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须示范:对美欧文化批判

2011-01-09 00:45:08

香港发展到今日,确实需要认真的反思。

中评社香港1月9日电/全国人大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乃强在《中国评论》月刊一月号发表专文《对美欧文化的批判--香港另一需要做的示范》。作者认为:“在‘一国两制’之下,香港天然地成为了西方各种‘软力量’与中国接壤的前沿阵地。中央对港政策措施,对此不无考量。最近中美关系风云突变,中国也被逼要反思外交政策,并作出调整。这方面,香港也提供了不少的素材和经验。”文章内容如下:

香港历史经验的反思

中国的复兴,是放弃了西方过往崛起所采取的扩张略夺模式,以不挑战现行秩序,并且主动融入,靠不怕吃亏,埋头苦干,勤俭起家。

1949年解放军到罗湖而不入香港,考虑到国际形势,中央定了“保持现状,长远打算,充分利用”这12字方针。这方针沿用至今,基本上仍然是对港指导思想的一重要部分。自此,香港划入外交部西欧司分管,成为对英外交的一部分。至上世纪80年代中英就香港前途问题谈判的前夕,才脱离外交部,成立国务院港澳办公室。港澳办的主任中,好几个都来自外交系统,包括刚上任的主任王光亚。

直至1978年港督麦理浩受命主动向北京提出1997年后香港前途问题,中国虽然不接受不平等条约,不承认香港的“殖民地”地位,但不挑战港英的管治。唯一的例外是1967年于文革期间,香港新华社过“左”地领导了“反英抗暴”斗争,弄到红卫兵火烧北京英国大使馆。但当时内部斗争自顾不暇的中国政府,依然即时下令停止香港的暴动,并向英国道歉赔偿。于此更见这指导思想不可动摇的权威性。

这指导思想跟我国于1953年正式提出的“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和平共处”这“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一脉相承的。简而言之,就是对列强声明你不要搞我,我也不搞你。这五项原则持续指导我国外交政策近60年,于1990年更对内形成了邓小平的“冷静观察,站稳脚跟,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绝不当头”,即俗称“韬光养晦24字真言”。香港的《基本法》就是在这环境和气氛之下产生的,指导思想是河水井水互不相犯,从中央的角度来说,就是“不干预”。

我们见到,香港回归之后,中央紧守“不干预”的指导思想,开始一年甚至两地交流也不放人。直到2003年回归日大游行,中央才惊觉完全不干预不可能,要“不干预,但有所作为”。但这矛盾统一很难拿捏,回归至今13年,香港不但没有做任何去殖民地化的工作,反而对前朝歌功颂德,影响所及,中文教学大倒退,完整的中国历史课只在少数中学开班,这是殖民地时代都没有的情况。美国驻港领事可以随便指点江山,主流评论员认为美国有大量投资在港,因而有发言权。但代表中央的中联办官员一开口,便被指为“干预”、“第二支管治队伍”。要说投资,中国国企、民企在港的投资总额,不知大美资多少倍。

这情况中央应该不是不知,但大概考虑到牵一发则可能动全身,从“韬光养晦”思路出发,正如某报社评标题所言:“在自家屋檐下,还要看人家脸色”。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不但放弃了批判和挑战西方的意识形态和发展模式,许多时更视之为“国际惯例”,要与之接轨,和“普世价值”,要向其学习,认为这就是“改革开放”。这样一来,中国内部思想极其混乱:口说不容全盘西化,实际上却无处不全盘西化。过去60年的惊世奇功,不但没有自我肯定,还千方百计的以外国的标准,硬套在我国的国情之上,非要把中国改变为西方今天越来越多人质疑那一套不可。

另一方面,中国过去长期低头做人,偶尔对外说些凶话,人家也不会当真。香港的反对派从来不把中央和特区政府放在眼内,他们搞非法电台,被检控定罪罚款,他们硬是不付罚款,搏特区抓他们坐牢,捧他们成为自由烈士。结果还不是有人代付罚款结案,息事宁人;而非法电台则至今继续天天播放,相信不久之后,又会成为某些人的“集体回忆”部分,动不得的了。“***”就是如此被纵容,至今成为香港自由的图腾(icon),反对派视之为类似煤矿的金丝雀,要坚决保卫它,不让它死亡。外交方面也是一样,连戴秉国国务委员午夜召见日本驻华大使,日本也不会觉得是怎么一回事,认为中国通常会口硬手软。只有到中国全面停止两国各种交流,停止出口稀土,日本才认真作出回应。

而这个银元的另外一面,是当中国于忍无可忍,逼不得已作反抗和反弹时,国际上又大喊中国“傲慢”。中国是否“傲慢”呢?因为中国事事都要从理念出发,再从上而下的贯彻理念,所以中国是否真正变得傲慢,一定可以从文献中找到清楚的根据,瞒不了人的。


