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二章 第二章 密云山道2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杨梵妮问:“你们哪个局的?”然后一边举起电话,按了个号。 圆脸警察一磕巴:“我们是……” “喂,‘110’吗?”杨梵妮一边打电话一边拿出烟来叼在嘴上,“我报案,有俩假警察,在密云水库……” 那警察一听,立马慌了,望着车屁股的大圆脸:“二哥!” 杨梵妮趁他一走神儿,拧开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杨梵妮问:“你们哪个局的?”然后一边举起电话,按了个号。

圆脸警察一磕巴:“我们是……”

“喂,‘110’吗?”杨梵妮一边打电话一边拿出烟来叼在嘴上,“我报案,有俩假警察,在密云水库……”

那警察一听,立马慌了,望着车屁股的大圆脸:“二哥!”

杨梵妮趁他一走神儿,拧开钥匙打火,挂挡踩油门,宝马车像离弦的箭一样窜出去。

大圆脸正聚精会神地在车后备厢翻腾呢,车子突然一颤,窜出了老远。

杨梵妮对密云一带的地形了如指掌,拐了几个岔道,就驶上了公路,她在车里“咯咯”地笑,掏出电话来给铜钱豹打电话。

二零零五年秋——密云北 廉价旅馆门前 10月24日 2∶46

铜钱豹和二木跳下客货两用车,一前一后往旅馆里走。

“我说二木啊,老青他俩一会儿把化石拿回来,咱今天晚上就赶回朝阳。免得夜长梦多。”

二木抓抓脑袋:“那娘们儿我看也不是啥好惹的人,多亏咱们带了真板子,要是拿个假的来忽悠她,未必能得手啊!”

“嘀——嘀——”铜钱豹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杨梵妮的号码,咧开嘴乐了,“嘿!二木,你看,老青他们得手了!这娘们儿跟咱诉苦了!”

二木傻笑着点头。

“喂,杨小姐啊,咋啦?警察甩掉了没?”

电话里传来杨梵妮的声音:“哼哼,不但甩了,还喊了‘110’来把他们送号儿里啦!”

铜钱豹一听,浑身一哆嗦,电话差点没撒了手。

杨梵妮继续说:“铜钱豹,行啊!以为钱到了你手里就跟我玩儿这一手,先看看支票吧!”

铜钱豹赶**出支票来,对着旅馆门前的灯仔细一看……这下可傻眼了,那支票上的红戳和杨梵妮写的字,早就荡然无存了。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城郊大道 10月24日 2∶52

杨梵妮开着车,嘴里嚼着口香糖,给铜钱豹打电话:“小子,本来我打算回去让大老板看了货,就给你们‘飞现’,现在看起来……那驰龙幼体我就谢谢啦!”

杨梵妮降下玻璃,把手机扔出窗外,“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她随手打开**,洒下一路DJ舞曲。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西便门居民区 10月24日 3∶03

“你笑什么?我说,你这笑了有十分钟了啊!”琴茵像看疯子一样看着陈羁言。

“我笑你抓走私犯抓成神经了吧?”陈羁言不再笑了,开始呼呼地喘气,“挖化石和管理化石是我的工作,顺便自己收藏一点儿有什么犯法的?”

“你说什么?工作?”琴茵有点蒙。

“你先放了我,我手麻了!”

“你先说,怎么回事?”

陈羁言咽了一口唾沫:“我是博物馆的化石管理员,我挖化石那是有部门批准的。”

“那你家里这些怎么解释?”琴茵稍稍放松了一点。

“我问你,收藏化石也违法?”陈羁言歪着脑袋望着琴茵。

“这个……倒是没说不让收藏。可是你这么多化石,难道是大风刮来的?”琴茵忽然一用力,又扳住了陈羁言的胳膊。

“哎哟,你轻点!我这些东西都是从博物馆拿回家修理和暂时存放的残损化石,丝毫不存在买卖行为。你看看这些化石,哪个没打着博物馆的标签?”

琴茵终于放开了陈羁言,两个人的手铐在一起,躺在木地板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陈羁言从内兜掏出工作证,扔给琴茵:“看看,我是走私犯?笑话……”

琴茵打开工作证仔细看了看,嘴巴张得老大:“你真是博物馆研究员啊!”

“是化石管理员!”陈羁言纠正了一下。

琴茵红着脸:“真是的,你怎么不说清楚?”

“是你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按住我,叫我怎么说?”陈羁言皱着眉头活动肩头,“你……你赶紧给我解开,我一辈子都没戴过这玩意儿。”说完,他把戴着铐子的手伸到琴茵面前。

琴茵赶紧摸遍了身上每一个衣兜,却没找到手铐的钥匙。

“哎!你现在穿的是我的衣服,摸什么摸?”陈羁言望着琴茵乱蓬蓬的短发,灯光下,水汪汪的大眼睛倒显得蛮可爱的。

琴茵抓了抓脑袋:“啊呀,坏了,可能落在家里了。”

陈羁言一闭眼,攥着拳头:“你看看,都怪你。如果你不铐上我,兴许现在我早就爬进你家,拿了钥匙开门了,你现在也躺在自己床上该干啥干啥了。现在俩人铐在一块儿,我怎么爬窗户?”

“那怎么办?我单位倒是有备用钥匙,可是单位办公室的钥匙在我房里。”

“跟没说一样。要不,这么着吧,锯开手铐?我这里有工具!”陈羁言一指放化石的工作间,“为了修补化石,我这儿家伙齐全!”

“不行!”琴茵一票否决,“这是公物,损坏要赔偿的!”

陈羁言急了:“那你倒是拿出钥匙来啊!”

琴茵咬了下嘴唇,猛地蹲在地上,托着下巴。陈羁言身子一歪:“哎!别忘了,铐子一头还拴着我呢!”

琴茵打了个哈欠:“真是倒霉,只有明天去局里取备用钥匙了,现在家也进不去……困死了!”

陈羁言抓着头发,也打了一个大哈欠。他望着蜷在地上的琴茵,叹了口气,指着卧室:“你去睡吧!”

琴茵眨巴眨巴眼:“你没发烧吧?让我进你卧室睡?”

“你不去是吧?好,那我去!”说完就往卧室走。

琴茵一拽手铐:“你进去我不也一样得进去啊?”

“你说怎么办?”陈羁言干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整晚不睡觉,就这么待着?”

琴茵撅着嘴:“就这么待着!谁也不许……”她本打算说谁也不许睡,但是想想自己坚决不能吃亏,所以当即改为,“我可以睡,你不能睡!”

“哎,我说,你这简直是不平等条约啊!”陈羁言瞪着眼,“这是我家,凭什么你能睡我不能睡?”

“怕你睡着了乱来!”琴茵一把揪起陈羁言,自己坐在沙发上,闭上眼。

陈羁言哭笑不得:“我说,你往那边坐坐,我也坐下行不行?”

“休想!”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西便门居民区 10月24日 6∶50

清晨六点五十分,太阳跟着天安门广场的国旗一同升起。

琴茵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件毛衣。这毛衣的袖子,还挂在陈羁言的腕子上,应该是半夜他怕琴茵冷,偷偷脱下勉强盖在她身上的。

现在,陈羁言身上仅剩一件衬衫,蜷缩在沙发一角,呼呼地打着呼噜。

由于没睡好,琴茵的脑袋,针扎一样疼。忽然,电话响了,陈羁言一个激灵爬了起来,抓起茶几上的电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