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帅青山放下电话耳机,怎么也坐不住了。他叫上通讯员林海波,迈步走向沟口,亲自去接向旭东。


左等右等,他终于远远地瞅见雪地里向旭东那熟悉的身影,立即小跑着迎上去,一靠近他就朝肩胛上擂了一拳,脸上浮起兴奋的红光,道:“嗨!伙计!叫我好等啊,这四五十分钟简直比四五个小时还长。”


他不等向旭东回话,马上动手解下背包,交给了身旁的的林海波,又顺手夺过向旭东鼓鼓的挂包和手里的小包包。


帅青山让林海波先走一步,自己和向旭东二人并肩走在沟里的小路上。才走了几步,帅青山抢着问道:“首长交给咱们什么任务?这几天真把人憋坏了。”


向旭东转过脸望着急不可耐的帅青山,微微一笑道:“你这家伙,还是火烧眉毛的老脾气,就不能等坐下来再谈?”


“先透露个一句半句的嘛。”帅青山是真的急


“你这人。”向旭东见他那样子实在不忍,便认真地告诉他道:“上级交给的任务是要我们穿插到九龙潭去。”


“九龙潭?是正南方向北汉江边的那个九龙潭吗?那不是过了三八线?”帅青山不敢置信道:“怎么会戳到那地方去了,上级好大的胃口!不!你一定是在糊弄我。”


“你这人,鬼心眼儿真多。”向旭东笑着道:“我什么时候开过这种玩笑?怎么样?这下满意了吧?”


帅青山眼睛散发出了兴奋的光芒,道:“你不满意?鬼东西!明知故问。今天这真是双喜临门,来了个你,又带来个好消息。”


连长和指导员进了大沟,向旭东跟熟悉的人只是简单地打了个招呼,没有多说话,两人就匆匆地钻进连部的小木屋里了。帅青山回身关木格子门时,对站在屋外不远处的梅赞斌道:“卫生员!过来,你守在这里,把着门,谁来找我都挡回去,就说我跟指导员正商量紧要的事情,一概不见,知道吗?”


向旭东到来的喜讯很快传遍了全连,不少人都想来打探点消息,全都叫梅赞斌给挡了回去。有些人还不死心,一再地跑来,盼着能见到新来的指导员。特别是王晓福,半个多小时的工夫来屋子门口转悠了三趟。他琢磨着,两个人一谈就没个完,这事情准不简单。上级要是给个理想的任务就得劲了。


薛小虎也过来了,王晓福用下巴朝连部的小门扬了扬,道:“哎,小虎子,你能进去看看不?你跟指导员是老熟人,就说是看指导员来了,咋样?”


“梅赞斌太严格了。”薛小虎道:“这家伙把着门,谁也进不去啊。”


王晓福眼珠子转了转,笑着道:“那咱们就来个调虎离山,把梅赞斌引开,怎么样?”


“行。”薛小虎刚点头,又摇摇头道:“不行,怕是要挨‘剋’呢。”


“挨就挨两句,怕啥,也不是什么大错误。”王晓福教唆道


两人一商量,王晓福从远处一瘸一拐地走近梅赞斌,道:“卫生员,有止疼药吗?”


梅赞斌本来坐在个小木桩上,闻言站起身问道:“怎么啦?你这是。”


王晓福揉着右腿,龇牙咧嘴道:“刚才不小心滑了一跤,磕到石头上了,这腿摔得好痛!给张止疼膏药贴贴吧。”


梅赞斌就是不动身,看着他道:“你再忍一会儿吧,现在我有任务。”


王晓福不高兴道:“我的卫生官儿!这要多大工夫?一分钟就能解决了吧。”


梅赞斌想想也是,不过,还是不放心地看看他,道:“我去拿可以,你可别进门。”


好不容易支走了梅赞斌,王晓福朝远处招招手,薛小虎跑了过来,跨上檐下的石头坎子,伸手推开门,迈步进屋去了。


帅青山和向旭东谈的正起劲,忽然看到一个人闯了进来,一看,是薛小虎。


薛小虎看到向旭东给他敬了个礼,也不说话,眼睛滴溜溜地朝四处乱望起来。帅青山的脸一沉,厉声问道:“谁叫你进来的?”


