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二十三章:四渡赤水河(二)

likangjiang 收藏 11 1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URL] 我军攻占叙永县城后,使川南“剿匪军”总指挥潘文华如坐针毡,发觉中央红军的目的依旧是从叙永北渡长江,急忙改变部暑,命令川军八个旅和一个警卫大队直扑叙永。同时,蒋介石也调整战斗序列,以黔军、滇军及中央军薛岳部共同组成“剿匪军”第二兵团,共十三个师另四个旅,分四路纵队,急促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我军攻占叙永县城后,使川南“剿匪军”总指挥潘文华如坐针毡,发觉中央红军的目的依旧是从叙永北渡长江,急忙改变部暑,命令川军八个旅和一个警卫大队直扑叙永。同时,蒋介石也调整战斗序列,以黔军、滇军及中央军薛岳部共同组成“剿匪军”第二兵团,共十三个师另四个旅,分四路纵队,急促向川南地区推进。此时,敌军已完全被主席调动起来,开始围着主席的指挥棒转。

我与政委率领近卫师二、三旅护卫着中央纵队一路向西,穿行在高山峡谷间,如走云端,给我师炮兵部队带来极大困难,不得不动用工兵部队在前开道。虽是枯冬季节,却终日不是毛毛细雨,便是茫茫白雾。目力所及,仅仅是眼前一小段山路。见到的老百姓都是衣不遮体,面黄肌瘦,似乎风可吹走。行走在这种贫脊荒凉的不毛之地,唯一的好处就是安全,根本不用担心敌人的袭击。

经过一个星期的连续行军,红军各部均已到达扎西地区,开始休整。在这里,中央召开了政治局会议,一是解决了组织领导问题,由洛甫同志接替BO古担任党的总负责人;二是决定了红军的下一步行动计划;为了更好地实现主席的战略意图,部队进行了整编。彻底丢掉了不必要的坛坛罐罐,机关单位进行了缩编,该撤的撤,该合的合,充实战斗单位,增强战斗力和机动性。整编之后,中央红军整编为十八个团外加一个干部团,红一军团为两个师六个团,红三军团为两个师六个团;红五、红九军团各整编为三个团,取消了师一级编制。另红一、红三军团各编有一个炮兵营,红五、红九军团各编有一个炮兵连。我们中央近卫师的编制保持不变,充实了战斗部队,达到满员编制;多余人员编为一个补充团1200人。全师共26000余人。在这段时间,我师部队一面休整,一面开展形式多样的政治思想教育,牢固树立为穷苦老百姓当兵打仗,建立新苏区的思想。同时,考虑到我师今后的渡江问题,必须预作准备。于是,我暗中命令师特侦营李副营长秘密组织一个50人的特遣队,抽调各方面的精兵强将,并从加入我师的川军俘虏中,挑选几个熟悉沪州、宜宾一带情况的本地人参加,按我制订的方案进行训练,要求二十天内完成。

休整即将结束,我与政委商量道:“政委,子珍大姐快要临产了,是不是将她接来我们师医院生产,我们医院的条件终究好一些。”“老陈呀!你不提起我倒忘了。走!我们一起跟主席说说。”于是,我俩来到主席住地。主席见我俩到来十分高兴,笑着问:“你两联袂而来,有什么重要事情吗?”

我回答说:“主要是看看子珍大姐,听说她快要临产了。”

“你子珍大姐在休养连。”

“主席!我们医院有一位妇产科医生,我们想把大姐接到我们医院去生产。”政委插言说。

“你们是不是想搞特殊化吧!”主席看着我们严肃地说。

“什么特殊化!我看他俩的主意很好吗?你俩去办吧!”走进门来的周副主席接话道。

“是!谢谢周副主席!”我俩敬完礼赶紧溜了。

回到师部,我俩立即派出一个警卫班将子珍大姐接来,又通知卫生部汪部长前来,将任务交给他,并要他安排人员尽最大努力照顾好子珍大姐,同时严格保密。

二月十一日清晨,中央红军各部和中央纵队从扎西镇悄悄起程,沿着十几天前走过的路向东疾奔。我师官兵虽然对重返原路有点困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走的原因?但心中的信仰是坚定不移的:那就是沿着M主席指引的路走,就会取得胜利!

