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十九 诡计得逞

梅戈 收藏 8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URL] 整付身体愉悦过后,唐梦琴没有睁开双眼,躺在被窝里,她还在悄然回味,这男女之事真是美妙,自己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那酥酥的、麻麻的感觉,真是让人生不得、死不得,要是能马上再来一次多好?!想到这里,唐梦琴不由得脸红了,自己的思想怎么这么肮脏?这哪像受过党多年教育的革命干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整付身体愉悦过后,唐梦琴没有睁开双眼,躺在被窝里,她还在悄然回味,这男女之事真是美妙,自己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那酥酥的、麻麻的感觉,真是让人生不得、死不得,要是能马上再来一次多好?!想到这里,唐梦琴不由得脸红了,自己的思想怎么这么肮脏?这哪像受过党多年教育的革命干部?!

……

自己批评了自己一阵之后她又想到,自己这是怎么啦?喝了点儿酒,怎么就……?

守在她身边的陈子明,知道她是清醒着的,不过他没有打搅她,看着她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随之又转成红晕,心里开始他也还有点儿打鼓,可听着她那逐渐均匀的呼吸,陈子明的心放了下来。药,下的并不重,是属于恰到好处那种,他知道她早已经恢复了正常,如果她翻脸,早也就翻了,现在没什么动作,说明自己成功了!想到这里,陈子明暗暗笑了。

唐梦琴悄悄睁开双眼,发现陈子明正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她首先立刻羞红了脸,刚想起身躲开陈子明,随即马上意识到,虽然是睡在被子里,自己却是赤身裸体的!她顿时又羞得闭上了眼睛。

陈子明瞧她睁开了眼睛,可立即又闭上了,知道她多半是害羞,就爬起身俯下来,想再次亲吻她,同时右手在被子里也伸到了她的胸前。

唐梦琴感觉到了陈子明的动作,猛地睁开眼,双手举起来,使劲儿一推陈子明,陈子明当即就倒向了一边。她一侧头,正好看见了自己的衣服堆在枕头边。三把两把抓过来自己的衣服,凭着感觉,她一下子就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自己防身用的手枪,一翻身,枪口当即就对准了陈子明的脑袋:“好啊!你敢欺负我!”

这手枪,陈子明刚才在脱唐梦琴的衣服时已经摸到了,但他没有动,连衣服一起放到了枕头边。一把小手枪,这么近的距离,陈子明没放在眼里,可这时唐梦琴猛地掏出来对准了自己,自己不能不做做样子,这时是必须装作害怕的,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瞪着那手枪,陈子明故意哆嗦了起来:“你、你、你……”

看着陈子明那害怕的样子,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唐梦琴的心又软了,毕竟只是个华侨商人么!这枪口对着能不害怕吗?本来也只是想吓唬吓唬他,看着他真害怕了,唐梦琴不由得把枪又放了下来:“嘉安,……”柔声叫了一声嘉安,唐梦琴又不知道该如何了。

陈子明心里暗笑,可表面上,脸还是显得被吓的白白的,多少还有些冷汗,唐梦琴看着心疼了,毕竟这么多年,这是第一个彼此有情有意的男人!自己的身子,今天既然已经给了他,以后跟他可要彼此互相爱护,互相鼓励,互相帮助,共同进步!……

看着唐梦琴的枪口有些向下垂,陈子明赶忙表白道:“琴,我是真爱你的!我、我……我今天真不该喝那酒,喝了那酒,我、我……”

唐梦琴把手枪完全放了下来,眼眉有些低低地瞅着陈子明低声道:“嘉安,别说了,你的心思我明白,这也不能全怪你!”

看唐梦琴完全顺从了,陈子明在床上向唐梦琴身前蹭了两步,一把抓住了唐梦琴没拿枪的左手,一脸诚恳地说道:“琴,我这两天就给我叔叔打电报,说说咱们的事儿,……”

唐梦琴看陈子明蹭过来,猛然想起自己还是赤身裸体,顾不得听陈子明的表白,手枪随手向旁边一丢,一下子就钻进被子里:“哎呀,羞死人了!”

被子一带,陈子明就势也扑进被窝里。

借势就势,作为老手的陈子明,一下子就又抱住了唐梦琴。唐梦琴被他一抱,身子说不出为什么就软了、就麻了,只好任由陈子明摆布。

陈子明看她没反对,没反抗,立即施展全副手段,不一刻,唐梦琴就轻声呻吟了起来。


等再一次激情过后,唐梦琴努力克服羞涩,偎在陈子明的怀里低声道:“嘉安,咱们既然已经这样了,你要对我负责,不然我真一枪毙了你!别以为我只是说说,你要记住,我可也是从枪林弹雨里杀出来的!”

陈子明搂住唐梦琴,柔声道:“琴,我真的很爱你,这几天我就给我叔叔打电报,让他给咱们举办婚礼,咱们要像像样样地办场婚礼,把你们的领导、同志,都请来!”

“倒也不用那么急!”看陈子明很诚心,唐梦琴笑了,“咱们毕竟认识的时间还短,这事我还不晓得怎么向领导说,我们结婚,是要向上级打报告的。你先别急,等过两三个月,我向领导汇报后,你再和你叔叔讲!”