“没谁,我只是来看看指导员。”薛小虎道


帅青山刚要批评薛小虎,忽然想到了什么,改口朝门外喊道:“卫生员!”没人答应。他又大声连喊道:“卫生员!卫生员!”还是没人答应。


帅青山大步出了门,没有看到梅赞斌的影子,他再次冲着西屋高声喊道:“卫生员——”当梅赞斌提着药包出现在门口,瞪眼瞧着连长时,帅青山皱着眉头问道:“叫你守着门,你跑到哪儿去了?”


“一排长摔着了,他要止疼膏。”梅赞斌把手中的药包亮了亮,解释道。


帅青山用眼睛四处寻找王晓福,却没见一个人影,他嘴里嘀咕道:“准是这小子搞的鬼。这家伙!”


薛小虎怔住了。向旭东怕他挨连长批评,两手按着他的双肩,笑着往门外推,边推边亲切地说道:“来看我,好啊。不过,我正和连长商量事情,很重要。你先回去,我一有空就去班里看你们。好不好?”


薛小虎只好撅着嘴,低着头,一言不发地走了。


也不知王晓福从哪儿冒了出来,追上他笑嘻嘻地问道:“侦察到什么情况没有?”


薛小虎绷着脸,摇了摇头。


王晓福不甘心,又问道:“一点儿迹象也没发现?”


薛小虎道:“只看见地图摊了半地炕。”


这时候又有几个战士围了过来。王晓福追问道:“地图上标注的有红箭头吗?”


“有。”薛小虎回答的十分肯定,还用手比划着长度道:“好象伸过了三八线,有这么长。”


“好!过三八线!这么长,快接近北汉江了吧。”王晓福惊喜地说道:“那不是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里去了?我的老天爷!上级可能给了咱们侦察连一块肥肉。还有什么情况?”


薛小虎再次摇摇头,道:“没了。”


王晓福判断的事情,战士们通常是信得过的。好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立刻传开来,全连的同志们都喜笑颜开。


晚饭前,木格子门总算打开了,连长和指导员走了出来。大家伙儿见连长脸上晴了天儿,连鼻子眼睛都象在笑。王晓福带头上去跟向旭东打招呼,先敬了个礼,再试探着道:“指导员!我猜你准给咱们连带来了喜信儿,对吧?!”


向旭东笑着道:“你这个‘参谋长’,估计的差不多,呵呵!”他说着话,跟战士们一一握手。


还有不少人想进一步打探消息,帅青山一挥手,大声道:“都回去!都回去!今天提前吃晚饭。一排长!你通知班、排长们,吃罢饭,干部通通去伙房棚子里开会,一个也不准落掉。”


“得令!”王晓福高兴地应了声,转身飞快地跑去通知了。


吃饭的时候,向旭东要帅青山介绍一下连里的情况,帅青山笑着摆摆手道:“算了吧!你从昨天黄昏到现在,二十几个小时没合眼。组织科已经打过招呼了,要我保证你睡个好觉。订个协议好不好,到明天起床以前,任何工作都不准你干。部署任务的事情,我全包了!”


这倒难住了向旭东,想了想,他说道:“那我去班里转转,这总行吧?”


“转什么?日久天长的,谁见不到谁?”帅青山拒绝了他的提议。


向旭东苦笑着,道:“这算是强迫休息?”


“对!说服不是绝对的。对你这号人,该强迫还得强迫。”接着,帅青山把通讯员林海波、战士乐松明叫来,道:“你们两个,到各班去说说,指导员一夜没合眼,上级命令他休息,谁也不准来连部找他。”


他们刚刚放下饭碗,一个细长型身材,年约二十四五岁的人推开门准备进屋了。


这人长长的脸上满是汗水,脱下的棉袄,搭在肩上一个鼓鼓囊囊的大麻袋上面。他在门前跺了跺鞋子上的泥和雪,然后才开口道:“这鬼飞机,真缠人,跟它打了三次游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