在我军神不知鬼不觉挥兵东进途中的第四天,子珍大姐分娩了,当时天下着毛毛细雨,格外寒冷。我和政委接到汪部长传讯便飞马赶来,子珍大姐正躺医用帐蓬中,妇产科王医生正在接生。我在帐蓬外踱来踱去,心中不断祈祷:希望母子平安无事。政委也是一脸的不安。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听到了孩子的第一声啼哭。不一会,王医生出来了,我俩急忙迎上前去。“师长!政委!贺大姐分娩还算顺利,母子都平安。生的是个女娃。”王医生瞧我俩挺焦急的样子便开口说道。我和政委俩都松了一口大气,连忙向王医生道谢。接下来的问题就很复杂,按中央规定:长征途中是不能携带孩子的,生了孩子也要送给人家。我想:这荒山野岭中,哪里有人家?即使能送出去,十有八九必会夭折;于心何忍。我坚定地对政委说:“政委!这孩子不能送人!刚出生的孩子送出去,十之八九会死的!我们今天的流血牺牲,不正是为了孩子明天的幸福吗?我知道中央有规定,但这个责任我来负。”

“老陈!你说得好!这个责任我们俩共同来承担!”

“好!”我和政委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随后,我们叫来汪部长、护士小魏还有警卫班长叫他们严格保密,没有我和政委的命令,任何人不能带走孩子。并把喂养孩子的任务交给小魏,要汪部长把缴获的奶粉和各种营养品都留给孩子……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我们在帐蓬外跟子珍大姐打了个招乎便赶回指挥部。

中央红军各部经过七天连续的急行军,终于从国民党军重重包围的一个缝隙中无声无息地穿过,跳出了包围圈。国民党军到目前为止,还未弄清中央红军的动向及意图,其各路大军依旧在向扎西方向急速推进。完全落入主席的掌控之中,直到我军二渡赤水河,敌人方晃然醒悟。

二月十八日,按照中革军委的作战部署:以红一、红九军团为左路,从太平渡口渡过赤水河;以红三、红五军团为右路自二郎滩渡过赤水河;中央近卫师与中央纵队从中间九溪口渡过赤水河。我接到命令,命令前卫笫一旅火速抢占渡口,搜集船只与架桥材料,工兵营从速架桥。由于红一军团先期过河的两支部队,对河对岸的黔军发起侧击,结果守敌只放了几枪就逃走了。于是,我师在毫无黔军拦阻的情况下,迅即架起了浮桥,全师与中央纵队于十九日傍晚前渡过了赤水河。

渡过赤水河后,中革军委又调整了布暑:以笫一、第五、第九军团及中央纵队为左纵队,以第三军团为右纵队,向桐梓地区急进并夺取桐梓县城。而我们中央近卫师则担任大迂迥任务,以一个旅穿插到板桥地区,配合一、三军团围歼娄山关至板桥一线的黔军;师主力则直扑遵义地区,相机攻占遵义。

此时,蒋介石却做着在赤水河以西地区消灭朱毛红军的美梦。督促各路追剿军于叙、蔺以南,赤水河以西,仁怀、毕节以北地区向共匪合围,要求务竟全功。然而,红军在赤水河以东地区追歼黔军的枪声惊醒了他的美梦。接着情报室又送来一份情报,称:一、中央红军各部正向东急进,红军总兵力不详,估计约在四、五万人左右;二、此次红军不继续向西却突然掉头向东,企图不明,可能与国军的前堵后追有关;三、查红军三十四师现已整编为中央红军近卫师,随红军中央纵队行动,担任保护中央首脑机关的职责。蒋介石拿着情报,在作战地图前来回审视,心中不断揣摸着红军这一步棋的用意,又不断地推算:难道中央红军北渡长江不成,按原路返回,莫非又要去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对!必定是这样。娘希匹的!于是,蒋介石调整了与中央红军的作战部署:

