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近去了塞尔维亚被震撼了!塞尔维亚人后悔莫及

雷达王 收藏 32 31065
导读:毫无疑问,经过近20年的发展,原苏东地区绝大多数国家在许多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其中,波罗的海三国、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中欧四国和巴尔干半岛西北部的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两国都已步入发达或中等发达国家行列。但是,也有个别国家在许多方面似乎“今不如昔”。作为南联邦和南联盟主要继承国的塞尔维亚就是其中之一。在塞尔维亚,我先后走访了首都贝尔格莱德和伏伊伏丁那自治省首府的诺维萨德,耳闻目睹了物质层面的破败,还感受到了那里民众近乎失落的心情。 生活水平远不如南斯拉夫时期 我是从意大利首都罗马乘飞机前

毫无疑问,经过近20年的发展,原苏东地区绝大多数国家在许多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其中,波罗的海三国、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中欧四国和巴尔干半岛西北部的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两国都已步入发达或中等发达国家行列。但是,也有个别国家在许多方面似乎“今不如昔”。作为南联邦和南联盟主要继承国的塞尔维亚就是其中之一。在塞尔维亚,我先后走访了首都贝尔格莱德和伏伊伏丁那自治省首府的诺维萨德,耳闻目睹了物质层面的破败,还感受到了那里民众近乎失落的心情。

生活水平远不如南斯拉夫时期

我是从意大利首都罗马乘飞机前往塞尔维亚的。到贝尔格莱德机场之后,贝尔格莱德大学历史系的D教授开车接我。返城途中,我发现他的车子很破旧,就冒昧地问了一句,“您这部车是什么时候买的?”他告诉我,车子是25年前买的。原苏东地区的许多国家不像中国,汽车似乎没有报废一说,只要它能动,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开它上路。然而,仔细想一想,贝尔格莱德大学的教授25年前就有小汽车了,那时中国的大学教授恐怕连想都不敢想,甚至连买辆诸如飞鸽、永久、凤凰之类的名牌自行车都不是件容易的事,要么缺票证,要么差钱,普遍拥有私家车不过是近十年的事。25年前南斯拉夫的教授和中国的教授之间的差别是显而易见的。那时的D教授一定是牛气冲天。可不幸的是,这辆该响的地方不响、不该响的地方到处都响的破车今天他还开着,而许多中国大学教授开的已是比较豪华的车了。在后来的交谈中,我们论及了各自的经济状况。D教授告诉我,上个世纪80年代,南斯拉夫居民的生活水平甚至比意大利的居民还高。当时,他每月的工资已达1500美元,可以到任何国家旅行。然而,自打南斯拉夫解体以来,塞尔维亚的通货膨胀十分严重,教授每月工资一度只相当于两欧元。近些年来,情况虽然有了明显好转,但是,他每月的工资也只有1000美元左右。而现在的美元不知比25年前贬值了多少,现在的物价不知比25年前上涨了多少。2009年,贝尔格莱德的一张公交车票合计5元人民币,在咖啡馆喝一杯可乐需14 - 15元人民币。对塞尔维亚的普通民众来说,这可不是便宜的价格。塞尔维亚留给我印象较深的就是银行多、ATM机多和外汇兑换点多,而这并不表明塞尔维亚的金融业发达,因为银行多是西欧国家的,由于民众对本国货币第纳尔的稳定性缺乏信心,有一点钱赶紧换成美元或欧元存进银行,盯着汇率随用随取随换。

缺少更新的基础设施

在塞尔维亚,我还切身感受到了那里的基础设施之陈旧。与中东欧的波、匈、捷、斯,波罗的海三国以及巴尔干半岛西北部的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等国相比,塞尔维亚的基础设施实在是太破旧了。比如,贝尔格莱德新建的或在建的高楼不多,城中心1999年被北约空袭毁坏的建筑依旧矗立着,绝大多数既没有被拆除也没有被修复。开始时,我以为塞尔维亚是故意留下来作“爱国主义教育”,警示后人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有多么蛮横。后来D教授告诉我,这些弹痕累累、残缺不全的建筑之所以还原封不动,其最主要原因就是政府没有钱拆除重建。又如,公共汽车、无轨电车等市内交通工具也都很破旧。贝尔格莱德市内的地下人行通道很发达,许多都带上下电梯,但没有地铁将它们连结起来,同样也是因为政府无钱。我住的是一个三星级饭店,可是它的基本条件若是在北京恐怕连一星都算不上。分体拉绳式的马桶在中国大中城市早就淘汰了,风扇是台式的,一台破旧的电视还放在笨重的电视柜里,席梦思床垫里的弹簧“脱颖而出”,房屋之间一点也不隔音。就这样条件的一个小房间,每天还要付70欧元!再如,我从贝尔格莱德去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时乘坐的是塞尔维亚的“国际列车”,买的是一等座。可到了车站才发现,它总共只有两节车厢是一等座,车龄至少有20年,不过,这两节车厢的豪华风韵犹存,如果是新的,跑在西欧也不算落后,只可惜它们已非常破旧了。铁路也很糟糕,450公里的路程足足行驶了l1个小时。沿途,我没有看到一座有生气的工厂,废弃的厂房倒是时常闪过。

