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一章 第一章 鉴定高手3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King Frost一摆手:“哎!算了!我们哥几个今天也确实累了,真想谢谢我们,就赶紧让哥儿几个回家睡觉得了。” 郭向丽挽留不住,眼看着King Frost拉着几个队友走了。问他们名字,谁也不说,只知道哪个队长叫King Frost,还是个网名。 田放交完住院押金回来,不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King Frost一摆手:“哎!算了!我们哥几个今天也确实累了,真想谢谢我们,就赶紧让哥儿几个回家睡觉得了。”

郭向丽挽留不住,眼看着King Frost拉着几个队友走了。问他们名字,谁也不说,只知道哪个队长叫King Frost,还是个网名。

田放交完住院押金回来,不见了几个驴友,问郭向丽:“人呢?”

郭向丽皱着眉埋怨:“你不早点回来,人家走了……”

手术室的门“吱溜”一声,医生推着病床出来,郭教授的双腿和左臂打着石膏,脸色苍白,脖子上也打着封闭。

他这一下可摔得不轻,双腿、左臂粉碎性骨折,颈椎、腰椎严重错位。

郭向丽赶紧跑上去,趴在病床边上抱着郭文鼎:“爸!爸!你觉得怎么样?”

“别碰病人,现在打着封闭。”医生提醒病人家属。田放赶紧接过了医生手里的输液瓶子。

转到了病房,医生安排妥当,退了出去。郭向丽脱了呢子外套,盖在郭教授的被子上,忽然郭教授断断续续地说话了:“我看到那东西了……我能证明我的理论……就在摩天岭,白……白垩纪晚期……鸟类起源……”

郭向丽以为父亲在说胡话,眼泪夺眶而出:“都是那个‘古盗鸟’害的……”

“向丽……”郭文鼎缓缓睁开眼睛,“我看到了,恐龙进化到鸟的关键性化石,就是那东西……白垩纪晚期……”

田放赶紧弯下腰望着郭教授苍白的脸:“老师,您现在需要休息,先别想那个了。”

郭文鼎咬着牙,老泪纵横:“我这个样子,恐怕再也上不了摩天岭了……取不到那化石,我后半生的研究将石沉大海……”

“老师,学生愿意替您去寻找那东西。”田放眼神坚毅,拍了拍胸脯,“任何恶劣环境我都不怕!”

郭文鼎摇不了头,吃劲地抬起右手,摆了摆:“那地方你们去不得。”

郭向丽轻轻地帮郭文鼎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爸,您现在应该专心养身体才行啊!”

“养好了有什么用?”郭教授叹了口气,“全世界都在否定我的理论,我究竟要感谢‘古盗鸟’,还是痛恨它呢?这东西使我一夜之间臭名远扬,可是却激励我去寻找另一种能证明恐龙进化到鸟类的关键性化石,以致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呵……找不到那东西,我拿什么翻身?”

田放见老师笑得很不自然,连忙劝慰:“老师,您别忘了,还有我、向丽和石头啊!我们都是您的学生,找化石的事情,包在我们身上,您老就安心养身体吧!”

这时候,病房的门“咣”的一下被撞开了,陈羁言满头大汗地冲了进来:“老师!您怎么样,没伤着吧?”

郭向丽一皱眉,把手指竖在嘴唇上:“你小声点。”

田放见石头来了,指着郭文鼎:“没伤着?你从山崖上跳下来试试。”

陈羁言扑到郭文鼎跟前,望着他干裂的嘴唇:“老师,石头来了。”

郭教授最喜欢他这个小徒弟,因为郭教授生平所会的野外生存和搜寻化石的技巧,陈羁言掌握得最到位。而且,陈羁言还经常研究一些野路子,总能在关键时刻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

而田放和郭向丽,却在学生时代就对陈羁言的野路子看不上眼,并且因为老师对陈羁言的偏爱,逐渐对他产生了些小嫉妒。

“老师,您这是……这是在哪儿出的事儿啊?”

郭教授剧烈地咳嗽了一阵,才缓缓吐出三个字:“摩天岭。”

陈羁言眼珠转了转:“摩天岭?太行山脉东麓有中生代地层出露,老师去看到什么了吗?”

