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二章 第二章 密云山道1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密云山道 10月24日 2:27

红色宝马轿车,走在密云山道上,杨梵妮把自己的手机卡取下,换上了沈烈骏交给她的新卡。

这张新卡上,存着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杨梵妮拨通了电话后,那头传出一个沙哑的嗓音:“喂,是梵妮小姐吗?”

“是的,现在你在什么位置?”

对方说他在密云水库边上,杨梵妮便挂挡踩油门一路找去。

远远的,就看见一辆客货两用车停在水库边上,开着雾灯。两个高大的汉子正靠在车斗上抽烟。

杨梵妮降下车玻璃,按了三下喇叭,一个留寸头、额头有一块儿黑记的汉子走过来:“大妹子,这么晚了出来干哈?”

杨梵妮一笑,学着东北口音:“你说干哈?”

汉子“哈哈哈”地跟着笑:“大妹子你赶紧撩吧,这旮瘩山上有狼。”

杨梵妮一指那客货两用车:“有狼怕什么?你们不是带着龙吗?叫钱大妈放出来不就结了。”



寸头汉子回头和靠在车斗上的长脸汉子点点头,回过头继续问:“这阵子朝阳风头紧,龙潜着,不让遛,得先看看钱大妈的脸儿。”

杨梵妮推车门下车,若无其事地用指头一捅寸头汉子的胳膊:“牵到潭子边儿,也总得见见水儿啊,北京路宽,还怕遛丢了?”

汉子一脸尴尬,赶紧赔笑,掏出红塔山递上去。杨梵妮推开他的手,自己掏出韩国烟点上:“不早了,交流交流吧!”

寸头汉子朝大长脸喊:“二木,飞货。”

那叫二木的大长脸钻到客货两用车的后斗下面,用钳子拧开捆绑用的铁丝,取下一个两尺长、一尺见方的帆布包来。

杨梵妮问寸头汉子:“怎么称呼啊?”

寸头汉子一边帮着二木打开帆布包,一边把嘴里的烟头吐到一旁:“外号‘铜钱豹’,叫我豹哥就行。”

“呸!臭美,还豹哥呢,你当这是辽西啊?你在这边也就是一崽儿。”杨梵妮走上前,从包里掏出小手电,仔细看那帆布包裹着的黄灰色石板。

板子上平压着一只骨骼异常纤细的小恐龙骨架。它两条腿很细,中间靠内的脚趾上长着镰刀形的爪子,尾巴长,成束的棒状骨,使尾巴显得很僵硬。

“驰龙的幼体。好啊,驰龙我常见,但这么小的,还是头一次见到。”杨梵妮忍不住摸了摸凹凸平滑的化石骨架。

铜钱豹指着驰龙幼体板:“妹子,你瞅准了不?时候也不早了,咱把钱大妈请出来说个情儿吧。”

杨梵妮从包里拿出钢笔和支票本,签了一张支票甩出去:“这是三十万零五千,拿好了。先在北京找个桑拿凑合一晚,明儿个我派人护着你们取钱去。”

铜钱豹攥着支票,笑成了一朵花,黑灯瞎火地也来不及看:“哎呀,这咋还多五千块钱呢?”说完借着车灯看了看支票上的红戳,立马欢天喜地地拨了个电话,像是在跟他的大老板汇报。

杨梵妮抱着驰龙板子,若无其事地笑笑:“那三十万是给你们老板交流龙的,那五千是我跟你们俩的交情。”

二人乐得嘴都合不上了:“哎呀妹子,你真敞亮。”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阵警鸣由远至近,红蓝警灯在黑夜中格外扎眼。

“不好,有雷子!”铜钱豹和二木跳上客货两用车,一溜烟跑了。

杨梵妮心想,怎么偏偏这时候来了警察?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西便门居民区 10月24日 2∶29

“你干什么?”陈羁言趴在地上挣扎,左手腕上的手铐链子哗啦啦作响。

琴茵用膝盖顶着陈羁言的后脑,两手扳着他的胳膊,瞪着杏眼:“干什么你心里清楚!”

陈羁言哭丧着脸:“我说你这人今天抓人抓疯了?警察就随便逮人啊!”

“闭嘴!我问你,你这一屋子化石是怎么回事?”琴茵用力把陈羁言的胳膊一扳。

陈羁言咬着牙,一声不响,一面试图用力挣脱琴茵。

“说啊!”琴茵手上加了力道,陈羁言痛呼一声道:“你让我闭嘴的!”

