘞!六爷,转悠完了咱吃卤煮去!您给我好好上上课。”冯磔锁上门,跟着左六爷出了博雅斋,直奔地摊。

“老冯啊,说起这玩石头啊,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先生开悟,先生开悟不如自己去悟。这里头很多东西,是靠悟性的。”左六爷边走边说,说完后,不再言语。

转眼间来到地摊区,一个个起早占位子的奇石摊贩看见左六爷来了,摆货的速度都慢了下来。他们知道,老头儿眼太尖,有假东西进了他的眼,就免不了被数落一顿。更何况,他今天身边儿还跟着博雅斋的冯磔大老板。

唯独一个戆头戆脑的小伙子不理这一套,把箱子里的石头一件件搬了出来,在红木托儿上码了起来。

“您瞅见了没?”冯老用手指轻轻捅了一下左六爷的胳膊:“这位从来没见过,说不准有点儿好东西。”

左六爷不言语,走到摊子跟前儿,蹲下身去,一件件地看这小伙子的货。水晶簇、草花石、灵璧石、唐河石、内蒙玛瑙……种类虽说不少,但是没一块是上品。左六爷摇了摇头,打算离开。

旁边的摊主幸灾乐祸:“就这点儿破石头,十块钱一堆处理给我算了。”

小伙子撅着嘴,很是不满:“谁说我没好东西?”

左六爷瞪了一眼那摊主:“王群,不许欺负新人。你小子刚来的时候,还拿着一堆破矿渣冒充陨石呢,我看你还不如人家!”

王群一吐舌头:“六爷,我这不是说着玩儿吗,嘿嘿。”

谁知那小伙子却和左六爷干上了:“老头儿,你摇什么头?我有好东西,就怕那玩意儿拿出来,你们不认识。”

“哦?”冯磔一笑,“拿来瞧瞧!”

这小伙子看看四周,绕出摊子,趴倒冯磔耳朵边上,压低了声音:“我这有比古董还老的东西,你们见过吗?”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西便门居民区 10月24日 6∶55

“怎么没见过?”陈羁言吊梢眼一翻,“去年我就看见俩越狱的犯人,在六里桥那边溜达。”

琴茵骇然:“天哪,你当咱俩是越狱的啊!”

陈羁言把手一伸:“那你拿出钥匙来啊,这可是你滥用职权,错抓好人啊。我如果到了你们单位,大肆鼓吹一下您的光荣事迹……”

琴茵闻听,心想:我确实是冤枉了这小子,他要真这么一闹,弄不好年底的优秀就没了。

陈羁言从茶几上弯腰拿起半截烟头来,点着后狠吸了两口:“怎么样?想好没有?先跟我去一趟博物馆,然后再去你单位取钥匙。这手铐,就先用衣服遮一下子。”

说完,从墙上摘下自己的皮挎包交给琴茵拎着,又找了一件风衣,搭在手铐子上面。

俩人照照镜子,很像一对情侣玩儿累了,手拉手拎着包,挎着风衣。

陈羁言满意地点点头:“得嘞!这下到了我单位就说咱俩搞对象了。你是我女朋友。”

“臭美吧你,谁跟你搞对象啊?”

“这不是假装的吗?你较什么真儿啊!”

“假装的也不行。”

“那你给我打开!要不咱就直奔你们单位拿钥匙!到时候我就嚷嚷:‘警察同志们,你们这位女同事啊,多英雄啊,上来就把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博物馆管理员给铐上了!这多大能耐’……”

琴茵无奈:“得、得、得,我照顾你面子,你也得照顾我面子。我就成全了你这一回,行了吧?”

陈羁言满意地点点头:“这不就结了吗,咱走着。”

琴茵心里咬牙切齿:“陈羁言,咱走着瞧……”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古玩市场 10月24日 7∶16

“兄弟,我知道你说的什么了。”冯磔眯着眼睛,“这个,我还真是不懂,您得跟我们专家说。”

左六爷凑近他耳朵:“是龙……还是虫儿?”

摆摊小伙子一听冯磔的话,当即讶然:“我不懂什么龙啊、虫啊的,你们诚心找好东西,我就让你们开开眼。”

左六爷扶了扶鼻梁上的水晶花镜:“成啊,亮亮罕儿吧!”又转头一看冯磔,“老冯啊,这玩意儿见不得光,到你店里过过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