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伪政府征收土地:肆意压低地价 野蛮强拆

孬蛋12 收藏 45 332

本文摘自《羊城晚报》2011年1月8日B10版 作者:李开周 原题为:日伪政府怎样征地

从1912年到1949年这段时间,通常被我们称作“民国时期”。

然而严格来讲,在这短短三十多年当中,不断出现政权更替,北洋政府、国民政府、汪伪政府、伪满政府……你方唱罢我登场,城头变幻大王旗。更多时候,不同的政权还同时并存,各自独立,割据一方,互相攻击,所以并不存在一个完整意义上的民国。

以广州为例,辛亥革命胜利后,有一个短暂的临时政府;等孙中山先生解去临时大总统职务,广州就开始被西南军阀统治;后来革命党人赶走军阀,使广州比北方诸省提前几年进入了国民政府时代;再后来日军侵华,广州沦陷,伪国民政府成立,广州又进入了日伪时代;直到抗战胜利后,才重新回到国民政府之手。

今天要说的第一个故事,就发生在日军和汉奸统治广州的汪伪时代。

1、广州征地,一亩只给几百

1943年2月,汪伪政府扩建广州白云机场,在三元里一带征收了农民土地二百多亩。

古往今来,不管是为了公益,还是为了私利,征收土地都是必须补偿的,而补偿的数额,至少在理论上,不能比被征土地的市场价值低。换句话说,不管政府出于什么目的征地,都不应该让农民吃亏。

当时汪伪政府给的补偿是多少呢?每亩778元。这当中,包括土地补偿金、青苗补偿费、迁坟费以及重修水利设施的补助等等。总之,所有应该补偿的项目都列了进去。

而这778元的补偿,不是大洋,不是毫洋,更不是人民币,而是汪伪政府在统治区内强制发行并普遍流通的一种纸币,名叫“中储券”。

中储券跟法币一样,刚发行时还很坚挺,越到后来贬值得越快,最后拿出几百万元也只能买根火柴,大堆钞票形同废纸。在1943年2月,中储券已经贬值,但贬值的程度还不是很厉害。

当时广州市面上,一担“齐眉”牌大米卖到628元(中储券,下同),一担中级面粉卖到748元,一担黄豆卖到1078元,一担花生卖到3773元,一担猪肉卖到4431元,一担冰糖卖到1393元。

“担”在民国是重量单位,一担等于80公斤。那么在1943年2月,花中储券7.85元能买一公斤大米,花中储券9.35元能买一公斤面粉;如果买黄豆、花生、猪肉、冰糖各一公斤,则分别需要中储券13元、47元、55元、17元。拿这组物价跟现在的物价相比,您可以估算出当时中储券的购买力:大概每两元中储券才能兑换一块钱人民币。

汪伪政府征收三元里一带农民土地,每亩给予补偿778元,折成人民币还不到四百块钱,简直就是白捡。

当然,那时候三元里还不繁华,地价还不是很高,尤其农民的土地更加便宜。但再便宜也有个价格,早在1933年,广州还没有沦陷的时候,这儿的一亩耕地就能卖到毫洋几千元,按购买力折成人民币,上万元一亩是没跑的。

市价上万,只给几百,汪伪政府对广州农民可算是狠到家了。

2、上海征地,补偿更低

一年后,汪伪政府又在上海扩建龙华机场,这一回,征地规模更大,给的补偿更低。据史料记载,仅龙华机场第一轮扩建,就圈占近郊耕地2395亩,每亩耕地的补偿标准则是中储券3391元。

在广州三元里征地,每亩给中储券778元;在上海龙华征地,每亩给中储券3391元。这不比广州的补偿高得多吗?错,这回征地是在1944年,中储券已经变得非常不值钱。

当时上海菜市上,大米一担需要中储券14200元,猪肉一担需要中储券68000元,算一算购买力,中储券一元只相当于人民币两三分钱。3391元中储券,充其量只能折合人民币100元。

遥想光绪二十九年,英国开发商在还很荒凉的上海北四川路买进耕地,每亩花了几百两银子,按购买力折成人民币至少两万元。日伪政府在龙华征地的时候,离光绪二十九年已有小半个世纪,即使这期间地价不升反降,也绝不可能降到100元一亩。

3、东北的圈地运动

比起汪伪政府在广州和上海的廉价征地来,伪满政府在东北的圈地运动更加可怕。

众所周知,日本关东军曾经攻占东北,成立伪满洲国,扶植满清末代皇帝溥仪做了伪满洲国的第一任也是唯一一任君主,然后他们就把整个东北变成了日本人的殖民地。

殖民地当然离不了“殖民”,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日本政府陆续派出一批又一批的日本农民和日本浪人来到东北,在白山黑水之地定居下来。

定居需要建房,建房需要地皮,为了给新迁来的日本人提供地皮,关东军授意伪满政府在长春、沈阳、哈尔滨等城市大肆征地。

1939年4月,在赵本山的老家铁岭,来了个日本籍的新县长(当时铁岭还是县级行政辖区)古田传一,这个新来的县长亲自主持征地工作,补偿标准按照市场价的六分之一执行。当时一个叫做新台子村的村庄被征走845亩耕地,领到的补偿连一年的口粮都不够,村民们纷纷到政府大门口静坐示威。古田传一很煽情地对前来抗议的失地农民说:“收买移民地是一项大国策,不爱国的人是理解不了的,希望大家都能爱国。”

伪满时期的东北有一个“满洲拓殖株式会社”,主要职能就是征收农地和房产开发,该会社曾在长春郊区强征耕地,用日军在伪满洲国强制发行的伪币结算,每亩地只补偿3到5角。

那时候伪币购买力还算可观,7角钱能买一斤牛肉,8分钱能买一枚鸡蛋,花上2.66元,就能买一斗(约16斤)大米。所以伪币一元的购买力相当于人民币二三十元。一亩地补偿3到5角,折成人民币大概在几块钱到十几块钱之间。

4、降低了谁的成本

在日军和日伪政府看来,征地补偿当然是越低越好,因为征地补偿越低,他们建机场、搞移民以及搞房地产开发的成本就越低,花同样的钱,能办更多的事。用他们的官话讲,这样可以降低发展成本,加快发展速度,是一项“大国策”。

但问题是,降低了谁的发展成本?在日本刺刀的辅助下,伪政府可以野蛮强拆,可以低价征地,建设成本当然是下降了,甚至也降低了时间成本:只要一纸公告贴到墙上,老百姓就得主动交出土地和房子,无需谈判,无需公证,无需上法庭打官司,效率高到要命。

可那些老百姓呢?不但没有降低成本,反而增加了成本,他们的生存成本在上升,抗争成本也在上升,当申诉无门时,要么冲向刺刀,要么选择自焚,要么忍下这团怒火,让它在心底熊熊燃烧,直到某一天突然像火山一样爆发。

从长远来看,任何强制拆迁和低价征地都在无形中增加着统治成本,因为丧失了公平感和安全感的国民是最难统治的一群。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