陈子明心中暗笑:“好,这下我算是成功了!”嘴上他却说道:“好,我全听你的,谁让我这么爱你!既然爱你,我就得听你的话!”最后一句话,陈子明故意说的很重。

听着这让人脸红心跳的话,唐梦琴羞涩地笑了笑,一仰脸,她主动地亲了亲陈子明。

两个人偎在被窝里,又亲热的说了一会儿话,唐梦琴猛地像想起来什么似地问陈子明:“几点了?别是半夜了吧?那样就糟了!九点半,军管会的大门没有特别通行证就严禁出入了!”一边说,她就挣脱开陈子明的拥抱,要爬起来穿衣服。

陈子明也怕因小失大,如果因为和唐梦琴的过分缠绵,使唐梦琴在军管会里受到注意、怀疑,那就极可能把火引到自己身上来!所以唐梦琴这猛地一问,他就赶紧往墙上望了一眼,然后才放心地对唐梦琴道:“哦,才八点半多!”

唐梦琴边穿衣服边道:“那这时间也够紧了,你怎么不记得提醒我?平时我是八点多就从你这里走了!今天真是要糟!”看见陈子明在看着自己穿衣服,唐梦琴又是脸一红,瞪了他一眼道:“背过身去,不许看!”

陈子明笑着答了声好,也爬起来穿衣服。

唐梦琴的衣服穿得很快,看陈子明也要起来,就拦着他道:“你就睡吧,别起来了,被窝里多舒服,要不是有纪律约束,我也真不想回去!”

陈子明套着裤子道:“天晚了,我送送你!”

唐梦琴找着手枪揣进裤袋,笑道:“平时都不让你送,今天你也不用送!”

陈子明嘴角挂着笑道:“今天情况不一样么!”

唐梦琴微微一笑,没置可否。到了外间屋,穿好外套,背起挎包,她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对陈子明道:“晚上巡逻查的严,我不会有什么危险,你放心吧!……再说,你……”想着刚才陈子明在枪口下的表现,唐梦琴笑着没向下说,但她还是顾虑到陈子明的心情,就接着对陈子明道:“如果你一定要送,就送到这条街的街口,再远,你就不能再送了!要是碰到军管会的人,我一时不好向领导讲,请你理解理解我!”

陈子明通情达理地点点头:“好,那我就送到街口,不让你觉得为难!”

唐梦琴一笑,跑过去,扑进陈子明的怀里,轻轻地亲了陈子明一下。

两个人迅速的出房、下楼,也没叫老顾,陈子明自己开了临街的小门,在街口又快速地拥吻了一下,唐梦琴带着非常愉悦的心情,一路小跑着回了军管会。

瞅着她在夜幕里渐渐消失,陈子明的心里是别提多得意了。

第二天吃过早餐,接着唐梦琴报平安的电话,陈子明当即又给郭旭写了一份汇报。

郭旭一直很心急陈子明的工作进展,收到陈子明的报告,当天晚上就传来新的指示,让他加紧工作,最好能把唐梦琴争取过来。

陈子明前前后后想了一遍,觉得唐梦琴对中国共产党是绝对百分之百地忠诚,把她搞上床还行,但把她拉到自己这边来,那是绝无可能!为此,陈子明又给郭旭写了一份汇报。

郭旭遵从了陈子明的意见,这争取唐梦琴的事就因此作罢。


时间转眼又过了将近一周,郭旭催陈子明拿情报是催的非常急,可陈子明一时半会儿也进展不了那么快,为此,他心里也是火急火燎。

这天傍晚,按照两个人事先的约定,唐梦琴是早该到陈子明这里了,可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唐梦琴的影子是始终没有出现,不但人没有出现,就是电话也没有一个,而陈子明呢?因为唐梦琴的电话属于保密电话,也一直不知道她的电话号码,所以也无法打给她。

望着起卧间方桌上新装的电话分机,陈子明在屋里走了两圈,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肯定是有重要的事要发生,不然她是绝对不会爽约的,……可自己该怎么做呢?”

在屋里又走了两圈,陈子明决定去迎一下唐梦琴,一是显得关心,二,如果迎不到唐梦琴,能在军管会那里听到探到点儿什么消息也好。

打定了主意,说去就去,陈子明麻利地穿好外套,拉开房门就下了楼。

顺着唐梦琴平时来去的路线,陈子明一边借着昏暗的路灯注视着街上的行人,以防和唐梦琴错过,一边大步向军管会方向走去。

一路走到军管会,陈子明是一直也没碰上唐梦琴。

看着军管会的大门口,那里是一切正常。

站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陈子明向军管会的大门口看了看,门口的电灯还是象往常一样,把整个门前照的雪亮,两名哨兵,还是依旧威武严肃地站着岗。

“到底出了什么事呢?看这里是不像有事,可唐梦琴却怎么没去找我呢?……”陈子明左思右想,半天不得要领,“难道我就一直在这里等着?……这会引起怀疑的!”

陈子明不敢在军管会这里久停,远远地转了两圈,他就想向街口人多的地方走,可也就是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军管会的大门里快步走了出来。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