“我说石头,你是来看望老师,还是给你们博物馆打听情报啊?”田放见陈羁言问起这个,有点不乐意了,以为他打老师化石的主意。

陈羁言不理会田放的话,继续问教授:“老师的研究打算怎么办?”

郭教授还没说话,郭向丽把杯子里的水倒出窗外:“没找到那个化石。你就别惦记那东西了。”

“我没那个意思啊!”陈羁言扭头望着田放,“老田哪,摩天岭一带的岩石,由于特殊地貌的缘故,风化特严重,也难怪老师摔伤,你……”

话没说完,田放瞪了眼:“你这话,我怎么听着像是看老师笑话来啦?”

陈羁言赶紧解释:“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不建议你脑袋一热,就撒丫子跑了去。那儿的环境……”

“姓陈的,太行山大复背斜各个阶段的地貌,你以为就你熟悉?”田放用拳头一锤窗台,“别忘了,我也是老师教出来的,不比你差。”

郭教授躺在床上又咳嗽几声,摆摆手:“你们……咳咳……怎么见面就吵架啊?”

郭向丽赶紧一拉陈羁言:“我说,你们眼里还有我爸吗?石头你赶紧给我走,还让不让我爸休息?”

陈羁言咽了一口唾沫:“向丽,你怎么能这么说?既然天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罢掏出一叠儿钱,放在郭教授枕边:“老师,那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您老。我知道你们手头紧,这点钱……先留着,不够我再给您拿。”

郭向丽一把抄起钱塞给陈羁言:“行了啊!我们再困难,也用不着你的钱,赶紧给我走。”

“向丽,你这孩子怎么这样?”郭教授话刚说到一半,郭向丽已经把陈羁言推出了病房。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潘家园古玩市场读石堂 10月24日 00∶38

读石堂是潘家园规模比较大的奇石店,与潘家园最大的奇石店铺博雅斋临街相对。深夜里,读石堂没有像其他店铺那样放下卷帘门,只拉下了一半,从玻璃门里面投出了些昏黄的灯光。

经理沈烈骏,是个十分帅气的小伙子,一年四季都穿着笔挺的灰色西装,把自己的背头用啫喱料理得非常规矩。他此刻正站在门口张望,并且不停地用拇指和中指捻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卷。

一辆红色宝马停在了潘家园市场的入口处。

读石堂里,沈烈骏面向店铺西墙一人高的水晶簇,将耳朵里的微型耳机塞好:“大老板,杨梵妮来了。”


嫩绿色风衣飘进了读石堂,沈烈骏随后把卷帘门放到最底。 “Fanny,这个。”沈烈骏把手里的一张A4纸递了过去。

杨梵妮顺手接下,跷腿坐在沙发上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抬头问:“这是大老板的意思?”

沈烈骏点了点头,眼睛望着杨梵妮腿上的肉色天鹅绒丝袜:“是。”

杨梵妮抽出一根细长的香烟叼在嘴上,沈烈骏赶**出火机帮她点上。杨梵妮把A4纸放在灰黄色模树石茶几上,斜着眼问:“咱们平时都在周口店接货,这回干吗换到密云?”

沈烈骏手里继续捻着那根烟:“是辽西货主。”

“我知道是辽西货主。告诉你,我最烦跟辽西的遛子打交道,一个个儿的这一票讲究,烦死了。”

沈烈骏把一张新电话卡交给杨梵妮:“老规矩。”

杨梵妮拿过电话卡,走到水晶簇前面一晃:“行,那我走了。”

沈烈骏摇起一半卷帘门,把杨梵妮送了出来。

“Fanny!”

“干吗?”杨梵妮回头望着沈烈骏。

“没事……”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西便门居民区 10月24日 1∶27

陈羁言低着头往回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家门口。他觉得自己真的很不会说话,总是让郭向丽和田放误会。

不过又想想,他在博物馆除了管理化石,就是带着挖掘批文四处为博物馆寻找品相好的藏品。田放误会他另有所图,也是在所难免的。

刚进楼道口,就听到二楼有“咚咚咣咣”的砸门声,陈羁言心中纳闷儿,二楼只有自己和琴茵两户,这么晚了是谁在打门?愣神儿的工夫,脚给绊了一下,低头看,不知道是哪家缺德鬼在楼梯上放了一个装垃圾的破铁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