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翠宏山会战

坏蛋蛋2 收藏 1 43

当初的翠宏山会战是令人难忘的,虽然我们经历过很多这种类似的经历,但是难忘的还是翠宏山会战!地勘六院有过它辉煌的历史,有许多使人回忆留恋的东西,但最使我难忘的还是“翠宏山”会战的日日夜夜。我仅就波澜壮阔的会战画卷之中选几幅插图奉献给读者,也奉献给当年会战的领导和同志们。

翠宏山矿山位于黑龙江省逊克县,汤林线友好车站北偏西直距71公里,有森林小火车相通,行程八十五公里。经过三队几年来的工作证明翠宏山矿区是一处以铁、钨、钼为主的多金属矿床,远景较好,可供工业综合开采利用,可望成为我省钢铁工业一个比较好的后备矿山基地。为此,1972年,省生产指挥部指示省地质局在翠宏山矿区打一场歼灭战。省局党委于七三年一月四日至六日召开会议,决定以三队为主体,调集一队、四队的部分施工力量,在翠宏山矿区会战。由三队党委实行一元化领导,八十五矿区成立党总支,直接领导会战,总支书记由三队党委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边兴廉兼任,一队李富荣、四队张景岚是总支委员。省局派出由副局长高照钧带队,张明臣、孙仲仁、刘志龙、田然、吴常锦等同志参加的工作组到会战一线蹲点,指导工作。省局下达钻探工作量14100米,共开动十四台钻机,到年底提交初勘报告。

三队党委和会战指挥部面对如此繁重的生产任务,决心学习和发扬大庆人“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的革命精神,大干快上。他们大讲翠宏山会战对改变我省缺钢少铁局面的重大意义,大讲省委和省局党委对我们的希望和要求,使会战的意义、任务人人都知道,个个都明白。广大职工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一致表示坚决打好这场硬仗。

刚过阴历正月初八,三分队副队长袁士达同志就率先遣队奔赴工地,他们在没膝深的雪地里伐木,饿了啃几口冷馍,渴了喝几口凉水,或是吃上一把雪。手冻僵了,用嘴呵一呵,脚冻麻了,在地上跺一跺。虽然气温是零下二十几度的严寒,人人都干的挥汗如雨。早晨出去一身霜,晚上回来冻成冰。

开工生产中一号机台按计划还差几个小时就要开钻,但是供水管还没接上。生产就是战斗,时间就是命令。队党委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边兴廉果断决定:挑水上山,保证开钻!他不顾自己年近五旬和患有肝病,踏着一尺多深的积雪挑水送上机台,职工们也纷纷挑起水桶,端起脸盆,把十几吨水送上机台,保证了按时开钻。

党委委员、革委会副主任、老工人唐景连同志身患肾炎,工作上一丝不荀,脏活累活走在前。有一次拖拉机掉进河里,怎么也开不出来,老唐一下跳到薄冰刺骨的河水里,摸索着拴钢丝绳,把拖拉机拖了上来。被称为“活着的铁人”。

青年号机长赵立环,人称“赵傻子”,有一股不信邪,天不怕地不怕的“傻劲”。为了及早拔出套管,竟一连五十六个小时不下岗,不断创出新的生产纪录。

水文地质技术员、女大学毕业生王秀英患有心脏病,在一次突击抢运中昏倒在工地上,同志们把她背回来,第二天她又上了山,被人称为“铁姑娘”。

他们在用自己的行动实践着毛主席所说的“要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股拼命精神”。他们在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浇灌着“钢铁之花”。

经广大职工战严寒、斗酷署,克服重重困难,超额完成了钻探生产任务。野外工作结束后,技术干部日夜奋战,计算了十万多个数据,绘制了八十七张图件,写了八万多字的报告,终于在年底按时提交了合乎要求的初勘报告。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