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猎人 第一章 第一章 鉴定高手2

三角洲勇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size][/URL] 花大姐满脸欢喜,回身把地上的大皮箱子掀开一半儿,摆手叫陈羁言来看。 皮箱里,铺满了防震纸条,除了些杯杯碗碗之类的仿品,就是一件用黄布包裹的书本大小的物件。 陈羁言蹲下身,小心地撩开黄布,露出一块四四方方的石板,那板子上趴着一副烟卷盒儿大小的骨架。 这东西三尖脑袋,细长的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3.html


花大姐满脸欢喜,回身把地上的大皮箱子掀开一半儿,摆手叫陈羁言来看。

皮箱里,铺满了防震纸条,除了些杯杯碗碗之类的仿品,就是一件用黄布包裹的书本大小的物件。

陈羁言蹲下身,小心地撩开黄布,露出一块四四方方的石板,那板子上趴着一副烟卷盒儿大小的骨架。

这东西三尖脑袋,细长的脖子,肋骨有些类似蜥蜴,四条小短腿舒展着,一条细长的尾巴拖在身子后面并且微微拐了个弯儿。

“贵州龙!”陈羁言嘴里叨咕着。

花大姐一边扶着半开的箱子盖儿,一边点头:“没错!白板儿,自然明。”

“吆喝?花大姐这不挺懂行的嘛!”陈羁言歪着脑袋瞅着微微发胖的花大姐。

“我哪儿有你专业?”花大姐操着陕西口音问:“你说,这个是真的不?”

陈羁言几乎半趴在地上,贴近了仔细看这东西,并且从腰上拎出那个银链子嵌的三叶虫来。手指一搓,银质三叶虫分为两片,虫肚子上露出个放大镜片儿来。

老刘紧张地望着不远处的市场管理员:“我说,兄弟,你可瞅准咯。”

终于,陈羁言从地上爬起来,收起放大镜。花大姐赶紧把箱子盖捂上,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怎么样啊,兄弟?真的假的?”大胡子赶紧问。

陈羁言用手抓抓小分头,点了点头:“没错。洞货,白板,自然明,三叠纪贵州产,贵州龙。”

花大姐满脸欢喜,连连称赞陈羁言鉴定水平高,一看就看出个真的来。

陈羁言摆摆手:“得了,这东西可千万别卖啊!捐馆,或者上交研究部门。我可给你们指了明白道儿……”

大胡子和花大姐满口答应。

陈羁言走后,大胡子老刘朝着他背影龇牙一乐:“这好买卖,孙子才不做呢!”然后回头冲着花大姐伸了两个指头,“二十个整儿,成交啦。”

二零零五年秋——摩天岭 大山深处断崖下 10月23日18∶27

起伏的山峦,掩住了太阳的脸。一道红光,从大山深处射向天空,引起了几名驴友的注意。

“是求救灯!有人遇险!King Frost,咱们过去看看!”

几名年轻的驴友急匆匆地朝石崖下奔去。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某大学古生物研究所 10月23日 23∶42

“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把沉浸在一大堆恐龙骨架中的研究员田放惊醒。

他捅了捅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顺手抄起电话,看着来电显示:“喂,向丽,什么事?”

“你在哪儿?”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急促。

田放当即感觉有事,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我在研究室加班,怎么啦?向丽,老师回来了吗?”

“我爸爸……在医院。”

“老师!老师在野外出事了?要不要紧?”田放两道浓眉皱在一起,一对虎眼闪着焦虑的光,同时厚厚的嘴唇颤抖着。

郭向丽声音有些呜咽:“爸爸……正在抢救中……”

“你别急!我这就过去!”田放扔下听筒,披上风衣冲出门,险些碰倒了门口架着的鹦鹉嘴龙骨架化石。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西便门居民区 10月23日 23∶56

“什么?老师在医院!我马上过去!”陈羁言“噌”地从床上跳下来,来不及拉上夹克的拉锁,敞着怀飞奔出门。

刚到楼道口,迎面和一个人头碰头撞在一起。

这一下撞得陈羁言眼冒金星,捂着脑袋倒退两步,而对方也被撞得晕头转向。

“你为什么每天都在这儿撞我一次?故意的是吧?”陈羁言听出来,对方正是自己隔壁的邻居,女督察琴茵。

琴茵与陈羁言同岁,长得秀丽大方,柳眉杏眼儿的。一头碎荷叶短发,配上干练的警服,显得非常利落。只是现在被陈羁言撞掉了警帽,正用手机屏幕当电筒,满地找呢!

