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

大海以她宽广的胸怀吸纳了人类无情抛弃的又一堆钢铁垃圾。如果她有足够的记忆和识别能力的话,她或许会读出这堆钢铁垃圾之上所书写的“よなくに”的日本片假名,因为在过去的岁月之中她已经接纳了太多同样书写着这种符号的钢铁残骸了。

位于那霸的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海上保安本部所派出的增援是“与那国”号发现“不明身份船只”之后近2个小时之后才抵达出事海域的。由于在“与那国”号向保安本部报告在海上发现“不明身份渔船”之后第11管区的情报通信管理中心便遭到了黑客的攻击,因此尽管“与那国”号上装备有先进图片远程传送系统,但是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对海上的情况事实上一无所知。

最先抵达的是石垣航空基地所属的1架“空中国王-200B”型海上巡逻机—“万年青”号。尽管距离出事海域很近,但是由于石垣岛上的跑道限制,因此日本海上保安厅在这个位置前出的航空基地只部署了2架民用型的螺旋桨式飞机。因此当这架在国际市场以其乘坐舒适型而著称的公务机缓慢的抵达出事海域之时,海面上早已没有了“与那国”号的身影。

不过“万年青”号在海上盘旋了一周之后还是发现了海面上漂浮着的橘黄色充气救生筏,而上面似乎也挤满了身穿白色制服的日本海上保安官。但是当“万年青”号尝试与救生筏取得联络,但是却始终得不到任何的回应。无奈之下,“万年青”号只能继续在海面上空盘旋,直到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所属的与“与那国”号同型的大型巡视船—PL-61“波间”号抵达。

在靠近“与那国”号沉没的海域,“波间”号不得不采取谨慎小心的态度。尽管在与“与那国”号失去联络之后,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海上保安本部可以说是倾巢而出。以旗舰—PLH09“琉球”号载机大型巡视船为首,日本海上保安厅派出了总数达20艘的庞大舰队。并向冲绳港地方队寻求支援。但是由于担心引起周边国家的警觉甚至直接冲突,日本海上自卫队方面并不希望第一时间介入进来。

因此在日本海上保安厅其他管区的增援抵达之前,事实上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要独立应对整个事件所产生的后续影响。总计20艘的庞大舰队不得不被分成3个部分。除了前往出事海域执行搜救任务的“波间”号率领着3艘巡视艇之外。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的主力全部配属给了另两艘与“与那国”号同级别的大型巡视船—PL-64“本部”号和PL-65“国头”号。而PLH09“琉球”号载机大型巡视船则与1994年服役的老式大型巡视船—PL-03“久高”号协同行动担任居中指挥的任务。

在空中盘旋的巡逻机的指引下,PL-61“波间”号很快便找到了漂浮在海面上的橘黄色充气救生筏。但是当救援小艇靠近之时。救生筏那可怕的景象却令靠近的日本海上保安管们不寒而栗。救生筏上早已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到处散落着被大口径机枪子弹打的四分五裂的人体碎块。显然在击沉了“与那国”号之后,对方还有意识的对侥幸生还的幸存者们大加屠戮。

不过尽管这一结局令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上下都同仇敌忾,但是那几艘击沉“与那国”号的“不明国籍特务船”却宛如熔化在夜幕中一样,随着白昼的降临而消失在了海面之上,令急于报复的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的舰队象一群焦躁的剑鱼在海上漫无目的的高速游弋。

“打草惊蛇啊!”尽管日本官方选择了第一时间封锁消息,但是在位于冲绳岛南部西海岸的首府—那霸市中心的一间毫不起眼的寿司店内,还是有人第一时间了解了整个事件的过程和结果。一边用自己修长的手指制造着各种可口的美食,寿司店的师傅一边用略带责备和感慨的语气说道。

“我们也没有想到海上保安厅的那群蠢猪竟然会来趟这汤混水!”面对着眼前不停移动的回转寿司,从黎巴嫩首府贝鲁特回国不久的那名日籍男子忍不住食指大动同时小声回答道。

“没想到十年前通过巴勒斯坦向朝鲜订购的特务船在今天还能发挥如此强悍的战斗力!接下来日本政府恐怕会将矛头指向他的邻居吧!”坐在与自己并肩奋战多年的日籍男子身边,来自叙利亚的阿斯兰上校显然对那些上面铺着生鱼肉的米饭团没什么兴趣。但是对于古老东方的谋略他却始终保持着一分景仰之情。

事实上军火贸易自20世纪90年代朝鲜国内经济陷入“苦难行军”以来便成为了平壤最重要的外汇来源。据韩国银行统计,朝鲜年武器出口额占总出口额的81%,所挣外汇主要用于军队建设及国家专用设施修缮。而其中中东又是朝鲜武器最大买家。伊朗、叙利亚、也门、利比亚甚至阿联酋都是负责朝鲜武器出口的劳动党“第二经济委员会”的VIP客户。

既然连可以用来运载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飞毛腿—C型导弹都可以公开贩卖,那么几艘用渔船改装的特务船更不在话下了。而朝鲜方面对于这些自己的军工产品的最终流向虽然谈不上漫不关心。但是毕竟叙利亚、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等国长期以来都深受以色列的海上围堵之苦。购买一些特务船用于反封锁和海上渗透也就似乎顺理成章了。

