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一章 第一章 鉴定高手4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他紧跑几步上楼,却见几名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小伙子,手里拎着棒球棍在恶狠狠地砸琴茵家的门。 “你们干什么?”门开了,琴茵头发乱糟糟的,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家居服站在门口。她没穿高跟儿鞋,看起来比平日里矮了许多,粉色睡衣上的小白熊,把她衬托得十分娇小柔弱。 一个大宽脸的人,上前一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他紧跑几步上楼,却见几名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小伙子,手里拎着棒球棍在恶狠狠地砸琴茵家的门。

“你们干什么?”门开了,琴茵头发乱糟糟的,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家居服站在门口。她没穿高跟儿鞋,看起来比平日里矮了许多,粉色睡衣上的小白熊,把她衬托得十分娇小柔弱。

一个大宽脸的人,上前一步:“琴茵,我们老大跟你无冤无仇,你却把人家送进号儿里去,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琴茵明白了,想起上礼拜抓了一个人,送进了号子,看起来这几个家伙是来替拘留所里那位“报仇”的。

“你们想怎么着啊?”琴茵靠在门上,盯着大宽脸。

大宽脸上前一步,用大拇哥指了指身后几个小子:“哥几个今天就来给我们老大讨个公道。”

“有意见明儿到局里说去,今天你姑奶奶累了。”琴茵说着就要关门。

大宽脸见琴茵要关门,手里的棒球棍一伸,“咔嚓”一下别住了门:“干吗?想跑啊,臭娘们儿,哥儿几个,拾掇拾掇她!”

几个小青年“呼啦”冲上去,把琴茵从门里拽出来,举起棍子就要打。

忽然一个破铁盆带着酸腐的垃圾味道飞过来,盆底刚好拍在大宽脸的脸上。

“丫的活腻歪啦?”大宽脸捂着鼻子,炸了庙儿,扭头盯着楼道口正在搓手的陈羁言。

“我说,要不要脸呢?”陈羁言皱着剑眉,把吊梢眼眯成一条缝。

琴茵一跺脚:“哎,我说你别管我闲事儿啊!”

话刚说完,一个瘦高个子就窜了上去,抡起棒球棍照着陈羁言的脑袋就砸。琴茵一闭眼,只听见一声闷响,棒球棍已经到了陈羁言手里,那小子则龇牙咧嘴地捂着裤裆在地上打滚。

大宽脸一挥手,四五个人把陈羁言围在楼梯口。琴茵急了:“哎!你快走啊,他们冲我来的,你插什么杠子?”

陈羁言冲琴茵一瞪眼:“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进去!”

“丫的你还想英雄救美怎么的?弟兄们,跟我揍他!”大宽脸率先抡起球棍没头没脑地砸了下去。

其他几个小子一股脑儿全上来了,陈羁言仗着长期野外考察练就的一身钢筋铁骨,举起手里的球棍左挡右挡。

好汉架不住人多,一两个他还能应付,四五个小伙子全朝着他扑了过来,就有点顾头不顾尾了。陈羁言打着打着,支撑不住了,赶紧喊叫:“孙子,你丫的敢单练吗?”

忽然,陈羁言发现跟自己打斗的小青年少了一个,过了一会儿,又少了一个,最后就剩下大宽脸了。

这小子回头,望着龇牙咧嘴趴在地上的同伙,又看看琴茵,她正用流氓兔头的拖鞋踩着瘦高个儿的脑袋,两手握拳勒住一个小子的脖子。

陈羁言想,这女警察真不是吃素的。

“你们自己商量商量吧。”琴茵挨个踢了一脚地上的几个小子,从自己家门后面,拎出一副手铐,“就这一副铐子,我抓谁回局子啊?”

这几个小子二话不说,连滚带爬地跑了,扔下一地棒球棍。

“就这几个熊包,还想给你们老大报仇?”琴茵鼻子里“哼”了一声,扭头望着陈羁言:“行啊,有两下子,谢啦!”

陈羁言用手揉揉全身:“还凑合吧,每天被你撞,骨头练得还算结实。”

琴茵杏眼圆睁:“哎,我说你这人讲道理不,明明是你每天撞我的……”

一阵夜风吹过,“嘭”的一声,琴茵的房门被风吹上了。琴茵赶紧跑到自己门前,用肩膀撞门。

陈羁言摇摇头:“警察同志,你也有犯迷糊的时候啊!别撞了,咱小区的防盗门可结实着呢!”说着从地上拾起两个钥匙,问琴茵:“这不是你的钥匙吧?”

“估计是那伙人掉的。”琴茵苦着脸,手指头挑着手铐,抱着胳膊打了个冷战,“这下可糟了,明天还得去潘家园暗访……”

陈羁言脱了自己的夹克扔给她:“你先披着,我从我家阳台跳过去给你拿钥匙。”说完打开自家房门。

“那……谢谢你啊。”琴茵跟着陈羁言进了门,四下环顾这位邻居的住所。

屋子不大,两室一厅。电视墙非常别致,是一块长三米、高两米的大青石板,上面分布着的东西,有鳞茎状的细长脖子,顶端处呈羽状分枝,形似蕨叶的触手。

这玩意儿有点像像蔫了的荷叶,更像国画大师笔下绽放的百合花。

“那个……陈……”

“我叫陈羁言,叫我石头就行了。”陈羁言从卧室里拿着一套运动服扔给琴茵,“你先穿这个,晚上会着凉的。”

“哦!”琴茵一面把运动服套在睡衣外面,一面指着电视墙问:“这是什么花?你干吗用这么个古怪玩意儿当电视墙啊?”

陈羁言一面开窗户,一面回头笑:“那可不是什么花,更不是植物。这东西叫海百合,是一种棘皮动物,生活在中泥盆纪。距离今天,大概四亿多年吧!”

“哦?你说,这是一种古生物?”琴茵伸手去摸电视墙上的海百合,“真的假的?”

陈羁言赶紧跑过来:“哎!别摸,这是真化石!”

琴茵疑惑地望着陈羁言:“你说这是真化石?你干什么工作的?”

陈羁言一拍胸脯:“化石猎人!到处找化石。”说完推开了另一间屋子的门,琴茵走过去一看,这屋子里摆着各种化石。

屋角支着两条鹦鹉嘴龙骨架;墙上镜框里镶着狼鳍鱼、江汉鱼、裂齿鱼;架子上戳着潜龙、黑白两板的贵州龙、怪模怪样的三叶虫、菊石、角石一大堆,各类植物化石应有尽有;桌子上的一副不知道什么动物的骨架还在组装中;桌子底下的铁盆里还泡着岩板,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陈羁言还想炫耀,琴茵忽然从身后猛地揽住他胳膊,甩开手铐“咔嚓”一声扣住陈羁言的左手腕子,同时将另一头铐在自己的右手腕上,然后一把把他按在地上:“别动!你被捕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