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父亲,我的哥(二)

蓝海惊鸿 收藏 2 331

对部队的印象,多来源于我的家庭,我的父亲,我的大哥,都曾是人民子弟兵的一员。

父亲是老兵,31军,58年入伍,77年转业,大哥也是老兵,第一军,89年入伍,2010年转业。

父亲没读过书,是到了部队后,学习的知识文化,转业到地方后,不论从事什么岗位的工作,父亲都用部队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得罪了不少人,但问心无愧。每当看电视里播放以前五、六十年代老电影的时候,父亲的眼里,都闪着泪花,以前我不懂,现在我明白了,父亲很怀念在部队的岁月,因为父亲最宝贵的青春岁月,是在部队度过的。

大哥高考上军校的第一年寒假回家,刚进门,就给父亲敬了一个非常帅气的军礼,父亲很激动,也回致军礼,重重的拍着大哥的肩膀:恩,像个兵!

97年我去大哥部队呆了15天,第2年国家遭遇大洪水,大哥的部队奉命到九江抗洪抢险,大哥个子单薄,但丝毫不影响他扛起百余斤的沙袋,与战士们一起去堵溃口,抢险的场面大家在电视里也看到了,用惊心动魄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但在电话里,大哥对危险只字不提,言语中,充满男人的坚强。没多久,我收到了大哥寄来的包裹,有一封信,夹着一百元钱,信里话不多,祝我生日快乐。打开包裹,里面是一件白背心,很普通的那种,胸前4个红色大字:力挽狂澜。

至今这件背心都放在我的衣柜里,12年过去了,背心已经发旧,字的颜色也褪去不少,但是每当我看到这件背心,脑海里就浮现抗洪抢险的人民子弟兵,用身体去阻挡洪流,用生命捍卫我们的家园,也看到了我哥单薄的背影,在绿色的钢铁长城中,很清楚,很模糊。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厦门,每当路过高崎机场,爬上鼓浪屿日光岩,都会想起我的父亲,他在厦门的青春岁月。

大哥的性格有点忧郁,也浪漫,在部队他买了架古筝,不会弹奏,我问他买来何用,大哥笑笑,登陆冲海滩的时候,我就坐在坦克里,弹着古筝,指挥战车,给后面的兄弟部队,闯出解放台湾的前沿阵地(大哥的部队在第一军第一师,两栖坦克旅)。遗书,第一次写,心情很复杂,后来写多了,也就坦然了,哥在电话里淡淡的说。

08年大哥出国一年,联合国军事观察员,出国前,带了10斤老家的辣椒,不到2个月就吃光,在苏丹的日子,很苦。

我虽然不是军人,但是作为一个老兵的儿子,一个老兵的弟弟,我深深以他们为自豪!

我虽然不是军人,但对为了国家和人民默默奉献的军人们,敬礼!

人民子弟兵,你们永远是最可爱的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