“四力”是外交战略的调整

2009年7月17日到20日北京召开5年一次的第十一次使节会议。本次使节会议,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提出了中国外交要加强“四力”建设,也就是“努力使中国在政治上更有影响力、经济上更有竞争力、形象上更有亲和力、道义上更有感召力”。有分析认为,“四力”的提出意味着中国政府正式扬弃传统的韬光养晦的外交战略,要在国际社会上更加有所作为,是中国综合实力增长的必然体现。自此,中国外交更加务实、积极、有为,更强调反求诸己。1也自此,中国开始被西方标签为“傲慢”。一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外交致力投射国力,保障国家权益,以致第三世界的权益,是最合理,也挺正常的事,何“傲慢”之有。但经人家一骂,我们又有人要求从这新的态度退回来,声称一百年后还要“韬光养晦”。

以中国今天的国力,其一举一动,不管我们愿意与否,都必然有全球性的影响,根本不能韬光,又何来养晦?继续韬光养晦,人家只会感觉越来越矫情而不自然,内部更引起越来越多的人民不满,“外交缺钙”之说不胫而走。中国对外这样惊人的忍功,不但无谓地吃亏,更使人疑窦,认为你在搞“卧薪尝胆”,有一天本息一起回收。我们自乱阵脚,却依然不能讨好人家。

在香港,过去长期与西方“软力量”妥协求和的结果,是行政主导的设计不但不能落实,特区政府施政只能怕字当头,处处回避争议,务求人人讨好,已经退缩到了想作为也无能为力的角落,还天天受攻击。在东亚,美国主导的包围网于最近几个月之内全面收紧,处处进逼,中国至今招架也忙不过来。讯息已经从奥巴马和希拉利口中表达得十分清楚,美国要中国按其要求清楚定位,并且严格按它制订的规则办事。换句话说,美国要中国正面接受它为大佬,守其帮规,不再容许既享受美国治下的和平(PaxAmericana)红利,又不愿意负担它的挥霍、不协助它侵凌。中国如不这样做的话,不管你承认与否,就是一个不安份的老二,就是“傲慢”,因而就是对美国构成威胁,美国是不能容忍的。

这是中国的复兴被美国为首的西方正式承认,我国藉“韬光养晦”企图使西方不提防之下融入全球化当中,静悄悄的壮大的战略破局之后的新形势。中国在弱势时代制订的老皇历已经不再生效,不主动出击,避免正面挑战西方建制,纯粹防守,见招拆招的策略,在对方执意连环进逼之下,只可能被动挨打;香港的例子说明,长守必失。针对美国在东亚的围堵,我国以“经济外交”成功争取处于破产边缘的西欧,依然是被动的见招拆招。

此刻中国需要以全新思维去面对这崭新局面。“外交四力”只是一个开始,最近我国对美国清楚界定其核心利益所在,不但清晰宣示了国家安全的底线,不容外国有任何幻想之外,另一方面,也是主动制订东海和南海的游戏规则。我国也要正告美国,“一国两制”之下的香港、澳门,和尚未和平统一的台湾,也是中国领土完整的核心利益一部分,美国需要降低干扰和干预。只有这样的宣示被接受,属于台湾行政范围的钓鱼岛,才名正言顺的纳入我国核心利益范围。


树立“中国模式”的论述与座标

更重要的战略部分,是要正面亮出“中国模式”的论述,并以此为座标,批判美国为首的西方发展模式。过去30年,中国为了贯彻其融入战略,全面放弃对西方文化、制度和行事作风,甚至霸权主义的批判;在香港,也放弃批判殖民地主义。这样一来,人民思想十分混乱。最近美欧一些横蛮作风,普遍引起我国人民自发的反感,但是这仍然局限于情绪的层面,而没有深入和系统的反思。人民很自然的会问:如果西方那一套就代表了后现代文明,其价值观具有普世性,不这样做就是落后和反动,那为何不全盘西化,接受这“普世价值”?目前主导着内地和香港的自由主义媒体工作者,普遍抱这观点;而从这亲西方观点看,尽管我国过去60年各方面取得远超西方的成就,中国别树一帜就是专制落后,早晚都会失败。

国民内部思想如此矛盾混乱,一些知识分子之间怀着先天性的文化自卑感,充满着失败主义,对国家的方向和前途失却信心,对外如何能长期统一思想和意志?要搞好外交,保障好国家安全,除了处理好中国内部各种问题之外,总结经验,作理论建设,并以此系统批判美欧文化和体制,加强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是当前亟须改进的必要条件。

这工作,不妨从香港做起,作为示范的试点。这理论工作如不做好,爱国爱港力量根本就丧失了智慧和道德高地,处于挺不起腰,抬不起头的状态中,如何直面2017年开始的普选环境?

(本文作者刘乃强为《中国评论》月刊学术顾问

1萨仁:中国外交出现微妙调整,《紫荆杂志》2009年9月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