琴茵柳眉倒竖:“我现在让你说!”

“说什么?”陈羁言苦着脸,“别以为你是警察,手里有铐子就欺负老百姓!别忘了,警民一家,说什么咱们也是一家人……”

“我让你贫嘴!”琴茵用膝盖使劲儿一顶陈羁言的后脑勺:“老实交代!一屋子化石干什么的?打算卖到哪儿?”

“啊——”陈羁言惨叫一声,全身松了劲儿,当下闭上眼,张着嘴,吐着舌头一动不动了。

琴茵眯着眼,用力一拧陈羁言的胳膊:“装死是吧?”

“哎呀呀!我说你一个女人,怎么这么大力气!”陈羁言被琴茵给拧“活了”。

琴茵冷笑:“装啊,接着死啊!怎么不装啦?”

“哎呀,你轻点儿,合着你不是片儿警啊?你到底是干吗的?我说你先松开我成不成?”陈羁言被琴茵拧得实在受不了了,汗珠子滴滴答答往下掉。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密云山道 10月24日 2∶32

“警察!车里边的,出来!”

红蓝警灯,倒映在密云水库的水面上。

杨梵妮用手抚弄了一下头发,坐在车里若无其事地对着后视镜涂口红。

两个“大盖帽”来到车窗边上,敲敲玻璃。

杨梵妮把玻璃降下,顺手递出驾驶本、行车本。

“我们不是交警。”警察用手推回了杨梵妮递出去的本子。

“不是交警啊,我还以为在这儿停车是违章的呢!”杨梵妮把口红收起来,抿了抿嘴儿,斜着眼看着俩警察,“不查车?那你们干吗?”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西便门居民区 10月24日 2∶35

“干吗?告诉你!缉私警!”琴茵把陈羁言坐在屁股底下,依旧拧着他的手腕。

陈羁言拱了两下屁股:“哎呀,不管你什么警察,警察职业道德第二条规定: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重视调查研究,处理案件不捕风捉影,主观臆断,分清敌我,明辨是非,不伤害好人。”

“哟,你还挺门儿清啊!”琴茵见陈羁言居然能在这时候搬出《警察职业道德条款》来,有点哭笑不得,“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啊?《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第二章第九条规定: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采掘古生物化石。你这一屋子化石哪来的?不是走私买卖就是盗挖!”

陈羁言其实早就明白了,琴茵按住他准是为了这个,当即大声笑了起来。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密云山道 10月24日 2∶37

“你笑什么?”两个警察盯着杨梵妮问。

杨梵妮用手背捂着鼻子,勉强收住了笑声:“二位,你们是缉私警,干吗管我违章停车啊?”

一个圆脸警察趴在车窗上,操着东北口音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好像没听明白,我们不查违章,有人指控你走私。”

“我?”杨梵妮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尖,“我走私?开什么玩笑?人家在这儿等男朋友呢!”说完斜了一眼那警察,就要拧钥匙打火。

那警察一把攥住杨梵妮的手:“想跑?化石在哪旮瘩?俺们要没收!”

杨梵妮越听越觉得这俩人说话不像警察。可她仍然不动声色,把手一甩,耷拉着眼皮呵斥那圆脸警察:“干吗呀你?耍流氓是不?你不怕我打‘110’啊?”

另一个警察走上前,把圆脸警察拉到一边,回头看着杨梵妮:“你也别打啥‘110’,交出赃物,咱放你走。要不然,你就跟着俺们警车回去。”说完用大拇指一指身后的捷达警车。

杨梵妮一眼就瞅见警车前面挂的车牌,辽NSB×××

辽N是辽宁朝阳的车牌,这辆车明显是辽宁的。如果这两个警察是追踪刚才那两个化石贩子而来,应该从化石贩子逃走的那条路来?

再想想刚才化石贩子铜钱豹和二木逃走时的神态,心里顿时明白了。她若无其事地用手一指后备厢:“得啦,事到如今,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你们要化石是吧?后边儿拿去吧!”

她按了下按钮,后车盖弹了起来:“盖子打开啦,去拿吧。”

圆脸警察给同伴使了个眼色:“我去拿,你看住她,小心她耍花招。”然后径直朝后备厢走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