命川军潘文华一部三个旅向土城方向前进,蹑匪尾追;

命滇军孙渡部三个旅由扎西向赤水河以东地区推进,协同川军,觅匪进击;

命中央军周浑元部沿赤水河两岸,“协同川、滇两军,寻匪兜剿”;

命川军其余各部速赴赤水、习水一线,协同黔军堵匪北窜。又令中央军上官云相部从重庆南下。

红军主力左、右纵队沿途过关夺隘,将挡道的黔军打得落花流水,兵锋直指桐梓。而此时的桐梓县城几乎是一座空城,黔军在慌乱中指挥调度上出了问题,原驻扎此城的部队已调往松坎,而调来防守此城的杜德铭旅还未到位,城里只留有两个连,哪里是红一军团的对手。黔北重镇桐梓于二十四日再一次落入红军手中。

二十五日,中革军委令红五、红九两军团在桐梓西北迟滞川军,集中主力攻击遵义的北大门一一娄山关。娄山关是大娄山脉的主峰,海拔一千四百四十米,地势险要,周围山峰,峰峰如剑;千山万壑之中,一条十步一拐,八步一弯的简易公路蜿蜒而上。关口西侧是主峰,陡峭不可攀登;东侧山峰俨如巨锥,名叫点金山,是控制关口的制高点。因此,从北往南攻打关口尤为困难。

红三军团担任了从正面攻打娄山关的任务。由于黔军先行占领了娄山关,三军团只得强行夺关。彭老总将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英勇顽强、善打硬仗恶仗的十三团。在团长彭雪枫的率领下,一路猛冲猛打,在关口下击溃了前往桐梓增援的黔军一个团,接着又向主峰守敌猛攻上去,经过反复几次地激烈拚杀,终于攻占了主峰点金山,控制了关口。随后,十三团又击退了黔军连续发动的四次反击,牢牢守卫着关口。

我师第二旅担负向板桥迂回,配合三军团夺取娄山关的任务。旅长洪海兵、政委丁忠明深知任务艰巨。路途远,山道陡峭狭窄,再加之泠雨霏霏,路面泥泞难行。于是,便决定由洪旅长率旅特侦营与三个战斗团先行,丁政委率旅直和炮兵营随后跟进。一路上,洪旅长率部顶风冒雨,日夜兼程,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在二十五日傍晚赶到板桥附近。根据特侦营化装侦察抓回的俘虏得知:从遵义增援娄山关的黔军一个旅刚到达板桥,准备明天拂晓反攻娄山关口;板桥原有黔军三个团,准备明天同时从板桥出发,向左迂迥娄山关;配合正面进攻。敌情已超过预先估计,黔军兵力已达六个团,几近于我旅兵力两倍。看来这次王家烈的决心很大,因为,贵阳已被蒋委员长夺去了,无可奈何。而黔北则是自已的老巢,无能如何也要保住。就是拚血本也要击退红军。洪旅长面对这突然变化的敌情,在心里反复思考、分析、比较、掂量;最后定下决心:打!洪旅长立即召集各团、营军事主官开会,详细介绍了敌情,布置了具体的战斗任务。最后说道:“黔军兵力虽近我两倍,但战斗力不强。再加之黔军根本没想到这里会出现红军,我军以有心算无备,必胜无疑。我决定从东、西、北三面进攻,留南面让敌人逃走,我军再乘胜猛追。现在大家对表,凌晨三时开始,先集中各团迫击炮连打掉黔军指挥部,造成敌军混乱,五分钟后所有号兵吹号出击。大家回去分头准备吧!”随后,洪旅长将情况上报师指挥部。我接阅电文后,同意了洪旅长的计划;并提醒他要重视黔军的战斗力。同时,多加强与红三军团的联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