“尽管这次海上交火在我们的计划之外,但是毕竟冲绳始终是我们的第一个战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也没什么好去抱怨的。现在我们所要作的就是赶在东京方面回过味来之前……先发制人!”来自贝鲁特的日籍男子咽下了一个寿司之后,果断的说道。“虽然已经准备了很久,但终究还是感觉仓促了一些啊!”站在旋转的柜台之后,寿司师傅有些为难的说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次战争是完全按照计划进行的!作为琉球群岛真正的主人。如果阁下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又怎么对得起自己身上流淌的王族血裔!”来自贝鲁特的日籍男子突然高调的喝问着对方。显然虽然已经多年不见,但是他依旧清楚着对方内心深处最为敏感的神经。

寿司师傅沉默了许久,左手慢慢的扯下了自己头上的厨师帽,手指用力攥紧。“好吧!”最终就在来自贝鲁特的日籍男子似乎就在失去耐心之际,他终于发出了一声斩钉截铁般的怒吼。“不过……我要和你歃血为盟!”寿司师傅拿出一瓶清酒放在了来自贝鲁特的日籍男子面前,随后拿起桌上寿司刀在自己掌心用力的划了下去。

“我琉球国宗室族尚泰四子尚顺世系第六代尚华在此起誓,与日本皇族外系东久迩安勇在此歃血为盟。共约胜则比肩,败则相救……”在这位早已被人遗忘了王族身份的琉球国宗室庄严的宣告声中,一滴滴鲜红的血液滴落在他面前的清酒壶中。“我东久迩安勇……”来自贝鲁特的日籍男子接过对手锋利的寿司刀也在自己的掌心重重的划了下去……

“海上冲突?!”而在遥远的日本本州岛中部京都的祖宅之中,身穿素雅和服的藤原贞敏子此刻正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前按照刚刚获得的情报在电子地图上查找着“与那国”号沉没的具体位置。“与那国”号最后消失在波涛中的位置位于日本西南离岛—鸩间岛西北约20海里的地方。尽管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在事件发生之后的反应有些迟钝。但是从石垣航空基地起飞的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固定翼飞机没有理由追赶不上海上船只的移动速度。

以“与那国”号沉没的位置为中心,藤原贞敏子很快便用测距工具画了一圆。在渔船的极限航行速度为半径的这个圆所覆盖的依旧是日本领海范围。那么除非他们躲进了海底,否则在日本海上保安厅海空联合的地毯式搜查之下,他们必定无从遁形。但是如果他们不是选择了逃避呢?藤原贞敏子的目光不由得落到了地图上被整个圆型所覆盖的八重山群岛之上。

八重山群岛是琉球列岛西部的岛屿群,位于钓鱼台群岛的南方,宫古群岛的西方。这里是距离日本本土最为西南的边陲。历史上也是琉球王国最后的根据地。尽管早在17世纪初,日本九州岛南部的萨摩藩便以琉球王国在中日朝鲜战争中拒绝输送兵粮给日军,随后又拒绝致聘江户幕府而出兵占领琉球全境。但是当时的日本仍无力在中国的注视下公然吞并琉球王国。

最终在日本的傀儡政治和经济盘剥之下,琉球王国又存在了200多年。由于担心中国的干涉。日本不得不精心地掩饰其对琉球的控制。不但禁止琉球人改用日本服饰,甚至生在琉球的日本人也不允许改用日本服饰,违者将被课罪。萨摩常驻琉球的事务官员只有到港、年头、归航这三天可以见琉球国王,并且不许他们干涉琉球的人事、裁判、祭祀。而且从1719年开始,每当中国的册封使到达琉球的时候,所有日本人都不再露面了。萨摩藩还规定,如果琉球船只漂到中国,就要把有日本年号、日本人名字的货物扔进海里。

直到明治维新之后,羽翼丰满的日本才最终撕烂了琉球王国独立的遮羞布,悍然宣布了“琉球处分”,改琉球为冲绳县,用武力拘禁了末代琉球王尚泰,并将其宗室全部强行移居到东京。但是琉球王国的民众却不愿成为日本统治下的亡国奴,他们数次派使节前往北京“泣请援球……救鄙国倾覆之危……”甚至不惜以死谏请求中国出兵援助。

面对当时表面上依旧强大的清帝国,日本政府也不敢贸然动作,于是在美国前总统格兰特的“调停”之下提出了“二分琉球”方案,准备以把琉球南部“周围不过三百里”的贫瘠不能自立的宫古-八重山群岛的16岛划归中国。由于此时中俄由于伊犁问题关系剑拔弩张,清政府深恐日俄联合使得自己两面受敌,因而决定让步,接受了日本分岛改约的方案。按照李鸿章和总理衙门的计划,只要日本交还南部各岛,可以重立琉球国免其绝祀,而且还可以防止日俄联合,“此举既已存球,并已防俄,未始非计”。但是随后由于中日间的朝鲜问题的激化,琉球问题也从此搁置。这种局面一直延续到在15年之后,中日甲午战争清帝国的兵败。

但是八重山群岛人口稀少,经济凋敝。这几艘“特务船”进入这一海域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呢?藤原贞敏子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个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