无法与原南斯拉夫比强大

当然,上面说的这些只是一些表象,映射了今天的塞尔维亚无法与前南斯拉夫比强大的现实。从国家地位的角度说,塞尔维亚远远不如社会主义时期的南斯拉夫(南联邦)。铁托领导的南联邦不仅是巴尔干半岛上的大国之一,而且在社会主义阵营中还独树一帜,敢于同任何大国抗争,是不结盟运动的领导者。可是,在剧变以后的20年中,南斯拉夫不断地分裂。作为南联邦的主要继承者塞尔维亚,领土只有南联邦的1/3,不到9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是南联邦的40%,不到1000万,在当今的国际舞台上几乎没有任何地位和影响。米洛舍维奇主导下的南联盟在科索沃问题上曾试图与西方抗争,但也最终无奈地面对北约的狂轰滥炸和科索沃事实上的独立。科索沃战争之后,塞尔维亚政府不得不将曾经的“民族英雄”米洛舍维奇交给海牙国际法庭,前不久又就因在波黑战争中支持塞族在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而向波黑政府道歉,声称愿意与科索沃政府进行接触,用这些方式向西方示好以便早日加入欧盟和北约。从过去的南联邦到现在的塞尔维亚,这种不断走弱的发展轨迹大大地损伤了塞尔维亚人的自尊心。

在经济发展方面,塞尔维亚和南联邦的反差更大。南联邦1954 - 1980年间社会总产值年平均增长率为6.5%。上世纪80年代时,南联邦已发展成为一个中等发达程度的工业国家。如今,农业在国民经济中占主导地位的塞尔维亚发展缓慢。与此同时,塞尔维亚的通货膨胀率近9%,失业率14%。有了这个背景,本文一开头讲塞尔维亚民众生活水平今不如昔就不难理解了。当然,一个国家的社会发展是综合的、动态的。上面讲的这些也并不意味着塞尔维亚一无是处,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也不意味着永远如此。一切都不是锁死的,走了顺畅之路,塞尔维亚或许也能逐渐地发展起来。

怀念的是什么

或许由于物质方面的反差,今天的塞尔维亚人特别怀念铁托和铁托时代。在与塞尔维亚学者和民众交流中,他们多半都认同铁托,认为铁托领导南斯拉夫的时代是一个黄金般的岁月,国家在世界舞台上有地位,民众生活有尊严,不同民族之间的关系总体上说比较和谐。在塞尔维亚的大小城市里,铁托的雕像并不多,除了在南斯拉夫历史博物馆附近有一尊铁托戎装背手思考的全身雕像之外,我在其他地方几乎没有见到过,甚至在安葬铁托的“花房”也没有找到铁托的像。但是,行走在塞尔维亚,你可以感受到铁托好像仍活在许多塞尔维亚人的心中。比如,贝尔格莱德市中心的大小书店特别多,几乎在每一家书店你都可以找到铁托的书和有关铁托的书。尤其是铁托的传记,几乎每年都有新出版的,而且篇幅都很长。在一家书店里,我还发现了一本有关铁托食谱的书,描述之细令人吃惊。相比之下,塞尔维亚人不喜欢米洛舍维奇。关于其中的原因,塞尔维亚的学者告诉我,米洛舍维奇在南斯拉夫解体时向民众承诺要建设一个富裕、强大的南斯拉夫,可结果却完全相反。塞尔维亚经济发展缓慢,民众生活每况愈下,而且在遭受北约狂轰滥炸之后国家版图进一步缩小。总之,米洛舍维奇时代与铁托时代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不过,塞尔维亚人怀念铁托不等于认同原来的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怀念铁托时代也不意味着留恋当时的社会主义制度。他们怀念的是一个相对强大的时代及其这个时代的缔造者,这与今天的俄罗斯人对待列宁的态度十分相近。其实,在塞尔维亚,无论是传统意义的共产主义还是西欧化了的民主社会主义、民主主义或自由主义,如果不用塞尔维亚的民族主义包装,都是难有作为的。由于天主教文明、东正教文明和***教文明交汇于前南地区,还由于承载这些文明的大国关系在前南地区特别复杂,前南地区的不同斯拉夫民族之间彼此的认同感不强,几乎有一个民族存在一种主义,每个民族都要建立自己单独的国家。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切似乎都与民族主义情绪结合在一起。从这个角度看,铁托和铁托时代是体现塞尔维亚民族主义最好的载体,所以,塞尔维亚人才怀念铁托和那个时代。怀念归怀念,对塞尔维亚和其他同处于社会转轨的国家来说,最需要总结的恐怕还是:一个较大和较强的国家,缘何沦为一个弱小的国家?

6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