“你还问我?是你每天在这里撞我一下才对。”陈羁言有事在身,不便与她争吵,若在平时,两人非斗得口干舌燥不可。

琴茵拾起警帽,拍了拍上面的土:“哎!我说你有点风度行吗?撞了我还反咬一口。”

陈羁言扔下一句:“懒得答理你。”然后跑出小区,来到路边等车。

陈羁言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焦急地走上了行车道。岂料此刻,一辆红色的宝马轿车正飞驰而过,倒车镜挂住了陈羁言夹克的前襟……

“嘎——”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路灯下留下一道黑黑的刹车印迹。轿车倒是停住了,但陈羁言却转了个圈子,一个趔趄趴在地上。

车门开了,先伸出来的是一条穿着黑色皮靴的腿,然后是顶着卷发的头,最后是嫩绿色的风衣和白色皮裙。

车主跑过来,弯下身子,一对大得出奇的眼睛,在紫色睫毛下忽闪忽闪地望着陈羁言,樱唇微启:“喂,我说,你不要紧吧?”

过了半晌,陈羁言终于动了两下:“哎哟,不要紧?不要紧爷能这么趴着啊?”

车主直起腰来,用手把贴在脸上的卷发拢到耳后,露出钻石耳坠。然后转身走回车去,探身取出一个红色漆皮钱包,打开,用手捏着里面一沓钱:“说吧,想讹多少?”

“哎!”陈羁言一骨碌爬起来,炸了庙,“我说你这娘们儿怎么说话呢?什么叫讹人啊?你开车把我挂倒了,还成我故意讹你啦?”

车主也不含糊,杏眼一瞪:“呦,半夜三更不睡觉跑马路上,你还有理啦?告诉你,我还没让你赔我倒车镜呢!”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不休。

刚停下车的出租车司机,赶紧上来劝架,陈羁言挂念老师,也不想再跟这女子争论什么,浑身动了动看没受伤,也就算了。何况他也怕那车主真揪住他赔偿刚才挂断的倒车镜,干脆一屁股进了出租车,指着那女子喊道:“得,今天算爷点儿背,饶了你,改天别让我碰上。”然后招呼出租车司机,“快上来,拉我去前门大街。”

出租车司机在陈羁言的催促下,一路绝尘而去。

红色轿车的车主,望着远去的出租车,“扑哧”一笑,回身用手擦了擦根本没撞坏的倒车镜,上车打开**,推开天窗,又取出一根细长的韩国烟点着,狠吸了几口,吐出一股淡淡的烟雾。

正要发动车子,她的电话响起来。

“喂,烈骏,我马上到。”


二零零五年秋——北京 医院手术室门前 10月24日00∶15

骨科手术室的门开了,大夫问道:“谁是郭文鼎的家属?”

一个文静的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儿,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夫,我是他女儿。”

那医生继续说了一句:“多亏送来得及时,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了。哎!住院押金你们谁交?”

郭向丽朝住院部的楼望了望:“已经去交了。”

那医生缩回头去,郭向丽重新坐下。身边四五个穿户外冲锋衣的年轻男女长出了一口气,为首的队长叫King Frost,他用手捂着胸口长叹:“太好啦!老爷子总算安全啦。功德圆满,弟兄们,撤!”

郭向丽站起来,拉住King Frost:“要不是你们,我爸爸就没救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谢你们……”

King Frost爽朗地一笑:“嗨,妹子你就别客气啦!谁遇到这事儿也得管啊,再说多亏这次咱自己开越野车去的,要是赶上徒步穿越,那就没辙了。”

另一名队员凑过来,把手搭在King Frost的肩上:“哎!要说起来也得多亏了老爷子自己有野外求生经验啊!腿都摔成那样了,还能忍着疼支上求救灯,要是我啊,早晕过去了,我挺佩服他的。我看咱这样,我们今儿先回去,改天再来看老爷子。”

郭向丽摇摇头:“不行!一会儿田放回来,得先让他陪你们吃个饭,这么晚了,吃了饭咱再谈别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