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八十九 叹红尘(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马佳狞笑道:“不知道?哼哼,韩剑,听说你喜欢女色,尤其是丰满的女人。好,我就给你五个。来人!”

话音一落,亲兵们带着五名膀大腰圆的四十多岁的壮妇进来。

马佳点点头,说道:“你们都是死了丈夫多年的,饥一顿饱一顿的。今天,让你们开开荤,喏,这个小白脸交给你们了。”

“是,将军。”众壮妇躬身行礼道,说完就围上韩剑。

马佳走出小黑屋,韩剑的惨叫声仍隐隐传来:“你。。。你们要干什么?不要乱来啊,我还是处男啊,救命啊!。。。呀买碟!”

马佳对包二说了一句:“我先回去看看,姐夫你就在这等消息。”

“好咧,你放心去吧,我一定把这家伙的坏水都给倒出来!”包二答道。

申时。

游击府,胡若萍厢房。

坐等右等夫君,却总也看不到希望的胡若萍,逐渐心灵失守,她颤抖着抛出白绫,踏上高凳,打上死结,秀丽的下巴勾在死结上,闭上双眸,凄苦地喃喃道:“我本飘零人,身世若浮萍。。。夫君,若萍对不起你,若萍走了。”(1)

“嘭!”凳子坠地。

不一会儿,房外小翠大叫道:“不好了,二夫人上吊了,快来人啊!。。。。。。”

酉时,西门游击府,掌灯时分。

马佳紧紧搂着昏迷的胡若萍,痛惜地垂首道:“若萍,你怎么这么傻啊!我不是说了吗,一切有我,我都包容!乱世弱女,谁能怪罪?只要是铮铮男儿,大好汉子,都不会介意的。只有那些老夫子,假道学!”

乌云珠也在一旁不住地拭泪,一边低低地诉道:“胡妹子,是姐姐不好,以往对你不够关心,少跟你说贴心话,要是多开导开导你,怎么也不会走绝路啊,呜呜呜。。。。。。”

“嗯。”胡若萍悠悠地醒转,发出一声呻吟。

马佳闻听,不啻天籁,顿时狂喜道:“来人!准备热肉汤,给二夫人补气。”说着便小心地扶住胡若萍的头,轻声喃呢道:“若萍,若萍,你醒了,咱们喝口汤,好吗?”

胡若萍仍旧气息微弱,泣声道:“不,夫君,我对不起你,呜呜呜。”

马佳那粗壮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怀中玉人的眼角,坚定地说道:“没什么对不起、对谁起的,我不是说了吗,我永远爱你,我的铁肩,就是你的主心骨。好了,别哭了,要知道,你的心、你的身子,可都是我的。哭坏了,我可不答应。来,喝口汤。”说着,从小梅手里接过鸡汤,舀起一勺,放到自己嘴边,轻吹一口气,对准玉人的小嘴。

“来,口张开,诶,喝下。”

胡若萍被马佳的心灵鸡汤灌得晕乎乎的,身心彻底地软化成了一滩水,一滩桃源秋水,绕郎荡漾。

戌时,地牢。

安慰胡若萍睡下的马佳,施施然地踱步到了牢中,大马金刀地坐下,高昂着头,对着衣衫褴褛、躺在地上的韩剑,笑道:“怎么样,韩桑,刚才爽不爽,还要不要?”

韩剑拿起块破布,羞涩地遮住偏白的容颜,哭泣道:“没脸见人了。。。呜呜呜,被当了回牲口,呜呜呜。。。。。。”

马佳哈哈大笑,身边的包二和守卫也是谑笑连连,包二声如响雷般笑道:“诶,韩剑,要是还不够,老哥我就再找十个,彻底满足你,嘿嘿,大战三天三夜,呵呵呵。”

韩剑闻言,身子一抖,连忙趴到地上,一步步爬到马佳脚跟前,扯住袍角哭道:“不要了,够多了,我招,我什么都招。。。。。。”

三月二十日,辰时。

西门游击府。

马佳与众将端坐书房,望着下面跪着的韩剑,一字一顿地说道:“韩剑,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你就是双料间谍。既给我们办事,又给建夷办事。但是,主要是给我们办事,给我们办真事,给鞑子办假事,听清楚没有!”

韩剑趴在地上,气也不敢大喘,连声磕头道:“小的明白,小的明白,一定照将军的意思办。”

马佳笑了:“呵呵,你也不必太紧张。你昨天也是试过的,我是有罪必罚、有功必赏的。嗯,只要你干得好,本将会重重地赏你。”

“是,是,多谢将军赏赐。”韩剑叩首道。

马佳笑意吟吟,抬手道:“起来罢,咱们对着说话。听说你,早年去过日本?”

韩剑哆嗦地站起身,弓着腰答道:“是,是跟在辽东的一个扶桑的客商干的,他是大阪人。”

马佳笑了:“哦,还有‘大阪义士’,天诛国贼啊。好的,你应该知道,日本是黄金之国,别的没有,金子、银子特别多。以后,你要是跟我们干好了,有你去那发财的机会,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韩剑连连点头道,说着,有微微抬头,偷眼瞧着马佳道:“只是,不知将来怎么去日本,朝廷的禁令。。。。。。”

“啪!”马佳一巴掌排在红木案上,震震地朗声道:“我做事,还用你来揣测吗?给你钱还不赚,有肉嫌毛多,哼哼,我看你是满清十大酷刑都来一遍才快活!”

韩剑被马佳一巴掌拍到地上,忙磕头如捣蒜般请罪道:“将军息怒,将军息怒,小的是无心之言啊。。。。。。”(2)

(1)淯水吟:我本飘零人,薄命历苦辛。离乱得遇君,感君萍水恩。君爱一时欢,烽烟作良辰。含泪为君寿,酒痕掩征尘。灯昏昏,帐深深,浅浅斟,低低吟。一霎欢欣,一霎温馨。谁解琴中意?谁怜歌中人?妾为失意女,君是得意臣。君志在四海,妾敢望永亲?薄酒岂真醉,君心非我心。今宵共怡悦,明朝隔远津。天下正扰攘,四野多逃奔。须臾刀兵起,君恩何处寻。生死在一瞬,荣耀等浮云。当君凯旋归,能忆樽前人?灯昏昏,帐深深,君忘情,妾伤神。一霎欢欣,一霎温馨。明日淯水头,遗韵埋香魂。

(2)韩剑此人,由网友‘西门庆’友情出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